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登陆论坛 全新的ABlog
首 页 | 论 坛 | 每月话题 | 焦点推荐 | 行业动态 | 论坛导读 | 建筑书评 | 品 房企业会员 | 招标公告 | 对话建筑界 | 人才招聘
建筑时报 建筑师 时代楼盘 ATD a+u EL Croquis domus 更多杂志 | 北京 上海 广州 成都 武汉 重庆 南京 沈阳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连

□ 刊发于《设计新潮》
   2010年第01期

□ 阅读次数:9609
□ 现有评论:0

□ 查看/发表评论
 
上班那点地儿
李书音 袁佳麟
  如果你还没有幸运地在金融危机中晋身为宅男宅女,那么很显然,一天中最清醒、最美好的那8个小时,你应该待在办公室里。

  在城市上班族中,家和办公室,无疑是最重要的两个活动场所。然而与人们对家居环境所投入的精力和财力相比,办公室却是广泛地被忽视了。

  办公空间的现状是怎样的?有哪些我们看得到或者看不到的问题,有多少人有着和你一样的抱怨和期待,又有多少细碎的学问隐没在日常工作的缝隙中?

  除了格子间,办公空间还可以怎样?我们在这个空间里能变幻出多少可能性,或者,干脆把它变成无形,让它消失,然后作一个自由自在的7×24小时工作者。

  《di设计新潮》本期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办公空间——我们天天上班的那点地儿。

我们的办公空间是怎样的?

  公司管理层,无论财大气粗还是小本经营,在对办公室的选择上,首要考虑的是成本和效率问题:地面是铺木地板还是瓷砖,是白的还是黄的,办公桌之间要不要加隔断,隔断高度是89厘米还是149厘米,至于人性、环保这样高尚的字眼,总是在大幅度解决了生存问题后才予以考虑的。

  对被雇佣者来说,在办公环境的问题上更是“被决定”者。选择一个公司,去或者不去,主要参考的工资水平、职务和职场上升空间,至于那家公司的办公室看起来合不合意、公司的楼宇喜不喜欢,甚至工作环境是否人性化又健康,在权衡中通常都占很小份额。

  再说,人们会跳槽、会失业,公司会倒闭、会搬家,不管在哪里办公,办公室的软硬件条件如何,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办公室”这个地方,都只是个或长或短的暂时性驻留场所,是个干活、挣钱、挣前景的地方。问题是,办公空间并不因为我们不重视、不在意而变得不重要。这个空间里有心理学、社会学、生态学,有经济学、材料学、风水学、形象营销学,最终,基于统计学,我们可以知道,什么样的办公空间,更有利于工作者快乐、有效地工作。

办公空间之心理学

  前后左右加在一起,大约是3 m 2,这是一名普通办公室工作者所拥有的个人公间。

  无论和其他同事之间是否有隔断来明确这种“地盘”的边界,这3m2所构成的个人领域都为工作者提供安全感和私密性。理论上说,任何的空间因素都有可能对身处其中的人产生不同的心理影响,包括色彩、层高、绿化、窗户和光线等。然而,就多人合作的工作形式而言,工作台如何摆放是对员工心理影响最直接的因素,这些又会间接影响到工作效率、团队凝聚力和合作。

  在现在多见的办公室布局中,工作台的摆放基本可以分为“米”字型的点散式、背靠背的并列式,或是所有人面对墙壁、电脑屏幕朝向中心的环绕式。无论哪种格局,首先都是基于空间效率的需求,即在保证每人平均3m2的基本需求下,如何更有效地利用空间。同时,不同的空间格局,又体现了管理者的心态和需求,也对员工构成了不同的心理影响。

  管理者或许希望员工在8小时内的每一分钟都能得到充分的利用,然而他们也很清楚,办公室里的知识型工作,毕竟不同于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必需保证每个人必要的独立空间、安全感,又保证同事之间有效的沟通以及由之而形成的集体凝聚力。

  通常而言,背后敞开很容易让人觉得焦虑,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等于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远离群众者则会产生孤独感,因为空间的距离已经构成了和同事之间的沟通障碍。

