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当前位置:

□ 本文发布于
2006-10-16 12:16:12

 
万顷波涛中的丰碑——上海五建佘山岛基础设施整体改造工程建设纪实

□ 张玉明 李顺泉
  在中国第三大岛——崇明岛东去20海里的海面上,有一个美丽的小岛,叫佘山岛。
  她任凭狂风袭击、惊涛拍岸,巍然屹立在那巨浪滔滔的大海里,像一个钢铁战士,忠诚地日夜守卫着祖国的海疆。
  佘山岛原名茶花岛,又名蛇岛,岛屿面积约9公顷,地处长江口外,位于上海市东侧,西距横沙、崇明,南距鸡骨礁,北距启东嘴均为20海里左右,距吴淞口直线距离40海里,素有“上海门户”之称。
  佘山岛整个岛屿几乎没平地、全部为石头所覆盖,岛上无耕地,岛上建筑多依山而建,除了军人岛上并无其他居民。如果单从能源、交通、开发的角度看问题,这个小岛无足挂齿,几乎没什么经济价值。然而,佘山岛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之在军事上、政治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岛上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驻守。这里是我国的“领海基点”、是祖国的边界,这里是东海海区海洋气象地震信息的采集点、民航客机进出上海空港的航空定位点、船舶进出上海港的重要导航标志,同时也是长江口方向海上防御的重要支撑,为上海的海上屏障。
为加强海防、改善岛上官兵的生活、勤务条件,2004年春,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整体改建佘山岛生活、军事设施。上海建筑业老牌劲旅——上海五建受命承建这一工程。于是,上海五建人在那万顷波涛中,演绎了一曲豪迈的英雄史诗。

