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景观园林 图书全店折扣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景观与环境论坛 » 理论与历史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关于本人博士论文《城市——区域景观安全格局》的一些情况
licore


发贴: 437
2014-03-31 13:0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第七章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整合保护
本章的重点是通过建立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对历史文化、视觉和景观生态三种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进行整合保护。本章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绿色通道网络相关概念与理论的阐述,二是结合台州案例的实证研究,包括对前述三种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叠合、特色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以及相关的特色保护与弘扬建议导则。
7.1 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整合保护理论基础
7.1.1绿色通道与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保护
最早在绿色线形开放空间景观规划中保护景观特色资源的实例可以追溯到1865年,当时Olmsted在为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做了一个线形公园道规划。1900年代左右这种线状公园和绿带深得规划师们的宠爱,著名的花园城市以及蓝宝石项链都是这一潮流的重要代表。后来,作为这一传统的继承者,Civilian保护合作公司在线状公园道系统规划中非常活跃,该公司在运河景观修复、城市美化方面做了许多项目,有的项目和后来成为国家遗产廊道的Illinois和Michigan运河紧密相关(Ligibel,1995, p30)。
可以说人口向城市的大量集中所导致的休闲和游憩需求是绿色通道运动日益高涨的催化剂和根本诱因。早期的公园道主要是为马车和马修建的,其功能主要是通勤服务,随着汽车时代的到来,这些公园道为汽车所主宰,并进而扩展发展成为风景驾驶道路(scenic drives)而遍布全美国。环境危机的到来使人们发现汽车的坏处,“为快乐而步行”(walking for pleasure)开始远远的超过“为快乐而驾驶”(driving for pleasure)而成为人们休闲游憩活动的首选(Little, 1990, P117),步游道、自行车道开始成为绿色通道的主角,成为必不可少的绿色通道基础设施(greenway infrastructure)。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绿色通道把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景观的保护、整治和利用结合起来。
绿色通道作为一种城市——区域景观特色资源整合保护利用方式,其发展主要是实践导向的。早在Mcharg所谓的“发明生态规划”之前,另一位重要人物, 威斯康星大学的Lewis实际上已经开始了绿色通道网络规划研究(1964)。经过详尽的资源调查,Lewis对威斯康星200多处具有重要价值的景观资源进行了登记,并将其落实制成图纸,这些资源的一多半是具有文化遗产价值的运河、水坝、建筑物等。Lewis和他的助手们对图纸进行了叠合,发现多数这种具有遗产价值的资源都和水系有着密切关系,于是他将这些水系和周边带状地区,和文化遗产一道都规划保护起来,形成一个系统的廊道网络,称之为“环境廊道”(environmental corridor)。这一称谓也成了那个时期对绿色通道网络的普遍性术语。Lewis的这一研究向来被研究者认为是绿色通道和遗产廊道的先声,把文化和自然景观资源整合起来,综合进行规划,在当代景观设计学史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意义(Fabos,1995; Ribeiro, 1998,P26)。
继Lewis的研究之后,美国各州都分别对本州的各类绿地空间进行了连通尝试。乔治亚州是美国较早进行整体性绿色通道网络规划的州之一。该州早在1976年就完成了环境廊道研究(environmental corridor study),并以此为基础不断发展形成了自己的绿色通道系统。该州的绿色通道系统是从本州的文化、自然资源评估出发,并把河流作为主要连接路线建立的,是“一个把自然和文化区域连接起来的线形整体系统”(Dawson, 1995)。规划中包括26条绿色通道,把该州90%以上的遗产和主要的特色自然景观资源都囊括进去。这一规划经过近二十年的检验,在区域特色景观资源保护等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功。
随着遗产保护区域化趋势和绿色通道的结合,遗产廊道应运而生。作为绿色通道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主要形式,遗产廊道从理念到具体的管理规划方法都从绿色通道获益甚多。遗产廊道官方的正式名称是国家遗产廊道(NHC,national heritage corridor),与国家遗产区域(NHA,national heritage area)概念基本类似。遗产廊道通常带有明显的经济中心、蓬勃发展的旅游、老建筑的适应性再利用、娱乐及环境改善(王志芳,孙鹏, 2001),主要是一种大尺度的区域性的遗产设施(large scale heritage facility)。总的来看,遗产廊道主要是指在依托有一定历史文化意义的铁道、运河、河流、道路等线形文化景观元素的基础上,整合现有资源,通过一系列遗产保护、步游道和自行车道的规划、生态保育和恢复、解说系统组织、旅游开发等手段,来实现文化遗产保护、生态保护、经济发展、休闲游憩和改善社区生活质量的多赢。其主要优势在于文化和自然保护的全面整合,以及其基于遗产价值的灵活多样的保护和旅游开发组织方式。改善社区生活质量也遗产廊道的重要目标。其核心是在遗产廊道规划和建设保护和强化社区环境的舒适性(amenity),通过一系列系统的环境整治设计和文化活动策划,包括绿化、公共艺术小品的安排、节庆等活动的举办等,来增强社区的荣誉感和舒适程度。目前,国家遗产廊道已经成为NPS保护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截止2003年,美国已经指定了24个遗产区域(national heritage area),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遗产廊道。遗产廊道的发展使得绿色通道对城市——区域景观特色资源的整合保护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随着文化遗产保护、经济目标和步游道(trail)在绿色通道领域的兴起,绿色通道逐渐走向第三阶段,即多目标规划阶段,greenway的实质也逐渐在向green corridor转变。即绿色通道不再仅仅局限于单纯的通路,而更多的被看作是一种走廊地带,同时区域整体的观念也日益占据上风,从而由各种绿色通道,包括遗产廊道和非遗产廊道连接成为一体的绿色通道网络成了绿色通道的主要形式。多目标规划使研究者们变得信心满满,甚至认为已经到了可以利用绿色通道理念来整合有关的规划事务的时候(Fabos,2004)。随着绿色通道概念的日益流行和众多绿色通道项目的实施,许多地区甚至美国全国层次上连续的绿色通道网络都开始被提上日程(Flink, Searns, 1993; Searns, 1995; Zube, 1995;Fabos, 1995, 2004)。
阶段  重点  基本内容
第一阶段:1700-1960  城市轴线、林荫道、公园道和景观道  连接城市空间的轴线、林荫大道、公园道。这一时期还没有绿色通道这一概念,主要是一些景观轴线,欧洲的林荫大道以及美国19世纪的公园道及公园系统(图1),公园道路作为线性开放空间在城市公园之间起到十分重要的连接作用。它们为城市绿色通道提供了原型,也是最早的绿色通道;
第二阶段:1960-1985  以步游道为导向的游憩绿色通道  以休闲功能为主的小径,绿色通道与线性公园提供通往河流、小溪、山脊线以及城市的廊道。大多数都是非机动车专用道。
第三阶段:1985—  多目标绿色通道
  绿色通道出现了多目标、多功能,绿色通道为野生动物提供廊道和栖息地、减少洪水所带来的灾害、保护水质、改善气候、教育公众、以及为其他基础设施提供场地,同时具有美学、休闲、通勤、历史文化保护等功能。
表7-1:绿色通道的三个发展阶段(根据Searns, 1995)
近十多年来,绿色通道在国外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关注。仅著名的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杂志在1990年以来短短的十多年时间内,关于绿色通道研究的专刊就整整出了两期,其热度可见一斑。关于绿色通道的著作也在不断出版,如绿色通道服务美国(Greenways for America, Little,1990)、绿色通道生态学(Ecology of Greenways, Smith and Hellmund, 1993)、绿色通道规划设计和开发指南(Greenways, a Guide to planning, design and development, Flink and Searns, 1993)、二十一世纪的游道(Trail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Karen-Lee Ryan, 1993)等等多本,关于绿色通道的博、硕士论文也出现了多本。对绿色通道的关注决非一种简单的时髦,而是这个时代确实在发生绿色通道运动(the greenway movement, Fabos, 1995)。从学术研究到规划实践,绿色通道的威力在不断发挥出来。
在关于绿色通道的博士论文中,Fabos的学生Ribeiro(1998)的文章在区域文化景观特色整合保护方面是一部代表性的文献。文章以保护地方景观的特有质量为目标,提出以文化遗产绿色通道网络的方式,整合区域文化遗产和其他景观资源,并针对里斯本大都市区文化景观的整合保护利用,进行了遗产绿色通道网络研究。文章认为,绿色通道在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和认同方面的优势在于它是一种整体性的保护和利用方式,通过建立绿色通道,原本在现代生活中被孤立起来的遗产和其他景观特色资源可以形成一个整体系统,经以有效的解说而为内在者和外在者所感知,从而重建场所精神。文章在文化地理、景观保护和环境变迁研究的基础上,通过一系列的评价和分析,从地区和地方两个层次,全面评价了城市——区域景观特色资源,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绿色通道网络。该文把研究重心放在资源评价方面,着重探讨了哪些资源(包括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景观资源)是具有保护价值、并能成为绿色通道网络一部分的。文章的研究表明,在长期作为人类聚居地的大型历史城市地区,具有很高的潜力建立绿色通道网络来整合保护城市——区域景观特色。
总的来看,在区域层面的规划研究上,通过绿色通道网络来整合景观特色资源,保护和弘扬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是一种行之有效、并为学界广泛关注的途径。本文试图在借鉴前人有关研究的基础上,探讨以建立绿色通道网络的方式,来整合保护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
7.1.2绿色通道网络规划建立的方法
但是,作为一种规划和组织理念,绿色通道网络仍然需要进一步落实到空间上。那么,如何在纷繁复杂的景观中建立绿色通道网络呢?或者说根据什么依据来决定网络的线路呢?下边本文就将对绿色通道网络建立的主要方法做一个简要的概括。
关于绿色通道网络建立的研究为数不少,其中涉及的方法也很多,如Bueno et al. (1995)阐述了对佛罗里达绿色通道网络建立的设想。该设想是依据佛州现有的水利渠网和河流格局来建立绿色通道网络,以对一个在农业耕作等因素影响下破碎化的地区完成生态上的重新连接。该设想建立在对绿色通道网络可能带来的生态影响的评估和分析之上,包括地形、地貌和拓扑等方面,分析强调了景观网络的连接性问题;Ndubisi et al.介绍了基于环境敏感区判别来建立绿色通道的方法,该方法的评价系统是所谓非生物(物理)、生物、文化的ABC(abiotic – biotic - cultural)评价系统,以此为依据来建立绿色通道网络;Arendt(1999)则提出一种绿色社区(green neighborhood)的规划设计战略,通过这种战略,每个社区的规划中都首先预留出在生态和文化上需要保护的区域,从而成为区域和城市绿色通道网络(开放空间网络)的一部分,Arendt还提出一种4步骤的设计方法过程;Linehan et al.在研究野生动物保护绿色通道网络时,运用图形网络的有关技术方法来分析空间,以为建立网络来寻找依据。
适宜性分析是景观规划的重要传统(Miller,et al.,1998)。麦克哈格是适宜性分析最早的探索者之一,其千层饼模式已经成为生态规划领域的经典(麦克哈格,1992),但也因为对水平生态过程考虑不足而招致批评(俞孔坚等,2003)。继麦克哈格以后,许多学者又都进一步推进了适宜性分析的相关研究(Steinitz,et al., 1976; Steiner, 1983;Linden, 1984; Banai-Kashani, 1989;Searns, 1995;Miller,et al.,1998)。Miller,et al.结合Prescott Valley镇的绿道发展案例, 运用GIS技术发展形成了一整套绿道适宜性分析方法。Miller et al.结合普里斯科特河谷镇(town of Prescott Valley)案例阐述了一种基于GIS的绿色通道适宜性方法。该方法有五大步骤:
•绿色通道功能的确定;
•收集数据;
•权重赋值;
•数据合成和GIS分析;
•数据输出。
该方法针对具有生物保护、河流廊道保护、游憩等三种功能的绿色通道设计了一套评价指标,结合有关的调查和研究对各指标进行权重赋值,最终分析形成了适宜性评价成果。该方法最关键的部分是各个指标的权重赋值方面,强调基于细致的地理信息基础数据,以及大量实地调查和访谈。此外,Conine et al. (2004)也做了类似的研究探讨。
此外,依据最小阻力模型和费用成本分析连接性来建立绿色通道的方法也在探讨之中,(YU,1995,1996)等等。该方法认为景观中廊道网络的建立是一个克服景观阻力来建立连接的过程,各个不同景观要素的阻力取决于其对于建立廊道的适宜程度,该方法依据的数学模型为:
MCR=
在此基础上,该方法通过GIS中常用的费用成本分析(cost-distance)来设定阻力系数,建立阻力面,以阻力面的分布来决定廊道连接的位置和宽度。
对于绿色通道的建立来说,土地拥有者的合作意愿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草根性的绿色通道伙伴合作(greenway partnership)也因而成为绿色通道发起和规划中的重要力量, 是决定绿色通道建立的重要因素。因此,通过社区和公众参与的草根驱动或规划与草根驱动平衡结合方法建立绿色通道,也是绿色通道网络连接的重要方法(Fabos team, 2001)。
总的来看,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实质上就是在设定绿色通道功能目标的基础上,通过对现有元素和格局的判识,分析和寻找适宜建立绿色通道地点的过程,实际上都可以归入景观规划的核心问题——适宜性分析(suitability analysis)。图形网络理论、以及最小阻力模型和费用成本分析连接性等其他的一系列方法都只是一种空间上的基础或手段,具体的建立还是一个适宜性分析和多层次评价、决策的过程。
7.1.3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整合保护技术路线
在以上论述的基础上,形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整合保护技术路线:
1)区域文化景观安全格局的叠合与判别;
2)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
其中第一步是在前几章论述的基础上,对包括视觉、生态、历史文化、公众感知等各个特色景观格局的叠合和进一步判断分级,形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研究成果;第二步则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采取适宜性分析方法来建立绿色通道,整合保护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
7.2区域文化景观安全格局整合保护
7.2.1区域文化景观安全格局的叠合
叠图技术(overlay technique)是景观规划中最基本的传统之一。Steinitz(1976)曾经对手绘叠图技术(hand drawn overlays)的发展作过较为详尽的概括,根据他的阐述,叠图在景观规划中的最早运用可以追溯到1912年Manning对Billerica进行的研究,除此以外, Abercrombie and Johnson(1922)年为英国Donaster地方做的区域规划、Philip Lewis(1962)的环境廊道研究、Christopher Alexander and Mannheim(1962) 的研究也都使用了叠图技术。其中Christopher Alexander and Mannheim 的研究还运用了赋予不同要素以权重因子再加以叠合的办法。在手绘叠图技术的运用中最经典的当数Mcharg著名的“千层饼模式”(1969),正是Mcharg的研究,使得叠图技术成为景观规划研究中普遍使用的方法。此后,随着计算机技术、特别是GIS技术的发展,使得叠图技术的运用更加方便,从而极大的促进了景观规划的发展(俞孔坚,李迪华,2003)。从最初的手工叠图,直到今天运用计算机完成的叠图技术,其内在逻辑并未发生改变,复杂的景观往往被分解成多种要素单独加以分析,在分析的基础上再加以叠合,完成综合的评价和归纳。对权重的使用使得叠图更加理性化和科学化。从这个角度讲,Alexander and Mannheim 的研究在叠图技术的发展上具有重要意义。
就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具体研究来讲,生态、视觉、历史文化(包括专业人员评价和公众感知)三者由于各自的研究重点不同,其对区域特色景观分布的构成上的重要性难分彼此,因此各个景观格局分布自身在最终叠合中的权重可以认为是等同的。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基于前几章的研究,本文根据下述公式对各个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格局进行叠合:
S = Sa V Sb V Sc V Sd

