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上寒山 >>> ABBS在线创作《妖精女儿》已经出版,点击在线优惠购买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远上寒山 » 读书点评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看《三国》与《品三国》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19 13:2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五》伴君如伴虎

1.曹操与汉献帝

(1). 天子田猎
谋士程昱谓操曰:”今明公威名日胜,何不乘此时行王霸之事?“操曰:”朝廷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当请天子猎,以观动静。“于是拣选良马,明鹰,俊犬弓矢等,先据兵城外,操入天子田猎。帝曰:”田猎恐非正道。“操曰:”古之帝王,春蒐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示武于天下。今四海扰攘之时,正当借田猎以讲武。“帝不敢不从,随即上逍遥马,带宝雕弓、金鈚箭,排銮嘉出城。玄得与关,张各弯弓插箭,内穿掩心甲,手持兵器,引数十骑随驾出许昌。操骑马,引十万之众,与天子田猎于许田,军士排开围场,周广二百余里。操与天子并马而行,之争一马头,背后都是操之心腹将校,文武百官远远侍从,谁敢近前?

忽草中干起一兔,玄德射之,一箭正中那兔。帝喝彩,转过山坡,忽见荆棘中赶出一只大鹿,帝连射三箭未中,顾谓操曰:”卿射之".
操讨天子宝雕弓,金鈚箭,扣满一射,正中鹿背,倒于草中,群臣将校,见了金鈚箭,只到是天子射中,都雀跃欢呼,高呼:“万岁,”操纵马直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众皆失色。
却说,献帝回宫泣谓伏皇后曰:“朕自即为以来,奸雄并起,先受董卓之殃,后遭李傕郭汜之乱。常人未受之苦,吾与汝受之,后得曹操以为社稷之臣,不已专国弄权,擅作威福,朕每见之,背若芒刺。今围场之上,身迎呼喝,无礼至极!早晚必有异谋,吾夫妇不知死所也!”
......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5-22 11:49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19 13: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2).衣带诏

却说献帝回宫,泣谓伏皇后曰:“朕自即为以来,奸雄并起,先受董卓之殃,后遭傕、汜之乱。常人未受之苦,吾与汝当之。后得

曹操,以为社稷之臣。不意专国弄权,擅做威福。朕每见之,背若芒刺。今日在围场上,身迎呼贺,无礼至极!早晚必有异谋,吾夫妇不知死

所也!”付皇后曰:“满朝公卿,具食汉禄,竟无一人能救国难乎?”言未毕,忽一人自外而入曰:“帝、后休优。吾举一人,可除国害。”

帝视之,乃付皇后之父伏完也。帝掩泪问曰:“皇丈亦知操贼之专横乎?”完曰:“许田射鹿之事,谁不见之?但满朝文武之中,非操宗族,

则其门下。若非国戚,谁肯尽忠讨贼?老臣无权,难行此事。车骑将军国舅董承可托也。”

后在董承的活动下,联络了王子伏,吴子兰,吴硕,种辑,刘备,马腾等人联合签名,欲谋害曹操......,后因事情败露,上述董承,

王子伏,吴子兰,吴硕,种辑等人和太医吉平及其家属几百口人皆被押送各门口处斩,后马腾等人也被杀,只刘备一人逃出。

曹操杀了上述人等,于怒未消,欲废汉献帝,另立新君。在大臣的劝说下,方才作罢。

后曹操为了杜绝后患,遂带剑入宫,来弑杀董贵妃,董贵妃乃董承之妹,帝幸之,已怀孕五月,操叱武士擒董妃至。帝告曰:“董妃有

身孕,望丞相见怜。”操曰:“若非天败,吾已被害。岂得复留此女为后患!”伏后告曰:“贬于冷宫,待分娩了,杀之未迟。”操曰:“欲

留此逆种,为母报仇乎?”董妃泣告曰:“乞全尸而死,勿令彰露。”操令取白练至面前。帝泣谓妃曰:“卿于九泉之下,勿怨朕躬!”言

讫,泪如雨下,伏后亦大哭。操怒曰:“犹作儿女态耶?”叱武士牵出,勒死于宫门之外。

操谕监宫官曰:“今后但有外戚宗族,不奉吾旨,辄入宫门者,斩。守御不严,与同罪。”又拨心腹三千充御林军,令曹洪统领,以为

防查。......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19 13:4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3).曹操专权
且说,献帝认刘备为皇叔之后,曹操回府,荀彧等一班人士入见曰:“天子认刘备为叔,恐无益于明公。”操曰:“彼即认为皇叔,吾以天子之召令之,彼俞不敢不服矣。况吾留彼在许都,明虽近君,实在吾掌控之内,吾何俱哉?吾所虑者太尉杨彪系袁术亲戚,倘与二袁为内应,为害不浅,当即除之,”
乃密使人诬告彪交通袁术,遂收彪下狱。命满宠按治之。时北海太守孔融在许都,因谏操曰:“杨公四世清德,岂可因袁氏而罪之乎?”操曰:“此朝廷意也。”融曰:“使成王杀召公,周公可得言不知耶?”操不得,乃免彪官,放归田里。议郎赵彦愤操专横,上书劾操不奉帝旨,擅收大臣之罪。操大怒,即收赵彦杀之,于是百官无不恐惧。
......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19 13:4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4.曹操杀伏皇后

一日,操带剑入宫,献帝与伏后共坐,伏后见操来,慌忙起身,帝见操战栗不已。操曰:“孙权、刘备各霸一方,不尊

朝廷,当如之何?”帝曰:“尽在魏王公裁处“。操怒曰:”陛下出此言,外人闻之,直到是吾欺君也“。帝曰:”君若肯相

辅佐则幸甚,不尔,愿重垂相舍。“操闻言,怒目视帝,恨恨而出。

曹操走后,帝与后商议决定,派人联合孙权和刘备发兵讨伐曹操,乃召穆顺进宫,密与其事,令其送书信与伏

完,结果在回宫途中,事情败漏,操大怒。执下穆顺于密室问之,顺不肯招。操连夜点起甲兵三千。围住伏完府

邸,老幼皆并拿下。搜出伏完亲笔之书,随将伏氏三足尽皆下狱。平明,使御史将军郗虑引甲兵三百直入。帝问

曰”:有何事“?虑曰:”奉魏公命,收皇后玺。“帝知事泄,心胆具碎。虑至后宫,伏后方起,虑便唤管玺绶人索取

玉玺而出。伏后知事发,便于殿后椒房中夹壁躲藏,少倾,尚书令华歆引五百甲兵到后殿,问宫人:”伏后何在“?

