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建筑史论坛 » 时代建筑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圆形监狱 II
urbanflux


发贴: 123



2011-08-11 16:2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本本文章摘自《城市 空间 设计》 城市流 板块

圆形监狱 II
PANOPTICON: II
(建筑与摄影)
(Architecture and Photography)

艾伦•波特
Allan Porter

建筑中的尺度
作者:Stanislaus Von Moos

当面对着一幅肖像画,无论它是微缩或是巨幅,我们都能从其所呈现出的形象——五官发式,抑或更加细微如皱纹、胡须等处的细节,立刻判断出画中人的性别,影像作品中亦然。因为无论如何,它们所描绘的对象都是人,由一张面容便可做出推断,他们想必也会是有着双臂双腿以及与我们相差无多的体量。然而若换作是一张建筑的图片,情形就完全两样了。

我们常常面临着陷入这种错觉的危险,因为正确理解所需的必要元素往往会在图像中缺失。首先,建筑各部分的结构差别很大,我们无法从建筑局部的照片来准确推断出它的全貌;此外,这种不确定性并不止于建筑的形状,而同样表现在它的尺度上。除了对于住宅建筑,我们可以根据大致楼层高度和门窗尺寸来估计出它的实际体量,其他大量的建筑都可能呈现出异常丰富的外观形象,比如球体、锥体、棱锥、棱柱以及柱式和哥特窗等,而它们都与建筑整体的尺寸无关。所以通常情况下,我们无法仅从提供细节的图片来准确推断建筑的尺度,除非图片场景中有人的形象或其他相应环境的来提供参照。

总而言之,仅凭单纯的比例是无法把握建筑尺度的,我们的经验不足以完全纠正眼睛的错觉,它需要与周围环境相关联,而我们也需要这样的控制工具来使视觉呈现给我们正确的建筑尺度。Eduardo Sacriste提出的“同尺度”概念就提供给我们这样的工具。建筑的尺度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体现构思巧妙性或满足猎奇观赏性的问题。引自然发展史领域为例,我们对动植物乃至各种有机体进行研究,所需进行比较的从来就不只是形式,更有不同物种表现在尺度上的差别。艺术史家和考古学家们也同样将进行这样的比较作为其主要的研究方法,以期从中得到对一个特定艺术发展阶段或某样艺术成就与其风格特征间相互关系更为全面的理解。而奇怪的是,单纯的尺度比较往往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然而事实上,对过往和现今建筑在尺度上进行系统比较所带来的启发,在史学界和评论界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在某种意义上,它的作用在于使我们更加可能以一种精确科学的眼光来观察建筑的形态演变。

在自然界时而会有这样的现象——某种生物忽然以惊人速度繁殖,或是一种生物的大量增长同时伴随着其他某种生物的消亡。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建筑领域。建筑的尺度并不是一个仅与技术革新和建筑材料相关联的问题,在特定政治经济背景下,规模庞大的建筑往往在表现城市面貌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与它相比,其他建筑都相形见绌,在一派繁荣的政治经济环境中都行将消亡。

仅仅对风格特征或是脱离当时政治经济社会大环境所作的建筑分析研究已经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对社会有机体进行整体的分析,它将所有这些现象以“艺术”、“建筑”之名隐匿在了西方文明中。有趣的是,尽管从社会批评的角度对一些“错误”的当代事件以及19世纪“令人遗憾的”发展进行的评论并没有引发明显的反
感,但是拿破仑时代之前的一切已经被认为是超越正误,同时艺术史家的主要关注甚至也已经成为了避免用“陈腐”的质询去玷污艺术作品的高贵!

在历史进程中,巨大的纪念碑、大型宫殿及教堂在城市中不断涌现着,而艺术史家对这巨大变迁进行研究努力所做出的贡献仍十分有限。纵然如此,传统的学术教育及研究在未来的研究中也将面临巨大的问题。建筑将会不再是一种基于自身发展脉络的孤立的文化上层建筑,而是作为研究特定社会现象的一种表征,任何
对它的研究都不可避免地要从质和量的方面进行考察和把握。

仅从体量上来评价其意义及社会作用的思想是过于单纯的,因为一个社会的文化理想是不能用尺寸来衡量的。但建筑的尺度以及它的建成将会耗费的社会资源仍然是具有意义的。显而易见,无论对于新建筑或是老建筑,对其尺度和形式的研究都可以表达出社会与该建筑明确的关联。

尺度的问题在当代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有一种普遍的认识认为,独立于尺度外的形式比建筑尺度本身要更加重要。也许这种大规模规划是理性时代追求巨型建筑的影响,而在19世纪的勒杜和布雷之前,它的重要性似乎并没有被建筑师充分的重视。无论如何,有相当多的城市居民仍然倾向于那种尺度巨大的住宅区,尽
管这种规划看上去很美,但事实上却带来一种局限中压抑的单调。如果承认柯布西耶的理想城市规划只是存在这种危险,那么他追求城市广阔空间的思想在其追随者手中变得更加致命。事实证明,很多新兴规划的设计师们,如果他们在设计之初更多考虑了现存老建筑和老城镇尺度的话,那么这些新兴城镇将会比现在人性化很多。uf (正文、图注 汤 译)

