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灯光与照明设计 » 灯光沙龙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詹庆旋:新锐,经历考验的厚重语汇
睿德lighting


发贴: 58



2013-09-02 20:1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飞利浦新锐照明设计师成长计划,是国内首个为照明设计师度身打造的综合性学习和交流的平台,旨在帮助年轻设计师全面提升专业能力,进一步拓展事业空间。中国建筑照明泰斗——詹庆旋教授,受邀参加此次活动,用他丰富的人生经历为学员们展开了一堂特殊的照明授课。在他和蔼亲近的谈吐中,我们看到了一位照明设计师的坚韧与执着,也看到了一位执教者的担当和对照明事业的期望。



O:OBJECT中文版

Z:詹庆旋





O:先请您谈谈对“飞利浦新锐照明设计师成长计划-梦想讲台” 感觉吧?

Z:很有创意,意图也很好,对中国的设计师而言是一个难得的契机。

虽然国内照明设计从业者有一定规模,但大部分都不是照明专业出身,有关照明的基础知识、设计素养还都有所欠缺。真正在业务、职业素养、敬业精神等方面都很出色的照明设计师还只占少数。所以这种培训就很有必要(即“飞利浦新锐照明设计师成长计划”,以下均为“新锐计划”)。也希望有更多的照明设计师能够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



正视自己的短板

O:有人认为,与国外相比,国内照明设计师缺乏完善的、系统的教育环境,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跨界思考照明设计的必要性,在哪里?

Z:在教育系统上,人们还是有误区的。国外的照明设计也处在起步阶段,最近几年的欧洲才有学校开设照明课程,系统也并非完善。但是在设计理念和思想上,也许对方走在我们前面,所以就需要国内设计师们做自我提高的努力。

关于跨界思考设计,的确很有必要。照明不是单一学科,需要跟许多学科结合,相互联系。美国帕森斯学院有开设这门课程,但偏重艺术。老一辈的照明设计师是学舞台照明出身,比如法国的照明设计师RogerNarboni。但他们(老一辈的照明设计师)本身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年轻人则不同,刚刚毕业,又来自不同的专业,对照明设计并没有很全面的了解,基础也比较薄弱。现在的照明技术越来越复杂,以LED的应用为例,虽然一直在宣传优势,但颜色的处理仍是瓶颈,所以白炽灯依然很有优势,很受欢迎。单就这一领域而言,颜色偏移会涉及色度学的知识,生产过程中还会涉及到化学知识,如果照明设计师缺少相关的基础知识,应用就无从谈起。学艺术的欠缺技术,做技术的缺乏艺术素养,所以,要做好照明设计,在掌握专业知识的同时,还要深入多领域学科,要博识。建筑师也如此,一个建筑师会在学校接收系统的教育,学习多门功课,但国内的照明设计师却没有正规的学校培训,这是目前国内照明设计的软肋之一。



O:国内外照明设计师的发展有何不同?

Z:国外方面,照明设计师会跟设计事务所有紧密的合作关系,相互间也很有默契,所以会跟建筑一并进入中国。室内设计则是另一种体制,但不冲突。照明是建筑师实现想法的手段,中国的照明设计师,水平还有待提高。从另一方面来说,建筑设计师也没有体会到照明设计师在整个建筑设计过程中的作用,所以照明设计师的取费曾经因此受到影响。随着环境的好转,照明设计的取费被逐渐认同,但没有统一的标准。这很关键,它反映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照明设计师赖以生存的价值在哪里?这是国内外设计师面临的共同问题。所以我并不赞同国内用资格认证作为衡量照明设计师的标准,因为它并没有把照明设计师的实际水平和照明设计的实际价值体现出来,其衡量是很片面的。



O:几乎所有的国外建筑师在演讲时都会讲到“the reason of the building”,一定找到之所以那样设计的原因所在,国内却没有追求“为什么”。照明设计的情况如何?需要照明设计师做怎样的训练和提升?

