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景观园林 图书全店折扣    
  
首页Master作品招聘招标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 ABBS 论坛 » 景观与环境论坛 » 教育与执业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我的心理问题是怎么来的?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8:0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个事比较复杂,但我还是讲一讲。后边的势力不仅在中国凶恶至极,在海外都是跟监X控窃X听这些事一样,属于包括美国人在内不希望见光的问题。希望海内外关注者能揭开这个黑幕。

我的事,国内专业界和网民众知道一大部分的人,还是有的,有些情况我在一些帖子里讲过了。还不完整,以后再接着讲。这里只讲讲我的这个心理问题也好、什么也罢,总之就是这种共X产党整人害人的垃圾措施,到底怎么来的,是怎么回事。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08:13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8:2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共X产党因为美国也有这样的事,所以一众人才政治和公安上的江派干部,胡和陕西省的袁孙赵以及更低层的省委市委干部等人以为就是整人害人有些社会影响不能怎么地,后边有个俞孔坚搞学术背书也可以冲淡这些本来就没有任何正面意义的社会影响、根本道理上就站不住的野蛮而极端的事情,实际上说是政策,其实是屁的政策,根本就是江那个时期留下一些蠢的跟猪一样自作多情的封建丑闻,再加上人才这个更进一步拍脑袋拍出来的封建丑闻,以及以草菅人命死不要脸见长的力推电磁波干扰和监X听政策来的,我因为是江时期过问过的网民、北大和江苏陕西三方人才争议中的博士,一些话不中听,表面上是李岚清和瘟嘉宝抓、实际上抓住不放的等于还是江自己,外边看起来好像光是0506年无锡市委组织部的事,但实际一直就是公安系统和军方(?)管网络的在前边,纪委在后边伺机,从01年开始的事情,后来陕西省这边有了所谓的问题以后,就被瘟嘉宝和胡硬缠着试验这些科学技术整人害人的事情。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8:2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全世界众所周知我是因为回老家和想知道怎么回事而有了党务以及公安上的和谐问题的。和谐问题是陕西省委李建国一句话定下的,这个西安市规划局领导众所周知,党务问题则一部分是江苏无锡的,一部分是北大的,还一部分是陕西省和西安市的,中央的部分,等于主要在江的、等于也是胡和习的一些公安上的互联网治理干将那里,看起来像中组部,但等于是我当了干部以后统筹到中组部进一步上纲的,实际上等于都有。等于实际上真正的根子在哪里,江时期留下的一些互联网治理干将比谁都清楚。

一些迹象表明,徐德龙的西冶要么是冲的比较靠前扑着扑着申请这个措施的,要么就是被中央和省委压着承担责任的。这个决定本身实际上在中央,袁纯清和赵乐际是逐步落实的主力。北大党委周边的一些懂这个措施的人、尤其是袁纯清、原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白少康、现公安厅厅长杜航伟,是落实的主力加谋士了。

但事情看起来给人的印象是西冶申请的了,很可能也走了这个程序,等于徐德龙上下沟通领会意图的事情。这些以体罚为主的措施,整治和坑害了的知识分子,近年来在高校中也不少。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8: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的监控由来已久,01年的事情是最初的起源,02年春天大概2月底在北京我考博考英语的前一天晚上死活睡不着觉,大概就是这个干扰措施的最早情况。

给人的印象是中国互联网治理和管控的中心部位里面,也就是实际上军警加电信的一些核心人物里面的,一直等于是盯着我这里,当然他们盯着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全国早期的几百万网民里,大概有那么几十个。分门别类的都有些不同的办法。出名的人有出名的人的办法,愿意出名的有愿意出名的人的办法,像我这样,等于不见得愿意借互联网出名的,而又在中央江等人那里挂过号的,他们的领导不能不重视,但又不知如何办的,可能还有一些,我当然不可能知道具体数字,以及都有谁。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08:39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8:5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以后的事情有些帖子里讲过了。我这里仅对一些明显的迹象讲一讲。

说句实话,祝融鸡时期定下的互联网管理和社会管理措施中的一些烂的掉渣的办法,实际上跟我在规划局工作时期见的基层干部思维方式差不多。

我在规划局期间,记得和红星一次讲楼下接待,居然想安排规划院一个赵姓副院长这几个月下楼跟楼梯门口接待的保安坐在一起,以便搞好接待。后来也没落实。这种事在知识分子是不可理解的,就接待而言,哪里还需要副院长,楼下传达室坐着的人本来事情就不多,楼梯口还有一个保安,赵姓副院长再没事干,楼梯口的保安要他帮忙,不是笑话吗?但中国的干部就是这个思维方式,他觉得应该重视,故而要加强力量,结果越弄越要加强管理,越要加强管理,就是越要提升层级,多安排人。大概朱镕基时期的互联网治理,以及后来诸公逐年加强的互联网治理,等于是越来越多派人,多设机构,管来管去,都是些口水,一旦挂号,有口水也管,没口水也管,有些早年上级领导过问过的,就更是不敢承担责任推掉不管,动不动还要上下汇报,屁事就越来越多。

有些逐年积累的无事生非的操作方式之可笑,令人觉得不知道这些领导正经事不干,坚持搞这些浪费国家财政的事情干什么。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08:5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9: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经过多年观察,了解了我国领导是如何浪费财政拨款整天胡折腾的,一些办法大概在这里写一写。

我国政府把所有上网发帖的人定位为想出名。既然想出名,朱镕基等人的措施就要号称先帮你修路,大概有些做法就是先有网络上的斑竹盯着,随时在论坛里羞辱,进一步扩大,就是让媒体上的记者盯着,随时准备让你在媒体上变相的接受羞辱。记者盯着盯完了,公安上国安上还有一些盯着的,大凡上级领导问过的,都这样。最后所谓有实际的问题了,实际上是等你跟现实生活中的人起矛盾了,再往上一堆,堆上些政治错误,动不动就电磁波干扰。

这些等于都是政府部门的烂坯事,你懂的。

一旦盯上了,盯的力度、广度,以过问过的领导层级的高低为依据。换句话说,在中国任何地方,区委书记过问过的,区上分局盯一段,书记调了,他就不再管了。市委书记过问过的,市局安排盯一段,书记要调了,离开陕西省比方,也就算了。没离开到省上工作了,领导没说,陕西省一些垃圾至极的号称兢兢业业无事生非的基层干部,只要领导没交代,他还得给你盯着。你若离开,或者书记离开,他也就不盯了。省委的,也一样。要是中央的,那你在哪儿都得盯着。只要领导不发话,他都要盯,因为准备随时等领导过问汇报啊。