宫人皆推不知,歆叫甲兵打开朱户,寻觅不见,料在壁中,便喝甲士破壁搜寻,歆亲自动手揪后发髻拖出。后

曰:”望免我一命!“歆叱曰:”汝自见魏公诉去!“后披发跣足,二甲士推拥而出。

且说,华歆将伏后拥至殿外。帝望见后,乃下殿报后而哭,歆曰:”魏公有命,可速行!“后哭谓帝曰:“不能复

相活耶?”,帝曰:“我命不知在何时也!”甲士拥后而出,帝捶胸大痛。见郗虑在侧,帝曰:“郗公,天下宁有事

乎?”哭倒在地,郗虑令左右扶帝入宫。华歆拿伏后见操,操骂曰:“吾以诚心待汝等,汝等反欲害我也?吾不杀

汝,汝必杀我!”喝左右乱棒打死。随即入宫将伏皇后所生二子,皆鸩杀之。当晚将伏完,穆顺宗族二百余口,皆

斩于市。朝野之人,无不惊骇。
......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22 12:5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2.董卓废少帝
九月朔,请帝升嘉德殿,大会文武。卓拔剑在手。对众曰:“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下。今有策文一道,益为宣读。”乃命李儒读策曰:“孝灵皇帝,早弃臣民。皇帝承嗣,海内侧望。而帝天资轻佻,威仪不恪,居丧慢隋,否德既彰,有忝大位。皇太后教无母仪,统政荒乱,永乐太后暴崩,众论惑焉。三纲之道,天地之纪毋乃有阙?陈留王协,圣德伟懋,规矩肃然,居丧衰戚,言不以邪!休声美誉,天下所闻,宜承洪业,为万世统。兹废皇帝为弘农王,皇太后还政。请奉陈留王为皇帝,应天顺人,以慰生灵之望。”李儒读毕,卓叱左右扶帝下殿,解其玺绶,北面长跪,称臣听命。又呼太后去服候敕。帝后皆号哭,群臣无不悲惨。阶下一大臣,愤怒高呼曰:“贼臣董卓,敢为欺天之谋,吾当以颈血溅之!”挥手中象简,直击董卓。卓大怒,喝武士拿下,乃上书丁管也。卓命牵出斩之,管骂不绝口,至死神色不变......。
卓请陈留王登殿。群臣朝贺毕,卓命扶何太后并弘农王及帝妃唐氏于永安宫闲住,封锁宫门,禁群臣无得擅入。可怜少帝四月登基,至九月即被废。卓所立陈留王,表字伯和,灵帝中字,即献帝也。时年九岁,改元初平。董卓为相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威福莫比。李儒劝卓擢用名流,以收入望,因荐蔡邕之才,卓命徽之,邕不赴。卓怒,使人谓邕曰:“如不来,当灭汝族”,邕惧,只得应命而至。卓见邕大喜,一月三迁其宫,拜为侍中,甚见亲厚。