Allan Porter, Camera杂志主编,在设计、绘画、写作、策展等方面均取得了不俗的成就。此文为这一系列专题的第五部分(文、图供稿)。



教宗庇护十世巴西利卡,鲁尔德(Lourdes)
可容纳25 000朝圣者的大型建筑是一座预应力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杰作。它由建筑师Pierre Pinsard和Andr LeDonn 设计,在工程师E. Freyssinet的技术支持下共同完成。因当时卢尔德圣所附近只有这一片玫瑰园前的低洼地可用,而建筑师一方面要考虑避免破坏整个建筑群延伸的中轴线,另一方面还要保全更多的绿地,所以产生了这样好像水库般凹陷在大地之中的教堂。

这样的方案构思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有趣的问题:面积达20 000平方尺的教堂屋顶上要承担其上地面和行人的荷载,而中间却没有任何支撑。Freyssinet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个结构简单轻薄且经济便捷的解决方案。工程于1957年2月18日动工,1958年1月30日在教皇约翰十三世的亲临见证下落成。

一系列的拱券交汇于教堂中央大厅,所形成的韵律衬托得沐浴在圣光中的大型祭坛更显庄严;概观上微呈椭圆形的结构好似船身。人们可以沿地面和教堂底间的通道经由4个大型坡道而到达环绕着正厅宽10m的回廊,约65m宽的出口保证了25 000人在15分钟内全部疏散。此教堂采用的是机械通风。



沙特尔大教堂,法国(France)
沙特尔大教堂1194年始建,历时66年,于1260年10月24日盛大落成时,法国显贵名流尽数到场,盛况空前。教堂的西立面是1194年6月10日大火后原址教堂的惟一留存,它富于雕塑和半圆拱的装饰表现出鲜明的罗曼式风格。那场大灾难过后,Bugger主教不遗余力展开重建,也得到了人们广泛的支持。尽管这座大教堂具体的设计者已不可考,但毋庸置疑的是一定有一个人在整个修复过程中起到了主导作用,这一点可以在它的整体与细节的高度统一以及教堂的设计落成之迅速上得到验证。到今天惟一流传下来的是两位砖石巧匠Jean des Carrières (1300)和Berthaud (1316)的名字。由于它风格的纯正和一致,沙特尔大教堂被认为是哥特式教堂最典型的代表,与它相比,几乎同时代巴黎圣母院所表现出的是更早一些的建筑风格。沙特尔教堂在原Longpont教堂基础上建成,而在当时巴黎的教堂都是正方形的柱间隔,沙特尔长方形的间隔加强了教堂内柱的整体性,表现出了更强的和谐性。
唱诗台是教堂最重要的部分,甚至被认为整座教堂都是以它为中心设计而成。它的拱状地下室始建于公元9世纪,那暖色调的石材和华丽的彩色玻璃窗所透射进的光线与整个地下室的气氛相得益彰,营造出了和谐的韵律。拿破仑在参观过这座教堂后不禁发出感叹:无神论者在这里将会感到多么的不安啊!



苏丹哈桑清真寺,开罗(Cario)
建于1360年的石质建筑据说是最古老的一座穹顶清真寺。壁龛尽端的拜殿中安放有建造者的陵墓。经过一段幽深蜿蜒的长廊后会到达一片巨大的封闭空间,整座建筑营造出一种深邃的洞穴感。正如Spengler所提及的Frobenius曾说的那样,最有力的象征就是直接。这种内部的封闭阻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使得里面的信众更加静心澄澈,断绝了尘世的干扰。



哈德良别墅金色广场主厅,梯沃利(Tivoli)
此建筑最初的用途仍不能确定(平面图经罗马的Rocatelli教授复原),人们推测可能会是宴会或接待大厅。但无论如何,它那同时处于Piazza d’Oro轴线及高潮处的位置,表现了这座建筑在哈德良别墅建筑群中毋庸置疑的重要性。

之所以被称为Piazza d’Oro,是因为在发掘这片遗迹的过程中曾出土了大量古代艺术作品。它由哈德良皇帝在公元125—133年间兴建,而他被认为是这片建筑群的真正设计者,众所周知的是,这位极具艺术天赋和才华的皇帝家非常喜欢亲自参与建筑设计,并对他所在时代的艺术创作提出自己的见解和要求。

此大厅的设计构思如同建筑群的其他建筑一样,表现出了宏大的特征,这在当时不仅是一种革新,更为日后意大利巴洛克艺术的繁盛准备了丰饶的土壤。大厅位于广场的中轴线上,以一个大型的喷水池作结,四周饰以手捧水罐的女神雕塑(其中一部分现收藏于梵蒂冈博物馆),清泉从水罐中汩汩涌流而出,倾泻在池塘之中。虽然现在已遗迹无存,但人们猜测这座大厅的上方最初是被穹顶覆盖的,光线只能从顶端的洞口照射进来,犹如万神殿那般;四周以45°角展开4个有窗的柱厅,左右侧轴线上有水池点缀的玲珑庭院,这些都为大厅增添了柔和的光晕。

