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灯光与照明设计 » 灯光沙龙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城市照明美学的理性遐思
草莓设计


发贴: 215



2014-01-21 14:3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城市照明美学的理性遐思

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传播学殿堂级人物M.麦克卢汉提出了“媒介即人的延伸”这一匪夷所思的论点,一语道破技术之于人类的深层关系所在。灯光,作为现代都市有机组成部分,裹挟着照明技术的华丽外衣,为每一个生活其间的人们演绎着绮丽多姿的梦。“城市·居民·灯光”赛事的十年生命力源于其深刻的现实文化语境,当我们执着于探讨城市照明该身居何处时,以冷静的视角将“城市”、“人”、“光”三者重新置于时代坐标下加以观照,收获到的远不止一个答案而已。何崴,作为本次大赛评委会成员,凭借评判者固有的独立与审慎,秉持学者特有的冷静与理性,于冥思遐想中带您细细咀嚼“城市·居民·灯光”的哲学意味。



O:OBJECT中文版《境》

H:何崴



以人为本,核心价值十年不变

O:对于大奖的意义,大家也都是不言而知的。您作为评审来看,“城市·居民·光”大赛的评判标准是否会预示着城市照明领域新的态度与看法,与以往大赛的获奖作品相比较,今年有何不同?有哪些新的着眼点和亮点?

H:其实,大赛评价的标准没有大的变化。查阅资料我们发现,大赛至今已经走过了大概十年的历程,一直以来大赛自身的核心价值观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其实,仅从大赛的命名就能够看出端倪,the city·people·light·awards,核心词就是city、people、light。“人”、“城市”和“光”,这三个要素在整个奖项的评选过程中存在一种组合关系,或者说是一种内在的逻辑。人,首先是第一位。城市,居中。光,虽然排在最后,同时也是奖项的焦点之一。城市,是为人的城市。城市中的光可以为城市增添特色或是为城市带来活力。反之,光以城市为载体从而为人服务。所以说,大赛始终围绕着“人”、“城市”和“光”这个三个元素为核心价值观。因此,我并不认为由于本次大赛的颁奖地点设在广东就因此有什么不同之处,这一点从其评价标准的连续性也不难看出。这点也应该是成熟的奖项所应该具备的条件,而非“因人而变,因事而变”,具有相对稳定或是持久的价值评定标准。



见微知著,中小城市唱主角

O:纵观十年来的获奖城市,我们不难发现,其中大型城市并不多见。可能今年的首尔规模相对较大以外,很多都是中小城市。通过获奖,可能是城市未来发展的一种激励,甚至对于一些小城市而言,由于灯光照明的加入一度促进了夜晚城市的活跃度和冬季旅游经济的发展。

H:这一点你说的特别正确。这一奖项首先以城市作为报奖主体,而非设计师或是某一产品生产商。那么我想,在技术层面上讲,中小城市或非超大城市相对更加容易操作这一事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一奖项的发起人是法国的LUCI协会(Lighting Urban Community International),带有欧洲此类协会的某种共性,即更加关注人文性和城市整体性的历史。例如城市的历史、人文,包括城市与历史文脉之间的种种关系等。同时,由于欧洲城市发展至今,从工业革命到现代主义,经历了上百年的历史,已经过了“高速城市化”这样一种历程,经过高速发展之后,所以很多项目都会在中小型城市或是大型城市的特定区域产生,因此也就给人留一下印象,认为这些奖项不是在大型城市中诞生。



我觉得这更像是历史阶段使然,随着近几年的发展,出现亚洲的一些城市来申报这一奖项,城市规模一直都在发生改变。正如刚才所提到的首尔,相对来说算是一个大都市,但是其获奖项目只是区域性的照明工程。



O: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首尔应该是第二次获奖,在之前的清溪川以及今年的围绕城市河流的汉江项目。

H:所以说,对于这样的评奖项目来讲,从操作层面上来讲,如果是一个大型城市的完整照明规划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然后去报奖,我觉得可能不太现实。像这样的大城市,它肯定会是某一个城市发展的片段。从之前的首尔清溪川到现在的汉江沿岸照明项目,都是大的城市发展规划的一部分。包括本次的日内瓦获奖项目,也是城市大型区域其中的一块儿。这些项目在报奖和技术层面相对容易操作,这是我的个人理解。

独立与融合,关注评委真实所在

O:目前,在建筑设计领域存在大大小小多种奖项,例如阿卡汉奖的评奖规则要求每一位评委先进行现场参观再来打分,最终得出一个评论。请问您作为本次大赛的评委会的成员,如何能够在没有深入现场去亲身感受的情况下,怎么样去判定其是否真正对城市有益,具有人文关怀并带给居民以归属感?

