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 刊发于《设计新潮》
   2010年第01期

□ 阅读次数:7514
□ 现有评论:0

□ 查看/发表评论
 
冯纪忠和方塔园
冯慧
  方塔园,这座寂寞而淡定的园林,在许多建筑和园林界的专家们看来,它是“中国建筑的一把尺度”,“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建筑史无法绕过它”。

  2009年12月11日,冬日里的松江方塔园寒气逼人,温和的阳光抵御不了新一轮寒流的肆虐。入口北门的售票员裹着厚厚的军绿色大衣,嗦嗦跺脚取暖。

  寒意料峭中,陆老伯坐在何陋轩,捧着一杯热茶,和跟他对弈了50年还分不出胜负的老棋友下象棋。陆老伯在松江生活了78年,自出生就没离开过,他见证了方塔园从“孤零零的一座塔、一个壁”到一个“城市公园”的变迁。自从方塔园建成,他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园子里和老朋友们一起度过,早起打太极、饭后散步,到何陋轩喝茶下棋。

  这座寂寞而淡定的园林,在陆老伯看来,是他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背景和场所,是个“待着舒服”和“愿意天天来”的所在,而在许多建筑和园林界的专家们看来,方塔园是“中国建筑的一把尺度,“中国20世纪80年代的建筑史无法绕过它”。

  这一天,方塔园的设计者——冯纪忠先生于94岁高龄与世长辞。作为一位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家,失去了他,就“失去了一个上千年的东方空间感获得现代化转的机会”,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殷罗毕所说,“如若冯纪忠所代表的那股既接受了传统诗书浸染又获得西方技术的中国第一代现代建筑力量正常发育,那么我们的城市在20世纪后期便不会反复纠缠于高楼加中式帽子和全盘西化彻底丧失城市身份的泥潭之中。”

方塔园

  方塔园位于松江老城区的东部,1978年冯先生受聘设计方塔园之时,原址上有塔而无园,除了宋代的方塔、还有明代的照壁、元代的石桥,以及几株古银杏树这些古物散落在一片村野之中。上海市政府打算再迁入一些古迹:清朝的天妃宫、明代楠木厅,以及在城市建设开发中拆迁的私家园林中的太湖石和墨道上的翁仲……

  172.73市亩(115,159.1平方米)的园子如何能承载这么庞杂的历史?

  在对现场进行勘验和研究之后,冯先生构想总体设计风格以“宋韵”为主。他要将方塔园建成一个“与古为新”的“露天的博物馆”——把这些古物都作为展品陈列,从而将它们承托在台座上。当时上海在建的一些园林都在沿袭苏州古典园林模式,而冯先生希望方塔园的总体布局既不仿造江南古典园林的格局,避开亭台楼阁过分的繁琐装饰,又无需恢复庙宇建筑——“兴圣教寺”那些庙宇布局的形式,而是简约地以方塔为中心,西面的楠木厅、东北面的天妃宫、东南的何陋轩等仅作烘托陪衬。

  方塔园设计有东、北两个入口。东入口处设计有方形水池与内部水体沟通,水池使内外分割。进入园内,新建的照壁和垂门将游人自动导向园子的东向,直至深处的堑道。

  北入口是方塔园的主入口。石头砌成的道路由标高不同的矩形平面组成,它们交错叠合,向下层层跌落。道路的一边是曲线形的挡土墙围合成的花坛,另一边则是直线形的挡土墙,一刚一柔,形成鲜明的对比。从北大门进来原有一排高大的树,设计中墙的走向就是沿着这排树的左侧(西)定下来的。可后来,有人以这种树易生虫为由要将它们砍掉,等冯先生他们得知后赶去阻止时,已被砍掉不少。

  一路走过多级台阶,缓缓下降,到达最低处的广场。为了突出塔的高耸,冯先生降低了广场的标高。广场上原有的两棵古银杏树被保留了下来。为保护银杏树的根系及原有的土壤,修筑了高低大小各不相同的石砌台座。这些台座与天妃宫的台座一起以自身的石壁强化了广场空间。

  为了绕开那些古老的银杏树,方塔园的路没有中轴。而且方塔自身与其北侧的照壁也不同轴,为了达到“冗繁削尽留清瘦”的效果,在方塔周围视线所及范围内,没有其他的建筑物。虽然塔及周边的空间仍然有墙体,但也只是隔开,并没有切断。因地制宜,空间依旧自由流动。

  方塔的南侧,一面水池静静地卧着,浑浊的水面,细看还可以看到塔尖的倒影。这里原是一个丁字形河道,为了给园区增加水景,其中心部分被扩大成了水池。水池南岸的缓坡,是大片的草地,草地延伸至一片树林,草是枯的,树是绿的……
现有评论:0 [查看/发表]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