却说,少帝与何太后、唐妃困于宫中,衣食渐少,少帝泪不层干。一日,偶见双燕飞于庭中,遂吟诗一首。诗曰:“嫩草绿凝烟,袅袅双飞燕,洛水一条青,陌上人称羡。远望碧云深,是吾旧宫殿。何人仗忠义,泄我心中怨!”
董卓时常使人探听,是日获得此诗,来呈董卓,卓曰:“怨望作诗,杀之有名矣。”遂命李儒带武士十人,入宫弑帝。帝与后、妃正在楼上,宫女报李儒至,帝大惊。儒以鸩酒奉帝!帝问何故。儒曰:“春日融和,董相国特上寿酒。”太后曰:“既云寿酒,汝可先饮。”儒怒曰:“汝不饮耶?”呼左右持短刀白练于前曰:“寿酒不饮,可领此二物!”唐妃跪告曰:“妾身带朕饮酒,愿公存母子性命。”儒叱曰:“汝何入,可代王死?”乃举酒与何太后曰:“汝可先饮!”后大骂何进无谋,引贼入京,致有今日之祸。儒催逼帝。帝曰:“容我与太后作别。”乃大恸而做歌,其哥曰:“天地易兮日月翻,弃万乘兮退守藩。为臣逼兮不久,大势去兮空泪潸!”唐妃亦做歌曰:“皇天将崩兮后土颓,身为帝姬兮命不随。生死异路兮从此毕,奈何茕速兮心中悲!”
歌罢,相报而哭,李儒叱曰:“相国立等回报,汝等俄延,望谁救耶?”太后大骂:“董贼逼我母子,皇天不佑!汝等助恶,必当灭族!”儒大怒,双手扯住太后,直撺下楼。叱武士叫死唐妃,以鸩酒灌杀少帝,还报董卓,卓命葬于城外。
自此卓于宫中,每夜奸淫妇女,夜宿龙床。尝引军出城,行道阳城地方。时当二月,村民社赛,男女皆集。卓命军士围住,尽皆杀之,掠妇女财物,装载车上,玄头千余颗于车下,连軫还都,扬言杀贼大胜而回。于城门外焚烧人头,并以妇女财物分散众军。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22 14:3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3.曹丕废汉献帝
一日,官僚又集于大殿,令宦官入请献帝,帝忧惧不敢出。曹后曰:“百官请陛下设朝,陛下何故推阻?”帝泣曰:“汝兄欲篡位,令百官相逼,朕故不出。”曹后大怒曰:“吾兄奈何为此乱逆之事耶?”言未已,只见曹洪,曹休带剑而入,请帝出殿。曹后大骂曰:“俱是汝等乱贼,希图富贵,共造逆谋!吾父功盖寰区,威震天下,然后不敢篡切神器,今吾兄嗣位未几,辄思篡汉,皇天必不祚尔,言罢,痛哭入宫。”左右侍者皆嘘唏流涕。曹洪,曹休力请献帝出殿,帝被逼不过,只得更衣出前殿。华欣奏曰:“陛下可依臣等昨日之议,免遭大祸。”帝痛哭曰:“卿等皆食汉禄久矣,中间多有汉朝功臣子孙,何忍作此不臣之事?”歆曰:“陛下若不从众议,恐旦夕萧墙祸起,非臣等不忠于陛下也。”帝问:“谁敢弑朕耶?”歆厉声曰:“天下之人,皆知陛下无人君之福,以致四方大乱。若非魏王在朝,弑陛下者,何止一人?陛下尚不知恩报德,直欲今天下人共伐陛下耶?”帝大惊,拂袖而起。王朗以目视华歆,歆纵步向前,扯住龙袍,变色而言曰:“许与不许,早发一言!”帝战栗不能答,曹洪,曹休拔剑大呼曰:“符宝郎何在?祖弼应声而出:“符宝郎在此!”曹洪索要玉玺。祖弼大骂不绝口而死。帝战栗不已,只见阶下披甲持戈数百余人,皆是魏兵,帝泣谓群臣曰:“朕愿将天下禅 于魏王,幸留残喘,以终天年。”贾诩曰:“魏王必不负陛下。陛下可急降诏,心安众心。”帝之得令陈群草禅国之诏,令华歆捧诏玺,引百官直至魏王宫献纳。曹丕大喜。开读诏曰:“朕在位三十三年,遭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今仰瞻天象,俯察民心,炎精之数既终,行运在乎曹氏,是以前王既树神武之迹,今王又光耀明德,以应其期,历数照明,信可知矣。夫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唐尧不私于厥子,而名播于无穷,朕窃慕焉。令其追踵尧典,禅位于丞相魏王。王其毋辞!”
曹丕听必,便欲受诏。司马懿谏曰:“不可。虽然诏玺已至,殿下宜且上表谦辞,以绝天下之谤。丕从之,令王朗作表,自称德薄,请别求大贤以嗣天位。帝览表,心甚惊疑,谓群臣曰:“魏王谦逊,如之奈何?”华歆曰:“昔魏武王受王爵之时,三辞而诏不许,然后受之。今陛下可再降诏,魏王自当允从。”帝不得已,又令恒阶草诏,遣高庙使张音,持节奉玺至魏王宫,曹丕开读诏曰:“咨尔魏王,上书谦让。朕窃为汉道凌迟,为日已久,幸赖武王操德膺符运,奋扬神武,芟除凶暴,清定区夏。今王丕灒承前绪,至德光昭,声教被四海,仁风扇八区,天之历数,实在尔躬。昔虞舜有大功二十,而放勋禅以天下,大禹有疏导之绩,而重华禅以帝位。汉承尧运,有传圣之义,加顺灵,绍天明命,使行御史大夫张音,持节奉皇帝玺绶,王其受之!”
曹丕接招欣喜,谓贾诩曰:“虽二次有诏,然终恐天下后也,不免篡窃之名也。”诩曰:“此事极易,可再命张音回玺绶却叫华歆令汉帝筑一坛,名受禅坛,择吉日良辰,集大小公卿,尽到坛下,今天子亲奉玺绶,禅天下与王,便可以释群疑而绝众议矣。丕大喜,即令张音跡回玺绶,仍作表谦辞。音回奏献帝,帝问群臣曰:“魏王又让,其意若何?”华歆奏曰:“陛下可筑一坛,明日受禅坛,集公卿庶民,明白禅位,则陛下子子孙孙,必蒙魏恩矣。”帝从之,乃遣太常院官,卜地于繁阳,筑起三层高坛,择于十月庚午日寅时禅让。至期,献帝请魏王曹丕登坛受禅坛下集大小官员四百余员,御林虎贲,禁军三十余万,帝亲捧玉玺奉曹丕,丕受之,坛下群臣跪听册曰:“咨尔魏王,昔者唐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汉道凌迟,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乱滋昏,群凶滋逆,宇内颠覆。赖武王神武,拯救滋难于四方,惟清区夏,以保绥我宇宙,岂予一人获乂,俾九服实受其赐。今王钦承前绪,光于乃德,恢及务之大业,昭尔考之弘烈,皇帝降瑞,人神告征,诞惟亮采,师锡朕命。佥曰:尔度克协于虞舜,周率我唐典,敬逊尔位,于戏!天下历数在尔躬,君其袛顺大礼,飨万国以肃天命!
读册已毕,魏王曹丕即受八般大礼,登了帝位。贾诩引大小官僚朝于坛下。改延康元年为黄初元年,国号大魏。丕即传旨,大赦天下。谥父曹操为太祖武皇帝。华歆奏曰:“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汉帝即禅天下,理宜退就藩服。乞服明旨,安置刘氏于何地?言讫,扶帝跪于坛下听旨。丕降旨封帝为山阳公,即日便行。华歆按剑指帝,厉声而言曰:“立一帝,废一帝,古之常道今上仁慈,不忍加害,封汝为山阳公。今日便行,非宣召不许入朝!”献帝含泪拜谢,上马而去,坛下军民等见之,伤感不已。丕谓群臣曰:“舜、禹之事朕方知矣!”群臣皆高呼“万岁!”
......
——摘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22 15:2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4.司马炎废曹奂
且说蜀汉后主刘禅投降曹魏后不久,司马昭忽然中风不语,次日,病危,后不久以手指太子司马炎而死。
安葬已毕,炎昭贾允,裴秀入宫见曰:“曹操曾云,若天命在吾,吾其为周文王乎?果有此事否?”允曰:“操世受汉禄,恐人议论篡逆之名,故出此言。乃明教曹丕为天子也?炎曰:“孤父王比曹操何如?”允曰?操虽功盖华夏,下民畏其威而不怀其德。子丕继业,差役甚重,东西驱驰未有宁岁。后我宣王、景王累建大功,布恩施德,天下归心久已。文王并吞西蜀,功盖寰宇,又岂操之可比乎?”炎曰:“曹丕尚绍汉统,孤岂不可绍魏统耶?”贾允,裴秀二人再拜而奏曰:“殿下正当法曹丕绍汉故事,复筑受禅坛,布告天下,以即大位。炎大喜,次日带剑入内。
此时魏主曹奂连日不曾设朝,心神恍惚,举止失措。炎直入后宫,奂慌下御榻而迎。炎坐毕,问曰:“魏之天下,谁之为也?”奂曰:“皆晋王父祖之赐耳”炎笑曰:“吾观陛下,文之不能论道,武之不能经邦。何不让有才德者居之?”奂大惊,噤不能言。旁有黄门侍郎张节大喝曰:“晋王之言差矣!昔日魏武祖皇帝,动荡西除,南征北讨,非容易德此天下,今天子有德无罪,何故让与人耶?”炎大怒曰:“此社稷乃大汉之社稷也。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自立魏王,篡夺汉室。吾祖父三世辅魏,得天下者,非曹氏之能,实司马氏之力也,四海皆知。吾今日岂不堪绍魏之天下乎?”节又曰:“欲行此事,是篡国之贼也!”炎大怒曰:“吾与汉家报仇,有何不可?”叱武士将张节乱瓜打死于殿下。奂泣泪跪告,炎起身下殿而去。奂为贾允、裴秀曰:“事已急矣,如之奈何?”允曰:“天数尽矣,陛下不可逆天,当照汉献帝故事,重修受禅坛,具大礼,禅位与晋王。上合天心,下顺民情,陛下可保无虞矣。”奂从之,遂令贾允筑受禅坛。以十二月甲子日奂亲捧传国玉玺立于坛上,大会文武。请晋王司马炎登坛,授与大礼。奂下坛。具公服立于班首,炎端坐于坛上。贾允、裴秀列于左右,持剑令曹奂再拜服地听命。允曰:“自汉建安二十五年,魏受汉禅,已经四十五年矣,今天禄永终,天命在晋。司马氏功德弥隆,极天际地,可即皇帝正位,以绍魏统,封汝为陈留王,出就金庸城居止,当时启程,非宣诏不许进京。”奂泣谢而去。太傅司马孚哭拜于奂前曰:“臣身为魏臣,终不背魏也。”炎见孚如此,封孚为安平王,孚不受而退。是日,文武百官再拜于坛下,山呼万岁。炎绍魏统,国号大晋,改元为泰始元年,大赦天下。魏遂亡......!
——摘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5-22 15:3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当中到底谁是君谁是虎啊?

