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似水流年 » 春暖花开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如果你不再进入梦中。。。
工业噪音


发贴: 28



2014-06-29 02:2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他又一次遍体鳞伤地逃了出来,但看到了独特的风景。他检查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忍不住回想那个过程。

前半段已经无数次攀登过了,只是到了这次才算顺利,规划出合理的路径。最后他终于冒着大雪一点一点地到达上面一个高度,途中感到呼吸困难就停下喘息片刻。没多久便看到了山顶飘扬的旗帜,在风中发出猎猎响声。他站在最高处,让旗帜湿漉漉的一角拍打自己的手心,嗅到积雪的凉意,正想着自己已经看到了全貌,下山的路就忽然间消失,淹没在不远处的乱石堆里。浓雾的阻挡使目光很难放得更远,他猜测在乱石滩的另外一边,会有新的道路延伸出去,得以沿着下到绿草丛生的山谷。但从他踏入乱石滩的第一步起,他便意识到彻底迷失了方向。

他当然明白放弃便可以马上回到现实世界,但意味着下次还要重新来过。他选择了野兽一样前行,并不迂回地,以蛮力爬过一块块巨石,看见胳膊上,小腿上随之出现了划痕,血一点点渗出来,毫无知觉。痛感是不存在的,一切要到他完全离开后才会逼真地再现,清算代价。

乱石滩无休无止。他担心即使成功爬了出去,也没有体力继续下面的路程了。但终于又一次停止了胡思乱想,头昏眼花地跌进了最后一个石缝里,再用仅存的力气爬出来,就到达了对侧的山脚下。原来乱石滩并不是一个迷途,它本身就是下山的道路。既然如此,就这样吧,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这个部分他决定到此为止了。退出时他仔细回望了一会儿,看到他刚经过的一切非但并不凶险,而且呈现出美好的秩序,石头的堆砌虽始终没有规划出清晰的道路,但它们的凌乱服从于更高一个级别的规律,因此每个石块都完美而不需改变,他只是因为心慌气躁而没有察觉罢了。

后半程的睡眠踏实而深沉,早晨他舒服地醒过来,在阳光明媚的上午整理刚结束的这篇草稿,同时想着怎样跟别人解释身上那么多擦伤。

他是一个殚精竭虑的曲作者,但最近的进展并不怎么样,因为在当下这个章节中耽搁太久了,尽管一有时间他就修改它,但顺利的时候很少,走投无路的感觉却很多。现在他总算结束了这一章,短暂的休息后,开始写下一段的开篇。每一个篇章在起初总是顺利的,一个小小的动机就能呈现出来片段的景色,但接下来就看不清其它的地方还有什么,局面进入了新的不明朗中。

在穷尽了能想到的可能性后,他像历来那样将完成的部分录入软件,晚上戴上耳机播放着入睡,怀着侥幸的心情,在自己的乐声中进入了梦乡。于是看到了一些勉强能称之为风景的东西,那只是些残垣断壁,在半明的光中像些剪影,倒也可以自我欣赏,并且蕴含着多种可能。他走着,触摸着类似废墟一样的工地,想像它们完整时的样子。这样走出去很远,虽然变化不大,倒也轻松自在,倘若把前面那章和这里联系在一起的话,历经了那么多险峻后,在此地获得些许平静是合理的。只是目前的状况似乎平静到了乏味的程度,几步开外就一无所有。面前剩下了一片荒原,脚下的小路也消失在草丛里。到处都是些低矮的野草。

体力允许的话,他可以自由的行走。他既可以任意设定边界,也不需要找寻一个出口出去。但每当他想要更多的权利时,就不能自主了。归根结底要怪他本人,当他在现实中对自己的作品做出某些决定时,随之一些想象不到的东西也在自己生长,他感到和它们时刻在博弈。他在荒原上信步地走,找不到任何目的和参照。这样就走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既没有方向的标识,也没有阴晴的天气变化,甚至连日夜也难以辨别。正当他对此感到不满时,他听到了远处似乎有隐隐的雷声传来。为了尽快结束单调的行程,他向着雷声加快了脚步。但很快就发现那是遥不可及的,而力气已经用尽了。

半夜他极不情愿地醒过来,扔掉耳机,翻出他那堆谱子,对着此章开头的段落思索。乐句固然残缺并且显得东拼西凑,但他只想弄清楚一件事,那暧昧不明的雷声。

又过了些日子,经过一些准备,他踌躇满志地再次进入到梦里。这次他只是随便看了看近处的景物,没有太多的盘桓,就径直向着曾出现雷声的方向走去。它果然还在,似乎比第一次更近和更清晰了些。它同时也在走向我呢,他在心里嘀咕着,升起了一点信心,加快了脚步。

结果还是没有区别,他筋疲力尽的时候只是比上次离它近了一点点而已,离到达仍然遥不可及。不仅如此,他还在一个暗藏的水沟里摔了一跤,爬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发现自己成了乌眼青。他恨恨地揉着眼睛,知道怪不了别人。这都是自己干的好事,除了像个程序员排查他的bug一样,一行行地去检查自己白天的作业,恐怕没有别的办法。这段时间他每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修改,都急不可耐地闯入梦里察看,连续很多天都是收效甚微。