一次特殊的“走出去”演练

  话得从佘山岛的地理位置说起。虽然佘山岛离大陆不算太远,然而,他是茫茫大海万顷波涛中的一个孤零零的小岛,小岛与大陆之间没有班船,也没有民船靠岸,上岛和离岛必须先和部队联系,搭乘海军登陆艇上岛和离岛,自己根本无法自由行动、轻意回家,因而,在岛上施工的感觉就如同在外埠一样。而比之在埠外、境外承包工程更为艰难的是:佘山岛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没有任何商店,没有任何建材,不仅水泥、钢材、木料、砖石、机械设备和粮食、蔬菜、荤菜、调料等必须从大陆“进口”,连水、电、煤也必须自己解决。这些状况,决定了佘山岛工程建设者的施工作业是异常艰难的、工余时间是枯燥寂寥的、伙食状况是单调乏味的。如果说,参加佘山岛工程建设是经历一次磨难,那一点也不过份。
  参战人员出征前,为了让参战将士安心在前方工作,上海五建第一项目经营部党组织汇同工会组织未雨绸缪,对参战人员逐一进行家访,讲这一拥军工程的意义,问家庭困难情况,从而赢得了员工家属的理解和支持,解除了职工的后顾之忧。
  五建人出征小岛所做的第一道功课是向大海交“公粮”。那天,海上并无大风,然而,将长江水注入大海的长江口海面,通常是“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淘天”。那天一出吴淞口,船便像脱缰之马,不停地猛烈颠簸涌动起来,仿佛要把人甩下船去似的。船上的大多数人从来没经历如此阵势,在四、五个小时的航程中,大多数人把刚吃下的饭菜交给了大海,许多人吐得连水也喝不下。
  五建人上岛上面对的第一道坎是伙食的贫乏。佘山岛工程施工人员高峰时达220人,平均每天施工人员为150人。在岛上近500天的日子里,施工人员反复重复着吃的菜肴是:冬瓜、洋葱、土豆、包心菜、海带、黄豆、花生米、咸菜和咸肉。工地伙食实行军事化配给制。食堂每顿免费供给一荤一素一汤,童叟无欺、官兵一致。为提供方便,工地设立了一个全天候服务的“迷你”小卖部,有香烟、啤酒和真空包装食品供应。这是一个不以赢利为目的的真正的便民店。据说,大热天,这里一天可销售廉价啤酒四、五百瓶。
  小岛施工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变幻莫测的海岛气候。由于佘山岛特殊的地理环境,气候对施工影响极大,材料运输和生活补给是建设者施工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台风和寒潮则是影响建设者运输的最主要的因素。这里10月至次年2月为寒潮期,此间西北风肆虐,大多数时候风力在6级以上,海面上风大浪急,不能开船;3月至今5月份,海上起雾,也不能开船;6、7月份低压槽来临,这是热带风暴来临的前兆,此间海面上局部地区常有7、8级大风;8、9月份则是台风、潮讯活动最频繁的日子。由于这样的气候条件,佘山岛一年四季可施工的时间还不到一半。
