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城市规划 图书全店折扣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理想城市论坛 » 城市信息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民主规划记趣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06 02:5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是个说故事的贴子。这些故事记载的是我现在所在的小城里的真人真事。

这个讲故事的冲动来自对“纯粹建筑论坛”那个关于“伪设计”的火爆贴子的观察。交火的双方均对民主社会做了不少来自或远或近的观察的假设,比如,有人建议,如今在发达的民主国家,大家对于效率已经不太CARE。

以下这些故事,目的就是为了SHARE。从而让大家自己去判断,民主社会中的老百姓,规划师,还有建筑师,究竟对什么比较CARE。

http://www.abbs.com.cn/bbs/post/view?bid=1&id=338900214&sty=1&tpg=1&age=0。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11 00:53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06 04:2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轻轨的故事

1905年,本城人口才区区数万。来自欧洲的规划师就已经按照欧洲的经验,在规划图上描绘了一条穿越DOWNTOWN的地下铁道线。100过去了,本城人口达到了差不多100万。那地下铁道,却还是“纸上画画,墙上挂挂”。

进入新千年,本成经历了一次政治变革。在省政府的操作下,原本12个不同的MUNICIPALITY被合并成一个新的地方政府。选出了新的议会和市长。合并后的新政府,面对DOWNTOWN的交通困境,并基于可持续发展的理想,把建设轨道交通正式提上了议事日程。

经过近10年的苦功,这其中包括无数的环境评估,公众咨询,并在当时市长的谋划下,一个建设轻轨的计划终于出台:它一头是DOWNTOWN,另一头连着两个20兣开外的郊区主要住宅区。为了省钱,也根据交通专家的精密计算,小火车在DOWNTOWN将在地面行走。通过信号控制的方式获得交叉口通行权的PRIORITY。

方案显然是不完美的(这世界上有完美的方案吗?)。比如,关于在DOWNTOWN走地面,有人担心速度太慢,有人担心会有安全隐患,有人担心会对沿街BUSINESS有影响。最大的挑战来自政治方面。一部分代表农村和郊区选民的议员,根本不相信公共交通;另外有一些议员,虽然支持公共交通,但希望轻轨可以先建到他们自己的选区里面。 

当时的市长是个职业政客,协商老手。终于说服超过一半的议员支持他的方案。在他的操作下,轻轨的EA获得了市议会,省政府,和联邦交通部门批准。省政府和联邦政府并同意为项目各投入33%的资金。

有了这些资金和技术上的保障,市政府开始了向国际招投标。市长把招投标定在2006年的夏天,并把和承建商签合同的日子定在9月。11月,是市政选举的日子。政绩对于任何的政客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一切均按计划行事。通过RFP,承建商被选定。2006年9月,市政府和承建商签下了合同。但由于省政府和联邦政府也是投资方,这个合同还需要这两级政府签字才能最终生效。按照惯例,联邦政府不参与地方政府事务。所以,联邦政府的审批,是一个形式。因为资金安排早已经通过和地方政府的协商解决。

但这时候,国家的政治空气已经发生了转变。联邦政府已经从自由党换成了保守党(少数党政府)。而省政府仍旧是自由党,而本城的市长,则是铁杆的自由党人。 

政客,无论是什么政党,最终都是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的(这是一个注解,不是故事本身)。 

市政府的这个合同,很快获得了省政府的批准,也获得了联邦政府包括交通部在内的7个部的批准。最后,到了联邦财政部。如前所术,市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协议,早已是被广泛报道的旧闻。新的保守党少数政府,也宣称给予该项目于继续支持。况且,在国家150年的历史传统中,联邦政府不干涉地方政治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和传统。 

但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奇妙的事情: 

第一,保守阵营在地方政府选举前数月,推出了一个市长候选人。该候选人的竞选口号是:ZERO MEANS ZERO--我们不要增加房地产税。他的竞选目标,就是要在当选后取消轻轨项目,理由是轻轨会增加纳税人的负担。 

第二,保守党的财政部部长,同时也是代表本城部分地区的联邦议员,公开发表讲话说:联邦政府支持市政府的轻轨项目,但是,财政部现在不能批准这个项目。财政部希望希望11月新选举出来的地方议会重新就次表决,如果新的议会仍旧支持的话,财政部立刻就把联邦政府同意的1/3的投资发给市政府。

这是一个政治上极其精明的操作。因为它成功的在选举前两个月,把地方政府选举的话题,定义在了轻轨项目上。保守派阵营的宣传机器全面开动,当然,除了诱人的ZERO MEANS ZERO的口号外,他们同时宣传说,轻轨的规划缺乏民主,老百姓没有知情权等等。虽然事实上,为了这个项目,市政府花在开公众咨询上的钱成千上万,开过的面向全体公众的会议(不包括专家会议等等)不下250个。但在民主社会,批评政府不够透明,不够民主,总是正确的。

当时的市长威胁说,市政府已经和承建商签署合同,无论谁当选,都有责任履行合同所规定的义务。保守派阵营则找来律师,通过舆论说如果新政府决定取消合同的话,可能不需要承担任何的法律义务。当然,他们只是说可能,而不是说100%的肯定。