其中S代表区域景观安全格局叠加的综合成果,可以理解为构成景观安全格局的某个成分
在叠合中获得的最终分值,Sa 代表该成分在视觉特色安全格局中的分值,Sb、Sc、Sd分别代表该成分在基本景观生态格局、历史文化景观特色价值评价分布格局和公众感知特色分布格局中的得分,V为数理逻辑中的析取运算符号,在这里作为获取最大值的运算符。
上述公式在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叠合中的具体意义为:某个景观成分在任一景观特色格局分级中的最高分值即为该成分在最终特色景观安全格局中的分值,即该成分的最终重要性级别取决于其在各个特色格局中的最高分级。若某个景观成分只在上述四个景观格局中出现一次,该次的重要性级别即为最终的重要性级别,若该成分在多个景观格局中同时出现,则取最高值。采取这一分级和叠合原则的理由在于:生态、视觉和历史文化(包括特色价值评价和公众感知)四者都有各自强调的角度,从任何一个角度出发的重要性分布都应在最终的特色景观评价和保护中得到尊重。
鉴于景观成分在各个特色景观格局中的分级已经在前述诸章的论述中完成,以上述公式为依据,即可完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叠合和分级,形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分布图(图7-1到7-3)。
7.2.2城市——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
绿色通道规划建立的前提是绿色通道适宜性分析。绿色通道适宜性分析首先需要的是甄别其功能。绿色通道功能的甄别取决于绿色通道的规划设计目标。一般认为绿色通道包括5种基本类型:城市河边绿色通道;以道路为特征的游憩绿色通道;生态上重要的廊道绿色通道;风景或历史线路绿色通道;综合的绿色通道系统或网络。这一分类包含了对于绿色通道功能的认识,即绿色通道的功能包括游憩、美学、生态和历史文化保护等(Little, 1990)。建立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的目的在于对于特色景观资源的保护和利用。其中保护可以分解为历史文化特色资源保护、视觉特色资源保护和生态资源保护,利用则主要是休闲游憩、审美和启智教育等。因此绿色通道网络适宜性分析评价应通过历史文化、生态、视觉和游憩等方面的评价来完成。
鉴于在前边的研究中,关于历史文化、生态和视觉方面的特色资源分析和评价已经完成,因此进一步建立绿色通道需要完成的主要工作是游憩适宜性分析。最后再在游憩适宜性分析的基础上,结合已经完成的生态、视觉和历史文化特色资源评价,完成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
1)游憩适宜性分析
游憩适宜性分析和评价的发展可以追溯到Mcharg的适宜性评价。在空间上分辨游憩适宜性分布的最早案例是Duffield and Coppock(1975) 运用计算机分析技术对游憩景观进行连接。这一研究通过对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观光压力等要素的评价,判别具有户外游憩价值的区域。Levinsohn et al. (1987)提出了基于GIS技术的游憩适宜度评价指标模型建立方法,该方法包括以下步骤:
•通过文献阅读了解和决定适宜性特征;
•通过团体讨论决定用于评价适宜性的变量;
•通过研究团队的评价决定各变量的权重;
•用图纸记录研究地的各种要素类别;
•权衡为研究地设计的各个游憩适宜性指标;
•对土地利用适宜性作出修正;
•为和保护目的相协调而作出修正;
•建立综合游憩适宜性评价模型。
在该模型中运用的变量包括地形、地表覆盖、水文特征、交通工具可达性等。
其他一些类似的模型更多的是关注游憩机会,而非游憩的适宜性,如Gobster et al. (1987)运用GIS技术实践了广为使用的ROS(recreation opportunity spectrum)模型,以为游憩发展政策研究提供依据。但他的研究无法为具体景观与具体游憩活动之间关系的研究提供支持(Kliskey,2000)。此外,象Miller et al.开发了地形可视度分析(1992)来判别游憩活动评价的方法,通过判别地形可视度来决定游憩的适宜性,而非取决于某种游憩活动;Harris et al. (1995)以特定游憩活动为研究对象,基于问卷调查,针对游道的使用来建立GIS技术模型;Guisse and Gimblett(1997)通过图象调查方法和GIS技术结合的方法来判别游憩适宜性,但这一研究以关注景观视觉质量偏好为主。
在具体的评价指标设计中又有基于专业人员小组讨论和公众调查来判定量化标准之分。前者的代表是Miller et al. (1998)的研究,该研究以在绿色通道适宜性分析为目标,把游憩作为所针对地区绿色通道的主要功能之一,通过专家讨论打分来制定量化标准,以多种游憩为目的,对于研究对象的属性进行评价。
表7-2:W. Miller et al针对多种游憩需要的的绿色通道游憩适宜性评价模型(Miller et al., 1998)
要素  适宜性级别  级别描述
现存土地利用  高  公共开放空间或牧场
  中  农田
  低  森林
  无  建成区
发展压力  高  公共土地规划作为开放空间,或私人土地用作开放空间
  中  未明确规划的公共用地或暂无意愿开发利用的私人土地
  低  已经计划开发的土地
  无  以上之外
绿带组分  高  位于绿带以内
  中  位于绿带组分0.8公里以内
  低  位于绿带组分0.8公里以外
  无  以上之外
延伸土地利用  高  天然连接两个大于40公顷的公园的土地,或延伸区域和国家自然网络连接之区域
  中  天然连接两个小于40公顷的公园的土地,但连接路径为道路所分割
  低  以上之外
  无  无
人口密度  高  在以0.4公里半径范围内,密度大于25%,有多元家庭和商业等用地
  中  在以0.4公里半径范围内,密度大于5-25%,有多元家庭和商业等用地
  低  在以0.4公里半径范围内,密度小于5%,有多元家庭和商业等用地
  无  以上之外

表7-3:Kliskey针对滑雪活动设计的游憩适宜性评价模型(Kliskey,2000)
变量    适宜性
    高  中  低   不适宜
开放性  土地覆盖  高山植物  高山森林  森林  其他
开放性  遮荫  无遮被0-5%  稀疏6-25%  中等26-65%  密集66-100%
荒僻性    10-8公里  81-100公里或1-9公里  101-500公里  〉500公里
可达性    无路  未开发道路  整修游道  其他
坡度    5-25  26-30  〈5  〉30
地形位置    山脊,高坡  中低坡  山麓  
雪况  基本状况  315-45(面北)  46-134,26-314  135-225(南面)  
雪况  高程  〉1800M
(在树木线上)  1200-1800 M(树木线下)  〈1200 M  

图7-4:唐几尔分水岭滑雪地形适宜性评价图,英属哥伦比亚,北哥伦比亚山脉(Kliskey,2000)
要素  权重  适宜性  级别描述  标准
土地利用和土地覆盖  45  最高  水系  10
    高  林地、灌木、草地  8
    中  经济林、竹林  5
    低  水田、旱地  2
    无  建成区  1
坡度  15  高  0-15  10
    较高  15-30  5
    中  30-45  1
    无  〉45  0
与城镇距离关系  5  高  距城镇350M以下  10
    低  距城镇350—2100M  2
与水系与湿地的关系  10  高  主要水系、湿地350M以内  10
    无  主要水系、湿地350M以外  0
历史文化资源  25  高  历史文化资源四周200M以内  10
    无  历史文化资源200M以外  0
基于公众调查的研究以Kliskey的游憩地形适宜性指标(RTSI)为代表(2000)。其步骤如下:1)以使用者调查研究为基础,针对某种游憩活动判别建立游憩适宜性指标变量;2)判别每个变量的空间标准,建立游憩适宜性评价模型;3)通过打分和有关数学方法的运用,赋予每个变量以权重;4)运用空间标准,通过GIS技术绘制游憩适宜性分布图。
就两者的比较而言,直接针对使用者调查确定变量依据的方法虽然较为准确,但相对不便于研究者和管理者的操作。专家小组相对而言较为易行,结果也比较准确(Kliskey,2000)。
基于这一原因,本研究采取了以专业人员讨论和文献研究结合的方法来设立游憩适宜性评价指标体系。选取了土地利用和土地覆盖、坡度、与城镇距离关系、与水系湿地关系和历史文化资源5个不同权重的因子,每个因子又分解为多个不同量化标准的具体指标。各个因子的权重和量化标准设定都以文献研究和专业人员讨论打分为依据。最终确定的评价指标体系如表7-4所示。
模型考虑了现状情况,同时又考虑了发展的可能性。如关于水系和湿地的具体指标设定就主要考虑了滨水地段和水体在游憩上将来的发展潜力。与城镇距离关系指标的设定主要基于5分钟步行距离。坡度指标则根据一般游憩活动对陡坡的承受能力进行确定。
根据这一评价模型,在已有GIS数据的基础上针对研究区进行游憩适宜性评价,最终形成图7-5示的评价分析结果。

2)绿色通道网络的规划建立
综合游憩适宜性分析与历史文化、生态和视觉特色资源评价的有关结果,可以发现,大多数特色景观资源(包括历史文化、生态和视觉特色景观资源)又都同时属于游憩高度适宜或较

适宜区域,且已经形成潜在的线形廊道景观格局。以此为基础,规划连接形成图示的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概念规划。各个主要特色景观资源密集地区形成了绿色通道网络的主要节点。这些节点无疑是绿色通道网络规划导则制定应加以重点考虑的区域。
7.2.3绿色通道网络景观特色保护与弘扬建议导则
绿色通道网络的景观特色保护与弘扬导则可以分为基本原则和具体导则两部分,其中基本原则是:在上述规划的基础上,对绿色通道网络内涉及的历史文化、视觉和自然生态资源进行保护、整合和特色的强化,对绿色通道网络涉及区段进行必要的景观整理,提升绿色通道网络的游憩价值。
绿色通道网络景观特色保护与弘扬的具体导则包括:
(1)根据具体保护和开发需要,结合具体绿色通道和特色景观要素划定绿色通道网络范围,包括核心区和缓冲区。在绿色通道网络核心区范围内,应以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和绿化、生态恢复为主,严格控制建设,对已有建设区域一方面尽量进行迁并、另一方面进行景观整治,形成和烘托绿色通道的景观气氛;在绿色通道网络缓冲区范围,可适度引入游憩项目,加强绿化,发展户外游憩,在严格控制的地段内,允许适度开发和利用,同时应在土地使用类型等方面有所限制,限制高噪声、高污染等与绿色通道网络发展不利的土地利用;
(2)根据各个历史文化特色资源的不同情况制定具体的保护规划,对于已经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登记在案的文化遗产,其保护和修缮要严格遵守真实性的原则;对于未列入文化遗产保护单位名单,但具有较高价值的历史文化特色资源,其保护和修缮应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按照文化遗产保护、修缮的科学原则进行,尊重文化遗产本身及其所在的历史环境;对于历史标志性景观格局性质的历史文化特色景观资源,应加强景观整治,建立遗产廊道,保护并强化景观特色;注意对有关民俗和乡土文化背景的保护和弘扬,加强对特有地方文化活动内涵的发掘,加强对宗教活动的引导。
(3)保护绿色通道网络所依托的自然系统,同时对绿色通道网络范围内生态和视觉质量较低的区域进行景观整治,以提升绿色通道网络的景观质量和舒适宜人性。保护廊道内部的河道、湖泊和其它水体,禁止填河等对生态功能有负面影响的行为;禁止裁弯取直,禁止对护岸的硬化,保护现存自然洪泛区,逐步恢复被侵占洪泛区的自然形态;禁止工业性污染物排放,防止生活性污染物排放,沿水体周边建设缓冲性林带和湿地,防止农业污染;同时建立滨水休闲系统,开放被私有化的滨水区域;保护廊道内部的自然山体,禁止挖山、采石等破坏行为;对已经挖采形成破坏的区域进行生态恢复;开放被私有化的山体区域,建设连续的山水休闲游憩系统;保护廊道内部的自然林地、湿地资源和高产农田,加强滨水、沿山的绿化,在绿化树种的选择上要以乡土树种为主。同时注意树种的搭配,注意美学与生态并重,在形成地方文化遗产历史环境的区域,要注意历史气氛的烘托。
(4)建立连续的游道系统,在绿色通道网络范围内,应尽量避免机动交通的干扰,增加绿色通道与机动车交叉口安全性,增加绿色通道的可达性;结合游道建立解说系统,增加必要的服务设施;对遗产廊道内的文化遗产、自然景观资源进行整合,强化遗产廊道景观特色;根据各绿色通道的具体情况确定其解说主题,解说系统规划和设计应具有连续性,充分体现被解说对象特色,使参观者获取足够信息,同时应避免过度解说。
7.3 小结
本章在前几章研究的基础上,探讨了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整合保护。首先以建设绿色通道网络的方法整合保护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并对绿色通道网络相关概念与理论进行了阐述,包括绿色通道网络与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保护、绿色通道网络建立方法两个方面内容的阐述;其次结合台州案例,具体讨论了区域文化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整合保护和利用问题,先对前几章已经形成的各种特色景观格局进行了叠合和进一步判别,最后,结合绿色通道适宜性分析、特别是游憩适宜性分析,提出了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概念性规划,并概略阐述了基于绿色通道网络规划建设的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整合保护与弘扬建议导则。