H:当然,评判最直观的方法当然是进入现场去。就我所知,诸如阿卡汉奖要求评委身临现场亲自感受的奖项还有很多,但是受制于多种条件,不可能实现每一位评委都能够到现场去。因此,很多奖项都会要求每一个项目至少要有超过一人以上的评委到现场去,对作品形成一种判断。这一奖项之所以没有采取亲临现场的方式,大概和预算有一定关系。



对于没有深入现场的评委如何进行评判,往往是通过影像资料,包括图片、动态视频等。文字的描述可以帮助评委对其真实性、理念以及诸多的技术指标。对于这一奖项也不例外,大赛对于报奖条和报奖内容等都有相关规定,其中文字性的论述有着严格的规定,要从哪几个方面来体现奖项的核心价值观。比如,参赛项目自身与城市是否具有关联性,项目的实施属于一次性完成或是阶段性追加以及经济投入的数额等等。同时,对于评委会也制定了严格的评选标准。例如总体效果如何,传递何种概念,完成度如何,经济投入是否合理以及提交材料是否翔实、完整,设计团队的合理程度等一系列细化的要求,能够充分体现奖项的价值观,帮助有经验的评委评判参赛作品好坏。



此外,灯光的评判与建筑评判相比有所不同。建筑设计类奖项单从本身形态、人文情怀等做出判断还稍显容易,这一奖项突出灯光与城市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有时间轴在其中产生作用,单纯就某一瞬间评委身临现场也只是一部分。我想,目前的评奖规则当然有其自身局限性,但是一系列评价制度的保证,能够尽可能地让所有的参赛作品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进行比评,评委也能够相对进行客观评判。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机制值得一提,它并不是所有评委看到项目就给出评论这样一种“背对背”的评奖形式。评委可以依据详细的打分表,进行充分的讨论,而在这一过程中,评委们的各种观点也就透明化地表露出来。第二部分,再进行具体的打分,而非凭借笼统的概念评价作品。这样一来,准确度相对更高。



O:如何在评选打分过程中来评判人的因素?刚刚您也提到时间轴的概念,评选材料中会掺杂进去大量的理念的成分,回归奖项本身,人将处于怎样的核心位置?

H:您所提的问题非常好,直指本质。对于任何评奖而言,只要不是机器评判,都会牵涉到主观性问题,会有评委个人经历和喜好等因素的影响,但这也正是评委的魅力所在和价值所在。其实在评委的选择上可以通过一些途径,使得评判既具有主观性有能够去主观性。



首先,应注重评委的组成和评委背景的多元性。本次大赛评委包括职业建筑师、服务于城市的规划师和建筑师、照明设计师、主攻城市经济领域的专家、媒体评论者及教育工作者等不同职业层面。从国度上来看,有主要来自亚欧不同国家,具有不同文化传统的评委参与进来。即使是欧洲评委也不是单一的文化传承,有像来自法国、荷兰、西班牙等南欧、东欧的评委。因为评委的组成并非单一的,他们的评判标准就会出现多元性和相对客观性。这和一些建筑评奖有所不同,建筑评奖往往以职业建筑师来作为评委,评价标准相对统一。这样,既有人的因素又能将人的因素降至最低,减少偏差出现的第一个方法。



第二个方法,引入公开讨论的机制。评判过程中,首先会提前半个月将作品发给评委,而非评奖当天只是凭借瞬间的感觉,这就是与国内诸多评奖的不同之处。对于这一奖项,评委会提前半个月对所有作品的整个资料进行详读,无论是影视资料或是文字资料,评委据此形成详细的判断。评选过程中,加之评委的多轮讨论,特别是对于有争议的作品,评委彼此要再次商讨。例如,同一项目有些评委打分特别高,而另一些则打分特别低,大赛组织者就会要求评委拿出作品再次进行讨论。当评分原因公开之后,理由的成立性以及不成立性就会变得容易判断。我想,主要利用这些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



O:我想说的另外一个“人”的因素是指城市照明项目对于人的这种惠及,“城市·居民·灯光”中人的因素是怎样体现的?