最终,他们把这个判断的责任交给了公众--真的是十分的民主(可惜,公众中能够有能力和精力去对这么一个复杂的法律案件做出理性判断的人,是少数中的少数)。

钱和民主,是两个非常诱惑人的东西。

长话短说,选举的结果,钱赢了,因为老百姓谁都不想多付钱给政府;民主也赢了,因为老百姓通过投票,对于轻轨项目的”缺乏民主“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老市长下台。保守派阵营推荐的新市长上台。上台后的第一个议会会议,就是就轻轨项目重新投票。结果是,议会中23人(包括市长本人),12票支持取消合同,11票反对。市政府决定单方面撕毁合同。 

然后,当然就是官司。通过合法的RFP程序竞争赢得合同的承建商人当然不乐意,把新政府告上法庭,要求赔偿。而赔偿的金额,差不多相当于整个项目30%的预算。新政府一上台,就官司缠身。其他事情,就且不说了。

几年后,官司在庭外和解。市政府支付了相当大一笔的费用(虽然不到30%),把合同终止了。 

同时,选举前强烈反对轻轨的新市长,也在上任后受到了教育,转而支持轻轨。于是重新辩论,重新做EA,议会重新批准一个新的轻轨方案。该方案要在DOWNTOWN建地铁。总体费用,当然也翻了好几番。而在时间方面,老轻轨如果按计划实施的话,2011年应该已经建成通车。而新的轻轨,目前则刚通过新的RFP,确定新的承建商。预计的建成期是2017。2018,又将是一个选举年。

老百姓最终为自己在2006年的选票买了单:撕毁合同的罚金,新轻轨的帐单,姗姗来迟的轻轨(且不论每兣造价随着通货膨胀膨胀而水涨船高),最终,当年新市长所保证的ZERO MEANS ZERO,当然也没有实现。新市长任期的4年内,每年税率增加5%以上,超过同期的通货膨胀率。

ZERO MEANS ZERO,后来成了笑柄。也成为2010年新市长下台的主要因素。老百姓再次以选票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他们或许真正应该不满的,是自己当年因为头脑简单,受到ZERO MEANS ZERO这么一句基本上MISSION IMPOSSIBLE的口号的沽惑。能怪谁呢?民主社会,人有选择聪明的自由,也有选择愚昧的自由。

而与此同时,老市长,则走向了省一级的政治。他在两年后被选为本地某选区的省议员,当上了专门主管城市规划的省政府的部长。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06 14:42

my4292049


发贴: 74
2011-11-07 12: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my4292049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深夜,读了这个故事,赞楼主能把这么年代久远的故事串起来。在国外做urbanism研究么?

嗯,关于那个“伪设计”的东西,也一直没想着好好看,主要是实实在在对他不感冒,没想能这么火,最近出来后也是暗流涌动的。。。

说小城故事,所在的城市里去年也经历类似事件。一段轻轨项目,在主城中心的对角线大道,连接城市东西两头,当时市政府给出3个方案,方案A,B是该路段轻轨的综合交通规划设计2种方案,第三个方案C是什么也不做。
民众可以在银行/图书馆和附近其他公共机构投票。

有趣的是,系统刚开始时,在投票系统上只有选项A和B,逐渐的,C选项的出现后,投C会出现系统故障提示。此举造成民众强烈不忙。(政府解释是系统技术故障原因)

由于当时经济危机初现,民众79.84%选择放弃了此次轻轨建设,项目被否。之后,归罪于投票活动组织不力造成方案未获通过,主管城建的市长引咎辞职。

这次公众民主投票在经济危机大环境下,政府其实已经知道方案获得通过的难度,并尽了最大手段确保“民主”的使得方案投票通过,但最终抱憾。

很意外的是,在综合素质较高以及有着强烈民族精神的该地区市民,会如此放弃一场振兴城市的交通改良建设。


my4292049 edited on 2011-11-07 12:42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07 15:0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my4292049 wrote:
深夜,读了这个故事,赞楼主能把这么年代久远的故事串起来。在国外做urbanism研究么?

很意外的是,在综合素质较高以及有着强烈民族精神的该地区市民,会如此放弃一场振兴城市的交通改良建设。

多谢关注! 也多谢SHARE你的故事! 我希望这个跨越100年的故事说的不至于过分的BORING。回答你的问题,我目前不做研究。我做规划。

对于你的这个故事,我比较好奇的是,该地区的“综合素质”较高,主要体现在什么方面?他们大致的的政治倾向如何?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07 15:2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高速公路的故事

这是一个比较短的故事。

话说本城有一条横跨全城市的高速公路。建于1960年代,那是一个如火如荼的年代,EVERYTHING IS POSSIBLE。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口在增加,城市在扩张,汽车也在增加。

进入21世纪,城市规划走上了“可持续”的快车道,高速公路成了规划师,公民中的积极分子,还有不少左派政客诟病的对象。不过,老百姓中的大多数,觉悟可没有那么高。开车不仅是生活之必须,也是一种乐趣。