licore


发贴: 437
2014-03-31 13:1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第八章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建议
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是景观管理的重要内容。保护和管理景观特色,就需要建立完善的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技术和非技术体系。本章基于上述各章的研究,提出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建议框架。
8.1 从多样性和整体性出发认识景观特色
保护和管理景观特色,首先需要转变观念,改变只重视那些具备重要价值的景观资源的做法,而把区域景观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改变只重视那些分布有大量有突出价值景观资源的观念,而应从地理区域的代表性、从景观的多样性出发,认识景观特色的重要性。只有树立整体性、多样性的景观保护观念,才能更好的保护和管理区域景观特色。国土景观是一个由多样的区域景观组成的有机体,只有认识到它的整体性和多样性并以之为依据进行管理,景观才能是健康的、可持续的、丰富多彩的。
认识景观的多样性和整体性,就要求不仅要保护那些具备突出价值的景观,而且要对日常景观(ordinary landscape)加以重视。日常景观是随处可见的,是普通的,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但又是最具备丰富内涵和特色的。往往正是日常景观才代表着区域景观的特色所在,正如本案例中的海塘、橘林和宗教场所,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景观,然而正是这些日常景观已经深深的溶入了人们的生活,参与和塑造着人们的景观经验。
在这一方面,《欧洲景观公约》的签定或许可以给我们以启示。自1994年欧洲议会就开始准备该公约,2000年各国完成签署。在公约中,景观被作为“欧洲值得保护和管理的共同遗产的一部分”(Council of Europe, 2000)。公约同时明确指出,其针对的对象不仅包括“具备突出普遍价值的景观”,也包括“日常景观和退化中的景观”(Council of Europe, 2000)。考虑到这一公约以国家之间在景观特色管理和保护方面的合作为主要目的,欧洲在这方面显然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
8.2 把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作为重要的公共资源来保护和管理
如果说空气和水因为其对于生命的支持意义而具备重要价值,从而成为受保护的公共资源的话,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作为区域认同的基础,也应该同样被作为重要的公共资源来加以保护和管理。正如舒尔兹所强调的:场所必须在一定的时间里保持其认同,以使居住者具有“稳定的精神”(舒尔兹,1990,14-18)。也正如沙里宁关于城市风貌表示居民文化追求的论断一样,区域景观特色同样代表着区域居民集体的品位和追求。
国外对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的重视很早就开始了。早在1970年代,不少欧洲国家便把景观保护作为一个重要问题来对待。其中荷兰在经历了多年的尝试之后,1992年由农业、自然管理和渔业部制定了全国性的景观政策规划(Landscape Policy Plan),以维护特色和可持续性为基本原则对国土景观质量进行管理(Palmer and Lankhorst, 1998),在英国,景观的舒适宜人性(amenity)长期以来一直是城镇发展和历史保护的重要目标。在美国,蓬勃兴起的各种绿色通道网络计划,包括游道、遗产廊道等无不把区域景观的特色和质量作为重要的保护和管理目标。这些无疑都值得我们借鉴。
因此,应该明确认识,把区域景观特色作为重要的公共资源、作为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来对待。同时,应广泛借鉴和吸收国内外经验,加强规划、文物、环保、水利、园林等多部门间的合作,建立跨部门、跨行政管理层级的合作和协调机制,同时探索新的保护和管理运作方式,系统的保护和管理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
8.3 改进规划,加强各利益主体间的协调
在目前我国的区划体系中,区域景观特色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重视。现有的区域规划制定的主导思想多以经济发展为导向,对景观特色考虑很少。城市特色尽管讨论得很多,但正如前文所已经指出的,在城市——区域宏观层面上的研究并不多,系统的保护和管理更是少之又少。
因此,应该从改进现有规划技术体系入手,从制定景观特色专项规划入手,结合城市绿地系统规划,把保护和管理区域景观特色真正重视起来。最终建立从社区、城市、区域到国土的景观特色保护规划体系,使区域景观特色保护和管理有步骤、有计划、有根据地进行。
改进规划,意味着对规划理论研究、规划技术手段上的革新,应广泛吸收和借鉴新理论、新技术手段,来识别和保护区域景观特色。特别应加强规划的基础性研究,倡导研究的多学科合作,建立以生态学、规划学、遗产保护学、历史地理学等多学科合作为内容的区域景观特色保护理论支持体系。
改进规划,还意味着加强规划的引导性、可操作性和规划执行的严格性。从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弘扬的角度讲,规划本身应成为发展的引导者而非控制者,同时,规划又应当是可操作的,脱离实际可行性的去谈保护,是极端主义的观点,实际上也将使规划成为废纸一堆。同时,对于规划规定的保护措施,要不折不扣的严格执行,树立规划的法律地位和严肃性。
同时,还应该认识到,单纯的就保护和管理谈保护和管理是行不通的,区域景观特色是本身内容庞杂,牵涉利益主体众多,因此,保护和管理规划必须妥善解决经济发展压力和各个利益主体间的协调问题。这方面国外仍然有许多经验可以借鉴。仍以荷兰的景观特色保护政策规划为例,该政策在多年经验总结的基础上,专门针对乡村地区形成了“珍贵人造景观”(Valuable Manmade Landscapes, VMLs)的保护理念,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内在居住者和企业家通力协作,把景观特色保护、经济发展综合起来考虑,形成一种“自上而下”(up-down)和“自下而上”(bottom-up)结合的特色保护与弘扬方式(Haas et al., 1999)。
8.4 加强决策科学性,倡导公众教育
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必须以科学研究和论断为依据。应反复倡导对区域景观特色的保护,倡导人文和生态理念,专业研究人员应成为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中的重要决策者,因此建议成立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管理专家委员会对区域内的重大建设和开发项目进行审核。
应普及地方特色教育。特色景观的重要价值之一就是教育和启智。倡导地方特色教育,不仅可以增进居民的地方认同,使人们热爱家乡、建设家乡,更可以使居民充分理解地方文化和自然景观的价值,对保护地方特色的重要意义有充分的认识,同时还应倡导广泛的公众和社区参与。



licore


发贴: 437
2014-03-31 13:1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第九章 结论
9.1本文研究的主要结论
(1)鉴于城市—区域层面上有关研究的不足,从景观规划的角度出发对城市—区域层面上的景观特色问题进行了研究。以景观的栖居地含义和景观安全格局理论为基础,阐述和探讨了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研究假设,尝试探讨城市——区域层面上景观特色研究的系统化理论和方法途径。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的积累形成和分布是城市——区域景观自身的发展演化,以及对外来因素的不断抗拒、吸收和融合的过程,表现为人类活动对景观的不断利用、改造及赋予意义使之成为场所和栖居地的过程,表现为以景观变迁的历史时期为尺度的相对动态性和稳定性。在这种抗拒、吸收和融合的过程中,一些点、局部和位置关系逐渐形成并不断积累,构成了对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形成和保持起关键作用的空间格局,这种空间格局便是区域特色景观安全格局。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包括视觉特色景观安全格局、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和历史文化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其中历史文化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又因判别研究角度的不同分解为公众感知特色景观格局和专家评判特色景观格局。
(2)对应于构成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各个方面,构建了以景观评价理论为主体的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判别理论方法体系,并提出以建设绿色通道网络的方式整合保护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弘扬城市——区域景观特色。
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判别理论体系包括:以景观美学质量评价和景观敏感度评价为内容的视觉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判别理论、以适宜性评价和格局优化为内容的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判别理论、以特色价值评价和公众感知调查为内容的历史文化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判别理论,各个特色景观安全格局的整体判别通过综合叠图来完成;区域特色景观绿色通道网络的建立则以绿色通道适宜性分析和评价为基本理论依据。
(3)以上述理论研究为基础,以快速城市化背景下的台州市区区域为案例进行了实证研究。第一,通过适宜性评价和格局优化结合判别了台州市区区域的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第二,通过景观美学质量评价和景观敏感度评价判别了台州市区区域的视觉特色景观安全格局;第三,以景观变迁研究为基础,建构特色价值评价模型,判别专业评判历史文化特色景观格局,并以千余份问卷调查数据为依据,评判公众感知特色景观格局。两者一起构成历史文化特色景观安全格局;第四,对上述各个特色景观格局进行叠合并加以进一步综合分级,形成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第五,以景观特色安全格局评判为基础,通过游憩适宜性分析,建立绿色通道网络,并提出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保护与弘扬建议导则。
(4)本文的研究证明,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安全格局的甄别和整合保护是可能的。在城市——区域景观特色面临空前危机的背景下,应建立适宜的技术和非技术体系,系统的把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作为重要的公共资源来加以研究、保护和管理。
9.2 研究展望和有待进一步深入的问题
受研究时间、研究案例和研究基础的限制,论文在以下几个方面尚需要完善并做进一步的研究:
(1)本论文以“城市——区域景观特色”作为研究的主题,其理论假设建立在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可以通过理性的手段加以统一保护和调控的基础上,但这一假设和在现行的管理机制有较大差距,而本论文对现行机制下的弊端和问题剖析、揭示不够,因而使本课题的意义和作用突现不足。因此,探索和研究城市——区域景观特色的管理机制问题仍然是未来有待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
(2)同时,本论文出于突出研究重点和简化研究的需要,强调了城市——区域景观特色的尺度属性和物质环境特征,事实上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和建筑特色、非物质的一些特色构成因素、乃至气候、饮食等的关系都极为密切,仅仅从区域尺度出发进行研究,仍不足以为景观特色危机的解决提供完整的理论答案。好在后几者已经有不少学者都展开了相关研究,且已经有一些理论成果, 从理论意义上来说,已经可以形成有效的研究补充。而作为具体案例的台州,仍在这些方面有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必要。
(3)大尺度文化景观保护中的资源评价、特别是历史文化资源评价是景观规划研究的前沿和难点之一,目前的研究可以深入的方面很多,本文尝试借鉴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中价值评估的有关方法进行了探索。必须看到,此方面的研究还处于试验阶段,相关指标模型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细化和更便于实施操作,如何结合更多案例、深化、检验和调整评价模型、提高模型在城市和区域规划实践中的实际应用性,无疑是作者进一步研究的重要课题。
与此同时,这一方向上的研究还可以在更为典型的、特别是遗产保护为主要内容的案例中进一步探索。随着大尺度文化景观保护的深入,这一方向上的研究无疑会在将来引起学界重视。
(4)本文在关于各个特色景观格局的叠合研究上,考虑到生态、视觉和历史文化三者在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形成中的贡献中都起到重要作用,因此将三者的重要性同等考虑。这一认识作为一种理论上的探讨未尝不可,但结合到具体案例中,生态、历史文化和视觉三者的发生过程、机制不同,所遵循的规律也彼此存在着不少差异,在具体城市-区域景观特色形成中起的作用也很是不同。如何能够针对具体案例,运用科学方法,进一步准确设置三者的权重,以便叠合的效果更加客观,无疑是需要进一步加以探讨的问题。



licore


发贴: 437
2014-03-31 13: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贴乱了,第三章和第六章没能贴出来,版主愿意帮忙的话可以按顺序整理一下,第三章和第六章贴在下边。

第三章 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辨识
本章将在第二章有关论述的基础上,结合案例,阐述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辩识方法。本章包括两部分内容,首先是对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辩识理论方法,包括适宜性评价和格局判别等相关理论方法的阐明;其次是结合台州市区案例的具体研究。
3.1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辨识理论方法
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辩识的目标可以认为是对构成城市——区域景观生态系统的主要功能性景观生态格局分布的判别。基于研究目的的不同,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辩识不把城市——区域生态安全作为追求目标,而仅仅以构成城市——区域景观特色的自然格局基础的判别为归依。
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辩识可以通过景观生态评价来进行。基于研究目的的不同,景观生态评价的理论和方法很多,如生态系统健康评价、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价、生态系统综合评价等等(傅伯杰等,2001,149-173)。但这些评价理论和方法更多的是从景观生态系统整体状态的角度出发。鉴于城市——区域基本景观生态格局更多的是从景观规划角度出发进行研究,该领域内的一些经典理论和方法可以为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格局判别提供参考和借鉴。
景观保护以景观的可持续性为依归。景观的可持续性可以认为是人和自然关系的协调性在时间上的扩展(傅伯杰等,2001,178)。这种协调建立在满足人类的基本需要和维持景观生态整合性基础之上,景观生态整合性包括生产力、生物多样性、土壤和水源(Forman,1995)等。换言之,景观元素在生态上的价值取决于其在生物多样性(Naveh,1995)、生态功能(Forman,1995; Linehan et al.,1995)及水土保护等主要景观过程上的贡献(Ahern,1995)。
因此,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评价的目标分为两个方面,又以第一方面为主,其目标是甄别那些对于城市——区域景观过程来说具有关键性意义的主导性景观格局,保护这些格局将有利于景观的持续,如主要的大型植被斑块和水系廊道等等,换言之,即是对景观中的起到主要生态功能的廊道、斑块等格景观结构性因素的甄别;在此基础上,也需要对第二方面加以考虑,即对于城市——区域中一些重要景观生态过程相关生态资源的保护,如水土保持涉及的主要景观格局等,甄别和保护这些生态资源将从根本上保持景观生态系统的特色和主要生态资源的完整。
就景观生态评价的主要技术途径来看,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千层饼模式为代表的适宜性评价相关理论与方法;一类是景观生态格局判别与优化的相关理论和方法。
3.1.1以千层饼模式为代表的适宜性评价相关理论与方法
适宜性评价是景观规划的重要传统,被认为是景观规划的核心(Miller,et al.,1998;傅伯杰等,2001,182)。适宜性是指其本身合适、相称。土地适宜性可被定义为某一特定地块的土地对于某一特定使用方式的适宜程度,包括对于人类开发利用的适宜程度、对于生物栖息的适宜程度、以及对于某些景观过程的适宜程度等等。土地适宜性取决于收益和不同使用方式需要的土地改造成本之间的实际与预期的关系。从研究目标看,适宜性评价总的来说是从整体和综合的角度出发,解决一个在哪里的问题,适宜性分析因此又被认为是“总体探讨场所的精神”(Steiner, 2004,p185)。

