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纯粹建筑论坛 » 理论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翻译亚历山大《秩序之本性》第一册第二章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8 09:4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第二章
生命力的程度

1 / 我们日常环境中生命力的不同程度

我在第一章中归纳出的特质,是一个普适的
超越生物学生命力的特质。作为一切物质系统
的一个特征属性,我相信,它在空间的每个部
分中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例如,它存在于本句
末尾句号处的油墨和纸张中,也存在于此处印
刷的字母 q 所在的油墨和纸张之中。当然,它
只是非常微弱的存在于这两者中,但在字母 q
中其程度比在句号中稍大一点。它在不同的人
类活动中程度不一的存在着。例如,下面左图
展示的来自多米尼加岛屿的景象,相较于在右
边展示的哈林区贫民窟,生命力更大程度的存
在于其中。

在本章中,我想要说服读者,几乎我们所
有人都能领会到这一特质,并感觉到它程度不
一的出现在空间的不同部分中。我想为一个更
大的任务做个铺垫:说服读者这一特质是真切
存在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在空间每一不同部
分观察到的生命力的不同程度,绝不仅仅是我
们认知过程造成的假象,而是我们的认知过程
察觉到的空间中的客观真实的物理现象。

我主张,这种特质不仅仅是区分美丽事物
和丑陋事物的基准。它作为世界每个角落微妙
的区别,是某种当我们于最平凡的地点处,最
平凡的事件间闲庭信步时,可以察觉到的东西。
它是一个时时处处变化,程度不一的特质,它
刻划了每个时刻,每个事件、每个空间点。

在以下的成对照片中,我要请你比较每一
对的两者间生命力的相对程度,我已经将在我
看来有着更多生命力的例子置于左侧,而我看
来具有较少生命力者则在右边。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8 09:4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树木的道路,有交通灯的道路

这个例子相当的明显。在这两张照片中感觉到
的生命力的不同可以用精确的生物学概念的
术语表达,理由是有树木者拥有更多的生命有
机体,由此必然“明显的”感觉更加有活力。
但是在另一例中生命力的程度并不仅仅取决
于生命有机体的数量。


更加顺从山丘的道路,更加生硬切入的道路

在这两张照片中可见的草和树木的相对数量
是粗略相同的。但是左边的情况中道路与山
丘的关系更加和谐——并且从这和谐中生出
一种更大程度的生命力。右者有点更为僵硬死
板,更为蛮横。左边似乎更加顺从山丘,让你
更能体会到山丘的自然本性。它也更有驾驶乐
趣,顺带一提。


树木之间的道路,伴随空旷山丘的道路

这两张有点更加使人迷惑。左边的道路有着更
多树木,更多光影。它似乎具有更多生命力。另
一边有着更多的枯草。在这种情况下,思考性
判断会令有更多生命力的是哪个很难决定。初
看上去很明显左边有着树木的例子拥有更多
生命力。但是假如你开始问问自己为什么——
有着正如树上的叶子那么多的草叶,诸如此类
——就似乎弄得头昏脑胀了。

尽管如此,假如你不允许自己思考并且快
速的选择一个。两秒钟之内,没有思考的时间。
那你将会——我相信——选择有树木的那个。
感觉是清楚的。只是寻找让你的直觉正当化的
理论的努力可能迷惑了你。我相信左边的生命
力程度更大是和光影有某些关系的。在左边的
位置上正是光有着更多的生命力。


在马厩内,在马厩外

驯马场中的这些地方都有着专业紧固具、条
闩、围栏、和一个人。但是露天的那一个有种
死气沉沉的氛围,纵然该照片主要聚焦在一个
正观看马匹的人身上。牲口棚的内部,尽管较
暗,却有着更加舒适的特质,并且较不僵硬死
板。在这一对中,也许有人能开始了解我们在
不同地方体验到的生命力的感觉可以是一个
微妙的因素,并且我们也许不得不小心的揣摩
我们的感觉来把它搞清楚。


更加宜人的房屋角落,较不宜人的房屋角落

在这个例子中可能是细节的总量、栽花的盆、
错落有致、顺畅的完工,给左边的那个地方带
来生命力。这一错落有致是右边的那个房子主
要缺少的。左边的那个地方是被更加精心打理
的。它有更加清秀的质地。可能这清秀的质地
自身要为这存在更多生命力的感觉负责。