早期的互联网管理不如今天严,但绝对不是没管理,且高度集中(今天实际上还是高度集中的),而且不管则已,因为新鲜而没经验,江猪时期高度重视,一管就层级就很高。我这个事因为明显来自中央的互联网治理方面,领导一过问,直接管互联网的他就安排人盯着。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09:41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9: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盯着怎么盯呢?你这里有些错也好,没错也好,他那里理解过一段时间应该有些事情了,因为没事情他好像没干活没法汇报啊,然后就硬诬陷着上纲,上纲也上了,因为领导让盯着,不能这一段好像什么都没干,不能不上纲,上了纲又觉得貌似领导不一定想马上整这个人,就不能弄得马上就是直接给这个人制造很大影响的麻烦。所以就无事生非出一种办法,硬堆上些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的事情,这些事情甚至连言行错误都不算,仅仅服务于盯梢持续生事之需而已。然后貌似还上了上纲,讲政治,耗上一段,又不能没事,干脆自己认为必须有些处理结果,就在外边祭起媒体圈里的紧跟着互联网管理核心部门的人,合伙一起生造一些网上的舆论动静(把什么媒体新闻编排编排,假设这人看过了,就算接受了羞辱,你看没看他都不管,但他都算办过事了,等于手法跟网上论坛版主的办法一样,只是扩大了而已)。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9:3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个舆论上的动静,在他们的互联网管理理论上,就算变相地羞辱了你的互联网虚拟存在,羞辱了你的ID或者你在互联网上的那个存在,等于算个处理措施了,你其实就没上网,他也得盯着耗着,因为要跟领导交差是一部分,另外他干这个工作也乐得算个事计算工作量,等于屁正经事没有领工资得有个交代,实际上只是害人而已。

这样坚持多少年,你如果没发现也就没发现,现实生活里没事也就没事,你一旦发现理了他了,你就是心理问题,因为他天天在那里,只要你上网,他就跟个苍蝇一样反正变着法的搞着一些动静,日积月累你会感觉到就像谁整天跟你做鬼脸差不多,但你不理他他等于就是自慰了。

这个事情,先是论坛版主,再进一步就是网络媒体管新闻或那个具体版面的人参与,论坛里面变相的羞辱你一番,一般也就一段时间,你要不胡说八道了,他还没耐心羞辱你呢,这个最多是这个网站内部、甚至是版主自己的事,但一旦发展到首页、或管新闻版面或那个具体版面坚持一段、甚至坚持不懈貌似你这一段不结束上网躲一躲他就不罢休的情况,后边就不太可能单纯是网站本身了。至少估计是一个地方的最高宣传或公安部门领导过问吧。一旦要不是一个网站是这样,而且从首页到内部你常去的斑块都这样了,且不止一个网站的情况下,那后边能是谁呢?要不是一个地方的网站是这样了,那后边又能是谁呢?那不是公安部、文化部或中宣部这样的统筹管理全国互联网的地方里的机构领导居中协调能是谁呢?有些能量比较大的网民自己能策动这样一些事,但无冤无仇,他没上级指令或文件,又不掏广告费,谁理他啊?

这个办网站和在网站工作的人都能理解,一般情况下,你在景观版与谁冲突,或内容使人不适,他充其量封你ID,或不便***,就变相羞辱羞辱你,要首页上、或者另外的版块给你印象你在盯着,他不会有这个必要。

一旦发展到给人的印象不仅仅是网站新闻或那个具体的版块,而是报纸媒体、电视媒体,甚至给人的印象一些媒体圈里接近上层的人物居中操纵一些新闻引导制造舆论的情况,这个幕后不是最高层的态度和意见,能是谁呢?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11:57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09:5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在西安市的时候网上只是榕树下论坛和首页上有些问题,我很不喜欢后来干脆就不去了,等于那几个月里一些情况就明显不是网站内部的事情。后来我减少上网、甚至不再上网以后的下半年,事情非但没有减弱,后来有迹象表明还逐渐升级。这个幕后干预的层级,它怎么能光是上海市的宣传、公安或文化部门,或者那个具体的被得罪的网民?

那几个月里,中文互联网当时可能是最重要的论坛之一的躺着读书,给一群忽然大量进入的貌似湖南籍的五毛党水军冲击,很快变成了一个公共厕所,到处都是骂来骂去的帖子,有些ID发帖的情况明显是冲着我来的,我有很深的印象,知名作家、版主陈村则被自己论坛上的帖子告知“活该你现在很痛苦”,到了七月份还是六月份,干脆自己辞职不干了。

后来没多久,也就是这期间江讲话要防治互联网犯罪问题以后没多久,榕树下老板美籍华人朱威廉的资金链断裂,榕树下转给了贝斯塔曼。众所周知朱威廉和榕树下的幕后支持者本身实际上是上海市一些领导,不见得不包括徐匡迪或他最直接的部下,以及中央的互联网相关部门,当年朱威廉李寻欢宁财神等人全国各地到处上电视,明显是中宣部重点扶持的网站之一。当然这些是后来众所周知的,我知道这些,主要靠领悟。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09:5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0:0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此后,大概还有些迹象,就是贾平凹先生来西冶当文学院院长,前省长贾治邦去了我们村,等等。迹象之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这个问题,我的看法,不是我猜的问题,很可能正如李承鹏的书名一样,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这个问题,进一步发展,貌似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当时在榕树下躺着读书的参与者里,知道我开玩笑说什么我的网名是策划一个虚拟主持人玩一玩,然后这个事就被安排抓到新华社和央视去了,大意是引导引导,所谓爱出名就出够之类的措施和办法。这些大概就是江的部下们在01年到02年干的事。我估计大概基本上是实际情况。后来我到北大以后,这个轨道已经不可改移。