  
人 类    
社区需要
  人  
    经 济
    社区组织
    人 口
    土地利用
    人类历史
生 物  动 物  哺乳动物
    鸟 类
    爬 行 类
    鱼 类
  植 物  生 境
    植物类型
  土 壤  土壤浸蚀
    土壤排水性
  水 文  地 表 水
    地 下 水
  自然地理  坡 度
    海 拔
  地 质  表层地质
    基 岩
  气 候  微 气 候
    大 气 候
表3-1:千层饼模式(Ndubisi.F,1997;俞孔坚,李迪华,2003a)
1.确定土地利用方式和每一利用方式的需求
2.找到每一土地利用需求相对应的自然要素
3.把生物物理环境与土地利用需求相联系,确定与需求相对应的具体自然因子
4.把所需求的自然因子叠加绘制成图,确定合并规则以能表达适宜性的梯度变化。这一步中应完成一系列土地利用机遇分析图。
5.确定潜在土地利用与生物物理过程的相互制约
6.将制约和机遇的地图相叠加,在特定的结合规则下制成能描述土地对多种利用方式的内在适宜度的地图
7.绘制综合地图,展示对各种土地利用方式具高度适宜性的城市——区域的分布
表3-2:适宜性分析步骤(Steiner, 2004,p.202)
景观生态适宜性评价方法最先由Mcharg引入生态规划。麦克哈格认为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历史的、物质的和生物的动态发展过程的总和,因此每个地区有它的几种适应于某几种土地利用的内涵(1969)。基于这一认识,在1965年完成的波托马克(Potomac)河流域研究中形成了著名的“千层饼模式”。因此麦克哈格和他的学生们对该流域进行了综合调查,并最终通过叠加制图(overlay)对各方面的大量信息进行综合分析,探讨和评价土地利用的兼容性和适宜性。在纽约斯塔滕岛进行的研究是适宜性研究的另一较早范例,该范例从限制性和适宜性两个方面对土地利用进行研究和探讨,形成土地利用的价值分级。今天,麦克哈格的“千层饼模式”已经成为景观规划和管理领域的经典理论和方法(俞孔坚,李迪华,1997)。
Mcharg的研究方法是景观规划长期发展的产物。其“千层饼模式”最早可以追溯到艾略特和曼宁的一系列工作(Steiner,2004),此后,包括菲利普•刘易斯(Philip Lewis)在内的多个景观规划研究者都推进了类似的研究。其中刘易斯强调了景观格局的重要性,他采取叠加制图的方式,把人文和自然资源信息加以登记。然后对各个景观资源进行打分,以确定条件较好相对优先发展的城市——区域和特定土地利用方式(Steinitz等,1976)。
“千层饼模式”的缺陷在于仅仅考虑垂直生态过程,而对水平生态过程考虑不足(俞孔坚,李迪华,2003)。随着景观规划和景观生态学的发展,特别是地理信息系统技术的广泛运用,适宜性评价方法得到了快速发展。继麦克哈格以后,许多学者又都进一步推进了相关研究(Steinitz,et al., 1976;Steiner, 1983;Linden, 1984;Banai-Kashani, 1989;Searns, 1995;Miller,et al.,1998)。
针对特定景观过程的适宜性分析建立在对该过程研究的基础上,通过了解和掌握该过程对于景观格局的需要,选取生态因子,评价土地利用的适宜性格局。通过针对特定景观过程的适宜性评价与分析,可以从空间上甄别出城市——区域景观中对于维护该过程来说具有特色和代表性意义的生态资源分布格局。
3.1.2景观格局判别与优化理论方法
与适宜性强调土地利用的生态适宜性不同,景观生态学强调对景观格局与过程的控制和影响,并试图通过格局的维护和改变来保持景观功能流的健康与安全,尤其强调景观格局与水平运动和流的关系(Forman and Godron,1986; Risser, 1987; Forman, 1995; 俞孔坚,李迪华,1997)。
Forman and Godron(1986)认为景观作为一个整体有其部分所不具备的特性,因此不能把景观简单的看作耕地、房屋、道路、河流和牧场的总和,而应从其结构和空间分布上进行理解。作为景观生态学解释景观空间结构的模式,斑块——廊道——基质模式是所构成的景观镶嵌格局是景观结构的重要规律,在景观的各个尺度上都存在。因此,在景观中,判别主要的自然斑块和廊道分布,对于维护自然生态过程的可持续性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Forman(1995)在斑块——廊道——基质模式的基础上,认为景观中存在着不可替代格局。即在任何景观中都存在着必须加以保护的规律性格局,几个大型的自然斑块作为水源涵养所必须的自然地,有足够宽的廊道以满足保护水系和动物迁徙的需要,而在开发区中保持小型斑块以使景观保持异质性。
以这一不可替代格局为基础,Forman(1995)系统总结和归纳了景观格局的优化方法,其步骤包括背景分析、总体布局和关键地段识别、生态和空间属性规划等。在此基础上,Forman主张根据集中和分散原则进行安排土地利用,集中和分散相结合格局是基于生态空间理论的,它包括了7种景观生态属性:①大型自然植被斑块用以涵养水源,维持关键物种的生存;②粒度大小,既有大斑块又有小斑块,满足景观整体的多样性和局部点的多样性;③注重干扰时的风险扩散;④基因多样性的维持;⑤交错带减少边界抗性;⑥小型自然植被斑块作为临时栖息地和避难所;⑦廊道用于物种的扩散及物质和能量的流动。基于以上七种生态优点,Forman提出了一个高度优化的景观总体布局方案,即所谓积聚中有离析的最优景观格局(Forman,1995),如图3-1,图3-2。
Forman的这一格局和模式的提出,基于景观生态学关于斑块、廊道、景观镶嵌体的一系列原理,在生态格局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优越性。但Forman模式的问题在于,目前许多关于景观元素属性和相互关系的研究尚停留在定性描述基础上,如何进一步落实尚缺乏有效的操作途径,如如何选择保护范围、在哪里建立廊道、如何识别关键地段等,都还没有得到解决(傅伯杰等,2001,190)。这方面,景观生态安全格局理论和方法是一个有益的补充(Yu,1996)。
3.1.3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辨识技术路线
通过以上对景观生态评价有关理论方法的论述,可以发现,通过景观生态格局评价,可以判别哪些部位是重要的廊道和斑块,需要特别加以保护;通过适宜性评价,可以评判景观中哪些格局和部位对于主要的景观过程——水土保护来说具有适宜性和必要性。二者的结合,可以得出形成城市——区域景观生态特色的分布格局,其不同级别和水平的分布意味着生态特色的分布,其不同层次水平即就是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
因此,可以得出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格局判别研究的技术路线。这一技术路线的内容包括以下两个步骤:
1)以格局辨别与适宜性评价相结合的景观生态特色评价;
2)综合判别城市——区域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
3.2台州市区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辨识研究
景观生态学认为,土地利用和土地覆盖构成的格局决定了景观元素的结构与功能关系,这一点适用于任何景观(Steinitz, 2002, 79)。根据岛屿生物地理学生境岛面积的有关理论,斑块面积越大,物种灭绝率越小;面积越大,生境多样性越大,因此物种丰富度也越大。显然,大型的斑块越有利于物种的生存,越能承载多样的物种。只有大型的斑块才能担负起涵养水源、连接水系、维持林中物种的安全与健康的使命。相比较而言,小斑块的作用要小得多,一般只能起跳板(stepping stone)的作用。除了尺度,斑块的数目、形状、位置也都非常重要。从生物保护的角度看,斑块数目的增加意味着生物避难所的增加(Opdam, 1991)。
就斑块的甄别而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土地利用/土地覆盖和斑块面积的大小。土地利用和土地覆盖的意义在于各种不同类型斑块蕴涵生物物种的丰富程度。斑块面积的大小则直接影响其在生态格局中所能起的作用。但斑块究竟要达到多大才值得保护目前并无确切的研究结果,更多的是根据具体研究的实际情况确定。
就研究区的景观格局来看,包括以下主要因素:
•主要分布在西部山区和部分东部丘陵地带的500公顷 以上的大型植被斑块,包括针叶和阔叶林、混交林等;
•散布于景观中的小型植被斑块;
•作为廊道的主要水系;
•建成区景观;
•农田景观,包括小型水利渠网和水田、旱地等。



图3-4:水系分级图
水系是城市——区域景观生态格局的天然骨架,也是廊道建立最好的依托(Ahern,1995)。就水系的分级而言,Forman and Gordron曾经转述了一套针对自然河流的分级标准,即一般认为,常年流水或几乎常年流水的最小河流为第一级河流,两条第一级河流汇成第二级河流,两条第二级河流汇成第三级河流,依次类推(Forman and Gordron, 1986, 81)。由于研究区中的河流都受人工影响较大,多数为人工开凿的水网,因此本研究对水系的分级在考虑源汇关系的基础上,还考虑了人工水系开凿的历史关系,以及结合现场调查的水系规模和周边植被分布状况等因素。在此基础上,确定了三个级别的水系分级,并将一级和二级水系作为主要水系加以研究。
水土保护是最重要的生态问题之一,是影响地表过程的重要因素(王占礼,彭珂珊,1999;杨子生,梁洛辉,2002)。就浙江省而言,水土流失在台州所在的浙东丘陵地区影响较大(杨秀石,毛明海,2003),尤其是柑橘、竹子等经济林种植城市——区域较为突出,许多林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人为经营活动是造成柑橘林、竹林水土流失的主要原因, 已经影响到商品林的健康发展(苏增建, 余树全, 周国模,2002)。由于柑橘在台州文化景观中显而易见的重要地位,在景观生态格局评价中考虑水土保护的需要,对于城市——区域文化景观特色保护来说显然具有重要意义。
地形和土地覆盖/土地利用是影响水土保护最关键的因素。其中地形又可以分解为坡型、坡度和坡位等因素,以坡度影响最为重要(符素华,段淑怀,李永贵,刘汉柱,吴敬东,刘宝元,2002)。坡度与水土保护成正相关,即坡度越大,土壤受水流侵蚀越严重,因此也对水土保护越重要。25度以上坡地尤其重要,因此应该尽量退耕还林(王占礼,彭珂珊,1999)。
不同土地覆盖与土地利用条件下水土流失速率不同(柳长顺, 齐实, 史明昌,2001)。有关实验观测表明, 林作系统的水土保持功能明显优于农作系统,森林植被的水土保护效益要远高于农用地(邸利, 孙鹏举, 李毅,周莉,2004),其中,阔叶林的水土保持功能要明显高于针叶林,林作系统的水土保持功能依次为阔叶林、混交林、毛竹林和针叶林(刘信中, 王向峰,2003;杨一松,王兆骞,陈欣,张如良,2004;张光灿,刘霞,赵玫,1999;张加正,周友法,刘春芳,2002)。阔叶林的水源涵养能力也要明显高于针叶林(姚孝友,1996)。森林,草地有很强的涵蓄水分能力。
土地覆盖/土地利用  0.3  林地  10
    主要水系  20
    灌木、草地  8
    经济林、竹林  6
    水田、旱地  3
    建成区、道路  0
植被斑块大小  0.3  500公顷以上  10
    100公顷以上  7
    10公顷以上  5
    10公顷以下  1
坡度  0.1  25以上  10
    8-25  5
    0-8  1
河流廊道  0.3  主要水系  10
表3-3: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评价模型
在水系分级的基础上,经过对研究区景观生态因素的综合研究,选取土地覆盖/土地利用、坡度、植被斑块大小、河流廊道四个因子,建立景观生态格局评价模型(表)。其中土地覆盖的分级取决于各个不同土地覆盖在生物多样性中的贡献,植被斑块大小的分级则取决于研究区植被斑块大小面积的统计,河流廊道因子在水系分级的基础上考虑了主要水系,坡度因子则主要参考了有关文献(如王占礼,彭珂珊,1999)。各个因子分级权重及其总权重的赋值在专业人员小组讨论基础上得出。根据评价模型,对研究区的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进行评价,对评价结果加以分级, 形成图示的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分布(图3-5)。

图3-5:生态特色景观安全格局分布图
3.3 小结
本章结合案例,系统讨论了城市——区域景观生态特色格局的辨别方法。
首先,在第一小节系统阐述了城市——区域景观生态特色评价的理论基础和技术路线。在方法上,城市——区域文化景观生态特色评价可以分解为两个方面,包括适宜性评价方法和景观生态格局辨别与优化方法。其次,在系统概括阐述研究区文化景观生态条件与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了生态特色景观格局评价研究。


