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建筑史论坛 » 学术讨论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另外一篇明显不被批准发表的论文:汉濯龙园位置及其有关问题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7 11:2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总之是不知中组部、纪委、公安部或北大党委之类的什么上级机构不让发了,我等于被变相禁止搞学术研究。网上查《中国园林》的审稿早就已经审回,应该是明戏。这个文章跟另外两篇的命运差不多,我想所谓组织的人才之类、以及网络管理的一些胡闹导致的事情已经够麻烦了,还要继续纠缠不休,一些方面总不至于非得长年让我在网上贴论文吧。
仍然是同样的告诫:同行有兴趣可以参考,但后辈里的不要拷贝了去交作业,或改头换面当做自己的论文发表。
按:此文是我的第一篇园林史文章,我本来不搞园林史,只是近年来关禁闭,自己私下没事干学习着胡乱捣糨糊,众所周知我学景观的单位本身有一些学术观点,个人之间也不大一样。这篇文章要说有价值,恐怕只能是一点点关于位置的看法。我边学边步周维权先生研究后尘(周先生的经典著作只是在选择史料上表明了他的看法,没有深入,也不是很明确),把这个问题说清楚点而已。

汉濯龙园位置及其有关问题
摘要:汉濯龙园是后汉时期最重要的宫苑之一。本文依据有关文献,综合有关研究成果,对濯龙园的位置、内容和景观特点等问题进行了一些探讨,认为:汉濯龙园不是象元《河南志》及有关学者根据司马彪记载绘制的地图那样位于夏门大街以西,也不是象冈大路等学者认为的位于洛阳城外,而是位于德阳殿以北、位于现在认为是北宫范围的大地块以内,属于北宫的一部分。由此得出三个推论:第一,汉濯龙园与魏晋北朝华林园在位置上有一定程度上的叠压,其部分自然景观基础骨架,如果林地、水池等也很可能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依托和继承关系;第二,汉明帝时期的洛阳北宫营建规划,即已出现后代魏晋时期的南宫北园布局,这一布局,是后代都城制度有关转变重要的转折点之一;第三,就早期皇家园林的一般性布局问题谈了一点认识。
关键词:汉濯龙园,汉魏洛阳古城,魏晋北朝华林园(芳林园),皇家园林,园林史
Abstract:It was thought that Zhuolongyuan Palace of Ancient Luoyang is the most important royal garden in Estern Han Dynasty. The article dicussed several issues on site, planning and landscape design of the Palace. I drew a different conclusion that it was located in the block of North Palace, which had been the chief palace and the centre of ancient Luoyang City of Estern Han.Then, three conclusion was coming:
1) Another famous royal garden in Chinese history, Hualinyuan Palace of Wei Kingdom, grew on its remain after several decades of war in the end of Han Dynasty, then being the most outstanding garden of the empire for several centuries;
2)the construction of Luoyang North Palace in 60 AD has been an important turning point for the City as a model capital in the evolutionary processes of first transiton in planning history of Chinese Ancent capital cities;
3) some issues on pattern of early royal garden were also discussed.