平凡的载货卡车,仿生涂装的轿车

“时髦而有机”的意象不总是有着更多生命力
的那个。此处来自加利福利亚的涂装车看上去
是在象征生命,并且为此可能会被某位不认真
的读者选择成较有活力的。

但是如果你问问自己到底这两个中哪一
个有更多生命力,让你自己内心中感觉更为遵
从生命力,其中含有更多的日常活动的真谛,
然后你也许会发现那载货卡车,尽管是平凡的,
却更加纯真的遵从着生命力,与你联结得更紧
密。

仿生轿车更多是一种意象而非纯真的与
生命力相联结。载货卡车看起来不那么富有灵
感,但是却更加真正的有活力。


同一卧室的两个视角

此处我们见到房间同一角落的两个不同的视
角。其一聚焦于窗户,以及一个有着较少生命
力的区域。另一个聚集在床后的桌面,以及铺
陈其上的个人物品。这第二个,正如其构图,有
着更多生命力。

程度上的区别是颇为明显的。但这值得思
考,因为如果你不习惯于作出这种区分,你也
许根本不会想到即使在同一房间里,一个区域
也可以与另一个比较各自包含的生命力的总
量。在这个特殊的情况下,该区域是因为其与
生活在这儿的人之间的关系而更加有用,并且
因为发生在那里的适应性和舒适程度,给了它
更大的生命力。


加利福利亚大学的两个停车场

这两个例子有意的在其生命力程度上类似。在
加利福利亚大学它们位于相距不到五十英尺
的地方。但是如果你要问哪一个有着更多生命
力,以及看着或者待在那里时,哪一个让你自
身内心感觉更加有活力,你将很可能选择左边
那个。是车辆的参差不齐?或者由小建筑物引
入的较小尺度的存在?很难确定理由,但是这
微妙的事实就在那里。


镜中女孩与广告中的模特

比起广告中更加被刻意摆出姿势的模特,那看
着康尼岛机器的镜子中的自己的女孩于此刻
有着更多的热情,更多的对生活的爱。在这个
例子中被刻意摆出姿势者,毫不意外的,是有
着较少生命力的那个。


两座写字楼的大厅

这个例子有点意思。意外的,更加浮滑的那一
个有着更多生命力。左边的大厅稍微更加精
致,乃至更加浮滑;然而它有着更多生命力。这
是因为在这场所中的光彩照人的特质令其充
满吸引力,似乎当你登堂入室时整个人看上去
都提升了一个层次。右边那个则较乏善可陈。
尽管挤满了人,它有着更多的眩光,较不宜人,
感觉更加死气沉沉,其中有着更少的生命力。


旧栅栏,新栅栏

此处更加破旧的一例有着更多生命力,而非
更少。该较旧的栅栏肯定看上去有着更多生
命力。它被风吹雨打,互相斜靠着,适应了风
向、土地、水分。我们在此瞥见了一点生命力
以某种方式随时间而变的事实;而那微妙的错
落差异、适应性改变,是我们感受为生命力的
东西的一部分。


两条市中心街道

两个拥挤的街道,都在城市的闹市区,图森和
安纳波利斯。然而,它们之一(安纳波利斯)
比起另一个有着可察觉的更多生命力。生命力
的程度一直存在着,不管事物是好还是坏。


上海的两个局部


研筑叔 edited on 2021-05-28 10:22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0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2 / 这些事实所基于的普适情感

究竟我以所有这些例子提出的事实的本性
是什么?本质上的事实是在这些例子中,至少
对于我们大多数,各对中左边的例子感觉比右
边的例子更加有活力。要描述是什么隐藏在这
一感觉背后,或是设法解释它,都还太早。但
是我力主你承认这微妙的区别——如果你也
体验到它,正如我希望的那样——是经验性真
实的,即使是对那些似乎没有太多区别存在的
例子。尽管在一些例子中你也许作出了与我不
同的判断,我仍然认为你将会发现,大体上,你
和我是一致的。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能够作出相同
的区分,比较场所、物体、社会局势、甚至人
类活动与生态系统——两片叶子、两个河曲等
等。即使在只有些许不同的那些情况下我们也
可以作出这些区别。并且,当然,用于区分的
该种特质,这一神秘的生命力,也可以在极为
显著的程度下出现。第 1 章中的图片显示了更
加极端的例子,其中生命力以极为显著的程度
出现。