licore edited on 2014-03-31 13:4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3-31 13:2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第六章 基于千份问卷调查的公众感知特色景观格局辩识
景观规划中对社会文化因素的重视由来已久。但真正成气候的研究则自1980年代开始。当时在批判理性主义规划方法的浪潮中,强调公众参与和在保护场所独特性的思潮开始浮现,并渐渐成为主流声音(Steiner,2004)。在这种背景下,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自然环境决定论影响下的景观规划思潮之后,人们开始再次重视社会文化元素在景观规划中的作用。社会和文化价值因素开始被作为规划中的重要方面来专门加以落实。广泛的公众参与开始成了景观规划不可或缺的因素(Steiner,2004)。文化地理学方法,包括场所理论、社区身份理论等感知方面的理论和研究方法等都被广泛吸收到景观规划中来,成为景观评价,特别是历史文化因素评价的重要依据。
从结构和内容上讲,本章是上一章的继续和补充。本章的主要目标是基于公众调查的城市——区域特色景观格局辩识。本章的内容包括两个大的部分,第一部分是公众特色认同调查的有关理论与方法基础,第二部分是结合具体的案例的实证研究。
6.1公众特色认知调查的理论与方法基础
以公众感知为基础的历史文化资源评价方法的基本原理和视觉评价中认知学派有一定的类似之处,即把景观作为人们的生活环境、作为人的认识空间来对待,强调人在景观中的地位。
许多人本主义地理学家都谈到了这类方法的思维出发点,正如行为地理学家布鲁克菲尔德所指出的,“决策者在某一环境进行决策时,其决策的基础是他们所认知的环境,而不是真实的环境,但另外一方面,决策所产生的行动却是在真实的环境中进行(约翰斯顿,1999,221)。”从这个角度出发,公众感知方法试图通过社会学和心理学调查研究手段,来判别和评价历史文化资源,来了解在人们的感知世界中,究竟何者更为重要。
公众调查方法的另一个理论基础来自于对景观含义的理解,即景观作为栖居地,其内在含义往往包括大量潜在的、不成文的、非正式的内容。了解和研究这些内容,仅仅依靠外来专业人员的知识是不够的,而必须了解景观中人的看法。了解他们的思想、行为及其赋予特定场所的含义。并以这种针对内在人的调查和研究为基础,决定哪些地方应当强化或保护。
以公众感知为基础的调查和研究是目前比较流行的一种研究途径,其概念、理论和方法也为数不少,主要的如场所身份(或社区身份,place identity or community identity)、城市意象和认知地图理论与方法等。
6.1.1基于场所理论的公众调查研究方法
场所精神(Genius loci)旨在认识、理解和营造一个具有意义的日常生活场所,一个人的栖居的真实的空间(Seamon,1980; Relph,1976; Norberg.Schulg,1979)。场所理论认为,景观是由场所构成的,而场所的结构又是通过景观来表达(Norberg.shulz,1979,P8)。场所(place)和一般的空间不同,场所意味着人和空间之间的紧密联系,意味着归属与认同,意味着个人和群体及其居住区域间不可分割的情感纽带(约翰斯顿,2000,128)。段义孚把场所看作是人本主义地理学研究的重要课题,认为场所经验只有在人对空间长期使用并赋予它以意义的情况才能够形成,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空间才可能成为场所(Tuan,1974)。Steele (1981, 184)认为场所是一种从形式、材料、元素、布置和象征来说有着共同主题的背景环境,可以产生正面的环境经验。
拉尔夫认为场所性是世界中的一个基本要素,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群体来说,场所都是安全感和认同的源泉(Relph,1976, 6)。拉尔夫是最先在地理学研究中采用现象学理论方法的人物,其著作《场所与非场所性》详尽的探讨了场所理论的若干问题。他强调人和场所的紧密关联,场所以人为中心,因此场所虽然与地点紧密关联,但并非不可分割,场所是由文化定义的,船和帐篷都经常改变位置,但并没有影响它们成为场所 。场所同时具有内在性和外在性,景中人和观光者眼中的景观因此是不同的。有消极的场所,也有积极的场所,有的场所是人们有意识创造的,有的则是无意识的积累形成。媚俗和技术规划破坏了场所的真实性,形成了非场所性。拉尔夫相信可以通过景观规划来促进场所性的产生,而这需要通过个体和群体的双手来设计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场所(Relph,1976, 146)。
身份(identity)是有关场所的有关研究中经常会谈到的一个概念。所谓身份,就是指在同一场所或同一社区独立的个人所感受到的“我们”。这一感受集合起来便形成场所(社区)身份(place identity, community identity)。身份实际上可以理解为一种归属感和认同感。通过这一感受,社区里的人们能够被共同的过去和未来联系在一起 (McMillan and Chavis, 1986; Summers, 1986),因此身份又被认为是人和他所在社区间长时间发展形成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联系(Proshansky,1978)。
文化景观是构成个体和群体身份的重要影响因素(Ribiero, 1998)。许多研究表明对地域特有力量的理解影响着人们对于所在社区的想法。正如Wilkinson (1972, 1986)等人的研究所表明的,共有的生活空间和合作历史促成了一种社会目的性(sense of purpose)的产生。当这种社会目的性累积并为成员共享达到一定程度时,便可能会影响社区关于土地利用的有关决策(Bridger, 1996;Stokowski, 1996)。同时有关研究表明社区用来保持和控制土地利用的策略大多数和公共决策过程及社区的共同价值有关(Richards,1984)。
尽管社区身份以非正式的方式所产生并存在,它仍然和物质环境、事件和具体的历史密切相关(Greider et al., 1991)。对于居民来说,特定的联系过去和现在的物质环境和事件有着一种持久如一的感受(Richards, 1978;O’Brien, 1999;Cuba and Hummon, 1993;Linde, 1993)。对历史、对过去的意识是人对场所产生归属感的重要因素(Tuan, 1974, 79)。他们也非常容易把这些环境和事件故事化并代代流传,从而使之与他们的价值紧密相连。显然,正是这些特定的物质环境和事件、活动帮助产生了社区身份。因而,它们也根据其关联的程度不同而成为社区身份的潜在载体(Stewart et al.,2004)。Greene (1992, 180)认为社区身份是“一种具备独特质量的视觉印象”,因此,身份也可以认为是某个地区生活所特有的环境舒适性(amenity)。独特性是身份的根本所在。有着特定意义的景观组合和环境条件无疑是构成身份的主要载体。
Bridger (1996)曾经谈到过“遗产叙事”的问题,认为社区所共有的遗产正是社区身份的代表,并认为正是这些影响着一些具有地方化特色的土地利用。他甚至认为景观变化中的冲突反映了社区身份认同的前后不一。Stokowski (1996)则认为社区身份本身便是社区遗产的反映。她认为社区遗产的集体创造和积淀过程形成了社区发展决策的文本环境。
基于场所理论,形成了所谓场所精神(Genius loci)、场所(社区)身份(place identity)或场所感(sense of place)的研究方法,该方法通过建立在历史或文化地理等研究的基础上,强调公众参与,调查存在于人们感知世界中的共同记忆和经验,并将之作为依据要素加入规划设计过程(董鉴弘,1993;陈育霞,2003)。近年来,西方学界有着大量的类似研究出现(如Patrick, 1995; Chase, 1999;Ribierio,1998;Davenport, 2003; etc.)。其研究方法也不一而足,包括以问卷调查、访谈等为主要形式的公众调查研究,以及一些纯粹从专业人员出发的研究方法等等。
如Stewart 等人在他们关于社区身份的研究中采用了照片套出方法(Photo-elicitation method)。具体做法是选择一定数目的参与者,规定参与者对于社区中他们认为重要的地方拍摄照片,随后在约定时间放映这些照片,并同时采访当事人对这些照片的意见和看法。除此之外,问卷调查和访谈也是常用的方法之一。其过程一般先精心设计问卷和询问问题,然后针对目标人群进行调查。这些方法的目的都是了解公众心目中重要的物质环境及那些构成社区特色(身份)的东西。再加以图化和分析,最终形成社区特色(身份)的有关保护政策。这一过程,可以称为特色(身份)图化分析(mapping identity)。
6.1.2城市意象理论和相关方法
林奇的城市意象理论强调一个健康、安全和美好的景观取决于它的可印象性(imageability)———物体所具有的,能在观察者脑中唤起强烈印象的特质(Lynch,1960,P.9)。从客观上讲,可印象性取决于独特性和结构性,前者是“使物体有别于其他,而成为一个独立的整体”,后者意味着“物体相对于观察者及与其他物体的空间关系和格局”(Lynch,1960,P.8)。
林奇认为,城市中的目标不仅可以清晰的为视觉所感知,并能够鲜明的呈现在感觉之中。因此,城市的形态和结构不能够仅仅以客观物质形象为标准,而要重视人的主观感受。以此为基础,他鼓励市民根据自己对于城市的印象来绘制城市空间草图,从而识别出市民印象中的城市空间结构性要素。在有关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林奇以美国的三座城市波士顿、泽西和洛杉矶为例,提出了城市意象的五大基本要素,即道路、边界、区域、节点、地标(Lynch,1960)。
林奇的城市意象理论借助于认知心理学和格式塔心理学方法,以认知地图的绘制、问卷调
查和访谈等为手段,其分析直接建立在居民对城市空间的认知基础上,为居民参与设计、为公众感知经验影响规划决策提供了可操作途径。其中认知地图是城市意象研究的主要手段之一。认质地图最早在人文地理学著作中出现可以追溯到伍尔德里其的有关研究。此后古尔德等人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直到凯文•林奇,认知地图才开始成为研究人的意识和日常环境感知的重要方法,并将之运用到规划领域(约翰斯顿,1999,193-195)。此外,问卷调查、访谈等也都是城市意象研究经常借助的方法。
从规划设计的角度来看,城市意象理论与方法是建立在人的环境体验之上的,因此被环境和建筑现象学者划入现象学途径(Phenomenological approach),被认为是营造和设计场所的途径(Relph,1976,Norberg.Schulz,1979,1988),因而与“场所精神”途径是一脉相通的(俞孔坚,2003)。
6.1.3小结
公众调查和感知研究方法在景观评价中的应用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既有场所理论和城市意象理论等相关理论方法自身的发展完善过程,又有景观规划基于自身发展需要对人文地理、特别是历史文化地理有关研究方法的借鉴,同时也有公众参与在整个规划思潮中兴起的作用。总的来看,不论是场所精神的研究方法,还是城市意象的理论方法,都是基于对近代科学分析论的反省和对栖居意义的探索。它们怀疑近现代分析科学对世界的认识能力,因而强调直接回到真实的世界中,主张以描述的方法找回在繁杂的科学分析中失去的场所真实,以重建在理性主义主导下的规划所不能提供的场所性(Seamon,1980)。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公众调查和感知对于原有的以专业人员主导的景观评价研究来说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补充研究手段。
无论是场所理论,还是城市意象方法,研究方法都甚为多样,其中又以问卷调查是最为常用,也最为有效。本文研究正是借助问卷调查来完成。
6.2 基于千份问卷的公众特色景观感知调查
就本文研究内容看,公众调查和感知研究的目的是在专业人员评价研究方法的基础上的进一步扩展、补充和完善。公众感知调查研究的目的是了解哪些在景中人——地方居民心目中重要的场所,了解公众特色感知的具体情况,并具体描述这种特色格局分布的空间关系,考察这种特色格局分布本身存在的空间分布规律,以进一步深化对区域文化景观特色的认识和研究;同时期望能够根据地方居民的提及频率,判断形成居民心目中的重要特色场所分布,并能发现一些未能为专业调查和评价研究所涉及、而又在地方居民心目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场所;此外,公众问卷调查试图获取信息和数据的问题还包括当地居民在“好祭祀”、庙宇泛滥情况下对宗教场所的态度等。
6.2.1问卷信息获取过程
1)问卷的设计
关于以城市——区域为主的文化景观特色的具体构成要素,许多学者都有所论述,如认为主要包括文物古迹的特色、自然环境的特色、城市的格局特色、城市轮廓景观及主要建筑和绿化空间的特色、建筑风格和城市风貌的特色、物质和精神方面的特色等(阮仪三等,1999,p52);再如认为自然环境和文态环境的特色都应当加以重视和保护等(郑孝燮,1998)。就城市——区域层次上文化景观特色研究的重点看,其物质环境要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文物古迹、城乡风景名胜和城市空间格局,因此公众调查研究的主要目标集中在前两个方面。城市空间格局则主要依靠专业人员的研究来完成。考虑到问卷调查的实际可行性,本文的问卷设计首先对可能构成公众感知特色的景观资源(包括文物古迹资源和风景名胜资源等)进行了筛选,形成一个基本的选择清单。以此为基础、辅以主观问题设计调查问卷。
2)问卷的发放与回收
作为对此前业已完成的其他研究的补充,研究者对台州市区居民进行了问卷调查。
以台州市区三个城区和附属乡镇居民为目标人群,共计发放调查问卷1410份,各个区的问卷发放数量为:椒江386份,黄岩524份,路桥500份。具体调查方法如下:在上述3个区中, 每个区选择一到两所中学或小学(小学则要求是高年级) ,在地方政府的协助下和校方密切沟通,结合地方特色教育,在被选择学校的1至2 个年级中选择非住校生发放问卷(可以提高问卷回收效率),要求学生带给父母填写(若父母不在, 可由家庭其他成年人填写, 规定一般情况下学生本人不能填写,出于地方教育的目的,建议家长在填写时多和孩子们进行讨论),并告知注意事项、指定回收时间(均在发放第三天回收)。最终回收问卷1080份,回收率76.6%。对回收的调查问卷进行了严格筛选, 最后得到665份份有效问卷, 有效率达61.6%。各个城区回收率和有效率不一。
3)问卷归类与数据库的建立
对有效问卷进行编码并输入Excel 2000 , 建立数据库。根据居住地,对样本进行分类, 即将居住在黄岩城区、黄岩院桥、椒江城区、路桥城区的样本分别归类, 每类独立为一个数据库。结果, 黄岩城区数据库共计183 个样本, 占27.52%,黄岩院桥共115个样本,占17.3% ,椒江城区共211个样本,占31.73%,路桥城区共计156个样本,占23.5%。
6.2.2问卷信息分析
1)调查对象的人群属性与特征
表6-1:人群属性信息表
    总计  比例  黄岩城区  院桥  椒江  路桥
  总数  665  1  183  115  211  156
性别信息  男  364  0.547  104  63  114  83
  女  301  0.452  79  52  97  73
年龄信息  20岁以下  49  0.074  3  10  30  6
  20-40岁  393  0.591  92  70  114  117
  40-60岁  219  0.329  86  34  67  32
  60以上  4  0.006  2  1    1
职业信息  A  78  0.117  30  11  22  15
  B  79  0.119  26  12  15  26
  C  291  0.438  89  53  67  82
  D  34  0.051  6  14  9  5
  E  139  0.209  30  16  69  24
  F  44  0.066  2  9  29  4
文化程度  小学  46  0.069  7  16  10  13
信息  初中  234  0.352  37  31  106  60
  高中  202  0.304  68  41  56  37
  大中专  89  0.134  31  17  17  24
  大学以上  94  0.141  40  10  22  22

从有效问卷中反映的调查对象人群信息来看,表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1)性别信息:参加调查的人群男女比例为1.21:1,男性占总人数54.7%,略较女性为多。
(2)年龄信息:因为调查主要是针对学生家长和家庭成人开展,因此调查对象主要集中在20-60岁,又以20岁到40岁最为集中,占到59.1%;其次是40岁到60岁人群,占总人数32.9%;60岁以上人数仅仅只有4人,为年龄上占比重最小的人群;尽管作了一般性规定,但回收问卷中有一部分显然为学生本人填写,考虑到这部分人群也有其代表性,因此经过筛选,仍保留了其中回答比较完整、认真的部分作为有效问卷。另外也有5个年龄在16-19岁而非学生身份的人填写了问卷。总的来看,20岁以下人群约占7.4%。
(3)职业信息:在参加调查的人群中,从事商贸行业的人最多,占到43.8%。其次是无固定职业的人群,约占20.9%。文教系统和公务员人数比较接近,分别占到11.7%和11.9%。学生占到6.6%,以参加问卷发放的中小学生为主。同时有5.1%的务农人员也参与了问卷调查,这部分人群以院桥镇为最多,是当地孩子的家庭成员,在椒江、路桥和黄岩也都有所分布。
(4)文化程度信息:从参与调查的人群看,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大中专和大学以上文化程度人群仅仅只有27.5%,这部分人多数是公务员和教师。绝大多数人群文化程度处于高中和初中程度,占到65.6%。小学毕业的人群最少,其中还包括一些自己填写问卷的孩子。
(5)对问卷涉及问题的熟悉程度:在受访者认为自己对问卷调查涉及内容很熟悉、比较熟悉、一般化和不熟悉的人群分别占总有效人数的8%、28%、54.6%、9.4%。特别熟悉和不熟悉的人群比例都比较低。
2)关于台州的城市形象认知
关于台州城市形象认知的问题是一道多选题。要求参与者在八个关于城市形象描述的选项中选择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方面。八个选项分别涉及台州城市形象的一个重要方面。所有参与者都回答了关于台州城市形象认知的问题,其中认同柑橘之乡的回答者最多,达到561人,占84.4%;认同新兴港口城市的回答者次之,达到385人,占到总参与人数的57.9%;抗倭要地、鱼米水乡和塑化基地几个选项入选率比较接近;分别为40.2%、36.1%和38.3%;海塘垦筑在剩余的三个选项里入选率最高,达到27.7%;宗教文化和背山面海的地理环境的入选率分别为20.6%和25%。