Z:照明设计也是如此。它本身会涉及很多方面,包括很重要的内容,即设计的初衷和目的,同时,光污染的问题,还有周围住宅对光的接受度等等,都应该在照明设计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照明设计师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刚毕业,至少要用五年的时间积累、沉淀,但总在同一个岗位做重复的业务也不可取,必须要做不同的项目,从策划到跟业主交流,到跟其他专业沟通,去现场调试,要参与各个环节,这些能力很重要,必须掌握,然后再谈独立设计。这对国内的设计师而言,是必须的训练和自我提升。



O:DOMUS正在拍一个大型纪录片,主要反映中国设计师的生存现状,里面提到了大项目辐射出的问题。但值得欣慰的是,我们也看到了年轻一代建筑师的新锐和不同,他们不去盲从做大项目,而是把方向放在有文化底蕴并可以形成探讨的小建筑上。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做大建筑的设计师们正在努力追求平衡,会回头研究本土的文化内涵,回归一些小尺度的建筑。

Z:目前,中国有些青年建筑师很有能力,很厉害,可以做高层,比如马岩松,设计了加拿大的“梦露大厦”、鄂尔多斯博物馆,等。但也看到一些特别的年轻建筑师,他们避开了外在环境的影响,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不是追求财富名利,只是单纯地专注于自我方向的研究,肯坚持,也很脚踏实地(比如王硕),这对整个行业而言是件好事,相信他们会做出成绩来的。

但是,照明行业与之相比还有差距,照明是新生领域,建筑师转照明的不多,有建筑基础的照明设计师也不多。照明设计师避不开外在环境因素的存在。总体来说,照明设计师的业务基础更差。所以,培训是主要的。至于新锐,我对加上某一个名衔的概念持保留态度。名目是次要的,但是有必要对设计师们在观念和方法上做正确的引导。



在奔跑时切忌顾此失彼

O:虽然有人对SOM等跨国型的建筑设计公司抱有看法,在个性化上,所谓的实验性的东西也会弱化。可是不得不承认,他们在对技术的研究层面是走在前沿的。但在中国,这可能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Z:没错。中国的建筑数量是全世界最多的,但是缺少精致,很多业主在设计上就不会给予配合。大牌的国外设计事务所虽然会收取很高费用,但是,以SOM为例,他们会拿出一部分费用,请各方面的专家参与设计,把环节精细化,把分工精细化。比如打样,概念和实际是有差异的,设计师设计的图形是否能够成为实物,需要经过这一环节进行验证。我们看到SOM这一类的设计公司做出来的作品很精致,在技术、构造、艺术上也很讲究。国内的设计公司曾经也有专门放大样的师傅(我年轻的时候也接触过),技术也很精湛,跟国外相比毫不逊色。可是现在却没有了,原因就是在高速发展的过程里,省掉了必要的环节。



O:欧洲一些盛产设计师的国家,也经历过快速发展的时期,但是没有像中国这样的高速。这或许跟教育有关,我们之所以在建筑学科上跟西方会有差距,是因为我们放弃了技艺传承的延续性思考,这在现今的教育里几乎找不到。突然有机会接触西方的教育,自身教育里的优势就全盘否定,很矛盾。但是在挪威和日本,我们会看到曾经中国也有过的“师徒”的工作关系,很负责也很亲密,大家都能保持在一个很好的系统上,不断进步。但是现今,我们恰恰缺失了这一部分,甚至中医里的师徒关系也在面临崩散,您如何看到这个问题?

Z:这很复杂,不是只言片语就能道明、就能解决的。就教育形式而言,早期,我们师从梁思成先生,我毕业留校任教,参加教师聚会,是由老教师带着新教师,每人做一道菜,大家像家庭聚会式地聚在一起,很温馨。梁先生也经常让学生到他家里去,聊天探讨,师生关系很亲密。可是现在,因为发展得太快,这样的环境被忽视,关系被生疏。