转眼到了2011年,省选又将临。

自由党的省长来自本城东部的选区。高速公路擦选区边缘而过。选区中“觉悟较低”的老百姓对于该段高速公路的拥堵早有怨言,加宽高速公路的呼声时有所闻。虽然路越宽,车越堵,已经是一个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实践所证明的可悲事实。但老百姓的视力通常也就这么一点点,太远的,看不见。交通问题上是如此,更不用说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才能被感知的后果。

省长本人倒算是个明白人,长期乐衷”可持续“,对于“全球气候变化”也十分关心。任期内出台了某些不太受保守派选民欢迎的政策,比如,通过了CLEAN ENERGY ACT,他也是公共交通的热心支持者。

不过,选举将临,省长却首先也得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选前民意调查显示,省长口碑不佳。于是,理想放两边,选票放中间。为了讨好自己选区内的选民,他促成省政府拨款,立项加宽擦选区而过的那段高速公路。有趣的是,加宽那段高速公路的代价,恰好和省政府投资在上面哪个故事中提到的轻轨恰好相当。

选举的结果,省长终于获得连任。明白人当选,总还算是好事。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08 14:41
Dhuman


发贴: 281
2011-11-07 23: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Dhuman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randolph wrote:
人有选择聪明的自由,也有选择愚昧的自由。 

民主需要很大的前提


zk542615056


发贴: 17
2011-11-08 15: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点意思,,社会的发展总是这样,可是~~~~~~~~·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09 15: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临时木梯的故事 

正在吃午饭,突然收到某地方议员的E-MAIL,说半小时内要接受某媒体的采访,采访的主题是关于规划中如何处理一个某公共建筑一侧的室外临时木楼梯的。要求提供一张图片显示我正在做的规划以便解释。议员的要求通常是FIRST PRIORITY。图片找出来,并附上一小段说明,以E-MAIL方式发了出去。

一小时后,议员来E-MAIL,表示感谢。同时又问了一些问题。

差不多同时,局长助理发来一个E-MAIL,说该媒体希望就该室外临时木楼梯在下午3点采访相关人员。希望了解一些情况,以便决定谁该接受采访。E-MAIL的CC上有一长窜的名字,一看这些人的职位,几乎毫无例外,全部是”媒体公关“的。 

楼梯本身,其实是件颇为简单的事情。大致一年前,通过一个漫长的公众参与程序(前后3年),市政府的某部门制定了一个被称为“规划”的文件。该文件开出了一长窜的项目推荐实施。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在该公共建筑边建一个木结构的楼梯,以方便当地居民步行上下桥。这本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主意。这个楼梯的位置,目前很多人都顺着土坡用来爬上爬下,虽然方便,却很危险。

问题在于,这个被称为“规划‘的文件,没有任何的法律地位。而推荐意见中的很多,比如,这个关于楼梯的推荐意见,无异于是一个简单的WISH。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比如,要花多少钱?如果搭建这个建议中的楼梯,有没有相关的要求。把一个老百姓的WISH简单的往文件里一放,说市政府要花钱搭建这个临时的楼梯,也不明白政府中的哪个部门,在什么时间内去完成等等,是有隐患的。

可不是?知情的老百姓不停的问:楼梯呢?可不就是个临时楼梯吗?怎么还不建?

相关部门则有难言之隐:如果政府来建这个东西,必须满足省政府相关的ACCESSIBILTY要求。所以,问题并不如搭一个简单的木结构楼梯那么简单,还要造RAMP,或者是电梯,还要有相关的照明设施,冬天还要有人扫雪。这就成了一笔不小的费用。这样一笔费用,能不能JUSTIFY这样一来一个”临时“设施?因为根据正在进行中的规划,该地区将建一个方便的步行系统。到时候,这个木梯就要被废弃。

”技术问题“先说到这里。当然实际问题,要比这个稍微复杂一点。条条框框太多,各种规定,法规层出不穷,本来一件简单的事情,随时随地都可能变得异常复杂,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这些事情,或许对于欣赏或者是崇拜西方”完善制度“的国内同行,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且搁一搁。

回到正题。

这样一个故事,是媒体喜欢的。媒体可以讲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无论如何,都是政府的错的(事实上,政府中的某个部门,也确实做地不漂亮)。要么承认那个”规划“是忽悠老百姓,没有经过认真调查研究;要么承认自己的规划自己不执行。 

而对于政府来说,简单的提供”事实“是不够的。因为这些事实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可以讲出不同的故事。政府还必须PROACTIVE,通过对同样事实的不同排列组合,突出某些事实,淡化另外一些事实,从而拼凑出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不同的故事。

这就是在这么简单的一个关于一部临时木梯的故事中,那么多”媒体公关“人员参与进来的原因。当然这些事情,都早已经不是新闻。不光是政府,私人公司,非政府组织,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这是一个讲故事的年代。而故事是非常POWERFUL的。政府,公司,还有媒体,大家都在通过选择性的对事实的排列组合,讲自己想讲的故事,并试图让大家相信自己的故事才是真实的故事。

在民主社会,媒体是企业,是企业就要赚钱,要赚钱就要吸引观众,听众,读者的视线。于是,NO NEWS IS GOOD NEWS就成了黄金准则。于是,狗咬了人,媒体是不报道的,因为没有多少新闻价值;而人咬狗,则可以成为头条。谁的责任呢?媒体?还是新闻消费者?