自有据可查以来,在许多所谓的原始文化
中,人们司空见惯的理解世界不同地方有着不
同的生命力或灵性程度。例如,在非洲部落式
社会和加利福利亚印第安人或澳大利亚原住
民之间,承认一棵树和另一颗、一块岩石和另
一块之间的区别是很普遍的,承认纵使所有的
岩石有着自己的生命力,然而,这一块岩石有
着更多生命力,或者更多灵性;或这个场所有
着一个特殊的意义。加利福利亚的尤罗克印第
安人,托马斯·塔尔博特·沃特曼(T. T. Wa
terman)交好的部族,作出了不可胜数的这种
区分,他记录道:例如专门的一块岩石被称为
“钓鱼岩”,或特定的树木被称作为了如此这般
用途的树都是很普遍的。①

我 们 也 —— 即 使 伴 以 我 们 的 科 学 习 俗
——感觉得到一个地方比另一个更有意义。我
们感觉到一颗特定的树木,或一块特定的岩石,
或一片特定的峭壁边缘,或一片特定的林中空
地,有着更强的力量或灵性——或者至少,我
们承认我们在那些地方感到敬畏,或我们感觉
到一种生命力的浓度。此外,这种体验是共通
并普遍的。它不是特应性的。许多人都用同样
的方式感受着哥伦比亚河的这个河曲,这扇花
园大门,这间房间,这座桥梁,这条溪流,这
片沙滩。

----------------------------------------
①沃特曼是一个人类学家,于 20 世纪早期在加利福
利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类学系工作。他描述中的坦率
和朴实一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托马斯·塔尔博特·沃特
曼,《尤罗克地理》(伯克利,加利福利亚:加利福利亚大
学出版《美国考古与民俗》,1920 年,16 no. 5, 177 314)。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0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3 / 我们在分辨事物中生命力的通用特质中的困难

话虽如此,我怀疑许多细心的读者对于这些
事实的本性将会有某些非难。事实上某些读者
也许会质疑我所称为事实的是否就是事实,以
及我所指出的现象是否可靠。

这似乎是对我的提法的一个可以理解的
反应。假如有着如此重大意义的东西在一种
现代的我们可以接受的意义上是真实的,人们
将预期它广为人知并备受认同,并且人们将预
期它是我们社会公认的一部分。假如它是真的
(并被广泛承认),即世界不同部分可以更加有
活力和更少有活力,这一事实将从而相当自然
的成为我们所有的建筑和规划思想的支柱。

但是它显然不是我们今天思想的直接支
柱。这似乎作了不利于我所主张的事实的陈
述。事实上,读者你也许已经注意到你最开始
的倾向,在至少某些例子中,是要以不同于我
的方式评判它们。那么这种在事物中更多生命
力或更少生命力的感觉是一种私人的,特应性
的判断,而没有严格的实证性内容,这不也有
可能吗?

不用说,假如它事实上不过是个人价值判
断,我们目前对世界上事物的感觉将完好无缺。
另一方面,如果这是真的——客观上——空间
的不同部分含有更多的生命力和更少的生命
力,那么这个事实将在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上产
生巨大的影响。

因此,认为这不是真的要远为容易。很难
相信空间自身可以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有活
力。认为空间的一部分可能拥有相对更多的生
命力,而另一部分可能拥有更少的生命力——
这种区别不会基于生物有机体的存在,而是根
据空间的结构内禀于空间自身的——这一思
想将从最根源处挑战我们对于世界的信念。

我相信许多第一次遇到这个思想的人,在
这个问题上一开始都会体验到一种本能的对
相信自己感官证据的拒绝。② 但是在我看来,为
尽力成功的解决这个思想,我们必须克服这一
下意识的拒绝。为了实现这一点,我将用接下
来的两节来描述那些生命力相对程度显而易
见的配对。

-----------------------------------------------------------
②我相信,在承认生命力和生命力程度是普遍现象时,
我们可能感到的不情愿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它是作为
我在前言中讨论过的机械论世界观的结果而形成。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1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4 / 曼谷贫民窟房屋与后现代房屋

在1992 年间,我在加利福利亚大学给 110 个
建筑系的学生上课,③ 并在屏幕上放出又
一次展示于此处的曼谷贫民窟房屋和后现代
八角形塔楼。我要求学生们选出,两者中的哪
一个,对他们来说,看起来有着更多的生命力。