此后他就使自己平静下来,不再急于追逐那些挑逗性的雷声了。他想虽然是不能接近,倒也无法距离更远了。他改变了策略,开始找一些其他的事做,只挑心情轻松的时候工作,极偶尔才到梦境里看看。并不走远而只在近处闲逛,推敲着曾经那些残垣断壁,不少已经趋于完整了,可以称之为亭台楼榭,他为它们的变化感到欣慰。偶尔站在荒原的边缘遥望片刻,心情也是沉静的,不似从前那么迫不及待,也不咬牙切齿地,一定要让它发生想要的改变。直到有一天,荒原微微震动,好像下面有沉睡的巨兽在苏醒。雷声清晰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了。他本能地想要逃走,但又克制不住激动心情,转身跑了过去,最后站在了旷野中心。

这时雷声已连成一片,震耳欲聋。一声霹雳使他昏厥在了草丛中,同时又在床上惊醒过来。黑暗中他气急败坏,觉得真是倒霉透顶了。他想竟然就这么被雷劈了个正着,耳朵里一片锣鼓喧嚣,像乌合之众的乐队在排练,有种濒临失聪的感觉。这感觉很多天都没有消失,期间只好在头脑里感受着自己要写下的声音,对他来说工作是尤为艰难了。他心灰意冷,第一次觉得被自己的梦境驱逐了,说什么也不想再去了。

之后他长久地中断了手头这件事,对它只极偶尔地增删些句子,把主要的时间用来写一些简单的东西,小品之类。本性难移的缘故,过了足够长的时间,几个月,一年甚至更久以后,他终于又一次进入到了旧梦里。在里面他意外发现,耳鸣的感觉和现实中一样仍然存在,因而别的声音也听不见,很难弄清楚那雷声是不是早已经消失了。他想,也许它真的消失了,心里空落落地。接着他的目光被一个新出现的事物所牵引,一条通往曾经的雷声方向的木栈道,高出地面一尺左右,在进入荒原处停止了。他沿着栈道走到头,站在那儿抑郁地想,或者就尝试着把它继续延续下去也好,让它延伸得更远些,就像一座浮桥,再以一个栈台来作为终点,不知道是否能够实现。如果还值得继续想下去的话,则上面最好有座凉亭,里面设置固定的桌椅。至于它们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材质,都是细节问题。凉亭也许有着弯弯翘起的戗脊,或者干脆是现代些的直线轮廓,也都可以商榷。想到不是完全没有事情可做,他心情有所好转地离开了。

一件令他精神振奋的事情是,没多久以后他的听力不知不觉间恢复了。他迫不及待地,在发现的当晚就又进入了那章乐曲的梦中。他怀着饱满的情绪在栈道上踱着步,来回走了很多遍,一边挑剔地思忖自己的构思是不是有不合理之处--栈道是架空的,因而像座浮桥,但建造在了荒草地上,该怎么解释呢,为什么不直接修一条路呢。他坐在梦里成真的凉亭里,思考着是不是要为这座桥找个说辞,比如定义这片荒凉的场所为绿色的海洋什么的,还是最好就把它降低到地面上,成为正常的甬道。他已经想不清最初是怎么把它架设起来的了,写下乐曲时的潜意识造成了这一切。他坐在精致的,带着暖意的木椅子上,手指在案几上敲得叮当作响。黑色的大理石台面光可鉴人,呈现出美丽的花纹,像黑色的水面泛起的涟漪。他心里面开始翻腾一些想法。他想啊想。

一些时间过去了,他越来越舍不得离开。直到一阵带着咸味的凉风吹来,饱含着水汽。他站起来走到凉亭边上,揉着酸麻的腰背,看见天空乌云开始积聚,伴着隐隐的雷声响起来,并越来越清晰。那久违的声音。

很快雷声就连成了一片,震耳欲聋,天顶开始有闪电划过。淡紫色的闪电交织在一起,密集而明亮,像节日的焰火。继而滂沱大雨落了下来,原野上雾霭蒸腾。雨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凉亭檐口垂挂着水幕,里面却是处处干燥,安然无恙。他扶着栏杆看着面前景象,感到很久以来也不曾这么激动过。

最后雨停下来,一颗星星的出现标志着天空转晴,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直到满天都是星光闪耀。星光下,他看见曾经的荒原已经是碧波荡漾,水面微微起伏着,刚好到达浮桥的边缘,仿佛正是它们托起了桥面。有鱼群的影子从一边穿梭到另一边。他走出凉亭,沿着浮桥慢慢往回走,疲倦却喜悦。

他知道乐稿至此终于可以拟将结束了,剩下只是细节的推敲。一座笔直的浮桥或者连续转着弯的一组,只通往一个凉亭或者是附近再多些栈台陪衬,以便相互眺望,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决定这一切。而到了雨过天晴以后,是夜晚的万点繁星倒映在水面,还是在天穹仅升起唯一的一弯新月,甚至干脆将其推移到之后的白天,让蓝天下有一道彩虹在半空中悬挂,对此他--随心所欲。



粗腰大大


发贴: 7627
2014-06-29 08:3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故作高深啊~但是文字挺好


工业噪音


发贴: 28
2014-06-29 23:1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有吗?



粗腰大大


发贴: 7627
2014-06-30 08:3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如果文如泉涌,应该就没有吧~~~

琥珀女


发贴: 12014
2014-07-07 22:0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想说:活得简单点吧。。。。。。又一想,如果都像我一样,那似水不是很无趣。。。SO,多一点像楼主这样感性的银吧。。。。。又觉得有点不太厚道。。。

做梦都想变胖


发贴: 1243
2014-09-24 19:0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楼主到底是谁呢?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之前的几篇每一个都是精品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招标服务 |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2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