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建筑史论坛 » 象牙塔内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面对千城一貌的尴尬--阮仪三访谈录   [精华]
melany


发贴: 0



2000-05-21 10:1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编辑帖子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摘自李辉、应红编著《世纪之问--来自知识界的声音》,大象出版社,
ISBN 7534723302
在这部著作中,李辉、应红与王元化、邵燕祥、王晓明、朱学勤、陈思和、
林贤治等人就“五.四”精神、现代化、人文传统等问题展开对话,学界中
人尖锐的思想锋芒直刺问题的积弊,叩问下世纪的未来,读来大有斩获,
思想上的启迪将令你深省。
汉林书城(www.hanlin.com)推荐)

面对千城一貌的尴尬--阮仪三访谈录

问:整个二十世纪,中国在文化方面面临着很多问题,其中一个很
大的问题就是城市文化的保护。建筑是一个城市的灵魂,也是一个国家、
民族文化的集中反映。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到来,随着越来越多有识之士的
呼吁,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重要性日益凸现出来。你多年来致力于建筑学
研究和城镇的保护工作,我想听一听你的意见。你认为,中国当前在城市
建设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阮仪三(以下简称阮):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们的意识问
题,包括领导的、知识分子的、青年学生的和老百姓的意识。他们认为保
护古城、古建筑就是保护“落后”,而现代化只能是高楼大厦。其实古城
保护非但没有抵触现代化,相反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织部分。只有尊重
历史和传统,现代化才会有更坚实的基础。我们有些人对现代化的理解是
肤浅的,难道现代化非得是千篇一律的“钢筋水泥丛林”吗?

问:看到今天城市中一座座大同小异,不仅难看有的还是怪里怪气的
建筑在不断地拔地而起,我一直有个疑问,造成这种局面的是因为我们中
国建筑师的文化修养、设计观念和设计水平问题呢,还是另有原因?

阮:当然有这些因素,但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有很多建筑
师,包括学建筑的青年学生,他们根本不愿意静下来认真思考和研究设计
方案,有些设计师简单地画画图,几十万元就能拿到手了,但出来的是个
豆腐渣他也不管,只管把房子盖起来就行了。这里面就有一个利益驱动在
中间。

问:看来对于他们来说还不是观念问题,他们是懂的。

阮:他们当然懂的。他们知道一样的东西,如果认真做是要花好多时
间的。到上海外滩的老房子去看看,那些老房子当年是不可能一年设计出
一座来的。但现在的建筑一个月要设计几十座,这怎么可能会有自己的风
格?只能是你套我、我套你,你抄袭我、我抄袭你。现在用计算机做设计
太容易了,很多东西摆在一起,抄吧,要国际饭店的顶,要和平饭店的窗
子,要什么建筑的底座,切切割割就拼凑成了。他们没有理解建筑是艺
术,是由色彩、平面等很多技术问题组成的。而我们今天的设计对内在的
东西考虑得很肤浅。

问:难怪现在的中国,从小县城到大城市,建筑都是千篇一律,形成
了“千城一貌”,毫无风格和特色可言。

阮:的确这样。从东北到西南,从高原到海滨,建筑都是一个模式。
我到拉萨站在布达拉宫一看,全城这几年建了很多新房子,全是平顶建
筑,颜色全是南方的色彩,奶油色、咖啡色、湖绿色。其实西藏由于受高
原气候和藏传佛教文化的影响,传统建筑上的特点是非常鲜明的,即色彩
十分强烈,是由红、黄、黑、绛、金、白等色彩组合在一起的。窗是黑
的,墙由于高寒都很厚,布达拉宫的墙有两米厚。这种建筑上的风格是由
于民族、宗教、文化诸种因素造成的。可是现在的建筑这些因素都不考虑
了。所以我说过,中国现在是“千城一貌,万屋一面”。然而在这些方面
欧洲国家就做得比我们好得多。他们的城市和建筑包括许多现代城市和建
筑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法国的幽雅,德国的精巧,全能体现出来,北欧
的色彩深,越往南越淡,北欧的是红屋顶,往南的是灰色屋顶,再南面就
是白色的了,非常清楚,让人一下就能看出来。为什么?因为它们继承和
体现了各自独特的文化和传统。但今天的中国却是从南到北一个样。其实
过去不是这样的,比如苏州和扬州,虽然离得很近,但是它们两地的厅堂
建筑有十分明显的区别,扬州的厅堂既有北方之拙又有南方之秀,而苏州
的厅堂则是典型的南方水乡风格。

问:为了城镇保护工作,这些年里你已经走遍了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
了吧?

阮:跑了有上百个城市吧。我在六十年代初,跟我的老师董鉴泓做
《中国城市史》,当时就跑了很多城市,每年假期全在外面,今年东北,
明年西北。当时中国的城市真是漂亮,多式多样,很多的城市都是完整
的,山西那一带城市都没有被破坏,比平遥更漂亮的城市还很多,可惜后
来都拆了。

问: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就立志要做中国城镇的保护工作,做
中国名城的守护人?