什么南周之类,我没研究,但很可能同时期文宣或公安方面能直接和江或猪汇报的部下里面的人对这个事有过表态,一些大媒体察言观色跟风,才会跟进。但主要还是央视和新华网的个别记者之类的人。这些人,我们都知道,实际上有些等于是直通中南海的信息员,包打听和暗探之类。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0:5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期间有几个迹象,一个是南周上边,忽然登了著名演员黄宗英的一篇文章,大概在2年我到北大以后还是什么时候,说反右时期亲耳听到毛X泽东讲,鲁迅要活着的话,就乖乖闭嘴,要不然就蹲监狱。我们今天看到很多类似的回忆文革呀、反右呀什么的,倾诉江青毛康生之类,貌似今天开明了。实际上非但一丘之貉,有些时候大媒体刊登这些文章,往往意味着一时期内有一些事。我不是讲我被看做什么鲁迅杂文之类辛辣无比,而是黄宗英的回忆,本身不见得不表明一些文化界和宣传部门的人对于一些网民整体言论的某类看法,属于正在关注之下,犹犹豫豫观察看进一步如何制定政策、处理一些问题的一种情况。南周这样的大媒体,版面不是白给的,尤其是与毛的旧事有关的敏感问题,版面策划、约稿和发表幕后没有宣传上的审批,编辑的约稿即便是没有意图,也发不出来。黄这样经历很多、挨过整、根本不需要多一篇这种文章的老资格艺术家,写这个发表,不会随随便便。如果说这是一个迹象,那也只是表明是针对一群人,也就是有尖锐网络言论的一个网民和言论者群体,而不是我自己。

南周副刊的这个文章,我当年就看过,后来琢磨才想起来里面好像有点计较。

这个阶段,后来想起来,我有印象在两全其美三角地,正是感觉盯着我比较密集的时候,也就是我刚到北大的半年。我记得一度想注册两全其美的ID,被拒绝。后来过了一年多再注册,才有了一个ID,但根本就跟没用过一样。现在联系起来考虑,我的看法,这个管制如果不是来自互联网管理的中国最顶层就无法理解。等于是至少两全其美等网站跟南周这样的大媒体统筹的事情。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8 09:5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2:2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另外一个,我多年观察的一种经验。就是一些极其垃圾的新闻版面编排或干脆就策划制造,实际上被利用来暗示性引导舆论。任何一个被盯上的人,发展到这个阶段,就等于已经不可能没事了。

02年我考博完第三天,清华出了一桩网上沸沸扬扬的新闻,就是计算机系的刘海洋,忽然莫名其妙跑到北京市动物园,拿着硫酸泼熊。这个明显不太正常的事情,怎么回事呢?后来,也就是大概10年以后,我查了查,当年有泼熊这样的变态举动的刘同学,居然在包括本校土著在内,博士留校都极其困难、博士后出站留校都很难的清华,居然留校了。让一位没事跑到动物园莫名其妙给熊身上泼硫酸的本科生留校,难道是因为清华很变态?那你想想为什么?

一般的社会新闻,在互联网传播为主的今天,比方说清华博士跳楼这样的,最多一天,就撤出主要版面。报纸登过一通,一般不会有回头采访。这个泼熊的事情,全国所有媒体,报纸,电视,一哄而上,互联网如新浪有专门的专题,以最焦点的状态,沸沸扬扬延续了快一礼拜吧。基本上是一个新闻在传播时段的最大量了应该。在中国的热度,不在除了类似习近平出访以外的任何热点新闻之下。等于明显要炒作出来一种社会心理引导和导向了。

总之中国发生了这样一桩怪事。它作为一个在外界观察者看来至少是没必要炒作的而大肆炒了半天的新闻,一些舆论大师想告诉外界关注者什么呢?

如果我们把一种已经盯上上纲和准备上纲、专门在上边胡折腾的其权势足以掌控中国舆论和互联网内容、想炒什么就策划制造一番的人面目看清楚的话,就会发现,有些心理问题似乎存在于作为心理镜像的互联网内容和个人之见。这个策划给人一种印象,就是有一头熊,关在动物园笼子里,莫名其妙被泼上了硫酸,是一位很好奇的清华的学计算机的本科生做的。学生很无知,但是相当好奇,多少有些变态,熊很无辜,动物园很愤怒,出了这样的事情,老师家长学校领导都好像被突然袭击了一样一点也没办法,现在名校学业不错的孩子怎么一沾上计算机就这样啊?这人现在就在清华北大,让老师们怎么搞思想政治教育?这就是媒体大肆炒作半天要告诉我们这些无知的群氓的。

或者说,领导的情人是不是祖英要不要退休关你屁事,办奥运会怎么样关你屁事,屁话很多,而且好像有点变态,综合大学的就不这样,所以必须有一种办法,让工科院校学生显得不仅很无知、很好奇而且很变态。这个新闻炒作貌似有这个社会效果。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2:3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从我的角度,从一种新闻受众的角度,以及新闻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理解这个明显是新闻策划和制造的事件,多年以后琢磨,郭伯雄将军莫非是这头熊?而我莫非是这位所谓的刘海洋?或者说与我有关的某种郭伯雄将军的因素,是这头熊?或者说那位中央领导,比方江啊,胡进套郭伯雄高占祥郑欣淼令计划甚至我们老家在中央警卫局或类似机构工作的人,甚至什么管理互联网的机构里的人之类,自己感觉自己跟一头关在动物园笼子里的熊一样,莫名其妙被我这个来自陕西的小清华西冶的学生,给泼上了硫酸,而不得不见了他的领导觉得怪怪的,生怕领导心里有意见了?是不是当年就已经在上边沸沸扬扬而我一无所知,有些方面干脆变相的折腾一番?

另外就是江和郭给人的印象,本身多年一直也觉得像一头熊。

换个角度,莫非有人已经将我看做一头熊,被关在围观的笼子里,泼上了硫酸而我一无所知?

这些东西,看起来很滑稽,但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互联网管理(我国由于是高度集权而极不透明的社会制度,于此尤甚),有些事情比较抽象,你要理解了,就会发现这很可能是某种幕后跟踪的人的一种暗示,等于变相告知他暗中给你已经搞了一些很黑的事情了。这些搞法,等于是通着电磁波干扰方面的人的。要猜的话,大概清华北大乃至中关村以及幕后的中央的一些秘密的东西,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但清华北大中关村在中国互联网方面比较重要,是众所周知的。根本用不着猜测,全国高校互联网最重要的电信基础设施、某些其他高校不一定有的数据处理设备、以及数据处理中心之一很可能在清华北大。这个跟CNKI的数据节点不是一回事。

而清华北大是高校学生的舆论中心,这个是没错的了。至于中央领导要抓高校,第一个抓的就是清华北大,这个也是建国多少年来的光荣传统了。西冶根本排不上号,也就在陕西抓一抓。
其他高校出类似的事情,就是上了媒体也没有关注和轰动效应,起不到应有的传播效果。起不到给人一种工科院校学生好奇、土、心理变态、有病这么一种效果。