叶绿不够用


发贴: 237
2018-05-24 13:2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中间的事情如果用当今社会的:“钥匙”、“面子”、“票”来解释这里面一个坏人都没有啊,都是好人啊,“他们干的坏事用的不是自己的票啊”,哈哈......!至于谁用了谁的“面子”,谁用了谁的“钥匙”,谁用了谁的“票”,谁用了谁的“菜”就不用详细的讲了!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2:0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伴君如伴虎 (bàn jūn rú bàn hǔ)是个成语,解释:陪伴君王像陪伴老虎一样,随时有杀身之祸。指大人物喜怒无常,横生祸端。
多为贬义,也可为中性。广泛用于君臣之间,也被借来形容官场、职场上下级之间的类似关系。反映了权力与人性的负面关系,至权能放大人性的丑恶面。

在《三国演义》里,几乎所有中国文化都是扭曲的,在在战争年代所有伦理道德几乎都是假的,战争要的只有武力,战斗力,在《三国演义》里亲情不重要,文化不重要,忠和奸不重要,只有生存才重要,最重要的只有兵,将,武器,粮草,和战争的结局。
在无休止的战争的年代里,争夺地盘的意义就是争夺民心,只要老百姓拥护你,你就是王。“有枪便是草头王”是错的,就比如杨奉,和董承救过皇帝,后来由于看不惯曹操而投了袁术;再后来,平了袁术后落草当了山大王,再再最后,还被刘皇叔诱杀了。他有枪有兵还救过驾,连草头王都没当上啊!怨人吗?只能怨那个时代。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胜利都是暂时的,一天的胜利不代表永远的胜利,今天夺得的地盘,很可能过些天就是别人的地盘,为了争夺地盘死的人,谁都不知有多少价值,付出的生命和智慧有多大价值,只有在战争最终胜利才知道。没有了兵,没有粮草,没有了部队生存都无法保障,随时都可能有灭顶之灾,谁会去考虑文化,伦理道德。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2:1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在中国古代,皇帝被尊为帝王,万物之主,一国之君。讲皇帝身体不好,要说:“龙体欠安”,讲皇帝高兴要说:“龙颜大悦”,皇帝被尊为龙,被尊为天子。如果把皇帝说成是虎,纯粹是贬义的,因为皇帝太凶残,比如商纣王时期,很多大臣都被皇帝无缘无故找借口杀掉了,老百姓把皇帝比喻成容易伤人的老虎。说皇帝只会害人,不会恩泽天下。到了三国里这皇帝变成了什么?不是龙,也不是虎,变成了权臣的人质,变成了没有权利的傀儡,不能恩泽天下,也不会害人,只能任人摆布,谁想杀就揪出来杀几个,在大臣的眼中又是一种精神上的象征。这就是文化的错位。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2 12:29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2:2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大名顶顶的曹操,在年轻的时候做的事还算可圈可点,平过“黄巾军”,刺杀过董卓,发檄文,举义兵,平袁术,救过驾......也做了些好事,那么为什么到后来越来越坏呢,越来越缺德,甚至于和皇帝结了梁子(从衣带昭以后,曹操和汉朝皇帝较上劲了)呵呵,两个人几乎不共戴天了。这就怨人了,曹操身边的谋事都是些马屁精,看着皇帝年幼无知,没有权势,都去溜须曹丞相,结果曹操就不知道身边还有个皇帝在,以为汉献帝是他们家的远方亲戚,来他们家度假来的,哈哈!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2:3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先不说曹操了,再说下刘备,刘皇叔。
1.三顾茅庐
刘备很仰慕诸葛亮的才干,想请他帮助自己一统天下。一天,三人来到隆中,但诸葛亮不在,他们只好失望而归.回到新野,刘备听说诸葛亮回来了,叫人立即备马.到了草屋,书童说诸葛亮被人请走了。三人怏怏而回.时间过得很快,刘备打算三访诸葛亮.三人第三次来到隆中,离草屋还有半里多地,刘备便下马步行.这时,诸葛亮在午睡,为了不打扰他,刘备恭敬地在台阶下等候。张飞见了,很生气想放火,但并没有,诸葛亮醒来,见刘备三顾茅庐,诚心诚意,便答应与其共图大业。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3:2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2.刘备与徐庶
一日,玄德忽见市上一人,葛巾布袍,皂绦乌履长歌而行,歌曰:“天地反覆兮,火欲殂;大厦将崩兮,一木难扶。山谷有贤兮,欲投明主;明主求贤兮,却不知吾。”
玄德闻歌,暗思:“此人莫非水镜所言伏龙,凤雏乎?”遂下马相见,邀入县衙。问其姓名,答曰:“某乃颖上人也,姓单名福。久闻使君纳士招贤,欲来投托,未敢辄造,故行歌于市,以动尊听耳!”玄德大喜,待为上宾。一日,单福见玄德所乘之马,曰:“此非的卢马乎?此虽千里马,却只妨主,不可乘之也。”玄德曰:“已应矣。”遂具言跃缠溪之事。福曰:“此乃救主,非妨主也,终必妨一 主,某有一法可禳!”玄德曰:“愿闻禳法”福曰:“公意中有仇怨之人,可将此马赐之。待妨过了此人,然后乘之,自然无事!”玄德闻言变色曰:“公初至此,不教吾以正道,便教作利己妨人之事,备不敢闻教也!”福笑谢曰:“向闻使君仁德,未敢便言故以此言相试耳!”玄德亦改容起谢曰:“备安能有仁德及人?惟先生教之。”福曰:“吾自颖上而来,闻新野之人歌曰:‘新野牧,刘皇叔;自到此,民丰足!’可见使君之仁德及人也!”玄德乃拜单福为军事,调练本部人马。
......
后单福因母被困于曹营,乃持书见玄德曰:“某本颖川徐庶,字元直为因逃难,更名单福。前闻刘景升招贤纳士,特往见之,及论事方知无用之人,故作书别之。夜至司马水镜庄上,诉说其事,水镜深泽庶不识主,因说:“刘豫州在此,何不事之?庶故做狂歌于市以动使君,幸蒙不弃,即赐重用。争耐老母今为曹操奸计赚至许昌囚禁,将欲加害。老母手书来唤,庶不容不去。非不欲效犬马之劳,以报使君,奈慈亲被执,不得尽力。今当告归,容图后会。”玄德闻言大哭曰:“子母乃天性之亲,元直无以备为念,待与老夫人相见之后,或者再得奉教。”言罢庶拜谢欲行。玄德摆酒送行,庶曰:“今闻老母被囚,虽金波玉液不能下咽矣。”玄德曰:“备闻公将去,如失左右手,虽龙肝凤髓亦不甘味。”二人相对而泣,坐以待旦。
次日,玄德与徐庶并马出城,至长亭,下马相辞。玄德举杯谓徐庶曰:“备分浅缘薄,不能与先生相聚。望先生善事新主,以成功名。”庶泣曰:“某才微智浅,深荷使君重用。今不幸半途而别,实为老母故也。纵使曹操相逼,庶亦终身不设一谋。”诸将无不伤感。玄德不忍相离,送了一程,又送一程。庶辞曰:“不老使君远送,庶就此告别”玄德就马上执庶手曰:“先生此去,天各一方,未知相会在何日!”说罢,泪如雨下。庶亦涕泣,临别又相备荐卧龙之如之何。玄德立马与林畔,看徐庶乘马与随从匆匆而去。玄德哭曰:“元直去矣,吾将奈何?”凝泪而望,却被一树林隔断。玄德以鞭指曰:“吾欲尽伐此处树林。”众问何故。玄德曰:“因阻吾望徐元直之目也。”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3 13:03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4:2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3.刘备白帝城托孤