对某些人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对其他
人,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舒坦自在的提问。有
些人问“你指什么?这问题打算表达什么?你
对生命力的定义是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等等。
我澄清了我不是在要求人们作出事实性判断,
而是只需要决定两者中的哪一个,根据他们
自己的感觉,显得具有更多的生命力。即便如
此,这提问仍然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那么舒坦
自在。

为了让这个提问更好接受,我接下来要求
学生们将他们自己分配到以下三个类别之中:

· 感觉曼谷房屋有更多生命力者。
· 感觉八角形房屋有更多生命力者。
· 该提问对其根本没有意义,或者即使基
于他们自己感觉的答案也不希望回答
者。

这里是结果:
· 八十九人说感觉曼谷房屋有更多生命
力。
· 二十一人选择说该提问对其没有意义,
或者他们不能或不想作出选择
· 没有人说该八角形塔楼有更多生命力。

换句话说,这 110 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想说(或
愿意说)该后现代建筑物比曼谷房屋有着更多
的生命力。这显示出极为高度的意见一致。

当然,该提问——以及我对这两个例子的
选择——可能会遭到嘲笑。该八角形房屋一看
就是无人居住的。这实验单纯只是说出其中一
者有人使用而另一者则反之的一个表决投票
吗?假如这样,那就没多少意义了。

但是,即使对于提出这种怀疑性反对的人
来说,很明显,在表象之下,在这里发生了某
些事情。在那二十一名说自己无法判断这个问
题的建筑系学生中,后来有几位来到我面前告
诉我,他们觉得贫民窟有更多的生命力,但是
这样说出来觉得不自在。为什么,如果这提问
事实上如此无足轻重?

我相信它并不是无足轻重的,对他们看来
似乎也不是无足轻重的。我相信,这些学生感
到尴尬的是,他们在建筑学课堂上被教导的
价值观与他们觉察到并无法否认的真理之间
的冲突。尽管对于他们自己,他们见到了某些
平凡生命力的特质,伴随着所有因之而起的情
感,出现在贫民窟中,无视其匮乏、饥馑和疾
病。而该八角形塔楼里有种可见的缺乏生命力
的特质,即使我说它明天就会有人使用,它也
不会消失。

因此,在我看来,人们对这个判断的感觉
是,它是关于某种真实事物的。正因此,人们
倾向于同意,它确实是关于某种真实事物的。

这效应的力量是显著的——尤其是当人
们记得听众的百余人大多都是建筑系学生的
时候。鉴于 20 世纪后期的文化环境和风尚,
他们中的许多人来到学校学习如何建造像该
后现代塔楼那样的东西。如果一百个学生被问
到,这两个事物中哪一个有着更多的生命力时,
却没有一个能让自己说出,显然更加建筑学化
的那个(更类似于那些在其他课程上被作为建
筑学模型举到他们跟前的建筑物的那个)具有
更多生命力,很明显,在表象之下,发生着什
么事情。

事实上,我认为毫无疑问。学生们——反
正他们中的许多人——发现这个问题令人不
安,几乎就像一个秘密,一个隐藏的***,他
们正身不由己的任其从身边被拖走。在说过曼
谷的房屋有更多的生命力以后,同一个学生然
后是否能够诚实的对自己说:“反正,八角形
塔楼更好,”或甚至,“后现代建筑是好的”?

问题虽然简单,但有能力使扭曲的价值观
受到质疑。学生们可能觉得这令人恼火、愚蠢、
是个不合理的问题。一些人投了弃权票,显然
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这个问题,或者觉得这个问
题无法得到适当的回答。但事实是,绝大多数
人,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还是作出这样的判
断,而不是另一个。

------------------------------------------------------------
③建筑系,1992 年秋季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5 / 泥金装饰手抄本与大讲堂细部

在另一个场合,我做了一个类似的实验,要
求学生们比较一张泥金装饰手抄本的图片(如
第一章中彩图所示)同举办该讲座的大讲堂墙
壁的一隅——以圆形亮黄灯光和黄铜嵌条装
饰成时髦后现代风格的一面墙。

又一次的有了强烈的意见一致,两者之间,
泥金装饰手抄本有着更多生命力。但是和之前
一样,对于某些学生,他们的同意是心不甘情
不愿的;他们自陈其恼怒于此问题,并觉得它
是虚假的或“被操纵的”。