Keywords: Zhuolongyuan Palace in Eastern Han; Historical City of Luoyang in Han, Jin and North Wei Dynasty; Hualinyuan Palace of Wei Kingdom, Jin and North Wei dynasty; Royal Garden; Garden History
汉濯龙园是后汉洛阳城内最重要的宫苑之一。近几十年来,关于此园的位置,包括园林史学科在内的学术界出现了一些不同的观点。目前,由于考古方面进展尚不充分,尚未形成最终结论。本文拟结合一些文献,对这一问题及相关问题做一点初步探讨。
1、相关背景情况
1.1关于汉濯龙园的主要文献记载
关于濯龙园的文献记载,主要集中在后汉的几种主要史料及其重要注疏之中。首属《东观汉记》。该书的编纂事实上有后汉官方修史的背景,因此其资料有一定权威性质,但现仅存佚本。该书对于汉濯龙园的记载在桓帝纪中:“帝好音乐,善琴笙。立黄老祠北宫濯龙中。”范晔《后汉书》是当前最完整和权威的后汉史料,其中关于濯龙园亦有几处记述,主要集中在桓帝纪、皇后纪、宦者列传和祭祀志中,但位置记载都不够明确。袁宏《后汉纪》关于濯龙园也有一些记载,包括明帝马后时期、章帝时期、桓帝时期等,但也都没有明确的位置信息。其余后汉史料基本类同。
唯一有明确位置信息的,是司马彪《续汉书》。该书本包括纪传、志等,但其纪传部分基本全部散佚,仅诸志因为范书无志,宋代以降两书合刻的缘故,得以保全。《续汉书》也称《续汉志》,其关于濯龙园的记载有多条。其中最要者,也是当前关于濯龙园位置主流意见依据的记载是:“濯龙园,在洛阳西北角也”。
此外,后代的地记和专书如《洛阳图经》、《水经注》、《洛阳伽蓝记》、元《河南志》、清《洛阳县志》等也都有一些关于濯龙园的记载。其中《水经注》只是间接引用了张衡《东京赋》中关于濯龙园的描写,但其引用对于获取郦道元本人以及当时对于濯龙园的位置认识有关信息有一定作用。《洛阳伽蓝记》的记载则集中在城西南崇虚寺条目:“崇虚寺在城西,即汉之濯龙园也。”
另外大多类书如《御览》、《玉海》等,也都有从上述诸书中摘引的记载,多数重复,在此不赘。除去这些见于正史和有关史书、地记的记载外,时人和后代的一些诗赋奏章中,也偶有提到濯龙园相关内容的,下边涉及时再提。
1.2汉魏洛阳古城相关考古发掘研究进展情况
汉魏洛阳古城的考古发掘和相关研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重点探查城垣、城门、绕城阳渠、宫城、城内外主干道路以及包括东周王陵在内的主要建筑遗迹,初步摸清了基本格局;针对城内突出于地面的各类大型建筑遗址,先后发掘了辟雍、灵台、明堂、太学和永宁寺遗迹。第三阶段为1982年至今,主要针对北魏外郭城以及水系、城垣、建春门、太极殿和金镛城,以及大市和白马寺遗址等,确定了古城遗址的范围和形制。目前宫殿建筑考古仅进展到北魏时期。
2、汉濯龙园的位置
2.1目前对汉濯龙园位置的几种认识
2.1.1魏大夏门内西侧说
主要依据是司马彪《续汉书》中的注文记载。以考古界和都城研究方面的一些意见为代表。持此说者包括王仲殊等人。
2.1.2大夏门内东侧、在汉北宫后说
主要依据是司马彪记载及《水经注》记载。以园林史方面的老一辈权威专家周维权、汪菊渊等人为代表。但有关研究未作具体探讨,仅仅属于示意性的判断(图1)。
2.1.3广阳门外西南说
另日本冈大路在关于中国皇家园林的经典著作《中国宫苑史考》中,根据有关文献,认为濯龙园位于广阳门外西南。我国有关园林史学者在一些著作中广为引证,因而也形成类似认识。其原始文献依据为清嘉庆《洛阳县志》和《洛阳伽蓝记》。但此类说法均未从史料学角度处理文献矛盾,一般关于《洛阳伽蓝记》的校注,都倾向于认为其关于濯龙园位置的记载是一种错讹 ,难以成立。
位置  支持者  依据  关注重点  评价及存在问题  备注