就教育内容而言,张鎛、张开济这一代设计师,水平非常高。当年参加国庆工程时,照明,塑灯,都是由中央工艺美院的【辛晓鹏、何景腾】这一代老设计师设计的(有的已经过世了)。顶棚的满天星斗是照明需要,葵花花瓣是镀金、透空的,每一个花瓣后面有灯照出来,中间也有照明,但不挡光,这样葵花的金色就比较亮;中间的红五星也有光芒,光芒两端有小灯,效果就很闪亮,制作非常精致。这些就是工艺美院做的,他们没有专门学过照明,也不是照明设计师,可是做出来的作品在技术和专业上都很完美。

人民大会堂在短短的十个月时间内就建成了,很不可思议。业主的思想高度是关键,人民大会堂的水天一色,就是周总理提出来的。虽然现在也有城市说要在最短时间内建出最高建筑,但是听上去总有些匪夷所思。

第三就是教育思想,那时的设计思想很活跃,制造水平也很高,人民大会堂至今放在世界建筑范畴看,也是令人称赞的。可是,为什么现在我们面对的却是对国内建筑声不绝耳的诟病?面对的是与世界设计师的差距?为什么走出去的设计师就能站在另一个的高度上?这很值得思考。



O:的确。那么回到“新锐”这个话题,到底新锐的年龄该如何界定?在国外,一些已过不惑之年的设计师会认为自己还非常年轻,可是在国内,大部分人的观念里,不惑之年要么是功名成就,要么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而提起“新锐”,好像在把参与者的年龄过分地向年轻化推进,比如选秀。同时,年轻的设计师也在寻找捷径希望能一跃而上。

Z:还是归结为浮躁吧。在清华,人才济济,提教授很不易。我提教授是在特殊时期,一些我们的老师都没有提为教授,那么作为后生晚辈,更不可能有机会。但是现在,有一些同行的外校,为了增加教授比例、争取更高的发言权、申请项目等等,教师很年轻就提为教授了,而非真正从学识、成果来考量。这在照明设计行业也避免不了,很矛盾。比如做城市景观照明,一些照明公司可能会为了解决生存去迎合业主,而非从设计本身去思考,抛开了做好设计的想法,结果可想而知。真正独立的有性格的设计师(比如齐洪海),很少。大环境也不利于年轻设计师的成长,这更需要设计师自己对当下进行反思。



O:那么,飞利浦的“新锐计划”,在您看来,对设计师的意义是什么?

Z:人才培养。以灯具厂为例,非常缺少灯具设计人才,一个好的灯具产品的出现,是化学、材料、机械、电气、光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的综合结果。可是企业没有耐心培养新人,希望越快越好;年轻人又急于成长,在企业里看不到希望,结果就是频繁跳槽,这是双方的损失。要培养一个设计师,至少需要5-10年的时间让其成长。可是当下的社会环境相对过去而言,更浮躁,年轻人面临的诱惑和压力也更多,很难促成年轻人踏踏实实地做研究,企业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在这种形势下,飞利浦的“新锐计划”很适时,是品牌和设计师沟通与合作的重要纽带,站在企业角度看,在开发好的产品、建立销售渠道、长远发展方面,是一条很好的途径;也是年轻设计师的一次提升,对双方而言都是一次成长。至于培训方式,看实际操作;效果,交给时间。但是,在这些年轻人里,将来肯定会有优秀的照明设计师脱颖而出。



融会贯通,是提升的手段

O:照明设计师自身应该保持怎样的训练和进化?

Z:很多。一方面,技术要过硬,照明本身的技能和其他学科的知识必须掌握,包括设计对象(建筑、城市等),这是构建对话的基础,否则做照明就会举步维艰。另一方面,要理解设计对象,知道如何表现设计对象。我曾经参与过照明比赛的评审,发现有良莠不齐的现象,所以良好的艺术修养也是必须具备的。



O:中国独立照明设计师在中国的境遇如何?

