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每月话题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发布于
2016-12-12 16:08:29

□ 阅读次数:24889

□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观环境
□ 建筑历史
□ 建筑业界




 
为什么苏联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巴士站
abbs
在苏联时代,建筑师和设计师可能感觉到创造力被扼制。但有一个地方,他们的想象力受到充分鼓励。那就是公共汽车站。让我们跟随摄影师克里斯托弗-赫维希(Christopher Herwig)经历了30,000公里的旅程,去寻找这些美丽的巴士站。

建筑师展示创造力的机会

在西欧,巴士站是最不起眼的建筑——一种简陋的实用性的建筑,耸立在在路边,有很少的装饰或没有装饰。

但在前苏联,从黑海岸边到哈萨克的草原,在这些非常荒凉的地方,有各种风格的巴士站。正如乔纳森-米德斯(Jonathan Meades)在他的有159个巴士站的像册中所描写的,“每一个车站都是苏维埃帝国的空想风格的体现”。

正如十八世纪英国的愚蠢做法,不断尝试新的建筑风格,这些路边巴士站可能是为更大的东西做实验。

就这点而言,它们是本地的雕塑家、建筑师、建筑商和年青人自由地展示他们的创造力的机会。

由加拿大摄影师克里斯托夫-赫维希(Christopher Herwig)摄影,乔纳森-米德斯(Jonathan Meades)作序的摄影集《苏联巴士站》(Soviet Bus Stops),介绍了各种金字塔形的、拱门的,穹顶的和拱顶结构的巴士站。有的巴士站涂上了各种厚厚的颜料。

从亚美尼亚生锈的瓦楞马口铁屋顶,有一条长凳的巴士站,到沿着阿布哈兹(Abkhazian)海岸的像糕点的巴士站,探索了每一种建筑风格和审美观念。如果说有限制,那就是建筑师的想象力和他们能够得到的材料。


1、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加格拉(Gagra)的一个巴士站


2、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Abkhazia)皮聪大(Pitsunda)的一个巴士站。


3、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咸海(Aral)的一个巴士站。

乏味的建筑时代的“亮点”

摄影师克里斯托夫-赫维希的计划开始于2002年,当时他决定和女朋友骑自行车从伦敦到斯德哥尔摩。他说,利用瑞安航空公司运输一辆自行车,所花费用是飞机上一个座位的4倍。

当他出发时,他给自己一个挑战:在路上的每时每刻,拍摄一些有趣的东西。路边的一种特别的事物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样他开始了一种痴迷的追求。

他说:“我一进入了波罗的海国家,它们就进入了我的眼帘。在立陶宛的第一段50公里的路程,我看到了许多特别的巴士站。”

第一个是前面开口的“混凝土盒子”,外面装饰以彩色的蜡笔画,像一个木偶的房子。它们经常有一个小的台阶,使人感觉到等候公共汽车是一种很随便的事情。

克里斯托夫-赫维希骑着自行车越往前走,巴士站越是花样繁多。有上端尖细的混凝土柱支撑的悬臂屋顶的;有粉红色和赭色的;有构想大胆的圆筒状拱顶的,在主要的拱顶的两边,形成了走廊。

第二年,克里斯托夫-赫维希和他现在的妻子(在联合国工作)到了哈萨克斯坦,继续这种痴迷的追求。他在阿拉木图住了3年,做一个关于“丝绸之路”的项目。他继续研究巴士站,并且发现了丰富的区域性变化。

克里斯托夫-赫维希说:“有些巴士站的构想完全疯狂了。每一个都有独特的个性。这些巴士站开始使我认识到在‘铁幕’后面的东西和在西方扩散的关于苏联的陈词滥调。这里有数百万人的独特构想,并且使创造力达到极限。”

克里斯托夫-赫维希用了12年的时间,行程超过30,000公里,从14个前苏联国家观察他喜欢的巴士站。它们似乎是“巴士看台”。因为它们最突出的作用是,为艺术家和建筑师的创造活力,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渲泄口。否则,这种创造力会被窒息。

白俄罗斯的建筑师阿默-萨达洛夫(Armen Sardarov)在书籍《苏联巴士站》(Soviet Bus Stops)中说:“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乏味的建筑时代。”


4、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Abkhazia)皮聪大(Pitsunda)的一个巴士站。


5、爱沙尼亚Niitsiku的一个巴士站。


6、西伯利亚阿尔泰山的一个巴士站。

具有地方特色的空间艺术

在苏联,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控制下,巴士站是为数不多的幸运地享有某种自由的建筑类型之一。实际上,它是一种政府的规定:它们应当是漂亮的,并且反映一种本地的审美观念。

康斯坦蒂纳斯-贾科夫列瓦斯-马特基斯(Konstantinas Jakovlevas-Mateckis)教授,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曾是立陶宛公路设计负责人。他回忆让人们感到骄傲的巴士站的意义:“我们希望这种美好的路边景观,成为两座城市——维尔纽斯(Vilnius )和考那斯(Kaunas)的‘门面’。建筑巴士站是一种改变苏联时代的和建筑的枯燥无味的现实的方法。同时也强调了地方性。”

因此,在吉尔吉斯斯坦,巴士站的形状像高顶黑毡帽,以及仿照当地毡房的圆顶建筑。彩色混凝土的有浮雕的巴士站统治了乌克兰。在摩尔多瓦,巴士站多镶嵌马赛克。而在爱沙尼亚的森林公路,许多巴士站的是简单的三角形斜屋顶结构,就近采伐木材建成。

一些最精致的巴士站出现在黑海边的皮聪大(Pitsunda)。这里有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Khrushchev)的夏天别墅。沿着海边的公路,美丽的贝壳形的、鱼形的,用马赛克装饰的混凝土巴士站,就像西班牙建筑师高蒂(Gaudí)的作品耸立在海边。

它们大多数是格鲁吉亚雕塑家兼建筑师祖拉布-采列捷利(Zurab Tsereteli)的作品。祖拉布-采列捷利现在是莫斯科著名的艺术家,也是俄罗斯艺术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Arts)的院长。

祖拉布-采列捷利回忆说:“我们当时有一个建筑委员会。我认为,这些巴士站不应当仅是一个框架、玻璃和座位的组合。人们应当从它们得到乐趣。我们决定它们应当是一种不朽的空间艺术。”

艺术意图往往胜过现实。他设计的作品之一,就像一个六角形光环,在地面上的一种参差不齐的雕塑环,像一道准备等待去任何目的地的旅客的大门。但他也让它们暴露在天空之下。

祖拉布-采列捷利说:“我不能说为什么没有屋顶。这是它们的问题。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总是艺术地处理每件事情。”

本文作者奥利弗-温赖特(Oliver Wainwright)为《卫报》建筑评论家


7、亚美尼亚埃奇阿米津(Echmiadzin,)的一个巴士站。


8、白俄罗斯Ivianiec,的一个巴士站。


9、哈萨克斯坦恰伦(Charyn)的一个巴士站。


10、立陶宛马里杨泊列(Marijampole)的一个巴士站。


11、吉尔吉斯斯坦巴雷克奇(Balykchy)的一个巴士站。
[更多评论] [更多话题]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