有一个建筑系学生为这不适发声,抱怨这
一对比“不公平”。我询问说它不公平是什么
意思。回来的答案是它似乎在某种偷偷摸摸的
意义上把现代建筑学置于不利境地。另一个学
生抱怨道泥金装饰手抄本是“古老”的。我询
问这和该经验性问题有什么关系:两者中哪一
个有更多生命力,根据你的直观的、即刻的感
觉?回来的答案,又一次的,是因为它古老所
以它不具参考性,并且这不是一个“公平”的
比较。但该示范的要点是单纯展示人们确实,
事实上,对事物根据其具有的生命力程度作出
反应,并且他们通常对其意见一致。连那被提
出的唯独异议,都显示出对于抱怨者,这也是
无可否认的。因此,通过引入这样的判断也许
是客观的思想,该示范再次切断了他们受教于
学院科班中所习得的主观随意性的根基,使学
生们心神不宁。

学生们所表达的恼火焦躁,为该现象的本
性阐明了重要的信息。很明显,在我问这些问
题的语境下,我打算用生命力的标准作为建筑
学中好和坏的区隔的依据,我打算进一步鼓励
学生,使建筑物具有尽可能多的生命力。虽然,
从表面看来,问哪一个有更多生命力,似乎足
够的不经意与无伤大雅,但我相信它通往建筑
学教育和建筑学实践目前弊病的症结核心。

现代建筑学的基础是否受到此不经意问
题的威胁?

学生们发现自己为了克服这个别扭的思
维两难不得不止步不前。也许他们想要提供这
一标准难于应用的假象。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
是,他们发现实际上它相当容易应用。更进一
步的,这一标准挑出的对象都不是目前时兴的
建筑学模型,而正好反之,是其他的东西。

结果这简直显得像是,建筑学中目前的流
行风尚如此空洞,其拥护者需要通过拒绝看到
事物中的生命力,或者拒绝运用这种标准来决
定什么是好、坏、更好来支撑它。让人越看,
这个标准的存在本身似乎越威胁着建筑学领
域现有的思维秩序。

简言之,我相信建筑师们和学建筑的学生
们在面对这个问题时有时会变得不舒服,因为
这个问题被问及时,他们已经感觉到大多数人
会以同样的方式回答,而这一方式并不能很好
的为当前建筑学的标准代言。

所测量的生命力在当代生物学思想中没
有明确的含义,这一事实也会造成严重的困难。
由于没有学术框架来固定这个问题,它可能会
引起思维本性上的疑惑。有些人已经让我清楚
他们的不舒服,是因为他们不能理解这个问题,
不能用可接受的科学术语来表达它,不能为自
己定义这个问题可能实际上是关于什么的。它
简直像是打开了通往某种禁忌之物的大门。


如果我提请人们注意它的“危险”特性,我
们在事物中看到和感受到的这种“生命力”的
发人深省又至关重要的特性将变得更加清晰。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开始相信,很难看到和
接受事物中生命力的存在,因为其存在的社会
性影响牵涉如此广泛。简而言之,如果事物中
的这种生命力如我主张的那样真的存在,这一
事实本身有重大的后果;它意味着我们社会和
生活方式中的很多事情可能必须改变。恐惧或
一种对思考这些改变的自然抗拒使我们在思
维上缺乏勇气,对事实本身不那么开放。因此,
人们可能不愿意承认事物中这一“生命力”的
存在,因为一种模糊——有时也许也不那么模
糊——的意识,如果它确实存在,那么社会以
及我们世界观里的一切,都必须加以改变。④

为了这个理由,在与一个体验着这种麻烦
的人的对话中,我试着为让他放松而说道,“我
知道该问题也许看上去像是无厘头,请先陪我
继续,把不管这问题是否意味着任何有意义的
东西都先忘掉,只管给出来到你头脑里的第一
个答案。对于你,这两者的哪一个感觉更加有
活力?”一旦像这样放松下来,他就常常更加
主动,并且更加愿意表达他的感觉。

但是即使在这之后,那喋喋不休的唠叨声
就又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是一个游戏吗?
它要引导什么方面的结论?”并且我们怀疑无
论他们说什么,大多数人都会给出一样的答案
的这个事实让这喋喋不休的唠叨声更响了。在
我们头脑中建立来保护机械论世界观的合法
性的所有防卫措施,开始为反对该问题而争辩,
不乐意它被问及,想要将它概况为无稽之谈。