但换个角度,他干嘛非要这么折腾一下呢?有党务或什么变相公示的需要?还是说只是盯着有些变动就要升级什么的?实际上只能表明,在中南海这样的封建王朝遗留下来的院子里生活的人们,他的治理国家的思维是近乎明代皇帝的思维方式。他不管面前有多少材料,但他判断问题的思维方式仍然是非理性的靠一种个人观念进行的。这个读过《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和《万历十五年》的都能理解。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3:34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2:3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江,乃至一直到胡的年代,中央领导集体也好,江胡个人也好,对于互联网,有新鲜事物的重视,但更多的,是人们对于高技术宗教式的互联网文化的狂热所导致的一种反面的治理和防范心理,也就是说,很多问题,是高度夸张、言过其实的。新鲜事物重视这一点,海内外莫不如此,我国因为江氏是电子部长出身而尤甚。但防范这一点,我国绝对远在他国之上。

我的看法,在不知哪位高层那里,躺着读书的一些帖子给他的印象,已经是山摇地动,足以代表高校学生的某种问题了。这些领导或领导的秘书,日常看的汇报材料都有数以万计的汇报文字,一旦有人汇报上去,秘书看见了,知道江朝一些人新派好这一口,虽然领导自己连电脑也未必会用,肯定投其所好列在给领导汇报的前边,用不着领导上网。这个什么国新办啊什么之类上海人肯定都这么干。

而一旦到了领导那里,在领导眼里,互联网属于舆论问题,他心中的舆论问题,向来只是人民日报,纽约时报之类,这些报纸的受众是数以十万百万计的。他觉得那就是大问题了。

退一万步讲,有人把什么处于深闺的不知什么层级的中央部委领导叫到电脑跟前,他老人家一看,好家伙,昨天还在哪儿开民主生活会呢,底下的下级汇报最近什么和红星或者郑欣淼之流私下在议论什么,简直有严重思想问题,必须严厉批评教育,眼下这个哪儿成啊,等于是贴大字报啊。必须严密关注,我们知道,在中南海或中南海式的的思维方式里,任何行诸文字的东西,都意味着思想问题,由于不熟悉互联网传播,互联网在他们的思维习惯里,帖子被他们看做一种三讲或者什么先进性教育活动上的汇报材料,一种帖子的影响,在政治敏感性高企的眼里,往往随级别成几何倍数增长其危害性,在陕西省西安市当时监管这些的领导里面的任何人也好,他们关心的和首先考虑的是他的领导会不会看见,也就是崔林涛、李建国、贾治邦之类会不会看见,越低反而越不管,一旦省上有领导被汇报了,首先考虑的是上海的领导会怎么考虑和处理这个问题。一靠猜,二靠打听。一旦是中南海里的领导,江朱也好,什么人也好,其眼里,这些帖子,很可能马上就被和纽约时报、人民日报一样的受众几十万计的媒体舆论一样夸张化了。而实际上这些帖子总共浏览的人数不过几十位。安全部门汇报和监管的陈村等知名作家的邮件有关信息,更进一步夸张了问题的严重性(估计其中包括海外知名作家和文化人,包括我的帖子在内的一些帖子,陈村是觉得骂的有趣在网上公开说了到处转发的)。总之最后琢磨研究和上下私下打听半天,先调查了解,最后又觉得问题不大,暗中布置一些办法,基本上就是这么回事。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12:53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2:3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当然,这些我因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我也就当瞎琢磨吧。刘海洋老师留校都十多年了,我们又根本不认识,也很可能我清华计算机党委农民政府另有需要。也可能该同学心理一时半会确实有些心理问题,单纯幼稚出于好奇,但计算机水平高,政治思想好,清华人讲究实际,不务虚,计算机系觉得就这么个事其实没啥,后来经过批评教育,觉得该老师还是很不错,留了也就留校了。与我肯定没什么关系了。

我这等于是坐自己屋子里瞎猜,表面上没关系几乎是肯定的。实际上没关系也就没关系。但是若要仔细分析了,在我看来,恐怕是清华或者不知哪里,有人有些事是肯定了,即便不是我。要不然这个新闻,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若是真有毛病,奉劝中央和直接策划其事的一些新闻制造农民以后就不要泼熊了。好好的没事干,熊何辜啊。

此后也就是九年后的2011年,在互联网针对我的引导已经是明戏的情况下,另有一桩不太热闹的新闻,明显也有策划迹象,就是云南还是什么地方的动物保护组织人士祭奠黑熊,这个新闻已经删除了,搜索不到了。

这个事幕后一些人要这么胡闹,我劝劝你赶紧收摊,狗记千年事啊简直。

网上被围观整治的人,大概搞计算机技术、内容提供圈子和游戏圈子里的黑话,是不是就叫黑熊啊?我根本不打游戏,不懂计算机,所以不懂这个。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3:0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从这个角度讲,对于互联网言论问题的无知,以及过度夸张,导致了一些问题的严重化,导致了当年一些措施布置的莫名其妙。我的这个事情就是这么回事。江朱时期中央一些领导的无知、低能和所导致的非常过头的措施安排,是后来多少年后我后边动不动赶都赶不走的一屁股人、一屁股事、稍有风吹草动就满城风雨的根本起因。

这些措施,概括起来,就是单位内部管控和媒体监控结合、媒体跟随和互联网羞辱结合,电磁波干扰随时待命。这些措施,现在回忆,我在北大期间也好,甚至在榕树下上网期间,网上就有一些搞电磁波干扰而服务于互联网整肃的人的威胁,今天估计就是同一帮人。这帮人所属的一种机构和组织,事实上也监管着全国的网民、知识分子、干部甚至老百姓,等于是一种执行某类纪律和刑罚、专事整人的,类似上海地下党时期康生手下专门杀不听话的党员的红队(而我是你妈的逼得党员)。

这些措施,后来再加上中组部前任部长个人管干部的一种好新奇和喜欢闹哄哄的口味,越发是饿狗见了稀屎一般,加倍的扩大了。温时期的一些办法,无论公安也好组织也好纪律也好,都藏在江朱时期布局的一些措施的逐步扩大后边,现在的结果事实上就这么出来的。

朱镕基貌似亲美,好新派洋派,爱搞什么超女选秀,这一套互联网办娱乐化治人的办法,很多都是从这一套莫名其妙的偏好发展出来的。别人跟你没关系,也没怎么你,然后有些话不对,帖子不大对,整天在后边我有才领导都是我的粉丝要我出名要扶持我,央视新华网等大媒体跟在后边铺路一定得我出大名,搞了多少年,当时在榕树下就开始,2002年后就这样,到北大后边隐形的还是等于是这样。这个是我到规划局以后,尤其是07年后,温袁等人和江苏方面协调以后,继之扩大的办法。