魏大夏门内西侧说(见图2)  王仲殊 等,以考古及城市史方面学者为主  司马彪《续汉书》及《后汉书》记载  古城整体布局和都城制度阐述、不在园林位置本身  无实际考古结论支持,是基于道路考古勘探基础上结合文献的推测  是较通行的看法,也是现在洛阳古城复原成果内容之一
大夏门内东侧、在汉北宫后偏西北说  周维权、汪菊渊等古典园林史学者   司马彪《续汉书》及《后汉书》记载  着眼于园林基址,属于示意性质,未结合考洛阳古城古复原资料深入讨论  与洛阳古城复原成果有冲突,但能较好解释汉魏宫城的继承关系  可能导致现行认识的部分改变,即早在后汉洛阳业已完成前宫后园布局
广阳门外西南  冈大路等园林史学者  《洛阳县志》及《洛阳伽蓝记》  着眼于园林基址  未涉及当代文献,以后代地志 、地记为依据  为后代记述错误,不能成立
2.2 关于《洛阳伽蓝记》、嘉庆《洛阳县志》记载与有关后汉史文献矛盾的辨析
仅就后汉诸权威史料记载而言,可以推断晚出的北魏《伽蓝记》和清嘉庆《洛阳县志》关于濯龙园位置的记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
首先,是和《后汉书》中记载的活动有矛盾,很难想象,服务于宫廷的织室会设在城南广阳门外。参考汉长安城的布局即可知,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濯龙园至少是北宫主要宫室的近邻,尤其不可能离开太后居住的永安宫太远;
其次,一些学者依据《汉书•郊祀志》认为濯龙园在郊外,是不成立的。因为郊祀志只是关于郊礼的,并不代表其活动在郊外。有关记载只能说明桓帝是将老子的祭祀视作与郊礼类似的一种仪式;
第三,后汉关于洛阳的诸赋,有关濯龙园的位置信息,凡提到者,在是否位于城内这一点上,都是确定无疑的。
第四,上述后汉诸权威史料中的记载,尽管有关明确的位置信息年代权威性存疑,但在濯龙园是否在城内这一点上,是有充足的明确信息的。
综上,笔者倾向于周祖谟、范祥雍等《伽蓝记》校注学者的观点,即《伽蓝记》记述当为馆阁名称的混淆或传闻错误 ,是有比较大的问题的。但关于《续汉书》中记载是否可取的问题,后文再谈。
2.3从李尤《德阳殿赋》与《东观汉记》等有关记载看濯龙园位置
在濯龙园位置问题上,有关权威史料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差别。对其来源、可靠性的比较研究,事实上将决定对于濯龙园位置的认识,即到底是在洛阳北宫的西北,魏晋北魏金镛城一带,还是在北宫以北、魏晋北魏华林园一带。
作为一般依据的“濯龙园,在洛阳西北角也 ”记载见于《续汉书•桓帝纪》。查周天游《八家后汉书辑注》认为,此条应为注文,笔者现有资源中最早见于唐人主编之《初学记》,未见引于李贤注《后汉书》,若为注文,其注应当不早于此,即李贤所生活的年代 。除此条外,《续汉书》中的另外几条记载,则分别表明了濯龙园紧邻北宫、通北宫、在方位上为北宫一部分的意思。《东观汉记》的校勘本关于濯龙园的记载本无“北宫”二字,系校勘者根据《御览》佚文补足,在版本意义上应该有一定的可靠性。其文意则明确表达了濯龙园通北宫、或在方位上属于北宫一部分的含义。从史料学的角度,两者比较,初步判断两者皆可能成立。
对照一下《东观汉记》早期编纂参与者之一李尤的一篇文字,则似乎可以获得一些非常有益的信息。李尤,后汉和、安、顺帝时人,少以文显,曾任兰台令史。即宫内主管档案、校书和史书编纂的官员,其对宫苑布局关系很显然是了解的。他可能是后汉负责写作歌颂洛阳城市建设的文官之一,留下来不少关于相关赋铭作品,包括洛阳所有十二个城门的铭、德阳殿(两篇)、永安宫、鸿池、上林苑、辟雍、平乐观、东观等。他留下的一篇赋,是关于北宫的主体建筑德阳殿的。据《类聚》引录该赋残篇文如下:
“开三阶而参会,错金银于两楹,入青阳而窥总章,历户牖之所经…。达兰林以西通,中方池而特立,果竹郁茂而蓁蓁,鸿雁佩裔而来集,德阳之北,斯曰濯龙,蒲萄安石,蔓延蒙笼,橘柚含桃,甘果成丛,文曜水,光映煌煌。”