而政府和媒体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就好象是猫捉老鼠一样。表面上大家都客客气气,称兄道弟。暗地里则是相互较劲。记者想要从政府获得一点新闻,也确实不容易,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们打交道,躲还躲不及。而政府的雇员,也不允许随便跟媒体谈论BUSINESS。这是游戏规则。比如,假定记者要采访一个规划师,规划师要知会政府自己的“媒体公关”官员,由“媒体关系”去和记者联系,了解记者究竟想要采访什么内容,问一些什么问题。然后决定是不是接受采访,什么时候采访。然后再根据内容可能的政治敏感度,决定是规划师直接接受记者采访,还是在“媒体公关“陪同下接受采访,或者是一个书面采访,由”媒体公关“在其中把关。

这些,可能对于相信西方社会”新闻自由“的国内同行,有点启发。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11 00:55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11 01:1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规划师学讲故事

前一个故事中提到,这是一个讲故事的时代。人人都在讲故事,人人都希望别人来听自己讲的故事;人人都希望别人相信自己讲的故事。

于是,在民主社会,规划师必须学会讲故事。他们必须会给自己的上级讲故事,给自己的客户讲故事,给政客讲故事,还必须会给老百姓讲故事。

在现实工作中,规划师花在编故事,讲故事的时间,比做RESEARCH,做规划本身的时间要多很多。一个规划项目的时间,通常是由重要的”故事会“,比如,某个COMMITTEE MEETING,或者是PUBLIC OPEN HOUSE等等决定的。

对于相信规划必须有”科学性‘和客观的规划师来说,这可能十分的令人失望。因为规划师在这个过程中,基本不是一个“技术专家”,而是一个’故事员“。而通常,一个在规划师看来十分简单的故事,必须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规划师必须学会用可能对规划一无所知的最普通的老百姓所能够听懂的最简单的语言来讲一个可能十分复杂的故事,因为在民主社会,老百姓是最终的“决策人”。这本身是一个异常艰巨和复杂的工程 --把复杂的事情用最简单的方式讲出来,还要能够对人有足够的吸引力。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效率,也基本上就失去了。

老百姓满意吗? 对于低效率的政府,老百姓是不可能满意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TAX DOLLAR没有被很好的利用。但与此同时,老百姓也喜欢听故事,更喜欢听他们喜欢听的故事。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11 01:13
掌门人


发贴: 4716
2011-11-11 02:3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很有启发。

hallelujah


发贴: 116
2011-11-13 16:0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故事的意义还不在于规划该专业,对于政治、民主我国人民应该多了解多体会。
现在呼吁民主的声音很响,也经常会一发声就受到各路追随。但其实应该深刻的体会,民主对于不富裕的家底儿,实际上会内耗很多。
规划和政治层面挂钩很多,和专业挂钩不多。政治的复杂性让专业显得很陪衬。如何减少政治性,增加专业性,国内外都可以继续努力。

希望楼主继续。


围棋CAD


发贴: 431
2011-11-15 02:0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是西方成熟国家,各种市政公共应该是比较完善了,民众要求更多,选择更多的时候,所以,要办一件公共建设事情,就分岐比较多了。而中国目前,公共建设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一个不同之处。
更重要的是,再好的设计,要花公众的钱,公众当然要满意才行!
专业人士并不能代替民众做选择。只能以专业的水准来做建设方案,让公众来选择而已。比如,医学专家,就能定病人生死?医学专家,也要能有切实的治愈效果(充足的临床试验数据),才能让病人相信,如果说一套高深的医学理论,病人就要花钱买单,让专家来定生死?

公众的选择,存在不理性,但国内Z F的选择是不是更不理性?浪费的更多?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15 13:5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围棋CAD wrote:
这是西方成熟国家,各种市政公共应该是比较完善了,民众要求更多,选择更多的时候,所以,要办一件公共建设事情,就分岐比较多了。而中国目前,公共建设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一个不同之处。
更重要的是,再好的设计,要花公众的钱,公众当然要满意才行!
专业人士并不能代替民众做选择。只能以专业的水准来做建设方案,让公众来选择而已。比如,医学专家,就能定病人生死?医学专家,也要能有切实的治愈效果(充足的临床试验数据),才能让病人相信,如果说一套高深的医学理论,病人就要花钱买单,让专家来定生死?

公众的选择,存在不理性,但国内Z F的选择是不是更不理性?浪费的更多?

多谢参与.

但我建议,不要把判断建立在过多的假设的基础上.比如,西方成熟国家市政设施"应该"比较完善,民众选择更多等等. 这些东西是事实,需要搞清楚.

至于专业人士的职责,以及什么人做决策的问题,可能比表面上所显示的要稍微复杂一点.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是个相当不错的值得探讨的话题.也许可以另外开一个栏目去讨论.