Z:因人而异。个人的发展目标不同,境遇也会有所不同。总体情况还是比较艰巨的。所以,对独立照明设计师的要求会更高,既要业务过硬,还要能跟业主沟通,说服对方;情商还要高,要避免人员的大幅度流动,是多方面的要求。照明行业,人员规模超过四十人在国际上已经是大公司了;通常,规模都不会很大。中国有几家公司在人员规模上接近,但需要独立设计师们有更高的意识,把好质量关。



心态,是行动发生的基础

O:照明设计师的生存空间不容乐观,除了不可抗因素无法改变外,他们自身应该注意什么?或者说,在不断学习和探索方向上,您能给一些建议吗?

Z:首先是心态上,在这次“新锐计划”活动中,主办方让我们讲个人的经历,我提到了“人生漫漫,悠着点,慢着点”的心态,这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在东亚文学论坛上演讲时提出的观点,讲大环境急于求成,正常与非正常的手段都没有被人所指责。但就成长而言,任何事物的成长都不能揠苗助长。当下的社会很浮躁,会看到有些年轻人总跳槽,总埋怨,觉得做基础的工作很枯燥,可是出去游历一圈后发现,还是要耐住性子,静下心踏实做事。所以心态是首先需要解决的。

我一路走来也并非一帆风顺。建筑专业在当年叫建筑物理,研究声、光、热。声,研究音质,解决剧院、音乐厅的听觉效果,解决建筑的隔音防噪;光,研究自然采光(照明被放在电气照明里),解决建筑的窗子开合尺度(属于工业建筑);热,研究外墙维护结构,非人工。就是“热学不是讲空调,声学不是讲电声,采光不是讲照明”。但在做国庆工程设计时,我们却得到很多的锻炼。特别是声学领域,在声学大师马大猷先生的带领下,有很大的进展。但是照明领域没有人负责,领导就分配我来开辟,可是当时的条件有限,没有可参考的资料,国外专门的照明杂志也没有,只有几本建筑杂志和飞利浦早期主办的《International Lighting Review 》。结合这些现有资源,我在1963年写了一本教材——《建筑光学》,其中就讲到照明(也讲到了夜景照明),算是最早把照明引进建筑师的业务和知识范畴里的吧。文革之前,做声学的同学已经有人提职提薪了,但是我没有,可是依然要保持好的心态,继续研究。所以心态上要稳重踏实,耐得住寂寞。
其次,要参与实践。在参加中央主楼的复建时,我在工地待了一年多,收获很大。做后厅时,没有富裕的材料,做车孔板时,每个孔都是师傅挨个儿钻出来的,师傅会教制作方法,从中学到很多实际的知识。也领会到,一个建筑师要真正参与实际操作才会有进步。

文革期间,参与编制采光标准,做采光计算方法的研究时,想引进英国的高压钠灯用来测光度量,但受资金限制,只好自己动手做。由清华的参照系拉陶瓷的发光管,我的老师有会做木工的,就自己做钢筋骨架,做了一个直径三米的石膏空心球(当时计量科学院也只有一个直径两米的),因为直径越大测量越精确。我当时用雷达架子改造出了一个自转的灯具测量仪。文革期间有幸做了这两件事。所以,参与实践是一个设计师的必修课,特别是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克服困难,实现目标,是设计师成长中必须要面对的挑战,经历过后,才能对行业和自身有更深刻的认识。

第三就是要坚持。成长会经历坎坷,但要集中精力做下去,坚持不懈地努力,才有机会发展。在这方面就不能“悠着点,慢着点”,不能放松,也不能自弃,更不能自怨自艾。



综合,是最好的管理

O:道路照明作为照明设计的一部分,国内外的区别体现在哪方面?

Z:中国很分散,各做各的,没有统一的规范。美国就很综合,做出的方案也是综合的。以纽约市为例,他的交通运输局,除公园外,道路,修路,公交系统,照明,绿化,全权负责,所以规划很协调。有独立的城市照明管理办法,细则完善;对灯具的种类、尺度有具体规定;相关资料清晰齐全,不需要做多余的设计。这样就便于管理,也很有秩序。



O:那么道路照明的设计,国内外的差异又体现在哪方面?