  在佘山岛项目部办公室,记者看到了2006年2月份到2006年4月份的气象记录和天气影响施工的情况:2006年2月份:计28日历天,其中雨天12天,刮6级以上大风14天,大雾天4天,雨夹雪2天,除去重合天数,施工受天气影响天数为19天;2006年3月份:计31日历天,其中雨天7天,刮6级以上大风13天,大雾天14天,除去重合天数,施工受天气影响天数为22天;2006年4月份:计30日历天,其中雨天10天,刮6级以上大风15天,大雾天7天,除去重合天数,施工受天气影响天数为19天;2006年度02-04三个月份,受天气影响的工作日为60个工作日,不受天气影响的工作日仅仅为29个工作日。在不受天气影响的工作日中,还有由于天气影响造成材料运送不到位而使被迫等工的无奈。在施工受天气影响的工作日中,上海五建人发扬不怕苦、不怕累、善于打硬仗的优良传统,在保证施工安全的前提下,同恶劣的天气作斗争,只要天气稍好马上进入施工状态,硬是把恶劣气候对施工的影响降低到了最低程度。
  据佘山岛项目部负责人邱中桂介绍,从2005年6月施工人员上岛至今,先后经历了麦沙、珊瑚、古超、泰利、珍珠、云那、艾云尼、碧利斯、格美等9次强台风。影响最甚的是2005年9月麦沙台风对岛屿的影响。当时台风袭击岛屿的最大风力达17级,岛上许多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海面上巨浪淘天,舰船有十七、八天无法航行和靠岸,最后四、五天,岛上的副食品储备只剩下了黄豆和咸菜,所有的管理人员和工人天天只能吃黄豆和咸菜下饭,以至后来职工们看到黄豆和咸菜就怕。
  在海军某部登陆艇的甲板上,佘山岛工程分包单位负责人刘先生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盛夏,阳光照在光秃秃的岩石上,小岛白天的气温达四十几度。在大陆上,此际施工早已实行“抢早晚、避高温”的作息制度,然而岛上可施工时间有限,只要不刮风下雨,建设者又能让好时光白白流走!每当夜晚收工回到宿舍,每个施工人员的衣服上都有一层厚厚的盐花。由于淡水紧缺,施工人员无法像在大陆上那样痛快地洗个澡,而只能几天冲一把,有时候只能一天用一盆水。在淡水最紧缺的日子里,驻岛官兵规定每两天洗一次衣服,这也成了施工人员自觉遵守的规则。由于气温高、出汗多、运动量大,许多工人腹股沟、臀部都发炎了,然而没有一个人叫苦,然而没有一个人退缩。工人们共同的信念是:上海五建的牌子不能砸,佘山岛工程必须如期完成!
  佘山岛工程不算大,但它囊括了地下空间、土木建筑、市政道路、设备安装、装饰、码头、绿化、供水、供热、供电、弱电、通讯、垃圾分拣、停机坪等方面,是一项产业链恣肆延伸、高度浓缩的城镇建设工程。上海五建人像一个高明的指挥家,将这一曲“交响乐”演奏得高潮迭起,余音绕梁,四座皆惊。
  这是上海五建一次特殊的“走出去”实战演练。这次“阅兵”,检验了上海五建人勇于“走出去”的精神和能力;这次“阅兵”,检验了上海五建工程总集成、总承包的实力。