我开这个帖,目的是为了讲故事,不是为了讨论. 希望大家尊重我作为楼主的选择.这两天比较忙.但已经又有好几个故事可以说了.耐心等待一下吧.

谢谢!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15 13:57
stepp


发贴: 14
2011-11-16 21:2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很有借鉴意义的故事。

以前公司的美国同事也感慨过,非常羡慕中国式的发展建设速度。

推动一件事情,赞成反对双方,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而已。作为一个社会,一个人群的集合体,如何做到尽量平衡,确实很难。

最近有一种感觉,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方向似乎并不以某一个个人、政党乃至国家的意志就有丝毫偏差。有些问题也许只有从历史的回顾中才能得到答案,当然前提是真实的历史。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17 14: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和媒体打交道的故事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前天。当然,事情的起因,则是若干个月前。

话说本人正在进行一个地区规划项目。这个项目和前面所说的轻轨有一些渊源,因为这是一个轻轨沿线的规划。当年为配合即将实施的老老市长主持的轻轨,蒙规划局领导看得起,得令主持做一地区的轻轨沿线规划。05年的时候,轻轨是一号工程,这个地区规划自然也沾了一点光,成为了“重点工程”。除了一些必要的技术准备以外,规划的核心是公众参与,而参与的活动主要有三个:一个SWOT WORKSHOP, 一个DESIGN WORKSHOP,一个PUBLIC OPEN HOUSE。后者是把前两个WORKSHOP的小结报告那来向老百姓展示,听取意见。当后来老老市长的轻轨被老市长取消,地区规划也就因此被搁置了差不多4年。到了09年末,老市长治下出台了新的轻轨规划,如前所术,新的规划要在市中心造地铁,轻轨仍旧从我所做的那个地区规划穿过。于是,地区规划也重现启动。

这重新启动,当然也是一阵忙,这包括把参与规划的公众代表重新找回来等等。找回来以后的一个事情,就是确定如何规划程序如何进行,其中核心,是一个公众参与的方案。于是,矛盾产生了。

由于资源有限,时间有限,而且考虑到传统公众参与方式在时间和其他方面的局限,项目组在咨询了COMMUNICATIONS方面的意见后,决定增加一些网上公众咨询活动。目的是为了能够让更多平时不太参与公众咨询活动的老百姓,比如年轻人,或者是生活繁忙的中年人,或者是不太善于在公众场合发表意见的人能够参与发表意见。

这个方案遭到了代表某社区组织的积极分子的反对。他希望项目组在增加网络活动的同时,也在多开几个传统的OPEN HOUSE。开会讨论,没有能够达成一致意见。考虑到这个方案也同时获得了不少其他社区积极分子则赞同,同时也获得地方议院的支持,项目组决定尝试这中新的方式。

若干月后,地区项目中的第一阶段成果出来了,首先给这些积极分子和议院做了汇报,然后,项目组有着手做网上PRESENTATION。又过了一段时间,网上PRESENTATION也完成了,准备上网。按照惯例,项目组先给地区议员一个预揽的机会。地区议员非常满意,说这是个很好的尝试。然后,给所有参与的积极分子电邮通告,告诉他们某月某日,初步成果将上网。

至此,背景大致交代完毕。

3天前,早上一到办公室,就街道MEDIA RELATION的电话,告知国营广播公司想采访。于是一阵忙乱,上请示,下汇报,领导说,做吧,是一个好机会,可以乘机推销一下网上的咨询活动。

下午,打电话给广播公司,欢迎他们来采访。广播公司的人说,我就在楼下,马上可以上来。于是,临时找了个会议室,把记者请了上来。

一进门,记者说,HEY 对不起,我跟你们MEDIA RELATION的人说想了解你的规划,其实我想了解的是你关于哪个网上公众咨询的看法,原因呢,是因为某某积极分子代表他所在的社区协会,已经发表了不同意见。

哦哟,果然有陷阱。于是我告诉记者,关于这个事情,最好还是请我们的COMMUNCATIONS的专家来谈。我可以起问一问,看看她是不是能够出来接受采访。

由于从早上接到采访申请就已经有预见可能会有陷阱,跟COMMUNCATIONS专家沟通过,所以,一个电话打过去,她爽快的答应,条件是,采访时我作为规划师在边上作陪,以防有其他问题。

于是,采访开始。一个段段的10分钟的对话。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得清清楚楚。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网上公众咨询活动是额外的,并不代替传统的。记者录了音,说第二天早新闻的时候会广播。记者并告知,做新闻的,没有CONTROVERSY是不做的。之所以要采访,主要是因为有矛盾。啊,谢谢谢谢,这个新闻原则我们明白。只要把事实讲清楚了,我们不怕矛盾。

到了第二天早上,打开收音机,新闻的标题是:市政府测试新的公众咨询方式。然后记者讲的故事,给听众的感觉好象是市政府的规划部门又出了什么新的馊主意,其目的则令人怀疑。接下来,则是先引用规划局方面COMMUNICATIONS专家的话,很多老百姓现在没有时间参与传统的咨询活动,新的网上活动是希望能方便更多的人,等等;然后,记者又引用了那个社区积极分子的话:我们不反对网上咨询,但是我们同时希望做传统咨询,我们不希望新的网上咨询代替传统的开会咨询。。。新闻报道到此为止。