图6-1:台州城市形象认知提及次数图
对上述形象认知提出补充的参与者为数甚少,其中人数较多的是“民营企业发源地之一”,为24人;另有15人提到了“黄岩模具之乡”,13人提到了“路桥商贸中心”。还有不少参与者在此处提出了一些诸如“椒江应发展港口”、“台州走向世界”的类似答案,也都包含着各自对台州城市形象的认知信息。
就形象认知调查所反映的信息来看,柑橘之乡是长期以来黄岩(旧黄岩辖境即为今日台州市区)最为外界熟知的形象,柑橘作为地方物产的主要代表,几乎已经成为地方的代言人。历史上的台州虽然在历史文化等方面有着深厚的积淀,但“吾台古称荒域,僻处海滨,三代之时,人物无闻,汉晋以来,表有间见,隋唐之时,亦为贬谪之地(喻长霖,民国台州府志•大事略)”,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在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来,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台州作为东南沿海的新兴城市才开始得到了广泛关注。因此,新兴港城这一形象在当地人心目中有较高的地位并不奇怪。与此同时,就八个选项相对比较而言,除了柑橘之乡和新兴港城两个让台州人引意味豪的形象以外,其余的几个选项如鱼米水乡、抗倭要地、背山面海的地理环境、海塘垦筑、宗教文化、塑化基地之间呈现一种交错和参差关系,差距并不明显。这也说明了在社会转型和城市高速发展时期城市形象公众认知的特点。而地方居民对塑料化工基地、模具之乡、商贸中心这些与现代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形象的强调,表现出了和专业人员研究的明显差异。
就实地调查中接触到的信息看,当地管理者对宗教寺庙的泛滥呈现一种比较复杂的态度。不少人谈到“有钱就修庙”的近乎普遍的行为都持否定态度。这种态度和媒体的价值导向显然会对公众的形象认知造成影响,这也是宗教文化在城市形象认知中叨陪末座、而不能让台州人引以为豪的重要原因。
3)对于宗教场所的态度

图6-2:对宗教场所态度分布图
在参与者中,对宗教场所的态度问题作出回答的共计580人,占总人数的87.2%。其中高达474人选择了正面态度,即承认宗教场所在当地生活和景观特色中不可忽视的地位,其比例达到81.7%。表明了宗教场所在当地居民心目中的地位。其中认为“是地方特色的一部分,有一定正面意义,应加强管理,并对一些比较有特色的宗教建筑加以保护”的人数最多,达442人,占总人数比例为76.2%,说明人们在看到宗教场所对于地方特色形成贡献的同时,也注意到寺庙泛滥的态度。认为“不可或缺,应放任自由发展”的为32人,占5.5%,只有52人持完全的反对态度,认为是“封建迷信、落后的标志,对城乡景观风貌没有任何好处”,这部分人群占总人数比例为9.0%。另外有54人选择了“没什么看法”一项,占总人数比例为9.3%。总的来看,在地方特色和宗教场所的关系及其态度方面,参与者的回答与研究者出于专业观点的判断基本一致。
关于应保护宗教场所提名回答的人数很少,提到的场所也都比较散乱,不少位于研究区以外,如天台国清寺等。因此难以形成有效统计依据。
4)文物古迹与区域文化景观特色
关于能够体现地方特色的文物古迹,全部665名受访者都给出了答案。其中被提到次数最多的是一江山岛烈士陵园,高达554次,占总受访人数83.3%;提到次数最少的是宾兴祠,仅
表6-2:各个样区主要文物古迹被提及次数表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总计  名称  次数  次数  次数  次数  总计  名称  次数  次数  次数  次数
245  五洞桥  116  50  43  36  211  翠屏山摩崖石刻  57  31  79  44
385  黄岩孔庙  146  81  80  78  34  小澧桥  6  3  20  5
426  戚继光祠  85  67  175  99  103  善法寺  13  12  41  37
554  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  143  85  194  132  157  灵石寺塔  50  29  58  20
159  观音洞遗存  29  25  64  41  89  柯氏先祖祠牌坊  25  10  34  20
121  清修寺  17  11  78  15  83  节孝坊  14  14  45  10
203  太和山塔  29  22  114  38  54  水口石塔  5  8  32  9
68  小圆山塔  8  11  43  6  64  下浦桥  13  8  39  4
85  海门卫城东门  15  10  44  16  74  岱石庙  19  11  33  11
154  章安历史街区  28  17  74  35  186  天峰阁  53  42  62  29
180  牛头颈塔  24  25  98  33  119  卷洞桥  37  18  47  17
105  庆善寺铜钟及钟亭  22  17  49  17  218  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  51  29  90  48
49  蔡桥  8  7  31  3  203  ***黄岩县委旧址  65  28  52  58
85  毓龙宫古涵洞  13  15  39  18  174  ***台州区委旧址  46  30  54  44
85  章安桥  10  10  50  15  377  九峰烈士墓  103  68  119  87
108  万春亭戏台  22  9  52  25  69  鉴洋湖桥  10  10  28  21
114  常乐寺  14  20  65  15  398  十里长街  100  49  109  140
121  下坦印纹陶窑址  30  21  48  22  64  药业工人***旧址  14  10  27  13
223  沙埠青瓷窑址  59  54  65  45  33  官兴祠  4  3  20  6
151  瑞隆感应塔  52  26  48  25  105  福星桥  9  17  41  38
117  净士寺塔  34  15  50  18  58  商埠  13  6  19  20
82  庆善寺塔  20  12  35  15  47  郏家里  9  5  16  17
312  方山双塔  120  60  73  59  78  北新椒街  6  6  57  9
136  委羽山大有宫  60  26  30  20  119  葭芷老街  22  17  61  19
136  广化寺  34  28  35  39            
文物古迹受访提及次数总表
有33次,占总受访人数4.96%。各个样点区提及次数差异最大的文物古迹分别是五洞桥、黄岩孔庙、清修寺、太和山塔、牛头颈塔和北新椒街。其中五洞桥在黄岩城区样点被提及的次数和院桥、椒江、路桥样点之比为2.32:1:0.86:0.72,清修寺在椒江城区样点和黄岩、院桥、路桥被提及的次数之比为7.1:1.5:1:1.4,在本区都明显高出其他区。但除以上文物古迹以外,也存在不少提及频次和区位反相关的情况, 如翠屏山摩崖石刻、灵石寺塔、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天峰阁等都出现了在外区比本区提及次数高的情况。出现这两种差异的原因在哪里呢?从这两种文物古迹的情况来看,五洞桥、黄岩孔庙、清修寺、太和山塔、牛头颈塔和北新椒街都处于人们的日常活动范围之中,在本地区人们的参与程度比较高;而翠屏山摩崖石刻、灵石寺塔、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天峰阁这些文物古迹相对比较偏远,人们更多的是听说,而非具体参与,因此与受访者本身的地域因素关系不大。仅仅从蔡桥等几个分布在椒江的文物古迹被各个采样区域提及次数看,椒江的提及次数普遍高过其他区域,可见地域因素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图6-3:椒江区文物被提及次数折线图

图6-4:综合受访提及次数散点分布图
就提到次数散点分布图来看,受访者的回答把问卷中提供的文物古迹分成了相对比较明显的两个部分。在受访中提到300次以上的文物古迹把其他部分远远拉开距离,包括方山双塔、
九峰烈士墓、黄岩孔庙、十里长街、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等六个,在各个区的独立数据库中,这六个文物古迹也都居于前十五名之内,这一调查结果说明,这六个文物古迹是台州市区居民心目中最重要、也最知名的文物古迹,这一点也符合研究者实地调查中直接接触到的一般看法;此外的所有文物古迹,尽管提到次数彼此之间存在不小的差别,但分布总的来看分布比较均匀。
考虑到台州市区原为两个县级市辖区,1994年才合并成为今天的地级台州市,市区至今仍为椒江、路桥、黄岩三个组团分立,每个组团都是在历史上相对独立发展的小型城镇,彼此之间都存在着不小的距离。在中小学服务半径有限的情况下,由于生活范围的影响,除了知名度最高、公认最重要的文物古迹之外,各区的受访者意见难免存在差异,因此受访者的意见通过各区独立数据库进行研究会更为准确和直接。在具体访问中接触到一些在地方上长期从事文物古迹保护和研究的专业人员,他们也认为由于文物古迹的涉及的问题比较专业,在地方历史教育远未普及的情况下,相当一部分公众确实对大部分文物古迹、特别是非本区而知名度相对较低的文物古迹不熟悉。因此,为减少研究偏差,又进一步分别对椒江、黄岩、院桥和路桥四个被调查点的回答情况进行了分析和研究。
结合各区具体调查提及次数,通过对各个区受访群体提及次数散点分布和折线图的判读,分别进一步确定各区受访群体心目中最能体现特色的文物古迹,其中黄岩城区受访群体的选择包括***台州区委旧址、灵石寺塔、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瑞隆感应塔、天峰阁、翠屏山等摩崖石刻、沙埠青瓷窑址、委羽山大有宫、***黄岩县委旧址、戚继光祠、十里长街、九峰烈士


图6-5:黄岩城区受访提及次数散点分布
墓、五洞桥、方山双塔、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黄岩孔庙;院桥镇受访群体选择的文物古迹包括:天峰阁、十里长街、五洞桥、沙埠青瓷窑址、方山双塔、戚继光祠、九峰烈士墓、黄岩孔庙、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椒江包括方山双塔、章安历史街区、清修寺、翠屏山等摩崖石

图6-6:院桥镇受访提及次数散点分布
刻、黄岩孔庙、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牛头颈塔、十里长街、太和山塔、九峰烈士墓、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路桥则包括***黄岩县委旧址、方山双塔、黄岩孔庙、九峰烈士墓、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十里长街等。


图6-7:椒江城区受访提及次数折线图
关于哪些文物古迹可以作为地方标志的问题,共有324人进行了回答,其中椒江114人,占有效样本54%,黄岩81人,占有效样本44.3%,院桥52人,占45.2%,路桥77人,占49.4%。可以作为标志的文物古迹提及次数见表所示,并形成图示的散点分布。可以看出,在50左右有着十分明显的分界。在此以上的文物古迹依次包括:五洞桥、***黄岩县委旧址、方山双塔、
图6-8:路桥城区受访提及次数散点分布

九峰烈士墓、十里长街、黄岩孔庙、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其中方山双塔、九峰烈士墓、十里长街、黄岩孔庙、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等六个文物古迹在此表现出明显的优势,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更是遥遥领先,这和特色调查的结果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再次证明了上述几个文物古迹在地方居民心目中的地位。

图6-9:标志性文物古迹散点分布

关于文物古迹的补充进行回答的人数很少,难以形成有效依据。具体提到的场所包括梅屿遗址、香严寺等两处。部分受访者本人属于文化或历史研究工作者,他们通过电话和调查者进行了联系,并提供了有关专业意见,本文作者根据这一部分意见对上一章研究中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调整。由于本部分内容主要以普通内在居住者为对象,因此本部分内容不在本章讨论之列。

名称  次数  名称  次数  名称  次数
蔡桥  2  海门卫城东门  12  委羽山大有宫  21
官兴祠  4  常乐寺  12  清修寺  22
郏家里  4  净士寺塔  12  灵石寺塔  24
水口石塔  5  章安桥  13  天峰阁  27
小圆山塔  6  翠屏山等摩崖石刻  13  牛头颈塔  29
北新椒街  6  善法寺  14  瑞隆感应塔  29
下浦桥  8  毓龙宫古涵洞  15  太和山塔  31
福星桥  8  卷洞桥  15  章安历史街区  31
庆善寺铜钟及钟亭  9  小澧桥  16  鉴洋湖桥  34
庆善寺塔  10  下坦印纹陶窑址  17  红十三军指挥部  36
柯氏先祖祠牌坊  10  万春亭戏台  18  ***台州区委旧址  37
节孝坊  10  广化寺  18  沙埠青瓷窑址  40
岱石庙  11  观音洞遗存  19  药业工人***旧址  41
商埠  11  葭芷老街  20  五洞桥  50
***黄岩县委旧址  53  九峰烈士墓  71  黄岩孔庙  103
方山双塔  69  十里长街  99  戚继光祠  138
—江山岛烈士陵园  222        
表6-3:各文物古迹标志性提及频次表
3)城乡风景名胜与文化景观特色
关于能够体现文化景观特色的城乡风景名胜,全部665份有效问卷均提供了答案。就提到次数来看,最多的是九峰公园,高达500次,占参与人数75.2%,其次是黄岩滨江公园和椒江滨江公园,分别为458和421次,提到率分别为68.9%和63.3%,提到次数最少的是东南中泾,仅有26人提到,提到率3.9%。总的来看,区域中的几个主要公园在提到率中占据了主要地位。此外,主要河流永宁江和椒江,位于中央绿心的方山、狮子山,位于椒江城区的太湖山排名都比较靠前。说明公众感知的特点一方面取决于该风景名胜的知名度,另一方面取决于人们的参与程度。这也是场所感的具体体现之一。
风景名胜调查中也出现了与文物古迹类似的地域差异。如永宁江、南官河和椒江,在黄岩、椒江、路桥和院桥被提及的次数比率分别为2.47:1.32:1:1.22、1.44:1:1.44:4.94、1.55:1:4.55:1.68。在主要流经和作用区域提及次数要明显高于其他区。另外也有一些风景名胜如翠屏山、岱石山、东南中泾等出现了在其他区提及次数高于本区的情况,其原因显然和受访者对这些风景名胜参与程度较低有关。
通过对各个风景名胜综合提及频次折线图的判读,可以发现,九峰公园、椒江滨江公园、黄岩滨江公园三个区域内最主要的公园在提及频次上占有绝对优势,在采样的四个数据库中也都位居前列,这表明这三个公园在区域特色认知中具有重要地位,其中九峰公园位于方山山谷,是三个组团所环绕之中央绿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内有瑞隆感应塔、方山双塔、丫髻岩等重要人文和自然景观,是区域标志性风景名胜。椒江滨江公园、黄岩滨江公园均为两个主要城区新近
  综合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项目  综合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鉴样洋湖  128  28  21  48  31  狮子山  173  31  29  83  30
沿海十塘  215  44  41  67  63  翠屏山  114  29  24  48  13
永宁江  343  141  75  57  70  五峰山  164  27  16  81  40
南官河  141  23  16  23  79  白洋山  61  6  9  37  9
椒江  272  48  31  141  52  松岩山  167  67  38  43  19
九峰公园  500  152  75  151  122  委羽山  153  60  38  30  25
太湖山  308  72  56  111  69  岱石山  76  16  11  34  15
白云山  170  17  12  102  39  黄岩山  236  100  42  56  38
西江  87  32  14  26  15  龙潭山  200  23  27  96  54
葭芷山  77  9  12  42  14  鸡笼山  136  21  15  43  57
东山公园  319  66  54  131  68  灵岩山  168  39  28  70  31
小圆山  41  6  4  25  6  东南中泾  26  5  2  13  6
横街山  82  16  11  24  31  黄岩滨江公园  458  150  80  124  104
东官河  95  32  18  32  13  椒江滨江公园  421  92  59  166  104
方山  353  112  56  91  94  凤凰公园  196  32  30  88  46
表6-4:城乡风景名胜提及频次表
建造的游乐性滨水公园,深受民众喜爱。