沧海横流显英雄本色

  熟悉上海历史的人都知道,上海五建是上海建筑业的老牌劲旅,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创业中,曾写下许多辉煌。勇于战胜困难是上海五建人代代相传的光荣传统,“登高不畏难”是上海五建职工的精神风貌。时代进步了、市场环境变了,上海五建人勇于战胜困难的传统没有丢,上海五建人“登高不畏难”的精神没有变。在佘山岛,上海五建人又一次展示了其奋发向上、不畏艰辛、勇争一流的精神风貌。
  是的,如果是在大陆上,佘山岛工程规模不算大,奢谈不上什么施工难度、技术含量。然而,在远离大陆的海上、一个地势高峻崎岖的孤岛上建这样一个工程,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佘山岛整个岛屿平地面积很小,几乎所有建筑物都依山而建。譬如,可谓岛上标志性建筑的综合楼,就是建造在半山腰斜坡上,这给施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结合建筑物的特点,施工人员创造性地在半山腰搭设了悬挑10米的临时斜道,解决了施工必须的回旋空间问题。在办公楼基础挖空灌注桩的施工过程中,按设计要求挖到岩石里数米,但是这里的岩层特别坚硬,人工开凿非常艰难;而大型开凿机械再小,在这里根本无用武之地;而爆破则会损伤周边岩石,影响灌注桩受力状况。在这种两难状况下,项目部与设计单位讨论施工方案,研究出了“种钢筋”施工工艺——在岩石上人工开挖到1米深度,随后用电钻在岩石上钻孔60公分,“植”入钢筋,最后浇灌混凝土。这一施工工艺,既满足了设计要求,又方便了施工。尽管如此,施工工期比之在大陆施工还是用了1.5倍的时间。
  面对恶劣的岛屿施工环境,所有施工人员没有退缩,而是因地制宜安排施工的各个环节,针对各个单体的不同特点,分别制定相关的施工方案,让每个单体的施工都能够做到用最快的速度、最少的人工去完成。因为在这里,可施工的时间太少了,因而,在可作业的日子里,施工人员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是家常便饭。和天气比赛,早日完成佘山岛工程施工任务,这是佘山岛建设者共同的心愿。
  佘山岛工程项目常务经理邱中桂,是2003年进单位的青年管理员,一个在大学里入党的青年党员。佘山岛的事很多时候邱中桂要独挡一面及时处理,由于佘山岛工程的特殊性,许多事处理起来并不轻松。比如,垂直运输,在大陆是小事一桩,可是在佘山岛绝对是一个大难题。邱中桂动足脑筋,应地制宜设计了一套最大提高工作效率的方案:在山坡上建了一座滑车,先将建材运上山顶,在施工点安装垂直运输井架,然后通过在陡峭的山坡上开劈简易通将山顶的建材挪到垂直运输井架。这样既节省了体能消耗、又节约了时间,两全而齐美。二十六、七岁,正是“男大当婚”的年华,然而,由于常年在岛上工作,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时间顾及花前月下,邱中桂的女友告吹了。在记者上岛采访中,邱中桂表示:“参加佘山岛工程建设,是一种学习的机会,更是实践的舞台,我觉得我得到的更多。”
  张民生,今年50出头,是五建第一项目部的一名老党员,分管岛上的施工、安全和质量工作。他木工出身,在建筑业度过了近三十个春秋,具有非常丰富的现场管理经验。在佘山岛施工现场,张民生大部份时间扑在施工现场。他注重抓细节,经常在施工过程中手把手地指导民工操作,纠正一些不规范的动作。民工们都说,“张师傅言传身教,让我们得益非浅。”
  吊车驾驶员小王,是佘山岛简易码头上唯一一台2吨单臂固定吊的唯一一个驾驶员。他从2006年春节后上岛以来,没下岛休假过一天。为了节省时间、为了加快卸船的速度,他经常在驾驶室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许多时候他是在驾驶室里匆匆吃完饭的。一年多时间里,从大陆“进口”到岛上来的20000多吨建材,全是他操作那台小吊车将货物从船上驳上岸的。
  货物从船上驳上岸后,从码头运往各指定施工现场则是材料运输队的事。运输队的21名员工们一年四季天天在走,天天在往山上运输建筑材料。由于山势陡峭,寻常最多只要两个人拉的劳动车,此际要四、五个人才拉得动,一年多时间里,他们竟拉坏了几百辆手推车。他们寻常一年最多穿坏两双鞋,在岛上,他们一年人平均磨破了五双半鞋。
  按照设计要求,岛上主要建筑浇灌注桩,须先在岩石上开挖11米深、直经1米的基坑。如果在大陆上施工,对久经沙场的上海五建人来说,这是小菜一碟。但是,在佘山岛,大型的开凿机械根本无法进场施工。按常理说,人工根本无法开凿那些非常坚硬的岩石,然而,施工人员的唯一选择是--只能用人工去开凿。“上!”英雄的五建人没有犹豫、没有退缩,随即打响了一场鏖战。岩石太硬了,风镐、电钻打进去后时常拔不出来,一天16个小时工作下来,风镐只打进6、7公分;洞里噪声太大了,操作一会儿出洞喘口气,一时两耳几乎什么也听不见;洞里闷热异常,寒冬腊月里洞外零下几度,洞里施工人员穿着短裤、汗衫在挥汗作业……一个孔就要打一个多月,他们总共打了16根。
  现代管理学有一句经常被引用的经典,叫做“细节决定成败”。在佘山岛,上海五建的品牌不正是通过那点点滴滴的细节,通过那些具体的、生动的、乍一看似乎很平凡的人和事,打造出来的吗?
  在佘山岛,上海五建人爱护企业品牌如珍惜自己生命的精神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马不扬鞭自奋蹄