江苏方面有人可笑之极,引进人才自己等于办错事了,不自知,然后人走了,又觉得没面子跟着忽悠,觉得这样可以是一种组织工作的创新办法,和什么赵袁孙等领导一道谋划,貌似可以把我给科学发展起来,我的一切必须和互联网有关,和电脑有关和机器有关甚至和脑控武器有关,这样很前卫,整天还请君入瓮的爱惜人才。李源潮同志居中,赵乐际和孙清云一路往下,一方面李克强、瘟嘉宝政府的公安系统搞干扰制造精神病,另一方面李源潮、赵乐际、孙清云的党务系统竟然不准精神病。认为是人才,有能力工作,就应该继续回规划局接受组织处理。等组织处理完了,还可以继续科学发展啊,电磁波啊,互联网啊什么的。

你这个东西,死缠著不放,人才也好,上网也好,其他什么也好,跟狗记千年事有什么区别?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3:3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人认为我先在网上骂别人了,那个时期网上的风气普遍如此,再说我都道过谦了,多少年了,你不是狗记千年事是干什么?你整天在上边、在后边跟着穷折腾什么呢?你不是脑子有病谁有病?整天政治思想政治思想政治你妈的逼的思想?

关于电磁波干扰这个措施是怎么来的,我下边再说。

我是怎么觉得有人的威胁的?01年上海榕树下躺着读书期间,有先生就暗示我的网络言论可能导致生命危险,如讨论什么上海作家老掉牙的小说《死是容易的》等等。03年底两全其美站有人实际上等于是暗示我的朋友不要和此人来往,暗示此人是迟早都死了的等等。我的女性朋友里面的,不管亲密与否,都有不好的名声在网上散布。近多少年来,我们都莫名其妙绯闻无数,动不动就在一些人的流言里风流异常。我到无锡、尤其是回西安九年以来,就更是越发臭名昭著,无所遁形,24小时监控,天天都在省委和公安厅哪里挂号。我这里号称违纪,正儿八经的经济问题要说都可以没有,但跟家人全部移民海外、个人捞了***几百万美金的人一样,搞裸管都多少年了。

这等于是堂而皇之假组织干部监督和纪律之名,代江个人进行莫名其妙的性心理和性报复。近九年来的针对我的一些措施,个人理解起来,江X泽民个人一种个人性心理有残缺的、根本上就不健康的老变态的心理残疾呼之欲出。

江个人也好,其他人也好,流氓至极不说,整天缠着别人的都是些让人没法开口的贱到极点、让人不可能有任何尊重的烂事。你和宋有无感情,是社会上流传多年的烂事,我跟大众毫无区别的提一下,你的手下里管互联网的,马上就跟吃了屎一样,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0:0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4:0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关于以公安系统为主,实际上等于是省委几个部门的人包括军区统筹在一块的这个电磁波干扰刑罚措施是怎么来的,我这里记下来,留下一点资料。

我自从无锡快走的时候,基本正常,偶尔有梦,属于正常范围。回西安后,当时觉得是不是有心理压力,也算正常,现在我很怀疑是一些来自中央和袁之类的一些人安排的电磁波干扰措施就已经跟上,只是强度较低。从06年下半年到规划局开始,我就相对多梦,经常半夜醒来,此前我多年根本没有这个问题。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很可能是来自省委或纪委的一种电磁波干扰措施。

前述前中纪委书记吴官正06年9月要将反***扩大到文化科技教育领域的文章背景下的,等于我当时就不到规划局,在西冶也不得安宁。关于睡不着或半夜醒来多梦属于电磁波干扰问题,这个有经验者自己能理解,一般没人说,说了也没证据,讲不清楚,说了也外界没人相信了等于。

美国人和西方世界好这个电磁波干扰的东西,跟监控窃X听一样,反抗之,等于站在全世界权势人物的对立面。根本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我也被威胁数年了。深知至少在中国,监控之于我是不可避免的,目前则貌似电磁波干扰之于我,也是不可避免的。有人拿回不回规划局作条件,要挟今天的电磁波干扰取消,回去接受处理,即根据政治风向和形势所需取消之,这个我跟你说,滚你妈的去吧。管你是谁,即便是习李之类。

有这种多梦、半夜醒来情况的人很多,国内也好国际也罢,都是如此,一般人归因于健康问题。有不少长年有问题,因此看心理乃至抑郁门诊的,都是这个情况。明确讲,根据我近年来的经验,以及我本身的情况,我现在对这个问题有疑虑,即非常怀疑我自06年下半年以来,受到袁纯清和中纪委幕后要求的某种电磁波干扰措施。有这个经验,每逢看见家人有睡不着之类问题的,我总觉得我好想碰见了一种比恶狗还要讨厌上一百倍,但赶也赶不走的愚蠢如猪一般的某种东西。

我本来没有这个疑虑,最近几年的一些超乎寻常的经验,懂一点了,故而有疑虑。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4: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11年快到年底时,我因为在网上发过一些贴,众所周知的有一些帖子,这期间公安上幕后等于控制着我们家,暗中一些人和我家人沟通,家里人认为我有心理问题。应该去心理门诊看看。动员好几次,我去了一次。这一次,令人经验非常。

关于心理门诊和公安上也好纪委也好什么方面也好,总之是电磁波干扰的一种利益共生关系。等于医生不一定完全懂得,但是绝对没人正面说和揭露的一种问题,后边实际上是电磁波干扰。

我这里不是讲所有的心理门诊都有问题,都不看病,或者说世界上根本没有心理疾病或抑郁症,而是说有一些政治迫害的链条假此以存在和掩盖。他实际上是来自一些政治人物或官方某种害人治人的需要,而加之于你的一种电磁波干扰措施,但医学上的解释是抑郁症。不是原来就没有抑郁症这种疾病,而是有些抑郁症的症状,本身并不是疾病,而是政策性的结果,或者说是某种喜欢以科学发展为名义,或者喜欢将自己打扮成一种恶魔般的面貌,让老百姓恐惧的领导要这样做。

电磁波干扰的机制,属于医学和物理学的内容。这个我就不讲了。

我这里有亲历的一些资料,讲出来,希望陕西省的有关心理医生和心理门诊不要见怪,问题不在你们那里。我这里讲,不是要揭你们的丑,所以隐去你们的名字,只讲共X产党的事情,问题在共X产党本身,在西安市委、省委、公安或国安方面,以及中央。

一般看过心理门诊的,都知道医生会叫你先做几份问卷。问卷是一种心理学测试题,随即抽取,计算机里有很多题库。答完题,再由另外的计算机自动生成一种诊断评判结论。有的问卷结论比较详细,近乎可以跟原题对照的答案的。