图6-10:风景名胜特色综合提及频次折线图
在关于标志性风景名胜的回答中,共有293人提供了答案,占总有效参与人数44.1%。其中椒江人数最多,为105人,占有效样本49.8%,黄岩人数72人,占有效样本39.3%,黄岩院桥41人,占有效样本35.7%,路桥城区75人,占有效样本48.1%。各个采样地的标志性风景名胜提及频次如表所示。
  总计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总计  黄岩  院桥  椒江  路桥
鉴样洋湖  19  3  2  12  2  狮子山  25  2  4  19  0
沿海十塘  47  9  6  14  18  翠屏山  18  5  3  10  0
永宁江  73  33  16  7  17  五峰山  23  3  5  12  3
南官河  26  6    2  18  白洋山  5      4  1
椒江  74  12  4  47  11  松岩山  27  7  5  11  4
九峰公园  123  32  16  48  27  委羽山  19  8  5  5  1
太湖山  62  8  11  29  14  岱石山  4      3  1
白云山  27  1  0  24  2  黄岩山  43  18  11  8  6
西江  5  2  0  2  1  龙潭山  25  3  4  16  2
葭芷山  12  0  2  9  1  鸡笼山  15  3    7  5
东山公园  43  5  8  25  5  灵岩山  22  4  6  8  4
小圆山  1  0    1    东南中泾  3  1    1  1
横街山  10  1    3  6  黄岩滨江公园  136  41  20  41  34
东官河  11  3  3  5    椒江滨江公园  129  28  13  57  31
方山  71  18  10  18  25  凤凰公园  38  6  9  18  5
表6-5:标志性风景名胜提及频次图
通过对提及频次的分析和散点分布图的判读,可以发现,在区域文化特色标志性风景名胜认知中,九峰公园、椒江滨江公园、黄岩滨江公园提及频率仍然遥遥领先,远远高于其他风景名胜。这一点和特色认知是一致的。在其次尚有太湖山、方山、永宁江、椒江提及频次和其他风景名胜明显拉开距离。这一频次分布和特色认知稍有差异。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与椒江区参与人数相对较多有关(太湖山和椒江均位于椒江区)。
相比较于文物古迹,对风景名胜进行补充的参与度相对较高。共计75人提出了补充,占有

图6-11:标志性风景名胜认知散点分布
效样本11.3%。在这些受访者进行的补充中,提及频次最高的为椒江市民广场,共计49人提到,
提及率高达65.3%,另外提及比较多的包括太阳城游乐园(21人)、椒江商业街(17人)、石大人(12人)、丫髻岩山(18人)、黄岩澄江莲尖坪(7人)、长潭水库(5人)等。其余尚有牛头山、石梁、星星公园、路桥石滨公园、赤龙山、白峰坳、椒江南门河、划岩山、小人尖各提及一到二次。可以发现,地方居民的特色认知仍以参与程度为主要决定性因素
6.2.3问卷调查结论: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感知格局的判别
对上述6.2.1中2)的有关讨论中形成的文物古迹清单进行合并,形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感知重要文物古迹景观资源清单。包括***台州区委旧址、灵石寺塔、红十三军临时指挥部、瑞隆感应塔、天峰阁、翠屏、灵岩、朱岩山摩崖石刻、沙埠青瓷窑址、委羽山大有宫、***黄岩县委旧址、五洞桥、章安历史街区、清修寺、牛头颈塔、太和山塔、方山双塔、九峰烈士墓、黄岩孔庙、十里长街、戚继光祠、解放—江山岛烈士陵园,共计二十处。对照各个文物古迹的综合提及次数,可以发现这些文物古迹的提及次数也都位居前列。
再结合具体风景名胜和各个取样区的提及频次和散点分布进行综合研究比较,选取提及196次为分界点(提及频率29.5%),在此基础上,加入补充提及频率在10次(提及频率13.3%)以上的风景名胜资源,形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感知的重要风景名胜初步分布清单,包括:九峰公园、椒江滨江公园、黄岩滨江公园、凤凰公园、龙潭山、沿海十塘、黄岩山、椒江、太湖山、东山公园、永宁江、方山、椒江市民广场、太阳城游乐园、椒江商业街、石大人、丫髻岩山。其中方山、丫髻岩山和九峰公园虽有所重叠,但各自涉及范围不同,因此仍作为不同资源分列。
综合文物古迹和风景名胜资源清单,形成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感知格局分布景观资源清单。并依据各个景观资源的一般情况和范围,绘制城市——区域景观特色感知格局分布图。
需要进一步加以说明的是,和前几章研究的区别在于,这里形成的公众感知特色格局只有一个层次,其意义在于构成这一层次的景观资源在公众感知调查中最为重要。因此这一层次事实上构成了公众感知特色景观格局的最高级别。
6.2.4讨论
就本研究的目的来看,关于公众感知景观格局的调查,最理想的结果是以公众提及频率为依据,直接绘制不同层次的景观安全格局分布图。但在实际调查和数据分析中,发现这一点实际上难以实现。一方面,公众参与者对研究问题熟悉程度很高的人群比例并不高(8%),势必影响格局判别的精确程度,造成研究上的不够严谨;另一方面,由于公众感知调查方法本身在应用和实施上存在的局限,很难依靠它来作为精确研究的直接依据,而只能提供框架性、参考性结论。基于这一考虑,本章研究在实施过程中,根据具体情况对研究目标进行了适当调整,
从具体格局层次的精确判别转为重要格局和资源的识别。总的来看,研究基本达到了目标。
关于公众参与的实施方式,研究者如何走出书斋,和媒体、政府、公众形成良好的合作,
保证研究方案的有效实施,一直是规划师面临的难题。在本研究中,通过政府和教育部门合作,结合地方特色教育完成公众参与,尽管问卷的回收率不高,但由于基础发放量较大,数据获取达到了研究需要。
城市与城市——区域景观特色问题的复杂性,决定了问卷设计和研究操作的难度。在面对地方公众时,如何简化、通俗化、明确化研究问题,是研究的重要环节。本研究在对城市与城市——区域景观资源进行专业筛选的基础上,采用主客观结合的方法,在这一方面进行了初步尝试。如何进一步完善问题设计,最大程度的获取有效信息,仍然是一个可以深入尝试的领域。就回收数据的情况看,在主客观结合的情况下,主观问题获取信息量偏低。这也是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提高的环节。
6.3 小结
本章的主要内容是公众感知景观特色格局的判别研究。本章内容分为两个大的部分。
首先,对公众调查和感知的理论基础进行了阐述,主要谈到了场所理论和城市意象的有关理论和方法。
其次,在借鉴国内外有关研究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进行了城市——区域景观特色问卷调查研究。在当地有关部门的支持下,选取中小学作为问卷发放点,以学生家长和家庭成年成员为主要目标人群,发放1410份问卷。回收1080份,有效问卷665份。以此为基础,对获取数据进行了统计和分析,判别出区域文化景观特色感知重要景观资源清单,再绘制成区域文化景观特色感知格局分布图纸。
最后对研究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2 11:4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人远程操控着把帖子删了,再发一遍。

之所以把这个东西贴出来,也有一个考虑,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本身是网上查不到、受到我个人处境影响,无法正常修改出版。05年以后,尤其是09还是10年以后,尤其是12年以后,国内绿道规划、城市景观规划等迎来了一个发展高峰期,作为国内城市规划、风景园林方面较早完成的先驱性研究,至少应该做到文献查阅可以查得到、可以供同行参考。

另外一本业已出版的《反规划途径》一直是本国绿道规划、城市景观生态规划常见比较重要的参考书,自从07年正式出版以来,已经印刷了八版。近年来国内城市规划、风景园林方面被委托做绿道规划、城市景观规划的专业人员,有不少是从这本书研究着学起的(尽管费用成本模型等国内研究并不常用)。一个怪现状是,有些方面一方面学着参考着这些工作,一方面还在贬低北大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尤其是我的论文。更为可笑的是,有的被安排给我找问题的单位压根就是边学边找问题,一边找茬,一边是自己还要了解一些研究方法、学习如何完成这一类型的研究工作等。我的这个研究,由于较偏向人文景观,事实上从分析方法、针对问题的综合性上要在《反规划途径》的相关工作之上,只是时间短一点,综述和撰写有不少需要填充和完善的方面,这个只要了解实际情况的,都知道的。

我不是不厌烦俞孔坚本人的名头及土人的宣传部门被强压着拽着参与甚至背地里主导长年贬低我的研究工作,以突出西安市和无锡市政界的学术水平(一般来讲,无锡市政界的水平恐怕得借助南京和上海的研究机构来突出了,因为无锡市似乎没有相关工作较前沿的研究机构),西安市的学术界不见得没水平,可以支撑一点政界好事之徒的脸面,但从景观规划设计或者风景园林专业来说,恐怕要如今天这样大肆折腾,你得是全球顶尖的哈佛宾大景观规划设计最高水平的教授这个层次才行,你的单位得是全球顶尖的哈佛宾大景观系的水准甚至更高才够。为什么要是这个水平?因为中国大陆、台湾甚至亚洲或相关方面跟中国水平差不多的LA学术界恐怕不见得不尊重一些已经完成的东西。为什么甚至要更高?因为即便哈佛宾大的景观系,他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明显属于出版修改范围的事儿,动用整个互联网和城市的监控系统穷折腾。所以可以想象,你一定更高了!

陕西省的工科院校如西冶的教授05年06年时对这种类型的工作整体应该如何开展,以及其中各个组成部分中的一些研究如生态、视觉、游憩分析等到底具体应该如何做,还根本不懂呢。历史文化方面当然懂,但并没做过区域性工作。理科院校和研究机构懂,但并没有做过相关类型的工作。地理类专业景观生态规划和区域规划工作是不少,但同类型的工作据我掌握的信息,当时我们的东西是最早完成的,涉及人文景观的,我的工作恐怕是国内最早的。林业类的研究机构一般来说属于边参考整体边打击局部了只能。所以,政界人物强求的这个面子,确实让人哭笑不得。

况且地理学的区域规划和风景园林的区域规划本身不是一个学科,不是一个概念,不是一回事,前者搞了多年,以往偏重经济发展。近二十年来生态规划才起步,北大景观方面的05年的几个研究工作本身至少和国内地理学方面的景观生态规划是同步的,同类型的工作则相对更早,其研究方法也更纯正(没有一个景观生态规划学术研究不是更偏重理论方法的,纯宏观的东西,如果不下沉到更细的尺度落实为具体的分区规划和设计,哪里可能马上跟城市总体规划一样直接落实?)。偏重人文景观的工作,地理学方面我的恐怕仍然是国内最早的工作。这个北大党务上的人要找事,自己查清楚文献、搞清楚学术上下文再来说话。

至于风景园林学科的区域规划方向,众所周知,当时基本上接近一张白纸。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不上网、不出版对风景园林学术发展有影响的根本原因。

无论对方如何之高,这个事也就这样(比方动不动哈佛如何如何说之类,哈佛恐怕没太多功夫必须理睬这个事)。因为我在国内做工作,不一定得非得跟你一样高。对于视觉问题来讲更是这样,你高,也就高了,在国外为政府的党务和公安服务,打和贬别人的学术工作,要搞清楚国内的学术脉络、源流和上下文。我不是不知道国内外、尤其是大陆跟美国在区域景观规划方面的学术差距,但即便海外留学人员或留学回国的幕后主导,你亲手做过区域景观规划研究没有?要仅仅只是学过类似的设计课,会,而实际没有亲手实际做过这样的研究,或者压根就只是使了老鼻子劲钻研了半天视觉景观问题,哪里来的资格大肆贬低别人的工作?

这样,我们也就知道,陕西省和西安市幕后主导其事的党务、教育管理和专业管理方面的领导脸皮有多厚,跟党务方面靠的比较近、参与其事较深半懂不懂的一些本地学术人物和专业管理方面的人物脸皮有多厚,北大党务方面及外专业的一些好事之徒、长年对外主导一些说法的人脸皮有多厚。

有些党务方面的领导、尤其是中央领导给人的印象,似乎更在乎的是怎么说成怎么样,更在乎怎么把舆论抓在手里,更在乎怎么把好事至极的“无所遁形”长年延续下去,以服务于自己莫名其妙的整人需要,哪里还对真正的学术问题感兴趣?