商务印书馆1999年出版之清严氏编纂之《全后汉文》收录此赋文字有细微差别,为“德阳之比,斯曰濯龙”(严氏原编引自《艺文类聚》)。说文:比,密也,即紧邻之意。《周礼》“五家为比”,其较为正式的含义乃是一种基层社会管理尺度,作为空间尺度也有可能,但面积是很小的,故作为主要宫殿的赋原文不大可能是“德阳之比”。2003年出版之《全汉赋评注》称抄录《全后汉文》等书做“北”字。2005年出版之《全汉赋校注》参照《御览》、《类聚》等书亦作“北”字。宋本《艺文类聚》及当代有关版本《艺文类聚》亦从“德阳之北”说。综上,疑商务印书馆1999版《全后汉文》有印刷错误。
尽管按照一般的看法,赋作为文学作品,作为判定细节的依据是不够的,但作为当时的第一手记述,且属于具有颂扬性质、很可能具有官方色彩的公共文献,其中宏观的方位信息显然是可靠的。即濯龙园位于德阳殿北,属于夏门东侧大区块、即王仲殊先生根据道路考古勘探判断为北宫范围(下称北宫区块)的一部分。
另外的一个文献证据是关于后代华林园的。世语:魏武自汉中还洛阳,起建始殿,近汉濯龙祠。今天的研究普遍认为华林园是位于汉魏洛阳故城的北部,即后汉北宫北部的位置上的。建始殿则是华林园偏南的曹魏时期重要宫殿之一。从这条记载,结合《三国志》等书有关记载看,华林园的位置,和濯龙园的位置是有承继关系的。也就是说,汉濯龙园是位于北宫北部的位置上的。
查《汉官典职》、《后汉书》等洛阳城门和各宫门的有关记载,十二个城门之中,兼具宫门功能的,仅有南门平城门,其主官为和宫门一级的屯司马,受宫卫主官节制。其他诸门、包括北边的夏门、毂门皆为普通城门,其主官为门侯,受城防主官节制。这一点,也从侧面说明,北宫并不紧邻城垣,而是有相当的距离。另《宦者列传》等亦记有北宫门门阙以外的有关建设事项。也都说明了,北侧还有一些内容。这些内容,应该就是濯龙园。
根据今天考古发现的有关研究看,汉洛阳城北侧是类似于汉长安城的曲折形状,北宫区块位置紧邻处于接近西北角的城门夏门内大街以东,本身处于洛阳靠西北的位置,加上濯龙园位于其中,如位置稍微偏西,而其入口又开在西侧的话,则传至司马彪《续汉书》注释的时代,讹传变成“洛阳西北角也”,是很有可能的。元《河南志》图主要依据上述《续汉书》记载,故亦错讹。
总的来说,北宫后部,在汉魏时代,功能上长期是作为后宫存在的。濯龙园和北宫的关系,可能并不是用城市道路截然分开的,而是以一种类似宫殿区地块 划分的形式分开、彼此独立而又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毂门大道在宫墙附近拐弯的原因。这种格局关系,构成了所谓“望濯龙之台观,顾永安之园薮”的宫苑布局。
另《汉官典职》等书记载,濯龙园的管理为濯龙监,园的规模不会太大。因此汉魏洛阳故城北宫西侧偏北部分及北侧应该是除部分为濯龙园外,还应另有内容(即图示濯龙园所在位置,至少是西园、濯龙园并存,且很可能还另有内容如聚居区之类的),不大可能仅仅濯龙园一个园林。
2.4濯龙园的始建年代及其内容、景观特点
濯龙园的具体始建年代史无明载,但应该是与洛阳北宫建设时间基本同步。汉明帝永平三年,起北宫及诸官府,八年,北宫落成。也就是说,濯龙园的始建应该在此期间。
濯龙园内的建筑,较早见于史载的要算织室。据《续汉志》记载:“濯龙园通北宫,明德马皇后置织室于园中。”关于织室,《东观汉记•百官志》注说:“西汉时少府有东织西织,成帝时省东织,更名西织为织室。掌皇家丝帛的织造和染色”。担负着整个皇家丝绸布料的纺织、染缝等工作,是生产性的,规模不会太小。显然是兼具后代籍田、耕猎所特征的类似设施了。濯龙园织室的建设,按有关记载,当在章帝建初初年。
除了上述的织室以外,还相继建造了一些宫殿和其他建筑,续汉志:“祀老子于濯龙宫,…,设华盖之坐,用郊大乐”。《后汉书•桓帝纪》:“前史称桓帝…,饰芳林而考濯龙之宫。”《洛都赋》:“顾濯龙之台观,望永安之园薮。”《后汉书•刘宽传》:“灵帝初,侍讲华光殿。”李贤注引《洛阳宫殿薄》:“华光殿,华林园内。”与后代《汉宫阁名》等书前后参照,可以发现,在汉代濯龙园中,至少有濯龙宫、华光殿、老子祠、织室、华光殿等建筑物。