却说先主刘备在永安宫染病不起,渐渐沉重,至章武三年夏四月,先主自知病入四肢,又哭关、张二弟,其病愈深。两目昏花,厌见侍从之人,乃叱退左右,独卧于龙榻之上,忽然阴风骤起,将灯吹摇,灭而复明,只见灯影之下,二人侍立。先主怒曰:“朕心绪不宁,教汝等且退,何故而来!”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视之,上首乃云长,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惊曰:“二弟原来尚在?”
云长曰:“臣等非人,乃鬼也!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义,皆敕命为神,哥哥与兄弟聚会不远矣。”先主扯定大哭。忽然惊觉,二弟不见。即唤从人问之,时正三更。先主叹曰:“朕不久于人世矣!”遂遣使往成都,请丞相诸葛亮,尚书令李严等,星夜来永安宫,听受遗命。孔明与主次子鲁王刘永,梁王刘理来永安宫见帝,留太子刘禅守成都。
且说,孔明到永安宫,见先主病危,慌忙拜服于龙榻之下。先主传旨,请孔明坐于龙榻之侧,扶其背曰:“朕自得丞相,幸成帝业,何期智识浅陋,不纳丞相之言,自取其败。悔恨成疾,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言讫,泪流满面。孔明亦涕泣曰:“愿陛下善保龙体,以副天下之望!”先主以目遍视,遂传昭诸臣入殿,取纸笔写了遗诏,递与孔明而叹曰:“朕不读书,粗知大略,圣人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本待与卿等同灭曹贼,共扶汉室,不幸中道而别。烦丞相将诏付与太子禅,令勿以为常言。凡事更望丞相教之!””孔明等泣拜与地曰:“愿陛下将息龙体!臣等尽施犬马之劳,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先主命内侍扶起孔明,一手掩泪,一手执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孔明曰:“有何圣谕?”先主泣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孔明听毕,汗流遍体,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言讫,叩头流血。先主又请孔明坐于榻上,唤鲁王刘永,梁王刘理近前,吩咐曰:“尔等皆计朕言,朕亡之后,尔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言罢,遂命二王同拜孔明。二王拜毕,孔明曰:“臣虽肝脑涂地,安能报知遇之恩也!”先主谓众官曰:“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负朕望。”又嘱赵云曰:“朕与卿于患难之中,相从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别,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觑吾子,勿负朕言!”云泣拜曰:“臣敢不效犬马之劳?”先主又谓众官曰:“卿等众官,朕不能一一分嘱,愿皆自爱,”言毕,驾崩,寿六十三岁,时章武三年夏四月二十四日也。