H:首先,大部分评委一般具有十年以上的从业经历,通过材料是能够与之前的经验产生一种对应。对于项目的一些做法所可能引发的对城市、对人的作用是能够做出一定的判断的。这也没什么忌讳,经验使然。其次,从作品所提供的资料中,评委也能够有一定的判断。就像中国古语“相由心生”一样,项目的规模、概念、理念都可以透过材料给评委一种明示或暗示。这一过程中,评委可以大致判断出一定的方向,细微之处的偏差也无法百分百的去除。



O:您也提到说,“城市·居民·光”评委组的六名成员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立足点,它更像是一个共享的平台。但是处于不同的专业领域和文化背景之下,大家的共识和分歧点分别体现在哪些方面?

H:共识更多地体现在专业方面,评委组的六名成员中,五名都是职业设计和一名来自经济领域的专家。大家的共识在于看项目是否能够打动你,从大的评选结果来看,基本上是一致的。项目从美的角度和张力的角度,对于城市贡献的角度以及对于人的回馈的角度,作为职业设计师,无论是东西方基本看法都是一致的,这也许是现代经济信息全球化的一种必然结果。



不同,一个在于文化背景的差异,对同一件事物的判断会产生偏差。例如,对于地标建筑,东方评委会觉得很有意思。而欧洲评委会因为过于强化地标建筑本身而将其从城市中孤立出来加以呈现,会觉得有一些失望和遗憾。为什么不去把地标建筑与人的尺度向关联,希望在两者之间架构起一座桥梁,而东方设计师会更多地去理解它。还有就是对于色彩以及大量彩光照明的评判标准也会出现很大的不同。比如,中国评委会认为彩光的使用应谨慎,因为目前中国建筑的彩光使用已经泛滥,带来一系列困扰,应该加以警惕。西方评委就会认为使用彩光挺好,这就与大的社会环境、灯光使用手法的不同有一定的关系。在西方,这种大面积使用彩光的情况很少,反而会认为产生一些很有趣的视觉张力和特殊的视觉效果。对于彩色光的使用,西方评委抱着一种欢迎、喜悦的态度,而我们就会以一种谨慎的态度。我想,这也是不同之处。



朴实祥和,触碰人心的力量

O:请您就自身的感受出发,就某一个对您的触动比较大的案子或是城市,跟大家分享一下。通过大赛提交的材料,当您看过之后眼前所出现的一副景象从而产生怎样的判断?

H:当然会有,这当然也是职业设计师必需具备的职业素质之一。我们之前所说的空间想象能力,无外乎就是把一些影响资料翻译成一种空间的气氛或场景,并以此走出判断。我个人对于三等奖日内瓦项目比较喜欢。项目本身看起来跟简单,使用的手法也并不复杂。也正是这种简单看起来却很平实。作品位于日内瓦旧城区的一个小型广场,远处有一座小型教堂。照明项目采用一些看起来非常平实的设计语汇,但是创造出的空间却让人感觉舒适,功能上当然能够提升区域照明效果,细节上也有细腻的东西。没有过多的渲染手法,看上去很自然。由于我不是一个单纯的照明设计师,因此我会从城市的角度进行判断,会比较喜欢。



对于这一项目,当时其他评委当然会有一些其他意见。职业照明师就会认为,手法上太过简单,可以再丰富一些;而对于我以及另外一位荷兰的建筑设计师来讲,认为其实已经很好。我想,这其实就是有评委个人判断的。



O:近几年,以亚洲城市为主,在城市照明的观念上表现出与欧洲极大的不同。例如郑州的千玺广场,它的照明理念是从地标概念出发的,表现城市经济的发展;您刚才提到的日内瓦的照明项目,能想象出来,营造出一种祥和、宁静的氛围。正如您所说,这是一种“少设计而非不设计”的表现。