Z:观念的不同。曾经有段时间,路灯有很多样式,但是现在遇到了这样做带来的麻烦,特殊的灯具,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制作,装饰配件就很难再找到相匹配的。但是香港则不同,只选定一家灯具公司,配件、准备、维修都简单易行,管理方便。路灯不需要花哨。1999年,悉尼市在城市发展规划中就对路灯有明确的认识,主张城市照明的装饰不在于路灯,而是城市的景观、建筑、植物等等,路灯要尽可能的消失,颜色要简洁,形式要简单,不要抢眼。国内却主张抢眼,没有在灯景区分上做足功课。



有所选择有所坚持

O:专业间的配合现在应该比原来有所改善吧?

Z:要看情况。有配合,也有排斥。早期做王府井项目的室外照明设计时,我采用的都是成品灯,园林设计方就很排斥,他们喜欢在景观里立特殊的灯,我很反对。因为在景观里立灯,未必会好看,即使好看,在资金有限、时间仓促的条件下做出来的,不见得很成熟,持续性值得考量。而欧洲有名的灯具厂做出的设计,在曲线上、发光体的搭配上,都是经过反反复复的实验得出的结果。所以做照明设计,正确的要坚持,对设计公司的领导者而言是挑战。出发点,责任心,目标,会影响他们在与业主沟通时的立场,有的就轻易放弃了正确的坚持。所以要有度,也要有选择性。能够把多方面的关系处理好,对照明设计师在思想修为上也是一种要求,希望他们在这方面也能够成长起来,尤其在商品社会里,这也是面临的挑战之一。那么在飞利浦“新锐计划”的培训里,也应该渗透这一部分内容,标准可以定得更高一些。



O:谈谈您对照明设计行业的期望吧?

Z:希望照明设计师通过培训能够有所提高,不仅能得到业主的认可,也能得到建筑师的认可。如果单单为迎合业主而设计,是做不出好设计的,毕竟业主的观点带有片面性。设计师还是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图,而多数的业主还是很配合的,天津文化中心的项目做得就很好,很协调。



“新锐计划”还可以做得更好

O:您对新锐计划有什么建议?

Z:各种方式,目的都是在提高照明设计师的水平。在欧洲,比如阿丽萨斯,由有经验的设计师带领,到瑞典的小村,有一两个礼拜的时间做真正的实物操作,做小的景观照明。但是在国内,因为在输出和社会需求方面有所顾虑,正规大学在照明设计方面的培训比较少,也许将来民营学校会有开设照明设计专业的可能性。

但是飞利浦可以承担这个任务,不一定非常正统,但可以结合阿丽萨斯的培训方式,整合资源,请有经验的设计师来讲课,做短期培训。毕竟飞利浦在行业内很有经验,也有条件基础;在各地做照明设计的人才有一定规模,自身也有培训,在中国成都也建立了基地,具备在小景点和实地操作结合的能力。所以,可以把水平再提升一个高度,再系统些;同时也要保持年轻人的热情度。如果这个机制建立的话,对飞利浦而言,是长期发展的储备力量,同时也帮助青年设计师与飞利浦建立起亲密的发展关系,双方是互赢长存的,希望这个活动可以做得更好。



后记:

八月,正值暑期,虽然空气中弥漫着酷暑的闷热和粘稠,但清华大学的校园里一早就蜂涌进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在人们专注于校园里的建筑和风景时,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从容地骑着自行车从他们身边经过。人们很难猜到这位老者已年逾八十,也更难想象到,这位泰然自若的耄耋老人竟是新中国照明设计领域的开拓者——詹庆旋教授。在采访中,詹老颇为骄傲地说:“今年,我进清华整六十年。”我们从中不难看出一个开疆扩土者对事业的倾注与执着,也不难体会在颐养天年之时,仍在为照明设计事业奔波努力下,对照明设计发展的全心热爱与期翼,这不禁令人感慨,心生敬畏。



冯友兰先生曾经在赠金岳霖先生米寿对联时,互言:“何止于米,相期以茶”,或许,这正是许多学者们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与自我要求的体现。而在詹老身上,也让年轻人更形象地体会到了其中的深刻含义。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