刘备临死之前对国家的眷恋之情,和多家人的眷恋之情让人感动,国家还有没有完成统一,太子刘禅又不能担当重任,刘备感觉自己死后大汉江山落在谁的手里已经很难说了,蜀国的大将也所剩不多了,把自己对生活的无限眷恋和对国家以后的无限希望都寄托在丞相诸葛亮身上,希望孔明在有生之年能让蜀国强大起来,至少不应该让蜀国落到别的国家手里。真的是情真意切,令人感动。
......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3 13:02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5: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4.诸葛亮上出师表
且说,曹叡因一道檄文将司马懿削职回乡,命曹休总督雍、凉军马。曹叡又驾回洛阳。细作探知此事,报知川中,孔明闻之大喜曰:“吾欲伐魏久矣,奈有司马懿总督雍、凉之兵。今即中计遭贬,吾有何忧?”次日,后主早朝,大会官僚,孔明出班上《出师表》一到,表曰: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罢蔽,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望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食,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得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之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以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和穆,忧劣所得也,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恒、灵也!侍中、上书、长史、参军。此悉贞亮死节之臣也,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虑,恐付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将帅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攮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复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咎,以彰其慢。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后主览表曰:“相父南征,远涉艰难;方始回都,坐未安席,今欲北征,恐劳神思。”孔明曰:“臣受先帝托孤之重,夙夜未尝有怠,今南方已平,可无内顾之忧,不就此时讨贼恢复中原,更待何时?”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3 14:38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5: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看了周瑜指挥的赤壁之战,陆逊指挥的火烧连营的夷陵之战就会知道,吴国是利用智慧来治理天下;看了诸葛亮的出师表和刘备托孤遗诏的人就会知道蜀国是用感情治天下;看了曹操杀皇后,曹操征西凉,曹操征乌恒,曹操征袁绍,曹操征刘表,曹操征吕布,曹操征张秀,还有赤壁之战等就知曹操以武治天下,要是曹操不动武力他就不叫魏武帝了。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2 15:30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5:4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对于蜀汉来说,皇帝是老虎吗?回答是否定的:不是老虎。皇帝不祸害人,而且礼贤下士,爱民如子。
关云长为了兄长的家眷,千里走单骑,过无关展六将,为报曹丞相知遇知恩斩颜良,诛文丑,降汉不降曹,后来华荣道还放曹操一命。这都是讲的感情的故事。
刘皇叔,为了为义弟报仇,豁出了身家性命。
诸葛亮为了报刘备知遇之恩,火烧赤壁,七擒孟获,六出岐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刘备是恩威天下。不是靠江湖义气。
如果有人说蜀国靠的是江湖义气,那真是闲扯蛋,没看懂三国。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2 17:0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再看看司马氏怎样治天下?
1.司马懿斩曹爽
却说,司马懿闻曹爽同弟曹羲,曹训,曹彦并心腹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等及御林军,随魏王曹芳,出城竭明帝墓,就去畋猎。司马懿大喜,即列省中,令司徒高柔,假以节钺行大将军事,先据曹爽营,又令太仆王观行中领军事,据曹羲营。司马懿引旧官入后宫奏郭太后,言爽背先帝托孤之恩,奸邪乱国,其罪当废。郭太后大惊曰:“天子在外,如知奈何?”司马懿曰:“臣有奏天子之表,诛奸臣之计。太后勿忧。”太后惧怕,只得从之。司马懿令太尉蒋济,尚书令司马孚,一同写表,遣黄门赍出城外,径至帝前申奏。司马懿自引大军据武库。
却说曹爽正飞鹰走犬之际,忽报城内有变,太傅有表。爽大惊,几乎落马黄门官捧表跪于天子之前,爽接表拆之,令近臣读之。表略曰:“征西大都督,太傅臣司马懿诚惶诚恐,顿首谨表,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与秦王及臣等,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今大将军曹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典,内则jianni,外专威权,以黄门张当为都监,专共交关,看察至尊,侯伺神器,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畏惧;此非先帝诏,陛下及嘱臣之本意也。臣虽朽迈,敢忘往言?太尉臣济。尚书令孚等。皆以爽为有无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卫,奏永宁宫,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辄敕主者及黄门令,罢爽,羲,训等训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架。敢有稽留,便以军法从事。臣辄力疾将兵,屯于落水浮桥,伺察非常。谨此上闻,伏干圣听。”魏主曹芳听毕,乃唤曹爽曰:“太傅之言若此,卿如何裁处?”爽手足失措,回顾二弟曰:“为之奈何?”羲曰:“劣弟亦曾谏兄,兄执迷不听,执有今日。司马懿诡诈无比,孔明尚不能胜。况我兄弟乎?”不如自缚见之,以免一死。”言未毕,参军辛敞,司马鲁芝到。爽问之,二人告曰:“城中把得铁桶相似,太傅引兵屯于落水浮桥,势将不可复归。宜早定大计。正言间,司农桓范骤马而至,谓爽曰:“太傅已变,将军何不请天子幸许都,调外兵以讨司马懿耶?”爽曰:“吾等全家皆在城中,岂可投他处求援?”范曰:“匹夫临难,尚欲望活!今主公身随天子,号令天下,谁敢不应?”岂可自投死地乎?爽闻言不决,惟流涕而已。范曰:“此去许都,不过中宿,城中粮草,足支数载。今主公别营兵马,近在南阙南,呼之即至,大司马之印某将在此,主公可急行,迟则休矣!”爽曰:“多官勿太催逼,待吾细细思之。少倾,侍中许允,尚书陈泰至。二人告曰:“太傅只为将军权重,不过要削去兵权,别无他意。将军可早归城中。”爽默然不语。又只见殿中校尉引大目到,目曰:“太傅指落水为誓,并无他意,有蒋太尉书在此。将军可削去兵权,早归相府。爽信为良言。桓范又告曰:“事急矣,休听而就死地!”
是夜,曹爽意不能决,乃把剑在手,嗟叹寻思;自黄昏流泪到晓,终是狐疑不定。桓范入帐催之曰:“主公思虑一昼夜,何尚不能决?”爽zheng剑而叹曰:“我不起兵,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范大哭,出账曰:“曹子丹以智谋自矜!今兄弟三人,真月豕犊耳!”痛哭不已,许允、陈泰令爽先纳印绶与司马懿。爽令将印送去,主簿杨综扯住印绶而哭曰:“主公今日舍兵权自缚去降,不免东市受戮也!”爽曰:“太傅必不失信于我。”于是曹爽将印绶与许、陈二人,先赍与司马懿。众军见无将印尽皆四散,爽手下只有数骑官僚。到浮桥时,司马懿传令,教曹爽兄弟三人,且回私宅,余皆发监,听候敕旨。”爽等入城时,并无一人侍从。于是司马懿请驾拔营入洛阳。曹爽兄弟三人回家之后,司马懿用大锁锁门,令居民八百户围住其宅,曹爽心中忧闷。羲谓爽曰:“今家中乏粮,兄可作书与太傅借粮。如肯以粮借我,必无相害之心。”爽乃作书令人持去。司马懿览毕,遂遣人送粮一百斛,运至曹爽府内。爽大喜曰:“司马公本无害我之心也!”遂不以为忧。原来司马懿先将黄门张当捉下狱中问罪。当曰:“非我一人,更有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等五人,同谋簒逆。”司马懿取了张当供词,却捉何晏等勘问明白,皆称三月间欲反。司马懿用长枷钉了。城门守将司蕃告曰:“桓范矫诏出城,口称太傅谋反。”司马懿曰:“诬人反情,抵罪反坐。”亦将桓范等皆下狱,然后押曹爽兄弟三人并一干人犯,皆斩于市曹,灭其三族,其家产财物,尽抄入库。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3 13:05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3 11:1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曹操以打猎为名把汉献帝骗出去,让献帝射箭,实际上是 故意给献帝难看,让大臣们知道所谓的汉朝皇帝(汉献帝)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只是仰仗着曹丞相的势力苟且偷生而矣。实际是为以后专权探路,看看曹操身迎群臣的呼喝有没有人反对,要是有人反对,就要先排除异己,要是没有人反对就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大汉江山先告一段落了,汉朝皇帝让他跟着凑凑热闹就得了。按我们理解,这司马懿早就看不惯曹操的所作所为了。在曹操在世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来,一是司马懿多少还是感恩曹操的恩惠,不管曹操对皇帝做事怎样过分,他终究是司马氏家族的衣食父母,司马氏家族还要在曹操的地盘里混生活呢。再者说曹操对皇帝态度不好,大部分都事出又因,同样是大汉臣民的刘备和孙权不但没管过皇帝,还经常和曹操对着干,在这样的复杂的情况下,让曹操对汉献帝和颜悦色,也很是难为曹操(因为有老刘家的人和曹操对着干)。