H:没错,你所说的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也是我参加本次评选一个最大的感触。目前,欧美国家的城市照明发展阶段和亚洲,尤其是“高速城市化现象”严重的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欧洲经历过“城市化”、“去城市化”和“重新城市化”的过程,目前还是处于重新城市化发展阶段。这些照明项目规模可能比不大,但是会在一种相对局限的照明规模中,加入细腻的设计手法和更人性的处理方式,其目的在于使城市重新焕发作为城市中心的魅力和魔力。他的很多项目都是为了使得城市重新被使用,衰落的区域重新焕发活力,通过照明的方式重新唤醒城区的吸引力,是一种非常明显的现实和现状。中国的现状属于“高速城市化”的现状,同时也具有“去城市化”和“再城市化”的过程,属于非常特殊的一种阶段,但是总体来讲还属于快速城市化的阶段。再加之,心理上由于经济飞速发展所生发出的民族自豪感或是表现经济腾飞的欲望,这一过程美国经历过、欧洲经历过,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目前中国存在这一情况是必然的。其实,评选过程中,我们会和欧洲的评委多次去交流这一事情,他们也非常认可,认为中国确实处于这样一种发展阶段。从中国的两个城市所提交的项目,无论是郑州的还是抚顺的,都属于地标性的建筑。不难看出,地标性建筑受到重视的程度远远大于非地标性的建筑,刚刚提到这是一种历史必然。



同时也能够反映出来东欧和东亚两个地区在灯光照明中不同的认识以及不同的城市发展阶段所呈现出的一种现实状态。中国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他就会用一些彰显力量的发展来成为展现城市的名片。欧洲已经过了“亮肌肉”的时代,他们更多地在于展现“盖住肌肉的衣服”的一种优雅状态。我们还处于一种“我要让你看出肌肉”的状态,两个都是一种历史必然,都无可厚非。



O:本次大赛中,评委对于中国送选的郑州千玺广场和抚顺的生命之环有着怎样的评价?

H:综合看来,大部分评委对于郑州千玺广场的项目持肯定态度,否则也不会得到最佳提名奖。其实很多时候也是在比较的过程中来呈现它最终的位置。它之所以没有进入前三名,主要由于名额有限,能够获得特别提名是一种肯定。



如果想要走得更远,我想在设计手法上更加细腻一些会更好。虽然说,在地标建筑中能够保持一种相对的冷静,对于历史的尊敬和作为城市自身内敛的性格,这些都是很好的状态。但是,在提交的材料中,对于细节的描述还不够完整、不太清晰。众多评委也只是看到远景的、宏观的东西,一些细腻的东西还没有看到。还有,它在表达建筑与人的关系上表现的很弱。作为这样庞大的建筑大尺度很难与人的尺度相关联,表现出对人的关怀是有难度存在的。但也正是有难度,如果一大能够表现出来,作品的张力就会来得更加的强烈,这些内容在材料中稍显不足。抚顺的“生命之环”与郑州的千玺广场有类似的方面。抚顺“生命之环”也同样是地标性建筑,对于大的建筑尺度与对人的关系,材料交待不够全面。只是过多地强调了作品的雄伟和城市影响力,过于强硬。看到后,会让人有些不理解和距离感。与之相对应的是,香港的汇丰银行大厦同样是财富的象征但却能够考虑到建筑与民众的关系。我想,无论是在刻意地讨好或者真的是一种人文关怀,但是最终呈现出的结果已经很明显。目前这方面在建筑设计和灯光设计中,都显得不够重视。



O:The City People Light Awards对于获奖城市今后的发展产生哪些影响?比如在城市推广、经济效益等方面。

H:影响一定会有,只是这种经济效益大与小的问题。还有就是,这种经济效益是一种短时间的凸显还是长时间的作用。当然也会利于城市推广,经济效益、文化效益、社会效益等等都会有所影响。拿着个奖项来说,首尔清溪川就是很好的例子,清溪川的成功使得李明博从首尔的市长变为韩国的总统。清溪川的改造成功,使得这里成为首尔年轻人夜晚约会的首选。包括获得2009年“City·People·Light”国际二等奖,杭州的运河照明工程也是很好的例子。从而也引发了“运河夜游”这样一种状态,对于杭州市整个对外的传播起到很大的作用。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一种“城市二元论”的状态。原来,我们比较注意城市白天的状态以及它的吸引力,现在夜晚与白天重要性已经并驾齐驱。甚至说,夜晚的影响力甚至高过白天。奖项的获得只是一种手段,一种评判标准,更重要的是城市灯光照明本身也变得更有意义。“城市·人·灯光”奖的获得对于城市当然是一种荣誉,随着更多的城市参与到这一奖项中来,能够促进城市管理者的重视。