人们可能感觉到的恼火焦躁有另外一个
理由。20 世纪的建筑学确立了一定的公认的风
格上的规范。我给出过的那些比对中的负面例
子是这些规范的典型。而它们明显的是人们感
觉生命力更少的那些。立刻,这个问题从而打
开了严厉批评 20 世纪建筑学的大门。如果以
20 世纪标准来说的好设计的典型例子有着比
起曼谷的贫民窟更少的生命力,以及比起一份
来自中世纪的泥金装饰手抄本更少的生命力,
任何希望为现代和后现代建筑学辩护的建筑
师将几乎不得不说,“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只是为了保住他的职业和他自己的作为专家
的自我价值。

当然,该问题“哪一个让你感觉它更加有
活力?”是根本上单纯经验性的。但那恰恰就
是为什么它如此引人烦恼。该问题意味的无论
是什么,它都似乎探究了一个可能对建筑学直
到 20 世纪末潮流的基于意象的风格有着毁灭
性结果的思想范围。

--------------------------------------------
④例如,在 1991 年,于日本高密度公寓楼的公共讨论
中,我提出在 212 层小屋中为单个家庭提供住房的一种形
式,带小车道,并且其中每个家庭都有一个花园。相当令
人惊讶的是,这种住房可以建造在一英亩 80 个家庭(200
个每公顷)——与 10 到 14 层高的典型当代日本高层公寓
楼相同的密度下。成本也一样。因此,应该建造哪一个?

为了帮助名古屋市,我在日本的同事进行了一项调
查,要求 100 名家庭成员描述他们对我提出的住房种类
的感觉,相较于通常以相同的成本与密度建造的 14 层公
寓楼。他们被问及他们更倾向哪一个,还有在两个环境
中,对他们来说哪一个看上去有更多的生命力。这项调查
甫一完成,即显示出绝大多数被调查的家庭更倾向于低
层住房。调查还显示,这些家庭认为这是一个生命力程
度问题,在他们看来,低层住房具有更多生命力(細井久
栄,《一百个家庭关于低层和高层公寓的意见》,未出版手
稿,东京,1991 年)。

无论如何,令人惊讶的是,一开始甚至很难获得许
可进行这个调查。名古屋的公共机构通过干扰调查过程
的实际细节,并试图修改问题,不辞麻烦的避免这项调查
的发生。我相信这种干扰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直觉的,在
机构中工作的官员们猜到该调查会得到的结果(毕竟,他
们自己很可能得出了其他所有人得出的同一答案),然而
知道这些答案与现存政策相左。他们害怕这一结果,并因
此完全不想要一项询问这些问题的公共调查。(他们阻止
这项调查举行的尝试的细节披露于克里斯托弗·亚历山
大与細井久栄《无价的珍宝》,即将出版。)理由不难发
现。我提出的高密度低层住房的形式在日本将会——假如
得到接受的话——搅乱了许多土地投机的当代形式,尤其
是那些现在寻求趋于还要更高水平之密度者,它们将被
低层规划所内禀的自然限制所妨碍。从而金钱利益在日
本支持了那些寻求避免这些事实对公众曝光者。

一种住房比另一种具有更多生命力这一事实的存在
本身——假如这的确是个事实——可能潜在的令人不安。
对于住房部门、对于市政单位、开发商、银行、以及其他
利益相关者,即使已确立的建筑学与施工实践,探索甚或
开启讨论与认可关于住房项目中生命力程度的如此一个
事实,可能将各种各样的牢固持有的关于建筑学和经济
学的假定带入疑问中。

那么很自然的,那些根深蒂固利益的关联方将断言
一个设计相比另一个的更大生命力只不过是意见问题。所
有这些使得事实本身更加难以见到,更加难以承认,更加
难以认知为思维上和经验上合理可靠的。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2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6 / 一个重大的事实

我已经给出的例子相当清楚的是,当我们以
感觉为依据时,有某种东西在起作用。我们确
实注意到不同场所中生命力程度的不同,即使
在我们日常存在的最小的方面。很大限度上我
们对哪种情况具有更多生命力或者更少生命
力看法一致。并且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本能的感
觉这种或多或少的生命力是事物中内禀的。