所以,司马懿在曹操在世时没有做什么动作,到了曹爽专权的时候,司马懿已经忍无可忍了。司马懿暗地里琢磨:你们姓曹的会专权,以为我们姓司马的不会吗?难道天下只有你曹操会动武吗?......所以司马懿也先那曹爽开刀,看看大臣们的反映,有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同时也是为以后司马炎称帝探路。......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3 12:5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2.司马昭杀曹髦
时魏甘露五年夏四月,司马昭带剑上殿,髦起迎之。群臣皆奏曰:“大将军功德巍巍,合为晋公,加九锡。”髦低头不答。昭历声曰:“吾父子兄弟三人有大功于魏,今为晋公德母不宜耶?”髦乃曰:“敢不从命?”昭曰:“《潜龙诗》视吾等如鳅鳝,是何礼也?”髦不能答。昭冷笑下殿,众官凛然。髦归后宫召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三人,入内计议。髦泣曰:“司马昭将怀篡逆,人所共知!朕不能坐受废辱,卿等可助朕讨之!”王经奏曰:“不可,昔鲁昭公不忍季氏,败走失国,今重权已归司马氏久矣,内外公卿,不顾顺逆之理,阿附奸贼,非一人也。且陛下宿卫寡弱,无用命之人。陛下若不隐忍,祸莫大焉。且宜缓图,不可造次。”髦曰:“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朕意已决,便死何惧!”言讫,即入告太后。王沈、王业谓王经曰:“事已急矣,我等不可自取灭族之祸,当往司马公府下出首,以免一死。!”经大怒曰:“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敢怀二心乎?”王沈、王业见王经不从,径自往报司马昭去了。少顷,魏主曹髦出内,令护卫焦伯,聚集殿中宿卫苍头,宫僮三百余人,鼓噪而去。髦仗剑升辇,叱左右径出南阙,王经伏于辇前,大哭而谏曰:“今陛下领数百人伐昭,是驱羊而入虎口耳,空死无益,臣非惜命,实见事不可行也!”髦曰:“吾君已行,卿无阻挡。”遂往云龙门而来。
只见贾充戎服乘马,左有成倅,右有成济,引数千铁甲禁兵,呐喊杀来。髦仗剑大喊曰:“吾乃天子也!汝等突入宫廷欲弑君耶?”禁兵见了曹髦,皆不敢动。贾充呼成济曰:“司马公养你何用?正为你今日事也!济乃绰戟在手,回顾充曰:“当杀耶?”“当缚也?””充曰:“司马公有令:只要死的。”成济拈戟直奔辇前。髦大喝一声曰:“匹夫敢无礼乎?”言未讫,被成济一戟刺中前胸。撞出辇来,再一戟,刃从背上透出。死于辇旁。焦伯挺枪来迎,被成济一戟刺死。众皆逃走,王经随后赶来。大骂贾充曰:“逆贼安敢弑君耶?”充大怒,叱左右缚定,报知司马昭。昭入内,见髦已死,乃佯做大惊状,以头撞辇而哭,令人报知各大臣。
时太傅司马孚入内,见髦尸,首枕其股而哭曰:“弑陛下者,臣之罪也!”遂将髦尸用棺椁盛贮,停于偏殿之西。昭入殿中,召群臣会议,群臣皆至,独有尚书仆射陈泰不至。昭令泰之舅尚书荀yi 召之,泰大哭曰:“论者以泰比舅,令舅实不如泰也。”乃披麻戴孝而入,哭拜于灵前。昭亦佯哭而问曰:“今日之事,何法处之?”泰曰:“独展贾充,少可以谢天下耳。”昭沉吟良久,又问曰:“再思其次”泰曰:“惟有进于此者,不知其次。”诏曰:‘成济大逆不道,可剮之,灭其三族。’济大骂昭曰:“非我之罪,是贾充传汝之命!”昭令先割其舌,济至死叫屈不绝。弟成倅亦斩于市,尽灭三族。昭又使人收王经全家下狱。王经正在廷尉厅母下,忽见缚其母至,经叩头大哭曰:“不孝子累及慈母矣!”母大笑曰:“人谁不死?正恐不得死所耳!以此为命,何恨之有!”次日,王经全家皆押赴东市,王经母子含笑受刑,满城士庶,无不垂泪。
太傅司马孚请以王礼葬曹髦,昭许之。贾充等劝司马昭受魏禅,即天子位,昭曰:“昔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故圣人称之为至德。魏武帝不肯受禅于汉,犹吾不肯受禅于魏也。”贾充等闻言,已知司马昭留意于司马炎矣,遂不复劝进。
是年六月司马昭立常到乡公曹璜为帝,改元景元元年,璜改名为奂,名景召,奂封昭为相国,晋公,赐钱十万,绢十万匹。其文武百官,各有封赏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edited on 2018-06-03 13:01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3 14: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3.司马师废曹芳
却说,司马昭从铁笼山解围后,班师回到洛阳,与兄司马师专制朝权,群臣莫敢不服。魏主曹芳每见师入朝,战栗不已,如针刺背,一日,芳设朝,见师带剑上殿,慌忙下榻迎之。师笑曰:“岂有君迎臣之礼也?请陛下稳便。”须臾,群臣奏事,司马师惧自剖断,并不启奏魏主,少时朝退,师昂然下殿,乘车出内,前遮后拥,不下数千人马。芳退入内殿,顾左右只有三人,乃太常夏侯玄,中书令李丰,光禄大夫张缉,缉乃张皇后之父,曹芳之皇丈也。芳叱退近侍。同三人至密室商议。芳执张缉三人之手而哭曰:“司马师视朕如小儿,觑百官如草芥,社稷早晚必归此人矣!”言讫大哭,李丰曰:“陛下勿忧,臣虽不才,愿以陛下之明昭,聚四方之英杰以剿次贼。”夏侯玄奏曰:“臣叔夏侯霸降蜀,因司马兄弟害故耳,今若剿除此贼,臣叔必回也。臣乃国家旧戚,安敢坐视奸贼乱国?愿同奉诏讨之。”芳曰:“但恐不能耳。”三人哭奏曰:“臣等誓当同心灭贼,以报陛下!”芳脱下龙凤汗衫咬破指头,写了血诏,授与张缉,乃嘱曰:“朕祖武皇帝诛董承,盖为机事不密也。卿等须谨细,勿泄于外。”丰曰:“陛下何出此不利之言?臣等非董承之辈,司马师安比武祖也?陛下勿怀疑。”三人辞出,至东华门左侧,正见司马师带剑而来,从者数百人,皆持兵器。三人立于道旁,师问曰:“汝三人退朝何迟?”李丰曰:“圣上在内廷观书,我三人侍读故耳。”师曰:“所看何书?”丰曰:“乃夏、商、周三代之书也。”师曰:“上见此书,问何故事?”丰曰:“天子所问伊尹扶商、周公摄政之事,我等皆奏曰:“今司马大将军,即伊尹、周公也!”师冷笑曰:“汝等岂将我比伊尹、周公?其心实指我为王莽、董卓!”三人皆曰:“我等皆将军门下之人,安敢如此?”师大怒曰:“汝等乃口谀之人!适间与天子在密室中所哭何事?”三人曰:“实无此状。”师叱曰:“汝三人泪眼尚红,如何抵赖?”夏侯玄知事已泄,乃厉声大骂曰:“吾等所哭者,为汝威震其主,将谋篡逆耳!”师大怒,叱武士捉夏侯玄,玄瑄拳裸袖,径往击司马师。却被武士擒住。师令将各人搜检,于张缉身上搜出一龙凤汗衫,上有血字,左右呈与司马师,师视之,乃密诏也。诏曰:“司马师弟兄共持大权,将图篡逆,所行诏制,皆非朕意。各部官兵将士,可同仗忠义,讨灭贼臣,匡扶社稷。功成之日,重加爵赏。”司马师看毕,勃然大怒曰:“原来汝等正欲谋害吾兄弟!情理难容!”遂令将三人腰斩于市,灭其三族,三人骂不绝口。比临东市中,牙齿尽被打落,各人含糊数骂而死。
师直入后宫,魏主曹芳正与张皇后商议此事,皇后曰:“内廷耳目多,倘事泄漏,必累妾矣”正言间,忽见师入,皇后大惊。师按剑谓芳曰:“臣父立陛下为君,功德不在周公之下,臣事陛下,亦与伊尹、周公何别乎?今反以恩为仇,以功为过,欲欲二、三小臣,谋害臣兄弟,何也?”芳曰:“朕无此心。”师袖中取出汗衫,掷之于地曰:“此谁人所作耶?”芳魂飞天外,魄散九霄,战栗而答曰:“此皆为他人所逼故也,朕岂敢兴此心?”师曰:“妄诬大臣造反,当加何罪?”
芳跪告曰:“朕合有罪,望大将军恕之!”师曰:“陛下请起。国法未可废也。”乃指张皇后曰:“此是张缉之女,理当除之!”芳大哭求免,师不从,叱左右将张皇后捉出,至东华门内,用白练绞死。
次日,司马师大会群臣曰:“今主上荒淫无道,亵近娼优,听信谗言,闭塞贤路,其罪甚于汉之昌邑,不能主天下。吾谨按伊尹、霍光之法,别立新君,以保社稷,以安天下,如何?”众皆应曰:“大将军行伊、霍之事,所谓应天顺人,谁敢违命?”师遂同多官入永宁宫,奏闻太后。太后曰:“大将军欲立何人为君?”师曰:“臣观彭城王曹据,聪明仁孝,可以为天下之主。”太后曰:“彭城王乃老身之叔,今立为君,我何以当之?今有高贵乡公曹髦,乃文皇帝之孙,此人温恭克让,可以立之。卿等大臣,从长计议。”一人奏曰:“太后之言是也。便可立之。”众视之,乃司马师之叔司马孚也。师遂遣使往召高贵乡公,请太后升太极殿,召芳责之曰:“汝荒淫无度,亵近娼优,不可承天下,当纳下玺绶,复齐王之爵,目下起程,非宣召不可入朝。”芳泣拜太后,乘王车大哭而去。只有数员忠义之臣,含泪送别。
......——引自《三国演义》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03 14:3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司马氏家族,从头到尾废了曹氏三个皇帝,从曹操开始算,曹丕,曹叡,曹芳,曹髦,一直到曹奂司马氏辅佐曹氏六个朝代,曹氏辅佐汉朝刘氏只有一个朝代,废了汉朝一个皇帝,谁忠谁奸怎样来评价,这段不足一百年的时间里,中国出了十五个皇帝(不包括后来追封的皇帝)
(东吴从孙权称帝,到孙皓降晋,共传四帝;蜀汉从刘备称帝到刘禅降魏共传两帝;大汉从灵帝禅位,到献帝共传三帝,曹魏从曹丕称帝,到曹奂降晋,共传五帝。大晋实际坐皇帝只有一帝),在短短九十年时间里出现了十五个皇帝,中间被废立的太子就不提了,可见当时国家有多乱,权利的竞争有多激烈。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27 21:0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十五帝如果不算司马炎,算上袁术,也是十五帝。因为司马炎是大晋皇帝,不应该算在三国里面。袁术这皇帝,当是当了,但是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人 承认,只有两年时间就一命呜呼了,不但历史不承认,连老百姓也没有人承认袁术是皇帝。这里面太复杂,姑且算他十五帝吧,要是算上后追封的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曹操等等共计有二十帝了,哈哈,没有那么算的,后追认的人家生前没做皇帝,怎么能说人家和皇帝争皇帝位了,如果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是皇帝,那曹丕,曹睿,曹芳,曹髦,曹奂是什么官职呢?如果曹操是皇帝,那汉献帝是什么官职呢?如果献帝早就禅位于曹操,那汉献帝后来禅位与曹丕又是怎么回事呢?