我之所以觉得这个有问题,是因为我答的问卷实际上没有一些这样的问题,但诊断结论里有;或者是我答的问卷有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没有,但计算机生成的记录和结论里我的答案却是有的。这不是医生的问题,我很怀疑是不是有些计算机远程修改一些答案的问题。

我当时还根本没有今天这样的等于24小时干扰,吵来吵去的情况。问卷里面有问,你有没有幻听的情况?我的回答是没有。结果计算机生成的东西是黑纸白字的写着有。还有一些类似的情况,我手头至今保留着这份记录。上边有疑点的不止一处。

这个措施,也就是今天的24小时吵闹不休的幻听,实际上是在我就医以后很久,也就是开十X八大的时候才有的,十X八大开完就一直搞到现在。当时就没有这个问题,怎么会有这个幻听的诊断结论?而且一有这个情况,整天吵的就是要求回规划局接受组织处理。

这等于不是省委和中央官方在制造抑郁症、精神病吗?博士论文找点若有若无其实根本就可以没有的问题,吵吵着弄得好像很大,然后好像博士论文没写好,整天上网,最后搞成精神病,社会上搞不懂,所以人们能接受啊,谁能仔细琢磨江啊什么恶狗一般的蠢材领导在幕后在干什么呢?

一开始一直要求回规划局,偶尔还博士论文有问题,动不动就拿不解除这个幻听的措施要挟必须依靠组织,必须准时去西冶开会,必须依靠组织(我几乎一次都没去过),每逢第二天给学生上课,第一天晚上就弄得你睡不着,后来天天追着我骂习近平他妈,瘟嘉宝他妈,江和所有的几代常委,没有一个不骂得祖宗八代不能安宁的,骂的我都听腻了。根本的目的,实际上跟此前几年来的情况一样,等于就是一根筋,回规划局。好像规划局跟瘟嘉宝或者胡近涛、习近平、李克强这些人他妈在那里,希望我怎么去日一下一样。

这个情况,像习近平、瘟嘉宝这样的一些政治人物,乃至整个中国公安、纪律和组织人事系统在幕后不是自己在丢人现眼是在干什么?你们这个狗的要命的事情,准备坚持到什么时候?

跟政府讲理根本讲不清,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去跟政府作对故意抹黑。这个东西我的证据在手上,我写在这里,也不想曝光什么。这些措施,媒体介入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央视的崔永元还天天抑郁睡不着呢。他有屁的办法。

现在是无媒体时代,也是水门事件以来,媒体和舆论最弱势的时代。媒体根本就没用,在中国尤其如此。记者和编辑自己动不动就死了,或者逼得跳楼自杀什么的,幕后还不是这个电磁波干扰。政治流氓会武术了,记者就无冕之王个屁啊。

我只是觉得上边的领导行事迹近无赖,迹近无聊。这一点,也充分说明,江及其后辈都是些什么货色。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15:14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15:1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也正因此,目前大概中国最牛逼、号称谁也惹不起的一种人,就是搞电磁波干扰的了,官员和生意人争相送钱巴结的,也就是这一部门里的人,或从事此类工作的人。这些人的张狂,也是我从未见过的。我哪里还能算骂什么中央领导,这些人等于天天骂习和温之类人的母亲,天天都没事,这个大概是一种受特殊保护的人吧?

据称他们是政治剧常委要训也就训了,要骂可以天天骂,我还不知道网上的消息的时候,他们就声称自己周永康都敢训,吴邦国我是在两全其美上见过搞监控的拍的吴的照片,是陈X良X宇倒台的时候拍了照片嘲弄吴的气色不好,大概是睡不着了。陈X良X宇泡网上说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说江要来看他,估计就这个措施了大概。

这些人在我这里就骂习李胡温江朱家常便饭,至于什么孙清云赵乐际袁纯清李源潮,更根本日你妈还没工夫呢,骂得我都听得养成习惯了,觉得新常委老常委这些人不过是狗而已,哪里有值得尊敬的地方,这些人骂完了他还没事。据说其隶属机构和用人乃是军队式的绝**密*机构。这个机构后边,明显是公安上的综治部门、纪委或组织部之类的权势机构。总归是某种类似用于医学还是什么用途的办法,被征用来做这个事了。

现在这个东西是延伸到海外的。我到澳新去还是一样。估计是买通美国,全世界联网了。

这些人这么张狂,我就不懂,领导不知养这些人干什么。习近平之类的人,要不是吃大便吃得脑子里都是屎,养着这些人天天骂自己的母亲,然后还根本得罪不起一样,搞不好自己挨训还找不着人,你当国家领导人还不如别干算了。估计像江这样的蠢猪般的领导,就是靠这个立规矩管高级干部的了。什么烂怂中央领导,牛逼威风的不得了,那这个措施一折腾,就老实了大概。

共X产党讲家法,拿这个动不动训干部,我又不是党员,不知道为何如此爱我?对领导是这样,因为领导有高官厚禄,我一天到晚穷酸至极,你跑到我这里来,是吃屎找不着厕所了还是怎么着?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20:1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就这样等于上届国务院领导坐镇追着追了几年天天穷折腾,到最后硬压着北大、陕西省和西冶硬压上一个电磁波措施,陕西省、西安市和西冶还整天对外号称拿我没办法,整天动不动我是“江苏人才”,我早就多次声明跟江苏的事不想有任何关系,还整天“江苏人才”,自己天天等于硬缠着别人消耗个没完等于缠着闹事,他还无辜至极,他没办法。和我根本不认识,他没屁的办法,他彻底不管了,不安排人纠缠不休了,互相不理了,相安无事,用得着什么办法?

孙清云这样的官僚,脸皮厚到极点,在市上上边有问题,我自己弄不清了解了解,跟任何人都没说过,他就在幕后纠缠不休整天上纲还反什么谣言,谣言还不都在省市公安国安和组织纪委的要员圈子里?

现在别人调走了,他还跟在屁股后边整天组织纪律,一个副部级高干,一点脸皮没有,根本不认识,纠缠不休,不知跟谁组织。孙还整天经济问题和纪律,自己屁股根本还什么时候干净过,西安市的基层干部哪个不知道孙及其手下凡追着我讲纪律的,个个都是当官当成了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一群自己捞了几千万的人追着一个老百姓还是领导自己叫买房的人追究一套房的经济问题,何其可笑。自己都不嫌丢人现眼。讲政治纪律,省委市委、孙及孙自己手下的人哪个人不比我心思活泛,自己不知都私下猜测议论***X中央的破事都几个轮次了,包括西冶党委及相当一部分学校里的贵族、屁都不懂的教授们,以及规划局屁也不懂的领导和专家们,议论了几个轮次了?现在谁不知道是中央01年缠在后边的烂事,低能至极,你还政治纪律个屁啊?