阮:是的。当时正好八十年代,北京几位老先生在搞世界文化名城,
我跟着他们工作。他们说:你多做一点具体工作,看一看怎么弄法。这
样,大中小城市我都搞了,同时也亲眼看到江南水乡轻工业的兴起,对水
乡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有些地方一天就毁了,拆房填河,修马路,这样
做是不行的。当时先发展起来的地区都这样做了,而远离交通干线、不发
达的地区做得慢一点。记得我1984年、1985年去周庄时还十分不便,从上
海需要走三天,换车换船的。

问:谈到你在古城保护方面的功绩,最著名的就是你“刀下留城救平
遥”的故事,此事在学术界传为美谈。

阮:我六十年代跟着我的老师董鉴泓去过山西平遥,当时的平遥,包
括附近的太谷、介休、榆次、祁县都是非常完整的古城,里面的十字街、
井字街,中间的钟鼓楼等都很完整。基本上是明代的建筑,有的寺庙可以
追溯到宋代,平遥甚至还留存了唐代的寺庙。但是到八十年代再去看时,
就破坏得差不多了,有的城已经完全没有了。1980年时我带了一些学生在
榆次搞总体规划的教学试点,当时平遥的规划做好了,就送到省里去。很
巧,省规划处的处长是我的学生,他给我看了平遥的一个规划图。规划中
把城市的城墙拆掉,然后开了井字大马路,中间的钟鼓楼造了一个圆圈,
圆圈中间是鼓楼,外面一圈是车行道。按照这样一份“破旧立新”的发展
规划,这座中国当时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将在推土机的肆虐下荡然无存。这
时候,推土机已经把平遥古城撕开了一个纵深180米的缺口,100多间明清
建筑被毁,其中28幢有较高的历史价值。我提出了保护古城、建设新城的
主张,但被认为“多此一举”“阻碍建设”而遭到拒绝。于是我赶快回到
同济大学,当时正好放暑假,我就招兵买马,说,你们跟我去那里是要吃
苦的,也没有报酬,但做出的事业是伟大的。当时有30多个学生报了名,
我就挑了最棒的11个,连我一共12个人到了平遥。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作
调查,不久,一份“新旧分开、确保老城、开发新区”的规划编制完毕。
我带了规划只身进京,向当时全国政协的几位老专家陈述自己的意见。在
当时的全国政协城建组组长郑孝燮、文化组组长罗哲文等老专家的呼吁
下,山西省的主要领导同意了这份新规划,要求平遥县的建设照此规划执
行,并马上拨款7万元恢复已遭破坏的古城(据说当时平遥县一年的城建
经费才8万元)。1986年,保护下来的平遥被确定为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
名城。1997年12月,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把平遥古城列为世界文化
遗产。

问:近20年里,由你参与保护的名城除平遥,还有绍兴、商丘、潮
州、雷州、扬州、苏州、安阳、九华山直至上海的外滩、南京路和老城
厢。听说你当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和出了名的制图快手,依你的
水平和名气,你完全可以在建筑设计和规划方面名利双收的,但你却选择
了古城保护这项功名淡泊的事业。能谈谈你为什么那么钟情于这项事业
吗?

阮:我曾看到过这样一篇报道,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巴西1956年
决定在高原上新造一座首都巴西利亚,代替拥挤的老首都里约热内卢。
1960年这座现代化的新城市建成,当时的设计和规划在国际上获得了很高
的评价。但到了八十年代巴西实行双休制的时候,每到周末,巴西利亚的
人就像逃避瘟疫一样离开这座城市,回到里约热内卢,留下一座空城。当
时一家很有影响的报纸做了一个引起轰动的新闻标题:“巴西利亚的人到
哪里去了?回家去了!”这篇报道这样写道:“巴西利亚的人说,他们要
回到老祖母那里去,在昏暗的灯光下,喝一杯自己研磨的热咖啡。”由此
我感到,人是一种有感情的动物,他们需要在环境中体味自己的历史、寻
找生活的记忆、抚摸过去的痕迹,而没有历史和传统的城市是荒漠,是有
感情的人不能忍受的。建筑作为文化、传统的具体载体,就是一种物化的
感情,这种感情从家庭、家乡推及到整个国家、民族。八十年代后,整个
世界建筑界都在反思,现代化对文化遗产的破坏甚至比战争更厉害。这种
错误的倾向不能再继续,城市和建筑也不能再搞纯功利主义。除了要满足
人的生活需要,还要满足人的感情需求。从这个角度而言,保护古城和古
建筑,就是保护民族的历史文化和民族的情感。

问:现在也有这样一种说法,包括不少的领导,他们说应当根据中国
的国情,首先解决老百姓的居住条件和环境问题。保护这些破破烂烂的老
房子,是根本没有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想问题。所以他们认为旧城保护只
是一些知识分子的清谈,而他们拆旧建新才是真正替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
益着想,不知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阮:我也听过不少这种说法。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总的说
来,他们说得不错,为官一任就要解决人民的温饱,这是你的责任。但是
不同对象要不同对待,一般的房子,像那些棚房区当然是要拆的,而对于
有历史价值的房子就应当看到它本身的价值,这与解决老百姓的温饱是不
矛盾的。假如这个地区又要解决温饱,但建筑又有历史价值,那就该用具
体的办法来解决,我们要做人民群众的工作,而不能搞一刀切。比如我们
当时在周庄保护古镇,当地所有的人都是反对的,他们说你们同济大学的
人说这里的房子好,那你们来买吧。我说你?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