疯狂的馒头


发贴: 3302
2018-06-30 15:4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董卓专权
却说卓自进京后,先废了少帝立了献帝,又退了十八路诸侯,聚文武于朝唐商议迁都,卓曰:“汉东都洛阳,二百余年,气数已衰,吾观旺气实在长安,吾欲奉驾西性,汝等各宜促装。”司徒杨彪曰:“关中残破零落,今无故捐庙宇弃皇陵。恐百姓惊动,天下动之易,安之难。望丞相鉴察。”卓怒曰:“汝阻国家大计耶?”太慰黄琬曰:“杨司徒之言是也,往者王莽篡逆,更始赤眉之时,焚烧长安,尽为瓦砾之地,更兼人民流移,百无一二。今弃宫室而就荒地,非所宜也。”卓曰:“关东贼起,天下播乱。长安有崤函之险,更近陇右,木石砖瓦,克日克办,宫室营造,不须余月。汝等再休乱言。”司徒荀爽谏曰:“丞相欲迁都,百姓骚动不宁矣。”卓大怒曰:“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即日罢杨彪、黄琬、荀爽为庶民。
卓出上车,只见二人望车而揖,视之,乃尚书周宓,城门校尉伍琼也。卓问有何事,毖曰:“今闻丞相欲迁都长安,故来谏耳。”卓大怒曰:“我始出听你两个,保用袁绍。今绍已反,是汝等一党!”叱武士推出都门斩首。遂下令迁都,限来日便行。李儒曰:“今钱粮缺少,洛阳富户极多,可籍没入官。但是袁绍等门下,杀其宗党而超其家资,必得巨万。”卓即差铁骑五千,便行捉拿洛阳富户,共数千家,插旗头上大书“反臣乱当”尽展于城外,取其金资,李觉,郭汜尽犯驱洛阳之民数百万口,前赴长安。每百姓一队,间军一队,互相拖押。死于沟壑者,不可胜数。又纵军士淫人妻女,夺人粮食。啼哭之声,震动天地。如有行得迟者,背后三千军催督,军手持白刃,于路杀人。卓临行,教诸门放火。焚烧居民房屋,并放火烧宗庙宫府。南北两宫,火焰相接,长乐宫廷尽为焦土。又差吕布发掘先皇及后妃陵寝,取其金宝。军士乘势掘官、民坟冢殆尽。董卓装载金珠缎匹好物数千余车,劫了天子并后妃等,望长安去了。
却说,董卓到了长安不久听说十八路诸侯已开始自相残杀,孙坚已死,自此愈加骄横,自号”尚父“,出入僭天子仪仗,封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侄董璜为侍中,总领禁军。董氏宗族,不问长幼,皆封列侯。离长安二百五十里,别筑郿坞,役民夫二十五万筑之。其城郭高下厚薄一如长安,内盖宫室,仓库囤积二十年粮食。选民间少年美女八百人实其中,金玉,彩帛,珍珠堆积不知其数。家属都住在内。卓往来长安,或半月一回,或一月一回,公卿皆候送于横门之外。卓常设帐于路,与公卿居聚饮,一日,卓出横门,百官皆送,卓留宴,适北地招安降卒数百人到。卓即命于座前,或断其足,或凿其眼,或割其舌,或以大锅煮之。哀号之声震天,百官战栗失箸,卓饮食谈笑自若。


go to first page go to previous page  1   2   3  go to next page go to last page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9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