  佘山岛工程是在边设计边施工中推进的。根据军方总体布局,佘山岛原有建筑面积4864平方米,本工程需拆除3335 m2,保留1529 平方米,另外新建3613平方米。增加的建筑主要包括:综合楼、部队办公楼、宿舍楼、锅炉房、水泵房、垃圾分拣间等。上海五建人上岛后,对全岛进行了仔细勘查,在充分把握佘山岛山形地貌和植被特点的基础上,会同设计单位,根据山谷的地形特点和不同建筑的功能配置,对几种方案进行综合比较并择优优化,最终确定了佘山岛建设整体布局和施工方案。根据山谷前低后高、前宽后窄的地形特点,综合楼依山势而建,底层和二层之间形成半个楼面的台阶,楼两侧的室外楼梯布置在楼的前半部分,形成和地势相协调的布局。这个布局,能最小程度地降低对原山体的修整和改变,既保证了对原生树木的保护,又降低了工程措施费用,同时将建筑物顺自然地势完整地镶嵌入坡地的布局中。针对佘山岛海洋气候的潮湿、多盐雾的特点,上海五建在建筑材料的选择上,以耐盐雾腐蚀和防潮入手。多选择玻化砖、塑料、不锈钢饰材,内外墙的涂料,都经过防盐雾的特别处理。在位处半山腰的佘山岛综合楼顶部,建造了直升飞机停机坪,那呈碗状高出屋面的机坪,在满足其功能的同时具有强烈的景观效果。
  佘山岛岩石上,倔犟地生存着许多珍稀树木。那些树木由于生长在岩石隙缝之中,养份极为匮乏,因而,那些看似不大的树木,实际上往往有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的树龄。一旦毁树,则在难以恢复。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上海五建人感到自己有保护这些树木、保护佘山岛噪生态的神圣义务。他们为此动足了脑筋。比如,在半山腰综合楼挡土墙施工中,按常规要将许多珍稀树木截去树冠后挖掉、迁徙,然而这种挪动极易造成这些树木死亡。为此,项目部专门对设计进行能了再修改,不计工本、不惜自己为施工增加难度--调整挡土墙结构,减小挡土墙面积,增加钢筋密度,从而少吃山土,使之对树木的影响尽量小一点。这样做,大量树木保住了,但人力物力的投入大大增加。一位记者在采访中无限感慨:“上海建工富有社会责任感,确实不同凡响。这种事,在那些唯利是图的小老板那里是不可想象的!”
佘山岛工程是军事工程,工程竣工后,地方上并不参与工程质量的评判。但上海五建人在整个施工过程中丝毫也不含糊,赢得了监理的声声赞誉。佘山岛工程本是一项很普通的综合工程,工程造价较低、装修标准不高,打个通俗的比喻,是一盆“家常菜”,但爱惜企业品牌如爱惜自己生命的五建人硬是家常菜精烹调,将这一桌菜做得赢得了满堂喝采。
  对建筑行业非常熟悉的上海市交通与建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孙建平在视察佘山岛工程后,连声称赞:“这个工程是家常菜精做。不容易!”
2006年9月29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受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韩正同志的委托率市慰问团视察了佘山岛修建工程,并亲切慰问了驻岛官兵和全体建设者。海军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杜希平少将、海军上海保障基地司令员王德定少将、上海市建设和交通委副主任孙建平、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党委副书记范忠伟、上海五建党委书记、董事长沈维忠等陪同视察。刘云耕视察了拥有多功能厅、活动室、阅览室等设施齐全的综合楼和官兵宿舍楼、拥军楼以及道路、供电设施等,对工程的进度和质量表示非常满意,欣然与杜希平少将一起为综合楼落成剪彩,并向克服困难在岛上施工的广大建设者及驻岛官兵转达了市委、市政府和韩正同志的亲切慰问和节日问候。
  刘云耕、杜希平、王德定等在视察佘山岛工程后,连声称赞上海五建广大施工人员“不怕苦,不怕累,能打硬仗”的战斗精神。杜希平司令员在视察中当即指示:“我们应当在佘山岛上为上海五建建设者树立一座丰碑,以示后人。”
  