好一个故事!一个最关键的细节(虽然我们接受采访时对记者千嘱咐,万叮咛)被有意或者是无意的遗漏了:新的网上咨询并不取代已经计划的传统咨询方式,而是在传统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额外的网上活动。

接下来的两天,主题成了交火和救火,无数的E-MAIL来来往往。议员和议员之间,社区积极分子又参与其间。规划部门则被夹在中间。项目自然要被延一延。

这只是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本身真的是小菜一碟。不过,自由媒体的功能,也可让人领教一番。

注:该社区组织在最近一次的地方选举中,公开支持原先代表该社区的议员。选举结果,老议员败选。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17 14:34
venfty


发贴: 2
2011-11-20 04:4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期待楼主更多有品质的故事...发人深思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22 14: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议员办公室的故事

话说前面提到的那个地区规划,走走停停,前后已经过了6年。如今,到了讨论具体方案的时刻。

规划地区的中间是轻轨,轻轨的两边分属两个不同的市政选区,由两个不同的议员代表。西边的选区,在过去的六年里已经经历了三个不同的议员;东边的选区,则是一个当政30年的老议员。

为了讨论方案,准备召集一个由各方代表参加的规划会议,两位议员也在被邀请之列。按照惯例,会议的日期要和两个议员协商,以避免日程冲突。会议初定12月中,同样是按照惯例,提前一个月给两个议员办公室发邮件,征询意见。

西边的议员办公室比较勤快,很快就回信告知可能的会议日期;东边的议员办公室,则迟迟不见反馈意见。一天,两天,到了第三天,发邮件催,仍然没有回音。打电话给议员的两个助手,听到的都是问候的录音。到了第五天,东边议员的其中一个助手,是个老先生,发来一个只有短短两行的邮件:议员忙,要求把会议延迟到明年一月。

啊,一个月。面对的可是一个多米诺效应。所有其他的会议都需要响应延迟。更要命的是,其中一个总结性的会议,将在明年6月。如果12月的会议延迟的一月,就意味着明年6月的会议要推迟到明年9月,因为传统上暑假其间,是不搞公众咨询的,大家都要放假休息,虽然规划部门仍旧开张营业。

询问老板意见,老板说,那不行,东边的议院对于这个规划的时间进度最有意见。于是,拟定了一个给两个议院的邮件,告知本部门无法接受会议的延迟。希望议员可以灵活机动,实在不行,派助手出席。反正这已经有了先例。

老板看了初稿,同意放行。于是,邮件发出。

5分钟内,西边的议员回信,同意规划部门意见,会议应该尽快召开。东边的议员,又如石沉大海。于是,一连窜的电话咨询前面提到给规划部门写信要求延迟会议的议员助手,得到的永远是问候的录音。到了下午三点,终于拨通了另外一个专门负责给议院安排日程的助手,从头到尾,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解释一遍。助手做不了主,把电话转给写邮件的助手,啊,原来老先生在办公室呐,有什么理由那么多的电话都不接,留言也不回? 

老先生冷冷的说,这个事情,议员准备自己写邮件。

这本是一个可以更加绘声绘色的故事。但限于时间和版面,只能如流水帐一般做一个简单的交代。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1-22 20:43
心英


发贴: 31
2011-11-22 18:4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楼主,小妹一直很认真的看了你发的故事,也正在学习中。最近也在网上看了很多作品展。感觉都很不错的,想和你,也和大家深入讨论一下这些作品呢。 http://www.gd517.com/sjz2011.html 这是2011广州国际设计周网上展览会的网址,大家看看啦,让我们一起在这里深入讨论。

zzyuri


发贴: 3
2011-11-22 23:4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谁翻的页啊,前排没了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1-27 15:2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修道院的故事

本城西部某社区有一个近十年来日渐兴盛的商业街,街边有一个修道院。修道院有上百年的历史,被高高的围墙围起,里面是一群修行的修女。修女们老了,有没有接班人,于是决定把修道院卖了,搬到城外一个地价便宜的清静处所去享受退休生活。 

日渐兴盛的商业街近年吸引了开发商的注意力。为了给指导未来开发,通过一个漫长的过程,市政府在两年前批准了一个官方的地区规划。该官方规划对修道院这块地提出了一些比较具体的政策,这包括:前面沿街的部分,建筑高度限制在6层,而后面修道院建筑的周围包括一个幽静的后院,高度限制在4层。

修道院占了一块相当大的地,而且由于LOCATION的关系早已经吸引了各方的关注。听到修道院要卖的消息,我所在这个组的头头,也就是负责本城中心地区规划审批的经理,准备PROACTIVE一点,行动了起来。在他的指令下,作为中心地区城市设计师的我,拟定了一个针对修道院本本。这个数页长的本本除了重申地区规划的6层,4层规定外,还增加了一些城市设计的条款,比如,尽可能的保护和保留现有的大树,提供一个纵贯全地块的绿化步行道等等。这个本本的草稿出来以后,发给地方议员过目。同时又和议院一起现场踏勘了一番,对本本中关于交通组织的部分略作修改。议员很满意。拿了本本去见老百姓,老百姓也蛮高兴。