整个大厅的概貌不难想象:在背景光的映衬下,一圈立柱进退有致地环绕着中心,沐浴在从穹顶天窗洒下的淡淡天光里。柱檐随着柱的进退蜿蜒相连,而大穹顶则落在4个柱厅的拱券上,由8个扶壁支撑,这样小柱厅的内部则被透过后窗的光朦胧照亮。用以证明这种拱状造型的一个证据在是中心部分左右两边的建筑物,虽然兴建较晚且建造技术已有不同,但在结构上却与整体保持着一致性。由此我们可以作出猜测,之所以后来加建这些构造,是因为先前所建已不足以支撑能够在造型上统领整个建筑的大型穹顶。事实上,这样的建筑形式在早先的建筑中已经初现雏形:哈德良皇帝在Bajae的温泉宫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只是在那里,大型穹顶的荷载由整个结构来共同承担。尽管如今这座建筑已然瓦砾无存,但我们有幸仍能在San Gallo留存的笔记中看到图样和对它进行的研究。



十四圣徒朝圣教堂,德国(German)
这是德国巴伐利亚州班贝格市附近一座僧院的朝圣堂,出自德国建筑师巴尔塔萨·纽曼(Balthasar Neumann)之手。它的中心祭坛是为了纪念15世纪幼年耶稣在十四圣徒伴护下现身于牧羊人的神圣时刻。教堂始建于1743年,被认为是德国巴洛克建筑的巅峰代表。与它相比,波洛米尼的建筑作品则表现出了更多的古典主义色彩。在这座教堂中,空间和
平面通过曲线、椭圆和抛物线组织起来,如建筑师夏隆所说,它表现了潜藏于人内心中对一个无限可知的世界秩序的追求。尽管圣餐厅呈现出的风格并不适于冥想和祈祷,但其内部的线条却是华丽高贵的。所有设计无不是为了营造一种摈弃束缚、向心皈依的平和感受。精心处理的内柱、壁柱和拱顶使得整个建筑更加流畅和谐,浑然一体。

在外墙处理上避免了连续线条的使用,富于动感,而拱顶的设计则加强了纵向感。这种趋向中心祭坛的塑造模式营造了韵律起伏的空间;同时为了不影响教堂上部的整体感,对圆拱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削弱。如斯科特(Geoffrey Scott)所说,在这里巴洛克风格将建筑第一次变成一个纯粹关系到心理学的问题。

巴洛克建筑用到了几乎所有的建筑材料:草料、铁、木材和石膏,但在这里纽曼却是一个例外。他格外重视建筑的结构和材料的选用——教堂的拱顶以石灰华筑成,这是一种强度较低的石材,但其中用钢铁进行了加强;内饰墙面则全部采用拉毛粉饰以强化整体感。教堂内部光线充足,古金色装饰的拱顶将教堂笼罩在一片柔和之中。

在一些评论家的眼中,巴洛克建筑是一种缺乏实质创造性的颓废情调,但或许将它看作是自中世纪起一个时代的光辉终结会更加中肯。这也就解释了之所以将米开朗琪罗这位巴洛克艺术的先驱,奉为哥特时期最后的艺术家的原因。



古埃尔领地教堂,巴塞罗那(Barcelona)
巴塞罗那建筑师安东尼·高迪于1898年开始这座教堂的设计,并于1908年动工兴建。教堂并未最终建成,惟一完工的是在1914年建成的地下室。古埃尔领地教堂及其图纸的发现有着重大意义,它的设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建筑师天才的创造力,其中对钢铁构件的精湛应用而营造出的空间直到今天都还散发着现代的气息。


伊利诺理工学院克朗楼,芝加哥(Chicago)
伊利诺理工学院建筑系馆是密斯·凡·德·罗1955年的作品。在这座建筑中,密斯达成了长久以来的夙愿,即将教学建筑实现为一座单一空间的纯净建筑。为此,设计中把报告厅、储藏室、卫生间等辅助用房都布置在了地下室,而在地上的主体楼层中是无柱的,其间以较为低矮的木质隔断分隔,同时还可用作室内家具。可以说密斯“少就是多”的思想在这座建筑中得到了充分地体现。整座建筑全部以钢结构实现。



联合国总部大会厅,纽约(New York)
联合国总部大厦建于1950年,钢结构建筑。这里所呈现的是大会厅所在的楼层平面。联合国总部大厦的方案产生过程众所周知,由来自世界各国的建筑师共同讨论协商,直到最后勒·柯布西耶的建议被采纳,成为最终Harrison方案的基石。



科派_cn


发贴: 313
2011-08-17 12:1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呵呵 了解!!!!谢谢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