公安上根本就是低能至极、处理问题水平又差、又好事至极的一群农民,拿丢中国的人不当回事,袁纯清和吴官正时期一直到现在的中纪委不也是吗?不是中纪委系统和组织部系统的人硬压,我的房子要么就买了有屁的问题,要么就当时都可以退掉,当时我就有意退,但实际是退不掉,退掉了他们认为你还在进一步不知还要捣什么乱。谁不知道这个事本身当时就是中央、国务院和省市领导、包括省市和中纪委系统、组织部系统的人硬压着和红星的事情?和等于要人买房,买完了他成了市纪委委员,上边中纪委等于好不容易有了一丁点经济问题可以交代挂号多年的政治纪律烂事,我成了违纪,拖到现在,纪委和公安部互相争着扯淡,到最后搞干扰、一扯电磁波一会准备当精神病处理随时都不管了,又一会看着别人除了这个一切正常,还能搞学术干工作做项目(我的好几篇文章、西冶的本科生与研究生课程教学和一个项目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完成的),又跟个农村妇女一样狭隘的不得了,必须给你骚扰和弄得什么事都干不成,完了还推来推去不肯结束,你不是又低能、水平又差、又好事是干什么?

中纪委系统插手学校的教师管理,到教师中间强调政治纪律,是吴官正时期的政策,事实上幕后跟江时期对我的一些布局有没有关系?这种事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时候有房子的一点纠纷有吗?谁议论过你江家的什么吗?等于我就是当时到西冶、不到规划局仍然有事,怎么让人理解这个事?今天西冶的纪委仍然等于还是一回事。等于是狗记千年事,01年的事情缠到北大,缠到无锡,缠到西安市规划局,又缠到西冶,没完没了的,省上和国务院反复把西冶抓在手里,你不是有病,江这样的老人不是自作多情而又狗记千年事是干什么?

就这还论文问题,纪委系统的人,包括跑到高校来抓政治纪律的人,不要说西冶,整个陕西省这个系统的人,甚至包括中央这个系统的人,自己压根就不懂专业,你懂个屁的论文问题。还不就是整天压着硬缠着北大一些老师,在后边死不要脸的缠个没完。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0:34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21:0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全中国的高校系统,据说像这个情况,也就是24小时没完没了幻听、所在单位党务上一般散布流言说成是心理和精神问题的、到最后不让上课、国家给发生活费的教师,据说有上百位还是几十位至少,这个数字估计不止,陕西省估计都几十位,有的人是水平不高上网上出来、或者是私下骂共X产党骂出来的事情,像我这样事实上应该在本省有一席之地、甚至是中青年是学术带头人之一的,怎么成了这个问题的,上边说的一清二楚,你中央领导里面的人,自己脑子有病,好好的当你的领导,非要把一个明显过去多年,可以相安无事的问题,抓在手里毫不放松,非要无事生非,别人最多只是调动工作的问题,中央是死活不满意、不愿意、要反省、要改造,完了还死活过不去,成了国家大事一样,天天消耗。这样的领导,不是有病是干什么?幕后若不是江这样的心理残疾至极的老顽固,怎么会这样?

这些人中间,我只是猜测了,有北师大的法学教授半疯半傻走失的,有中科院的研究院自杀了的,有些恐怕在中国是相当优秀的知识分子,胡和温的朝廷,以及今天的习李,中央领导自己或者其手下直接管理的一些掌握电磁波干扰和监控权力的要员,似乎有好这一口的八旗子弟般的恶习,对于整治和谋杀知识分子有癖好。

至于电影导演、演员、作家、文化人、科学家、教授、医生、乃至中小学教师里面有这种情况的,没人知道具体数目,估计不计其数,搞监控的就是动不动因为上网或私人的一些闲话缠住盯梢,幕后就是纠缠这些人的言行,到时候步步升级,最后搞干扰、当心理问题和精神病治理。有些公安和纪委口上的记者,号称中国有一亿精神病。大概跟毛时代的反右一般,取百分之五了?还是网民和知识分子中的人,一概不管三七二十一,监控,纠缠言论,放屁吃饭都有错,多少年消耗下来,最后根本无法解脱,几年所谓的科学发展积攒下来,慢慢没有一个亿的电磁波干扰导致的心理问题,也就快了。至于整天幻听的情况,估计至少也数以万计,甚至以十万计。

这些因为一种言论和行为问题上纲有癖,有问题没问题都只是因为一些搞监控的党员自己想害人在政治上寻找进身之阶,而经常被害得没完没了的人,实际上是共青团和太X子党系统出身的一些高级干部的政治思维方式和政治洁癖之下,所制定的一些政策导致的,他们自从政以来就是按高级干部培养,一直在政治恐怖之下成长和发展,自己受约束受习惯了,像一些太X子党,更是自小在政治恐怖之下成长,这些人一旦执掌权力,压根就觉得中国的老百姓应该跟他们一样过日子,你荣华富贵及身,整天争权夺利有需要,老百姓凭什么这么过日子?

周永康和孟建柱时期的公安部,强调所谓的柔性治理和加强社会管理,监控无孔不入,更是很多竟然以电磁波干扰代为行公安上过去可以不管的社会管理,实际上主要是百姓的日常言行,无事生非,而又饮鸩止渴,竟然习以为常,这些人以中国可以有一亿心理问题、进而一亿精神病为社会治理目标,令人确实佩服共X产党的大手笔。你这个跟毛对刘少奇讲的饿死几千万人怕什么有什么区别?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1:02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21:2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共青团和太X子党的一些高级干部,习惯了红色政治恐怖,从严治党治的老百姓不得安生,动不动害人害完了,因为电磁波无声无形没有证据,一个精神病的藉口完事,有些家庭成员被干扰起了家庭矛盾,最后一家人四分五裂,根本不和睦幸福不说,有的甚至全家人这个死了,那个死了,甚至一家全死了,这样的灭门案公开报道的有好几起;有的人本来只是社会管理上的小问题,在过去属于公安上不管的事情,或者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有些口水、聊天之类的问题,抓在手里夸张至极、建国后打击反动分子般的陷害和打击,最后竟然恶意诱导,导致了一系列纵火案、杀童案、危害公共秩序的重大刑事案件这样的问题。基层公安管不了,上边的搞干扰的某种部队,死命的要制造一些这样的问题。等于治理变成屠杀,这个科学发展和社会管理创新,追求它干什么呢?