喜悦或反思,照明技术的辩证观

O:从目前的资料的确可以清楚意识到,处于不同历史阶段的东西方城市发展所表现出来的差异性。获得第一名的德国里特贝格这座城市,它的照明项目就会加入对于残障人士的照明考虑。本身,德国就是一个很重视通用化设计的国家,对于人的重视已经达到非常细节化的程度。反观中国,目前还处于经济飞速发展、彰显国力的阶段。日内瓦的国力已经非常领先,它的照明手法属于一种回归性的状态。如果辩证地思考,在当下讲求技术发展和不断创新的外部环境下,日内瓦的这种回归意味着什么?究竟是一种对于技术的制约还是一种新的推进,我们改如何看待?

H:我觉得这一问题依然能够直指本源。我们知道,人类文明的发展受生产工具的影响很深,在任何时期技术的发展都会推动观念的发展和生活的改变。反过来,在我们对技术产生欣喜过后,会呈现出一种回归或是反思。会对技术形成一种新的判断,呈现一种螺旋上升的趋势。也许是对技术的一种热烈的拥抱和赞美,也许是一种重新的审视,或是辩证的否定。我想,这是一种周而复始的规律。对于灯光这一技术,例如LED的技术首先肯定会改变产品,紧接着改变设计的方式和设计的手法,再往前就会改变我们所处的环境以及生活方式。历史的车轮无法阻挡,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相对理性地看待技术发展这一问题。我始终认为,所有的技术是为人而服务的,技术无所谓好坏、对错,只是我们用得是否合理或是在这一历史时期它是否合理。就像人们评价“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我们很难去评价其对与错。只是在当时在批判古典主义之时,“现代主义”一定是先进的。而“后现代主义”的批判与反思,看起来也同样正确。这一事情上,我们只需要将技术看作是一种推动力、手段,不要看作是唯一和目的,很多问题也就容易理解了。



O:正如刚刚提到的“少设计”一样,有一种立场认为技术应该少用或是慎用,用理性的态度去利用技术。技术过度使用也会构成一种障碍和浪费。

H:这一问题同样可以向着哲学方法论的方向进行延伸,提到“少设计”往往会联想到节能的问题。西方很多学者对这一问题的态度很不一样,像你提到的“少设计”能让一部分人感觉到舒适,这更像是一种“返璞归真”,他一定是周而复始的。繁,简。再从简到繁,都会经历这样一种过程。包括现在网上看到的D&G的服装,我们会看到服装、建筑同样会经历这样的过程,灯光同样会经历这样一种过程,这是一种手法的交替。这是视觉设计层面上的东西,“少设计”从节能方面来讲,“少设计”更多地带有东方哲学的思考。我并不是依靠技术的改善达到节能、环保的功效,而是在使用手法上尽量少用。其实,现在东西方的思想在不断地交流。反而国内很多人更多地将东方哲学加以丢弃,强调技术、“唯技术论”,过分追求技术的更新或是光源的更新就一定能够达到节能的效果。我认为,这样太过片面。



O:我觉得“少”往往就是“精”的意思,从技术的研发上,当技术能够做到覆盖面更广一些的时候,必然能够让功能更加地浓缩化,覆盖的强度就越大。我就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现在的东西可以无限延伸。

H:我明白你所传达的意思。其实,任何概念都有其内涵和外延。其内涵越小,外延就会越大。反之也是如此。你的运用手法越简单,那么运用范围就会越广阔,所使用人群就会越多。其实,对于设计而言,这也是辩证的。很多人需要很精准的设计,将你能够想到的或是想不到的都为做到;还有一种就是尽可能的留出空白,设计师少介入,剩下的部分由使用者对其进行完善。我觉得这是两种不同的态度。在东方也有这种现象,有些人会把产品做的非常精致,甚至说看上去毫无瑕疵。这同样是一种设计的态度,也能创造出精品。