关于濯龙园的自然景观情况,《东京赋》:“濯龙芳林,九谷八溪”。也就是说,濯龙园的自然景观,还有一片林地。上述引证李尤赋也提到了“兰林”,很可能指的正是此一林地。这片林地,一直到很久以后还存在,后世有关文献中关于华林园中所谓万年树木、以及大量果树的记载,即可能是此林地中的遗存古树。所谓“两旁树木兰也”,是在此林地基础上的树木和花草栽植。这个芳林,因《东京赋》而广为流布,应该就是后来芳林园、华林园名称的由来。兰林的位置可能在宫殿高台的较近处,亦可能为环绕濯龙池的大片果树林,先到兰林,转而向西,中为濯龙池。池水面上覆有莲花,岸边覆盖着兰草,可能还育有一些鸟类和动物,如此种种植物和动物景观,再加上多样的建筑、水系和涧谷,构成了一片以水景为主、独具特点,而又有着丰富多彩景观效果的园林风貌。从后代的有关记述推测,这片以果树为主的树林和水池景观格局历经战乱,沧海桑田,一直在改易和演进中延续到曹丕穿穿天渊池的芳林园时代,并进一步在演进中延续,直至北魏,一直是汉魏洛阳故城的主要园林绿化景观之一。
除了上述林地,上述李尤赋中还谈到了方池,张衡赋中还提到了“九谷八溪”等土丘、水系景观。根据这些描写,可以大致推断当时的造景情况,即以方池——濯龙池为中心,伴有多条线形水系,水系周边有凿池取土积累而成的低矮土丘,曲折环绕,形成多条涧谷 ,其中架有桥梁,引自城外谷水河的水从这些曲折的涧谷中流出,汇入濯龙池 。水系经过相应的高程和渠道设计控制,有的形成平缓的河景,有的形成湍急的激流,所谓“濯龙望如海,河桥渡似雷”,说的正是这一情况。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
1)濯龙园乃是一个在后汉初期定都洛阳、刘秀家族统治基本稳定之后,对都城洛阳完善整理和建设的第一批工程中完成的重要园林,它本身是北宫的一部分,可以说是北宫的一种附属性园林,其位置如图所示。早期濯龙园的景观主要是果树林、鱼池等。这片以果树为主的林地,以及水池构成的景观结构,在长期战乱之中屡经更迭,一直传承到后代,形成了曹魏、前晋乃至北魏华林园的自然景观骨架基础;
2)从李尤的有关记述看,濯龙池的布局并不具有一池三山的特点,且不是自然形状,而是大方池的情况,这也比较符合人工开凿大水池的施工可能性和特点。结合南越王宫苑考古发掘,以及有关汉代园林的一些情况,当时全人工开凿的集中形水池,很可能多为方池,或至少呈介乎方圆之间的类几何形态,而非自然形状的水池。即便是自然形成水池整修而来的水池,亦具备半几何形状的特点。这种情况,在早期皇家园林中应该是较为常见的情况。这当然也包括建章宫太液池这样的人工大水池。文献中早期园林的曲池,指的实际上多是曲线状人工河道类的水系,有目的的自然形状的皇家园林人工水池出现的年代和园林类型,尚待考证;
3)濯龙园的营造是一种重农思想指导下的产物,即其本身具有中国农民庄园原型的特点。其中间不仅有果树林、鱼池等景观,亦有织室等用于女织的场所,体现了男耕女织的特点。从井田制等相关研究一般结论可以认为,普通百姓的宅园原型空间一般可以表述为庐舍居中二亩半、周围为宅园、往外是自家的土地、共计占地一百亩的这样一个空间结构。与这种“五亩之宅,树之以桑”式的空间布局原型相比较,皇家的土地空间乃是广布的天下王土,不在住宅周边,故其宅园空间则只突出女织和果树、鱼池等内容。在这种庄园布局的基础上,随着后汉历史的演进,逐步增加了一些礼仪、祭祀和用于皇室生活的其他建筑,由最初的带有庄园特点的皇家园林逐步仪式化和皇家生活化。这种布局,和后汉刘秀家族早期、尤其是汉明帝重农、强调简朴的治国、治家思想是分不开的。正因为这样的治国、治家思想,在皇家园林中,礼仪性、纪念碑性空间才不那么强调;
3、结论
3.1汉濯龙园与华林园的依托关系
综上所述,可以得知,汉濯龙园的位置在北宫的北部。此一位置,基本即后代魏晋北
朝芳林园、华林园(魏帝曹芳后芳林园避讳称华林园)所在的位置,两者存在着一定意义上的依托关系,很可能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有压叠关系。魏晋洛阳的地记、图经中关于华林园的有关记载表明,上边我们所说的汉濯龙园由果林地、水池水系等构成的景观风貌,在后代芳林园、华林园在依托废址坑塘林地重新建设以后,仍基本保持。