  在本刊进行的一项“你喜欢封闭式还是开放式的办公空间?”的调查中(每位参与者可选2项),基于各种原因而选择“开放式”只占25%,最多的人选择“前面开放,后面封闭”,占61%,这种对前与后的选择,显然是因为为现在绝大多数的办公室工作者的工作呈现方式是电脑屏幕。

融入感
讲述人:吴学敏
上海天派广告公司 总经理
讲述对象:上海天派广告公司办公空间

  拥有11名员工的天派广告公司,办公面积有166m2,空间布局非常紧凑。

  “两年里,坐在这里的4个人都先后辞职。”吴学敏指着创意部那个两面靠窗的座位说,“我们公司资格最老的员工都已经6年了,一般员工的平均服务时间是3年。”

  这种高频率的辞职现象让吴学敏仔细琢磨了很久:是不是这个座位的布局给员工带来了某种负面的心理影响?“这个位置恰好处在不规则房型的突出部分,面前就是大窗,在二十多层的高楼上整天俯视下面,恐怕会有不安全感吧。”吴学敏笑着说,“这里只能摆一张独立的桌子,没办法和其他工作台连起来。我自己也曾试着坐在这个座位上,确实有一种孤独感,感觉和部门里其他同事没有关系,好象没法融入到集体中。”

  吴学敏说,他曾试着把这张桌子横摆、竖摆,甚至斜着摆,但不管怎么摆,这位子总是孤零零地在那里。最新一次尝试是,他买了个“L”型工作台,正好嵌进房间突出的那部分。“这样,桌子从两边包过来,可以增加一些心理安全感,我不能确保这种做法真的有效,但至少到现在为止,坐在那里的员工已经工作快一年了。”

安全感
讲述人:潘妤
东方早报 记者
讲述对象:东方早报文艺部办公室

  潘妤所在部门有10个人,办公室大约50m2左右。当初为了如何在这50m 2里摆下10张桌子,还要进行简单的部门会议,曾有过多种设想和方案,最终的结果是,所有人都把桌子都靠墙摆放,形成了环绕式的空间格局,中间还可以空出一大块地方来摆张会议桌。

  这种摆法的好处是,让本来不宽敞的空间看起来并不局促,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所有人都是面墙而坐,背后敞开。

  “因为记者的工作时间是很弹性的,所以没有人管你所谓的‘上班时间’是在专心工作,还是在打游戏或者聊天。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我倒没有太觉得屏幕朝外所产生的不安全感。”潘妤说。

  潘妤的困扰来自于她的位置,就在进门第一个,“经常会有被窥视的感觉,不是来自于办公室内部,而是门外经过的人。”潘妤说,“尤其是晚上加班写稿,从透明玻璃门前经过的人,好像是出自本能就会往里瞟上几眼,这让人挺不舒服的。”

办公空间还可以怎样?

  格子间、滑轮椅,塑料贴面的办公桌上有黑色电话、桌下有黑色主机,离地面2.7米的白色吊顶里嵌着白色日光灯管。每天坐在同样的座位上,干着干不完的工作,墙角那盆养不死的绿萝,拼上老命也吸收不完我们呼出的二氧化碳。

  工作并不一定都是单调的, 但工作的空间却总是如此乏味。当GOOGLE那眼花缭乱的办公室横空出世时,仿佛是给众多上班族提供了绝佳的YY对象,人们热情洋溢地在网上转载传阅这些照片,只恨自己当年入错了行。

  GOOGLE办公室固然是代表着一种复制难度颇高的极端,然而现实中,除了白墙壁白天花板的格子间外,人们基于不同的审美趣味、历史情结、人生态度,或者更现实地,基于锱铢必较的经济考虑,还是营建出许多大异其趣的办公空间,呈现出更多种不同的可能性。

结语

  作为一种群居的社会动物,人的社交圈子主要由邻里圈、工作圈和同学圈构成,在邻里关系日益冷淡的今天,经由工作圈构建起来的社会关系仍然是我们最主要的社交资源,这也是办公空间除了工作、挣钱、挣前途之外的另一层功能。

  科技在进步、观念在更新,人们的工作方式也会随之改变,有的改变或许会完全超出我们今天的想象。但不管科技如何发展,都不要指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彻底甩掉办公空间,就像不管人类多少次登月,也不要指望我们可以脱离地球引力。
现有评论:0 [查看/发表]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证B2-20080009
Copyright © 1998-2013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