这个本本的目的,是为了昭告天下,这是我们规划部门的BOTTOM LINE,任何开发商,在竞标的时候,都需要了解规划部门的这个BOTTOM LIME,不要和过去一样,把规划的ZONING BYLAW当作SPEEDING LIMIT,规定100兣,开120以上(见后注)。

头头是新人,自有一番雄心壮志。拿到这个本本,很是高兴。踌躇满志的组织了几个开发商的恳谈会,作为城市设计师的我和本本的作者,当然也在一边作陪,作专业方面的解释。于是,这个规划部门的BOTTOM LINE,通过这一系列的会议,让大家都心里有数了。

过了若干星期,修道院的SALES揭标了。又过了几个月,开发商雇佣的规划师和建筑师拿了一个方案出来:12层的大厦沿街排开,2层楼的修道院建筑的周围,包括后面的院子,排上了8层的公寓。方案出来,按惯例先给规划部门过目。头头惊讶,作为本本原始作者的我也側目。后来方案被公开,上了报纸,老百姓愤怒,而议员,则觉得是受了欺骗。

议员和老百姓,希望开发商按本本做.

规划部门中的某些“老法师”,则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把BOTTOM LINE招告天下。于是,事情到了头头的头头哪里,出现了想不到(其实也应该是想得到)的变化。因为头头的头头在不久之前,刚刚在修道院的对面批准了两个超过规划规定高度的建筑。头头认为,新时代来临了,现在应该改变过去把ZONING BYLAW的规定当作SPEEDING LIMIT的做法。而头头的头头则根据N年的经验说,在本城,房地产的地价并不是按照ZONING BYLAW所限定的建筑高度和密度来定的,开发商通常预测规划部门终究会批准超过ZONING规定的建筑。如果规划部门不批,开发商赚不到钱。我个人的意见是支持头头的,既然这次做法不同,所有的人都被广而言之规划部门的BOTTOM LINE,哪怕是从对所有参与竞标的开发商公平的角度出发,项目也不能太离谱。既然是市场经济嘛,规则明析最重要。大家都知道规划的指标是什么,按照指标办事,按照指标定价,公平合理。如果我们批准这个远超规划指标的项目,这对其他参与竞争的开发商也不公平。开发商不是口口声声的说PREDICABILITY最重要吗?没有人强迫开发商去按照高于规划指标去竞标。当然,还有头头的头头的头头的意见。

讨价还价吧。于是,开始了历时差不多两年的过程。最终方案是沿街9层,后面8层(注,本人选择回避后来所有的方案讨论和决策)。

方案拿到议会表决的那天,老百姓排队发言反对,地方议员高声抗议反对,除了反对开发商的贪婪,也反对规划部门的食言。而头头,则成了方案的支持者。这讨价还价过程中,其实有很多的故事。限于篇幅,鉴于有些细节不便透露,略过。

这是个将故事的贴子,不做分析。不过,为了帮助国内的朋友理解,稍微做一点注解:

1.  按照规划法的规定,任何规划,都是可以在任何时间改变的。所以,开发商虽然明知规划规定的高度和密度,会提出超过规划规定的建筑。很多时候,开发商去竞标的时候,心理就期望规划部门会支持比规划规定更高的密度和高度。
2.  对于这种现状,大家都不满意,但没有人愿意改变现状。
3.  开发商在这个过程中,掌握资源的优势。他们不仅可以去LOBBY议员(议会有20多个议员,而受方案影响的地方议员在其中也仅仅有一个票),还可以雇佣规划师,律师,和建筑师去大官司;老百姓,虽然从理论上来讲享有同样的法律权利,在现实中,他们不掌握资源,没有办法去和开发商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官司。


generist


发贴: 2
2011-12-06 05:4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意思,我也来讲个故事凑个热闹。

一个低收入为主的社区挨着一个不少艺术家居住的社区。中间是一条废弃的高架铁路。艺术家们受到纽约High Line的影响,就一直想把这条高架铁路变成一个公园。而低收入社区则希望能把铁路拆掉,腾出地方建可负担住宅Affordable Housing。两边一直都没有动静,因为不管是拆掉和变为公园都需要大概几个million的清理费用。而城市则不愿意支付这笔钱。

直到今年年初,艺术家们接纳了一个蛮流行的概念,Business Improvement District (BID 商业改进区)。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在美国产生的概念。划定一个District 边界,通过立法,向每个在District 内的商家征税,而税收则通过一个创立的非营利组织,进行对这个District 的清洁,维护,改造和宣传等等。BID在美国有很多成功和失败的例子。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因为在这个地区的商业并不十分发达,所以艺术家们将目光投射到了居民身上,将BID改为NID (neighborhood improvement district),NID将会对所有的居民和商家强制收取税收。并悄悄地通过即将卸任的市议员起草了立法。立法通过,征税将开始生效。而且这想法案,需要得到51%以上的签名反对,才会被撤销。