3.2中国古代都城制度的有关转变和汉明帝洛阳城北宫营建的南宫北园格局
综上所述,早在东汉时期,汉魏洛阳故城北部即已出现前宫后园布局,并因而出现了后代宫城(尽管是南北分开)的一些雏形。以尊崇皇权为目的、以北宫德阳殿为核心、针对皇帝的大规模朝拜会空间需要是此一空间布局转变礼仪上的重要原因。杨宽认为,与西汉长安城相比,北魏宫城要集中得多,根本的原因是由于外戚的削权和皇权的集中。但东汉洛阳城虽然也出现了较前朝宫殿分布相对集中的情况,但宦官和外戚的大型住宅反而分散在宫城以外,如梁冀和张让等远在城外和宫外宅邸不输宫阙的情况 ,此一空间上的转变,反而表明了皇权的弱化。宦官和外戚的专权,以及官僚制度的逐渐发展,使得汉长安城坐西向东、以众多宫殿统领、近似军事化坞堡式的皇城,变成了东汉洛阳以北宫为中心、宦官和外戚大型住宅及官署散点分布的内城格局。此一格局,也表明了独立的宫城正在形成之中。
正是以这种雏形为基础的不断修正和发展,等到曹魏时期南宫彻底衰落以后,才进一步发展并逐步形成北魏的位于北部、单一宫城的都城格局。此一布局方式,一直发展到隋唐长安和洛阳,逐步形成宫殿坐北朝南、中轴对称关系。此一由汉长安城而来的重要转变,是中国都城制度史上的重大转变之一。
也就是说,我国都城制度史上由汉长安城、东汉洛阳的布局到魏晋与北魏洛阳直至隋唐洛阳和长安有关布局的这一重要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中汉明帝公元60-64年营建北宫和濯龙园,是其中重要的转折之点。作为仅仅服务于皇帝后宫生活的宫内禁苑,在这一转变和营建进程中,汉濯龙园与北宫的位置关系,相比较于建章宫之于汉长安城、沧池之于未央宫,其格局关系上由早期的东宫西园,变成了南宫北园格局。
3.3关于早期皇家园林一般性空间布局的一点认识
从上林苑到濯龙园,以及汉代的一些皇家园林看,至少可以推知,早期重要皇家园林中,建章宫太液池一池三山的情况,实际上只是个案,而非通例。综合上边的情况,笔者认为,早期的皇家园林布局,因庄园发展而来的特点,要较我们一般理解的所谓一池三山模式,更为突出。这种庄园的特点,更接近中国农民传统上“五亩之宅、树之以桑”式的男耕女织的宅园空间原型,即住宅周围树以果林鱼池等的模式。至于常见的论述中认为的周文王灵台和辟雍等建筑常用的昆仑模式、建章宫太液池等的蓬莱模式这样的纪念碑性、礼仪性空间模式,只是发展中较有特点的著名个案和局部性特点。较之来自海洋的蓬莱模式,周文王灵台、以及辟雍建筑等布局的昆仑模式,更加接近此种宅园空间原型,其分布十分广泛,乃是早期皇家园林的主导性布局模式。其空间模式也是由宅园果林鱼池原型加上防卫性心理需要长期发展而来的。比较起来,它与一般农民宅园原型的区别只是高台建筑的高度和环绕水系的防卫性布局。因为其发展较早,故在早期皇家园林中成为主导,即高台建筑结合环绕水系等布局。这种特点和发展,是由于先民居于内陆、以山岳崇拜为主的地理环境意识和心理特点所决定的。但随着园林建造和设计的不断发展,以及园林功能的独立化,两种纪念碑性空间模式才逐步演进、成熟、互融,并逐渐成为皇家园林布局的主导。
参考文献
1、安作璋,1998,中国古代史料学,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2、[晋]陈寿著,[南朝宋]裴松之注,2009,三国志,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3、段鹏琦,2009,《汉魏洛阳故城考古》,北京:文物出版社
4、[日]冈大路著,杨瀛生译,1988,中国宫苑史考,北京:农业出版社
5、龚克昌等,2003,全汉赋评注,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
6、[南朝宋]范晔撰,[唐]李贤 等注,1965,后汉书,北京:中华书局
7、费振刚等,2005,全汉赋校注,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
8、刘纬毅辑,1997,汉唐方志辑佚,北京:北京图书出版社
