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景观设计学

□ 刊发于
《景观设计学》
   2013年第04期

 
两条远方的河流


两条远方的河流

最近,因为两条美丽河流的召唤,我做了一次远行,但结果却令我忧伤。

这是两条流淌在内蒙古高原上的河流,一条名为哈拉哈河,另一条名为伊敏河。哈拉哈河艰难地行走在阿尔山的火山岩中,时而钻入岩壳之下,不留痕迹,如同顽皮的孩童;时而因堰塞而成湖泊,静若处子,饱含羞涩;时而穿破坚硬的玄武岩,形成跌宕的激流,泛起白色的浪花,欢快地在岩壁间与白桦林间奔流,像是充满活力的躁动的青年。在那河流之上,我看到漂流的人们奋力划动橘色的橡皮筏,兴奋地搏击着迎面而来的浪花;而在岸上,三三两两的游客说说笑笑,漫步在木栈道上,游走于白桦林间。在阅尽阿尔山的绵绵山峦、妙曼云雾和苍茫林海之后,哈拉哈河最终流向广阔无垠的呼伦贝尔草原,汇入中国和蒙古国共有的美丽湖泊—贝尔湖。

伊敏河则更像是持重而安详的母亲,缓缓地流淌在辽阔的草原上,敞开母爱的怀抱,接纳来自八方的、恣意流淌的泉流;以无限的温存,像一条松散的绸带,蜿蜒在被当地牧民称为“父亲”的呼伦贝尔草原之上,雕刻出一片片月牙形的沙洲。这些留存在河中的沙洲,成为了植被茂密的湿地。两岸的草地一直延伸到水边,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自由地嬉戏。我看到岸边垂钓的人们,在接受母亲河慷慨的馈赠的同时,也收获了无限的欢乐和满足。

这是两条有着不同性格的河流,却都同样无私地向人们奉献着她们所能给予的一切。如果能够得到善待,她们还将持续地、无止尽地如此奉献。生态学家们将这种奉献称之为生态服务,包括:供给服务—提供食物和洁净的水源;调节服务—调节洪涝和干旱、气温之寒暑,净化水质;生命承载服务—为众多的生物提供栖息地,以及繁衍和迁徙的通道;文化服务—提供诸如审美、启智、身心再生和精神寄托。

然而,这两条身处祖国偏远边疆的河流,却和中国大地上千万条大大小小的河流一样,面临着同样的厄运。就在哈拉哈河流经的河谷滩地上,一个旅游小镇正在如火如荼地兴建着。那埋葬在美丽草甸之下已万年之久的黑色草炭被挖开,潜涌在地下的泉水被排干,而下游的河水也变得不再清丽;水泥防洪堤将蜿蜒的自然河道渠化成狭窄的、僵直的水沟,并在防洪大堤上修建了高速公路。欢快而鲜活的哈拉哈河瞬间失去了生命,如同魅力无限的少女变成了一具糜烂的尸体。

同样,就在伊敏河流经并哺育的海拉尔市,我也看到了她的悲戚:多台采砂机正拖着长长的锈色铁管,吃力地抽取水底的河砂,如同吸血鬼在贪婪地允吸着一个美丽生命的骨髓。两岸的河柳与杨林早已被砍去,沙洲上丰富多彩的花甸已变成深浅不一的乱石坑,滞留下一汪汪浑浊的死水,如同美丽肌肤上溃烂的疮痍。而一项宏伟的水利工程和河道景观工程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高高的防洪堤将挤压原本宽阔的河漫滩,迫使水流只能在狭窄的水泥河道中流过;恢弘的建筑物将在河堤两岸的大片湿地和草甸上拔地而起;至少三条橡胶坝将在河道上建造,渴望令呼伦贝尔成为一座“美丽的水城”。这项号称投资40亿的“河道美化工程”将彻底改变这温存如母亲的伊敏河的命运。

这两条地处偏远边疆的美丽河流的厄运令我忧伤,因为我已确信,那屠杀河流生命的恶魔已无处不在,并且竟如此地肆无忌惮。是无知?是贪婪?是腐败?是道德的沦丧?抑或是设计专业的苍白无力?我因此再次呼吁:救救远方的哈拉哈河,救救伊敏河,救救曾给予我们和我们的祖先以恩惠,并还将恩泽千万后代的每一条河流!善待河流吧,因为善待河流就是善待人类自己。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