整天号称是学习美国和西方,美国和西方不是没有这个,社会管理也不是不严,但恐怕也不至于因噎废食,削足适履。美国和西方式的这种所谓加强社会管理,在中国的社会制度下,加上一个互联网和大众媒体监管社会,绝对会变成江和我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会不断出现、一大堆荒谬至极整天无休无止的情况。

***自己本身就是整人能力过剩,以中国实际上没有出口、等于是骨子里向来就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没有宽恕机制、容易小问题扩大化的共X产党制度,社会管理偏严,或者是到知识分子和老百姓中来强化政治纪律,动不动一些小事扩大化,动不动施以过去只见于上层的电磁波干扰,把共X产党上层社会的***下沉,等于是饮鸩止渴,最后导致的必然是自己的管理压死自己。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22:0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胡执政时有两个案例我印象很深。一个是南京周久耕案。这个人干了什么?这个人只是开会讲了一些话据说,根本上可能在基层干部里面连错都不能算,结果网上沸沸扬扬一炒作,马上进监狱。这个人本身当然有经济问题,但给人的印象是起因正事没一件,没有真正站得住脚的违纪问题,等于抓一些开会和私下议论的闲话,抓议论,这是不是胡闹呢?我不懂。

另一个韩峰案,是电脑上有些日记据说,他在自己隶属的管辖范围有什么问题?当然不是没有,我也不懂。但这些东西,流行黑客呀,水军呀,监控呀,挖隐私呀,是不是胡闹呢?我不懂。

给人的印象是要严管,但因这些事起事,本身就是胡闹的严管。闹得很凶,这些案子作为一种标本施之于全社会,每一个人都会失去安全感。

当然了,我整天被你们这帮猪缠住,有正经起因吗?没有。号称是人才,还假惺惺的一个要回老家,另一个给人印象还爱得不得了,不远万里去了解,这一个也爱的不得了,死活要留下。最后上网的问题,发现狗记千年事记到引进人才之前的01年去了,连你引进人才都办错事了。你这种追着缠着没完没了好事不休、折腾个没完的烂事,有意义吗?杀人放火谁不会啊?

我的案子,要远轻于周久耕案、韩峰案,但实际上是类似的 消耗,几句话不对好事而又爱关注的领导口味,几乎全部是监控和硬缠出来的问题,等于是纪委和公安直接归江领导,耗了十几年,中间插进来一个组织人事上的人才工作,办的等于还是一种心理残疾至极的自作多情的烂事。你就是再跳再折腾人才,再折腾什么管好八小时以外,等于还是帮纪委和公安执行积累已久的问题。

我前边讲过,江苏无锡和北大,等于是办错事了,在认本人做人才这个问题上,等于是本身是不符合朱镕基江胡等人关注的一些意图的事情,基层已经有了这个事,汇报上去,中央的老猛兽只好顺着说而已。有这个互联网问题的背景在先,江苏的太X子党、中组织部长、陕西与北大背景的一众团干,本身自己就根本改变不了这种原来就在公安和纪委系统的烂格局,改变不了江朱留下的一些事,以及江个人难以捉摸、不知要干什么、等于是既想当婊子整人、又想立牌坊好名的意图,干脆只有不断升级,升级到现在,等于无级可升了,只有整天围观和消耗。中央一些人,尤其是江等人的低能、心理残疾、无事生非而自作多情,可见一斑。

像江的退休、宋祖英、网络与我这种问题,你本身从一开始就是胡闹嘛。你不是自己跟自己消耗的垃圾至极的没有宽恕机制、没有出口的社会和党务管理闹出来的丑闻,是怎么回事?像这样的事,就跟法律上某类问题的诉讼时效一样,本身应该既往不咎,越缠越是事情,等于到最后只是肥了一些搞监控和居中胡搅蛮缠的人,他无事生非,稍微有一点正面的好事都给他坏掉了,完了他满足了江这样的猛兽难以捉摸的复杂个性里最负面的意图,最后他还给立功了。你的这一套死缠烂打、过期食品都没人要过期的大便你吃个没完贱到极点的监控和胡搅蛮缠,善于无事生非而又没有出口的惯例性做法,不是根本问题是什么?

连这个监督八小时以外的问题,中组部都把我抓在手里闹了半天,还不要说什么更早的什么要针对教师和知识分子反腐摆、投机分子无所遁形、打假、虚拟社会治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多少年来年中央不论办什么事首先本人都是话题。我他妈就跟个玩具一样,长年不知在中央哪个党务或公安部委被当球踢。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2:1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7-25 22:2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像一些口水根本无价值连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都够不上,党校还有人认为是大挑战和大威胁发在人民日报上,这些本身是迎合一些领导意图的观点,居中兴事不休的中央领导可以说真是脑子进水了。

我国的法律有规定,民间私人借款,哪怕是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超过一定时限诉诸法律不予受理,这个叫诉讼时效。类似的违法问题有的跟经济问题相关实实在在的也有些有诉讼时效。像你就认为我早年行为不端,有谩骂行为,没有及时道歉,他就是涉及名誉权问题,起诉到法院也有诉讼时效的对不对?更何况一些作家当时网上到处都是这种问题,他自己根本哪里还很爱扯这个淡。只有像江的这样一种残疾至极的事情,才会追着别人瞎扯淡,最后扯淡扯到全世界,天天出一种封建社会丑闻的丑,咱们老江还厚着脸皮一副政府帮文化人保文化人的模样,在中间实际上自己兴事瞎折腾自己还装作不知道。

在中国明确讲,像一些作家知识分子自己都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们里面一些人还以为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网民,都是五毛党,是文化和宣传官员基于领导意图来训斥他的呢。余秋雨等人网上长年一堆人骂来骂去,幕后不是文化宣传上的领导迎合一些领导意图自己的做法是什么?有一些自己本身靠炒作的自己还不雇人在网上媒体上骂自己搞宣传,这样的事在中国不仅有历史,现在还不常见的很。文化人他们充其量跟一些教授差不多,自己哪里还能有兴趣追着消耗监控好事。不是江自己朝廷内部的人在胡扯淡是在干什么?

这种老狗记的千年事一般的问题,除了这种政治人物及其下人自己记恨,一般谁爱管啊?

这个不是江的中央兴事,自己有病,怎么会这么久没完没了,一路到最后成了我必须一辈子挨整、家破人亡兀自不肯罢休的大问题?


licore edited on 2014-07-25 22:46
go to first page go to previous page  1   2  go to next page go to last page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28-61998486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