鱼水情深   

  在佘山岛修建工程的施工过程中,佘山岛观通站的全体官兵给予了施工队伍很大的支持和帮助,施工单位也把驻岛部队视作自己的亲人,时时处处为亲人解放军着想,军民携手共同谱写了一曲鱼水情深的共建之歌。
  由于小岛上本来房屋就不多,现在一下子增加了一百多名施工人员,又没有空余的场地可供搭建临时宿舍,施工人员起居问题成为上岛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见此情景,驻岛部队最高首长、观通站张站长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即把自己的宿舍腾出来,收拾干净让给施工人员居住,而解放军官兵则在张站长的带领下,挤进会议室、荣誉室等简陋的处所将就一下,有的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居住场地,干脆就在战位旁搭个铺凑合着过,而且一住就是近两年。怎么也推辞不过部队官兵的盛情,不少施工人员纷纷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小岛建设好,报答亲人解放军。
  驻岛部队的医务室,是施工人员心目中的军民友谊标志。一百多号人在相当艰苦的条件下从事繁重的劳作,难免发生一些磕磕碰碰、头疼脑热的状况,部队医务室总是满腔热情地予以护理、治疗。细心的老军医还针对建筑工人的特点,专门备好了护创胶布、伤筋膏药等医用品,免费提供给施工人员使用。岛上只有一位军医,但每次工人加班夜战,他总是不辞劳苦守在医务室为工人“保驾护航”。一年后,这位军医调走了,新来的军医继承了前任军医的传统,继续全心全意地为工人们服务。说是部队的医务室,这两年来倒是为工人们服务的多,称它为项目部的医务室似乎更准确些。也正是依靠部队医务室的相助,百把号人上岛施工一年多来,没有发生一起重大工伤、疾病事故,维护了安定的施工局面。
  当工地遇到台风险情时,人民子弟兵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帮助抢险。2006年7月18日,狂风暴雨过后,岛上一处还没有完全做好的挡土墙出现了险情,部分墙体已经塌陷,如果再不采取果断措施,后果不堪设想。在千钧一发之际,英勇的人民子弟兵赶到了,他们奋不顾身地投入抢险。好些军人其实还是十八、九岁的小孩,但哪里有困难、哪里最危险,他们就冲向哪里,让工地上的民工们深受感动。经过连续三天的搬运土石方,险情终于被排除了。
  日常生活中的“同舟共济”,更能体现出军民鱼水之情。由于岛上所有生活用品都要靠船只运送过来,一旦遇到大风大浪船只出不了海,岛上的生活立马艰辛起来。工程开工以来,尽管项目部在岛上储备了大量的冬瓜、土豆、酱菜等以备不时之需,但还是数次遭遇风浪出现副食品断顿之虞,为此部队里先后宰杀了三头自己喂养的猪,帮助项目部度过了“无‘菜‘之炊”。今年夏季,第六、七号台风接踵而至,台风连续肆虐了十七、八天,岛上吃的东西只剩下了大米、黄豆和咸菜。看到施工人员那么辛苦,岛上实在没东西吃,佘山岛驻军负责人、东海舰队某部上尉张殿宏将部队饲养不久的一头猪崽宰了送到了上海五建佘山岛工程项目部。猪肉很快吃完了。看到岛上官兵把肉让给施工人员吃,而自己吃方便面,五建人心里感到很过意不去。于是,民工负责人老刘一面倾其所有把自己所剩的食品匀给部队官兵,一面想方设法租来一条打渔的小舢板,凭着熟悉水道冒险出海,沿着江岸区域浅滩,冒着大风大浪来回行驶了六个多小时,到离佘山岛最近的横沙岛上采购了大量的猪肉、牛肉和新鲜蔬菜,运回佘山岛,送给了佘山岛驻军。当吃了几天方便面张站长看到那批宝贵的食品时,感动得紧紧握住老刘的手久久不放。
  平时,每次项目部食堂做了什么好吃的菜肴,也总不忘给部队官兵送一份去。在一年多的施工期间,施工人员们还经常性地为部队做一些好人好事。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他们利用自己的娴熟手艺,工余时间为部队官兵们修理桌子椅子、焊接铁床、砌筑花坛等等,一年多来几乎将所有的桌椅床凳整修了一遍,受到部队官兵的好评。如今,工程即将结束,军民共建的精神文明,也已硕果累累。
  2006年9月29日,刘云耕在佘山岛视察中听取工程建设者汇报后,被上海五建人拥军爱岛的精神所感动。当他在视察中发现岛上有两棵紧紧相拥、倔犟生长在岩石丛中的古树时,当即命名其为拥军拥民的“双拥树”。
  如今,佘山岛工程已近尾声,主体工程已全部告竣。如今岛上直升机坪已建成,从此,岛上官兵将更无惧台风的肆虐,佘山岛工程从此将在一种良好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
  在工程接近尾声之际,部队有关方面对佘山岛工程进行了系统检查,对佘山岛工程的施工进度、工程质量表示非常满意,对建设者不畏艰难、吃苦耐劳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评价。
  日前,上海市交通与建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孙建平在听取项目部汇报后,很动情地表示:上海五建施工人员的忍耐艰辛、为社会尽责的精神是非常可贵的,要大力宣传这种精神。
  上海五建作出决定,号召全体员工向佘山岛工程建设者学习,学习他们勇于“走出去”的精神、学习他们爱护企业品牌如珍惜自己生命的精神、学习他们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精神,以推动上海五建两个文明建设上一个新的台阶。
  我们衷心祝愿佘山岛工程建设者的三种精神在上海五建发扬光大!
  我们衷心祝愿佘山岛工程建设者的三种精神在社会的各行各业发扬光大!

纯粹建筑 | 理想城市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8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