没有现成的明显解释。生命的生物医学定
义不能解释这些区别。事实上,在我已经于我
的非正式评论中给出过的解释中,没有一种有
能力解释所有的情况。

但是有一个增长着的感觉——可能读者
也有——也许有某种对所有的例子共通的结
构。有这么多生命力在一个事物中比另一个中
更多的理由涉及到结构特性:光、细节水平、
圆满度与完善度、细微处、等等。话虽如此,
在这个阶段带着任何程度确定性可以说的所
有东西就是,生命力的判断显得是事物中一个
基本的、原始的特质,是关于世界的基本判断,
出现在我们遭遇的现实的所有方面。

奇怪的是如此有力量又如此普遍的现象
——如果正确的话——会从我们理解世界的
普遍途径中缺失。这个思想的简单性不应该
让我们错失它那实在重大的地位。我们似乎具
有一个基本的观察结果——迄今未能解释的
——在事件对之间、小块空间、场所、与那些
最小的存在之粒子之间,我们通常能判断一个
具有较大程度生命力与另一个较小,至少根据
我们的感觉。并且我们有观察结果,人与人之
间我们对事物中这生命力的体验粗略的一致。

难以了解社会怎样可以形成一个其自身
存在的合适观念,而没有对这个事实的认知。
然而,过去的一百年里,现代社会已经几乎脱
离这一知识而存在着——甚至已经建造了基
于绝对与其相左的理念的机构、组织、与流程。

不同事物和场所以及事件中生命力程度
是客观的可能性——不单单在个体中——暗
示着这一“感觉到的”生命力含有某些在事物
体系里真正重大的部分。如果是这样,这一感
觉到的生命力之存在——如其必须以某种程
度在每一单独事物中存在般——将会是一大
发现,一种觉醒,在一个超常水平上,可能媲
美于 16 世纪对地球围绕太阳运动的事实之发
现,或者 19 世纪对光的电磁本性的发现。


研筑叔


发贴: 154
2021-05-29 10:2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7 / 我的基本假说

多年以来,这一章的——以及其他类似的,我
的同事们和我在过去二十年中已经反复得到
过的那些——观察结果使得我相信我们从事
物中辨明的生命力程度的差异不是一个主观
判定,而是客观的。 ⑤它描述了某些存在于世
界里,并寄宿于结构中的关于世界的东西。

我用以下假说的手段来指定它:我们称为
“生命力”的东西是一个普遍条件,其以某种程
度或别的什么存在于空间的每一部分:砖块、
石头、草、河流、绘画、建筑、水仙花、人类、森
林、城市。更进一步的:这一思想的关键是空
间的每个部分——空间的每个联结着的区域,
或大或小——有着某种程度的生命力,并且这
生命力的程度是良好定义的,客观存在的,并
且可测量的。

该假说意味着一座建筑物的每一个部分
——每一个窗台、每一级台阶、每一粒尘埃、这
一把椅子与那一堵墙之间的空间、屋顶、檐口
下的空间、这一条水泥路、那一片停车空间、停
车位之间的线——各自都有其生命力的程度。
该假说是简单的。但是它肯定不是我们可认作
既定的某种东西。正如我们将在书中后面部分
见到的,即使用于经验性地决定究竟这是否正
确的科学技术也是微妙而精炼的。⑥ 我不能从
而期望读者假定这一假说是正确的。我单纯要
求读者考虑它也许是正确的。我会随后试图呈
上一揽子证据与经验,它们将说服读者它确实
是正确的。

该假说显得新奇,可能因为它与当今流行
的我们几乎不假思索接受的机械论世界理念
如此相左。但是我将会设法展示我的假说不是
浪漫的一点点一厢情愿的想法,而是一个可以
用结构术语精确阐述的思想,可以作为一个正
常部分占据科学化世界图景的一席之地。

---------------------------------------------------------------
⑤ 表明这些判断的经验有效性和可重复性的广泛的
研究已经由我的同事汉斯约阿希姆·奈斯(Hansjoachim
Neis)教授作出,他在过去十五年间反复从事过这类实
验。其他的将如此判断之存在确认为可重复和客观的研
究包括:克里斯蒂娜·皮萨·德·托莱多(Cristina Piza
de Toledo),“实证研究判断建筑与器物照片中的生命力程
度,”硕士论文,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系,
1974 年;汉斯约阿希姆·奈斯,“城市建筑:较大城市区
整体形成模型,”博士学位论文,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
利分校,建筑系,1989 年。

⑥见第 9 章。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