O:我试着把它分作两个不同的方面,一个是设计的角度,设计师善用技术和材料将低技的东西转化为充满生命力的作品。另外一种,以西方的技术设计理念为主,就像日内瓦的小广场,其实他所用的材料都非常先进,光效的饱和度也恰到好处。尽管说不是那么的亮,但是效果都到了。

H:我觉得只有回到了我们刚才提高的东西方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的问题,在一个“有无问题”的状态。毋庸置疑,我们正在用一种很强势的姿态在证明“我们有了而且还不错”,西方现在更想传达的是“好与更好”、“有到好”的问题。正如阿玛尼的服装一样,看上去并没有不同,它会对细节和面料更加在意。可能说,我们现在还没能够来得及对细节或是不太重要的部位进行考量。日内瓦项目就是很好的例子,在中国我们就不会花很大的力气去对于小范围区域进行细化,这也与我们国家浩大的工程量有关。中国优秀设计师也不会如此花费精力去做这些不赚钱的项目,而对于欧洲设计师而言,这已经算是大型的项目,当然会投入心血进行设计。



中立协同,恰如其分的商业介入

O:其实,西方起初对于彩色光运用会非常地内敛,而现在萌发新的兴趣和探索。我看到本次德国一等奖作品运用了彩色光,相对于中国的霓虹灯而言,这种手法更具美感。同样是彩色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偏差呢?

H:任何一种新技术的出现会带来产品和设计理念的突破。就像是说我们有了彩色电视机之后一定会舍弃黑白电视机,或者用来怀旧。同样,彩色光源技术的发展一定是正面而非负面的,关键在于如何运用。其实,不用和西方对比,仅在国内对于彩色光的运用就有差别。一方面,这和设计师本身的要求以及自身对于彩色光的理解会有高低之分;另一方面,也有技术的原因。我们经常说彩色光舒服与否,这与色彩的纯度有很大关系。过于纯的彩色光会产生刺眼的感觉,因此大部分情况下设计师会尽可能多选用柔和一些的色彩来改善效果。最后,造成高低之分的原因与节奏控制相关。节奏过大,色彩过生容易让人疲惫。目前,中国彩色照明之所以会出现节奏过快,色彩过生的情况,是由于采取的照明系统不对。国外大多采用DMX512有线照明控制系统,色彩变化会比较柔和、混光会比较细腻。而国内并不采用这一系统。我认为,这还是跟我们目前的认识有关。一方面使用DMX512有线照明控制系统技术,造价会贵一些。其次,技术人员在负责编程过程中,技术也相对复杂。但是,我觉得不难。目前,国内的一些项目也在尝试使用DMX512有线照明控制系统。



O:飞利浦作为本次大赛的协办方,对于这样一种学术色彩浓厚的国际赛事而言,勇于面对外界的一些质疑,一直以来都是大赛的合作伙伴。您觉得对于飞利浦的做法,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思考?

H:我想这是一种成熟商业合作模式和市场经济的体现,任何一件事情都离不开经济的支持。任何一个奖项,都有它一定的商业来源。飞利浦作为协办单位,给予了大赛不止是经济支持,还包括技术等其他方面的支持。但是不管怎样,合作双方都要守住一个学术的底线。经济捐助者是不能够影响学术判断,一旦突破底线带来的就是两败俱伤。从长远角度来讲,也就失去了持续性。评选过程中,大赛组织者并没有给过评委有关飞利浦产品获奖要求的任何明示和暗示。有一部分参赛作品使用了飞利浦的产品,而一部分并没有使用,并且也没有着意以此作为评判标准。整个过程中,评委也是相当独立的。如果说大赛不是公正的、客观的,它也不可能坚持十年。



谈及企业与未来发展之间的关系,国内目前同样在不断探索。例如,今年我们国家提到“协同创新”,包括很多人也提到了"官产学研金融"五位一体,其实都提到了这个事情。所谓“协同创新”就是说同一领域不同单位之间的协同,国家与研究机构的协同,研究机构与企业的协同等。我觉得这是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包括***国家提出的,国家做国家的的事儿,企业做企业的事儿,我觉得这是一种必然。我们不可能说什么都去做,城市本身既是城市管理者又是设计者,同时也是工程安装者。相当于说,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还得是后勤,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太现实的。




考克斯李


发贴: 13
2014-02-18 16:1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分析的很有道理,城市照明关系着中国照明行业的新型发展。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