获知这个消息之后,低收入社区和艺术家社区里的其他人都愤怒了,发起了联名的反对。在两次议会的听证会上,反对的声音都非常强烈,但是市议员仍置之不理。

现在反对签名还在继续。最后一天提交签名的日期是12月9日。

故事还没有完结。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2-08 14: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老板的朋友的故事

本城郊区某工业区有一块狭长的地,慌了N年。某一天,地块的主人交上拉好运,国营邮政局有意在该地块的一头建一类似邮件分派中心的设施。

主人于是忙了起来,请了规划师,工程师,建筑师,弄出一个方案。基本上就是一片沥青停车场,中间是一个方盒子。

方案拿到规划局,负责的规划师召集起一帮人会审。如往常一样,自然是七嘴八舌,问题提出一大堆。其中包括:报批的邮政局设施,仅仅占用整个地块的一小部分,而整个地块却缺乏一个总体的布局规划,道路哪里走,管线怎么布,都没有明确的交代。问题提出了,自然要等答案。

这一等,就是若干月。 

若干月后,地块主人交上了更好的运。据说某专门销售各类“生态”产品的公司对该地块感兴趣,于是,主人再次请了规划师,工程师,建筑师,为狭长地块的另外一头,做了一个方案,放上了这个销售“生态”产品的公司。照例是一个芳盒子被停车场包围。国营邮政局部分原封不动的放在图上做参考,另案处理。一个地块,两个方案,分别处置。

方案拿到规划局,负责的规划师召集起一帮人会审。于是七嘴八舌,问题提出一大堆。除了缺乏总体布局以外,管交通的说地块内部的交通也不顺,而更加要命的是,那个销售“生态”产品的商店所处地块的另一端恰巧是总体规划所规定的“商业主街”,对设计有种种要求,而且要面临新设立的“城市设计委员会”的审批。

会议散去。主人不乐。

又过去N个星期,“生态”产品公司的方案,没有了下文。邮政局的方案,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批不下来。恰巧,负责邮政局审批的规划师,身体不适,请长假休憩。于是,案子转到了一个年轻规划师的手中。年轻人比较有干劲,赶紧约了地块的主任开会。

会议的前一天,一个不速之客光临。此人举止幽雅,声音慈祥。规划局老板的秘书是也。秘书告诉年轻的规划师,地块的主人是规划局的重要“资源”(也就是对规划局的发展建设曾经,正在,将要做出重大建设性的贡献的意思),局长对即将召开的会议很关心,希望一切顺利。最后,秘书半开玩笑的说,地块的主任和局长相处愉快。

年轻规划师心领神会,于是去开了会。

会后的一天,老板翩翩而来,好象是例行巡视的样子。走到年轻的规师桌边,语气轻松,略带幽默,而不失关切的问:

--小朋友,昨天的会开得怎么样啊。

年轻规划师受宠若惊,

--啊,老板,会议不错。一起顺利。

--那地块的主人挺好对付的吧?

--是是是,会议气氛十分愉快。

--那就好。

老扳点头,继续巡视。


randolph edited on 2011-12-08 14:23
科派__


发贴: 2035
2011-12-14 02:0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嘿嘿,帮顶啦

randolph


发贴: 5050
2011-12-15 14:1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保密的故事

民主社会的原则之一,是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倡导这个原则的人说,信息的公开和透明,是确保政府勤政和廉政的重要基础。

不过,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并不适用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哪怕是政府,除了有公开和透明的原则,同时也有保密的原则。

比如,最近有专门从事廉租屋建设的部门,为了应付为无家可归着提供的临时住宅缺乏的局面,决定在某政府拥有的地块建个项目。该项目看起来将和普通的低层公寓住宅无异。但服务的对象,是无家可归者。

做项目的规划师为该项目的前期策划,咨询了一些该政府拥有的地块的最新规划动态。不过,为了打这个内部电话,他却不能从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而必须另外找一间没有人的会议室。一面电话被其他同事听到从而泄密。

原因呢,可以理解。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政府有意在某政府拥有的土地上建无家可归者临时住所的消息透露,当地居民的反对抗议是可以想见的。这种事情司空见惯。比如最近,卡特基金会下的HABITAT FOR HUMANITY准备在本城东部某普通居住区建11单元的廉价住宅,就遭到了当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把单元的数量从11个减到9个。老百姓还是反对。归根到底,人都喜欢和有钱的人做邻居,没有人喜欢和穷日做邻居。哪怕是在“***高度发达”,人民的觉悟普遍获得提高的民主社会,同样如此。

总之,政府必须为这一件看起来是对社会有好处的事情严格保密。最好是偷偷摸摸的把房子造了,弄个既成事实。到时候当地老百姓想组织起来反对,也来不及了。

公开透明和保密,究竟谁对谁错,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判断。


龙法


发贴: 14
2011-12-18 21:4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顶一个

go to first page go to previous page  1   2   3  go to next page go to last page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7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