9、[北魏]郦道元,2009,水经注,北京:中华书局
10、[清]孙星衍等辑,周天游点校,1990 ,汉官六种,北京:中华书局
11、[唐]欧阳询等编,1982,艺文类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2、《宋本艺文类聚》,上海图书馆藏(据扫描电子书)
13、吴树平,1987,东观汉记校注,洛阳:中州古籍出版社
14、王仲殊,1984,汉***古概说,北京:中华书局
15、汪菊渊,2007,中国古代园林史,北京:建工出版社
16、[宋]王应麟编,1987,玉海,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
17、[宋]王若钦等编,1960,册府元龟,北京:中华书局
18、[南朝梁]萧统编,李善注,1977,《文选》,北京:中华书局
19、[唐]徐坚,2012,初学记,北京:中国书店出版社
20、[汉]许慎著,2001,说文解字,北京:九州出版社
21、[清]严可均编,1999,全后汉文,北京:商务印书馆
22、[北魏]杨衒之著,周祖谟校笺,1963,洛阳伽蓝记,北京:中华书局
23、[北魏]杨衒之著,范祥雍校笺,1978,洛阳伽蓝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4、杨宽,1993,中国古代都城制度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5、周维权,1990,中国古典园林史,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6、周天游辑注,1990,八家后汉书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7 11:49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7 11: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关于冈大路等前辈学者的看法,我这里只是参考了国内一些古文献和版本学专家的意见。冈大路先生是顶尖的园林史学者,其著作也是经典书目,王仲殊先生是考古学界已经过世的权威人物,其著作亦是多年的经典。我并不敢以拍砖学术界前辈以表自己高明。只是《洛阳珈蓝记》有错之论国内早已有之,《洛阳土地记》晚出也是实际情况。李尤的文字是查史料查出来的而已。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7 11:56

我爱夏天


发贴: 1404
2014-04-25 18:5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我爱夏天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学问自娱自乐即可。若是当真就是上当了。


sixuejiaoyu


发贴: 6
2014-05-13 15:0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论文代写发 职称申报 237329279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13 22:3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篇论文,哪个中文专业期刊的评审专家能在不带有色眼镜服务党务和封建丑闻之需的情况下,认为不能发表?

章武郡王


发贴: 14
2015-05-11 11:5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为什么不被批准?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