国内的情况,有些方面不知何故,一方面又要“美丽中国”、“生态安全格局”、“绿道”,一方面又对相关北大博士论文采取封存冷藏的态度,连上网都不让,以至于根本查不到。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论文,实际上是国内风景园林学术界最早的两个工作,不能正常查询和及时出版,对国内此专业方向的发展是有影响的(因为压根就没人知道还有人此前完成过相关工作,以及具体做法如何,只知道俞出版的《反规划途径》)。

当然,由于国内风景园林学科景观生态规划和区域规划方向近年来才开始有所发展,作为较早完成的国内先驱性工作,略微粗糙和偏重理论方法一点,都很正常。如果从支持风景园林学科正常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就这一点而言,无论《反规划途径》,以及此文之外的另外一篇博士论文,都应该予以理解和支持,而不是吹毛求疵,不管三七二十一莫名其妙予以打击。至于在不清楚学术上下文、不了解各个学科背景及发展情况的条件下,把一种某一学科新兴的重要方向上具有前沿性质的学术上的工作,搞成一种互联网治理的载体,当权者的思路恐怕只能是无知到不值一哂。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国家的科研评价,向来相对功利,认为要注重应用。有些方面认为地理学、生态学乃至林学已经有貌似差不多的类似研究,又有城市规划方面的工作,要这个“洋塑料”方向上多么好干什么?这个只能说无知至极。因为地学的景观生态规划往深入发展和LA方面的工作根本不是一回事,后者更趋向物质空间规划,因而也更为实用。一些研究看起来较之地学不够理论和数量化,较之城市规划则不够实际,那是因为没有在更细微的尺度上落实下去所致。这一点,看看北大已经出版的一些工作和地学相关工作的对比就会有这个印象。但根本的情况是我们国家地学方面的研究和城市规划这方面的工作很多是各说各话,中间并没有对接的桥梁。导致一些研究,地学研究的偏空洞,城市规划的研究则不够科学。谁来完成这个对接?只有风景园林的区域规划上的发展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这就是这个方向存在的根本理由。

看一看美国的哈佛、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宾大等全球顶尖机构的景观规划工作就知道,他们的工作虽然更为成熟,但基本就是如此,即看起来较之地学不够理论和数量化,较之城市规划则不够实际。但一旦落实到绿道规划等实际工作,景观方面的这个方向就很有用了。因为更偏重物质空间规划,这一方向的工作向来要较之地学简略和不够“科学”。

我们国家的高层近年来因为“人才”政策产生的一系列垃圾问题,在基层政府的一些政治操作、我个人被挟持以及将对北大博士论文打击做为反政治谣言载体这三个情况下,加上对俞孔坚本人长期因为媒体宣传留下的一种不良印象之下(俞本人的公众形象更类似一种景观赵本山,把学术发展喜剧化了,其人的一种赵本山式的景观商业偶像特质也不见得不使人哭笑不得),事实上被本学科以及城市规划学科方面一些似懂非懂的国内专家严重误导了,导致他们是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洋塑料”,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空洞无物,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不值得支持的东西。他们只知道工科院校以及各路市立规划设计院所构成的规划学术共同体的那种领导意图描图奴仆式的只服务于卖地的规划学术,从而甚至认为风景园林的城市和区域规划方向是可以由地学方面的规划前期研究替代、因而是根本不必要加以支持和发展的。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2 14:23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5 15:2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必须再次说明的是,我这个论文的视觉部分反复推敲之后,认为连表述的情况都基本成立,只是具体研究部分的几百字的一些叙述稍微有局部过头的地方。只要不是抱着党员干部的一种需要,反复推敲,来回找事的态度,连表述的问题都不用更多的辩解。完全是一个在需要出版的情况下进一步充实综述、以及让具体研究部分表述更加准确的问题。所以这个整天通过互联网疯狂纠缠不已的事情,恐怕连这个论文问题的招牌北大都不能乱借。
之所以说需要充实综述,是确实需要更进一步使之更加扎实的问题,这个所有的博士论文,即便是全国百篇,都有需要。
读懂论文的话,就会知道,我的综述思路是清楚的,即指向专家方法为主。
至于后边的具体研究部分,麻烦有疑问的自己看看清楚,基本上是写得比较清楚的,表述基本符合研究的事实,方法表述也基本属实。只是具体的照片选择和一些非常具体的叙述上可能有些过头的地方。这些情况,如果要出版的话,都需要加以修改更加准确。认为研究方法本身不成立,只能说明你恐怕水平有限。
这样的情况,哪个国家的博士论文恐怕都不能认为有问题。换句话说,学校的态度如果正常的话,你就是举报找事,人家可以不理你。

关于视觉方面的具体研究工作,对于一个区域景观规划这样的工作来说,视觉评价研究不必要弄得跟独立的专门发表论文的视觉研究工作一样。这个即便是美国非常重要的已出版的研究工作也不这样的。搞类似工作的都知道,具体文献我就不提了。

关于一些方面认为的粗制滥造(北大的一些外专业的老师可能不见得没有这样的看法),我只能说你的专业跟我们不一样。相对于地理学类的一些工作而言,LA的区域规划方面的工作因为更加偏工科一些,数学方法偏简单,有时候是显得不够“科学”。国外也这样。粗制滥造,那是你的看法。你可以保留你的看法。

正如我上边说过的,LA学科的区域规划方向的工作,本身由于这一类工作的研究方法相对更为理性和科学,又在更加宏观的区域层面,涉及的数据和实际调查的量要远远超过一般工科类城市规划研究的需要,时间、精力所限,不可能完全做到跟实际较小尺度的城市规划工作一样(比方有些研究结论认为应作为绿地保护的地方实际上是不可能拆除的,有些地方政府另有发展需要出让土地则难以完全落实,以及因为偏于宏观,一些前期调查根本不可能做到绝对精细准确,这些实际上是所有宏观尺度研究工作都难以避免的正常情况)。所以无论是《反规划途径》中的研究,还是我的这个工作,都可能显得更偏重理论方法一些。实际上懂得相关研究工作的人都知道,较之费用成本模型(cost-distance)的分析,我的结合感知、第二代适宜性分析方法、历史人文景观评价的综合性工作反而不那么理论化,因而可能更接近实际一些。李文华院士在《反规划途径》的序言中的一些看法也说明了这一点。当然,前者因为有预景方法和可辩护规划模型的介入,在时间层面的动态性上要更有优势。

至于国内一些风景园林和城市规划专家关于我2005年的论文是否创新性不强,涉嫌照搬美国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世界景观规划资深权威学者之一的法布士先生指导的里贝罗博士1998年的论文有关研究的问题(美国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是景观规划领域全球顶尖研究机构之一,众所周知在景观规划方面不输斯坦尼兹的哈佛,绿道方面更是全世界的领头羊),这个问题现在两篇论文都摆在全世界面前,是不是一个照搬或有较大范围借鉴的工作,应该非常清楚。我的研究框架设计时是读过里贝罗博士的论文,但实际工作方法设计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懂专业、搞过相关工作的人一看就懂,根本不是一回事。对任何一个学者来讲,参考或在其他学者基础上设计一些新的研究工作方法都非常正常。更何况我的引用注明也基本上是到位的,研究框架也完全不同。

凡有参考和引用国外文献、包括里贝罗博士论文的我在文献中有引用的地方都基本注明了,只要不是吹毛求疵,相信没什么太大问题(当然也不排除因为时间相对较紧有些转引上、校对不严谨上、改写不够上的常见问题)。

我们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之前,根据我在UMI上查到的印象,美国区域性绿道规划方面的博士论文工作选题有5篇,里贝罗算最早的之一(里贝罗一篇、LAUP主编杰克阿亨92还是93年的博士论文是不是也是绿道的算一篇?还有其他名校两篇左右,另有一篇印象是小学校遗产廊道建设管理的,不大能算绿道景观规划方面的,这个情况基本如此,当然过去多年,记不清了,也不见得没有遗漏)。当然这个情况可能也不够准确,过去多年我也记不清了,我不了解UMI是不是及时和全面收录,说不定会晚两三年,一些院校也未必都上网,那就会更多一些。国内的北林有一篇关于城市线性公园的,区域性的没有,地理学绿道方面记不清了,但针对城市区域的没有,大概如此。

国内的论文,重点在区域性绿道规划的博士论文,根据刚才查CNKI的情况,我2005年的工作似乎是国内最早的研究。

对于绿道规划方面的研究工作而言,里贝罗博士的工作是全世界最早的博士论文研究之一。但我的工作并不是照样学样的情况。至于为什么,看一看就非常清楚。

首先是基本理论不一样,这个不用说了。如果你认为理论不成立、或理论水平不高之类,那麻烦你去问问俞孔坚本人和1995年的哈佛设计学博士论文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负一部分责任。

其次说研究框架,任何一个景观规划研究都是生态文化视觉三分,我的工作另有近一千份问卷调查支持的感知研究和游憩适宜性分析研究等(这个过去多年,我记不清里贝罗博士的叠加方法具体怎么做的,因为他的论文我也没有完全读,印象中他的研究好像没有感知工作的部分,游憩适宜性分析用于绿道规划建设等2005年时算国际上比较前沿的东西,他的研究通过时本领域还不多见,我的做法这一部分当时算国际上比较早的?),这个框架压根就是两个工作,到2005年时间过去了七年,也有不少进展;

再次是单个的研究方法不一样。生态、视觉、历史文化的研究做法都不一样。因为我的工作偏重俞孔坚本人的一种理论说法,不可能一样。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方法我的工作本身是在国内东南大学朱光亚教授早年的一些研究工作和国内历史文化名城方面一些研究基础上拓展形成的。

最后,当然还有研究针对样地不一样,等等。国内的一些获奖优秀博士论文如人居环境学的一些论文经常都是同一种理论框架、同一种研究方法换个地方,就算优秀论文了。不要说我的论文和里贝罗博士的论文不但基本理论、总体框架、具体各部分研究方法都根本不是一回事,仅凭研究样地不同这一点,在国内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认为是什么照搬和“引进吸收再创新”之类。就是在国际上恐怕可攻击之处恐怕都不是很多。

所以,攻击本人的论文如何如何“拿来主义”之类,恐怕只能是一些老师们在有些方面误导之下,道听途说、根本连论文都没看过就下结论了。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8 14:28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8 13:0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请注意,视觉评价部分的打分和方法表述与一般作法不同,打分取的是平均值,文中是明确写清楚的。这个北大有些理科外专业的专家以及我国工科\文科背景的国家领导人的外专业背景的顾问有看法,也是我无法上图的情况下必须说明的。这个工作本身我认为在中国的风景园林或景观学的学术上下文中,只要有专业人员正常学术环境下足够的讨论,了解清楚方法本身的设计意图,就知道事实上不仅研究本身在可接受范围,且一些工作还有继续发展的必要。

这个部分放到一边不说。由于这个论文本身2005年的时候,是国内区域性绿道规划、城市所在自然区域景观生态规划、以及风景园林区域规划方向博士论文最早的工作之一,所以要说它有这样那样还可以更好的地方,当然肯定有,如感知调查部分还可以针对不同人群背景搞一些数学方法上的花活儿、生态方面也可以更复杂一些、视觉质量评价方面也可以更国际化和偏向心理物理方法、视觉敏感度分析也可以更复杂和全面准确一些,但时间精力所限未能达到。

如果这个工作当年能做到这个程度的话,以我所在学科的实际情况,换两个人,即换一个导师,换一个学生,论文按照上述方案深化一下,要是在清华、北林就应该是优秀百篇的水平了,因为他们的学科在本校以及国内更主流一些,当然名词不能叫景观安全格局,比方叫什么人居环境学视野下的城市山水遗产特色景观模式研究、或遗产绿脉园林规划研究之类,院士和专家评审就不会纠缠专业名词问题了。我的论文五份匿名评审意见印象中没有什么实际意见,前辈们大多是鼓励和赞扬的话,有意见的主要提的都是名词问题。有两份意见比较突出,一份院士意见认为关键词景观安全格局不成立,故而否决;一份认为关键词景观安全格局英译汉不对,应该是“景观安全模式”;还有一份也对另外一个关键词的组成部分颇有微词,是“uniqueness”的使用,认为是不是应该换个特色的英文词,认为uniqueness是独一无二的,而我研究的地方实在算不上独一无二。这个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应该跟专家本身学术背景、以及对景观规划研究文献涉猎程度有关,“unigueness”其实用得很多,也是比较常见的,跟character等词相比更强调空间特性,并不是彻底独一无二的意思。实质性的修改要求,应该是没有的。

北大的匿名评审,送的毫无疑问绝对是国内顶尖的专家。这样的一组前辈专家评审给出的意见,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即当时国内LA的区域规划方向上综合性问题、城市所在自然区域景观规划、尤其是区域性遗产绿道规划问题的研究,应该算比较少见的工作。一些前辈专家不见得很熟悉这些工作。

我的同学早一届的也因为学术名词也给邹德慈院士否掉了。名词之争,有一些本身跟学术无关,也有一些是学术观念跟不上、不大理解风景园林区域规划方向的情况所致。类似景观安全格局这样的名词认同问题,不能说邹院士这样的专家的看法从他的角度就完全不对(邹院士的情况恐怕主要还是对于景观设计学和风景园林学名词之争的学界老先生积累的北大好提新名词的普遍意见和印象所致,加之也不一定没有一些个人知识结构、学术背景、学术偏好方面的问题),景观生态学领域的知名海外华人学者如邬建国也对景观安全这样的说法也有些明显的看法。但是一种学术,在这种学术的上下文中自有其脉络,学术名词的出台自有其背景,这个东西首先恐怕还是要从这种学术本身出发看待问题才行。对于中国的这一块,尤其是景观生态规划稍微偏于工科的一个方向,景观安全格局的一些说法是有价值和内涵的。理学方面的一些先生可能喜欢“科学”,甚至都觉得安全这样的说法应该有如何如何的数学支持,加上一些党务方面的有意催化及一些问题的炒作所致,故而从一种枪打出头鸟的角度觉得一个COST-DISTANCE分析研究似乎没有太多内容(COST-DISTANCE只是GIS分析方法而已,俞本人的论文中的谈论本来并不止于此),但偏于物质空间规划的工作方面,景观安全格局作为一个学术概念,是很有些可以探讨的内容的。俞本人的理论说法里面,有不少东西相对偏于大众交流,浅一点的如大脚美学,深一点的如反规划(或负规划)等,前者对大众通俗易懂,后者有理论上的可以探讨的价值,但国内一些规划界乃至风景园林界的专家往往认为不这样说也不见得不可以(吴良镛先生认为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反规划本身是针对一种城市化现实从景观规划角度提的,自有其价值),但景观安全格局和生态基础设施是相对更加严肃的学术概念。生态基础设施概念来自国外,近年来在国内认同度相对很高,无论理学、工学都有不少研究用这个词,景观安全格局这样的在北大一些老师那里本来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这个都知道),近年来反而搞得俞那里提的都少了一些(当然学术界也有不少论文用这个词,查一查文献就知道)。了解了解上边这些情况,也就知道了景观安全格局名词之争,本身是可以不争的。

之所以说优秀百篇(我哪里够得上,自己根本想也未想),是因为一些人给我的印象长年追着折腾、基本上是要按优百甚至更上采取一些标准要求所致。因为我国的优百,在世界上未必一定比某一学科世界顶尖研究机构某一优势方向论文的水平更高,有的也不见得不落后数年。我这么说不是讲我的这个工作就要跟人家顶尖研究机构最新成果、或者是优秀百篇比,只是觉得在国内我们专业当时似乎还过得去,比国外的论文烂一点,也就烂了。

不过就即便那样、做到上文所说的那个深度,我也根本不可能得什么优秀百篇,因为北大天生不具备这个能力,一方面学科本身在本校和国内比较边缘,俞本人令人极为佩服的人缘和学术界认同也是一个实际问题,所以即便再好估计也还得给当做“洋塑料”反面典型找问题(其实哪里洋,土的掉渣),所以没这个必要。既然已经完成,只好也就这样了。

关键的问题是我的烂,实际上不见得不明显,为什么?只能说明国内当时的烂法就是这样。我们当时的一些研究,国内在本领域算领先,一些学科方向上甚至优势还不见得没有。但跟美国的差距,作工作的人自己知道。大概也就理论方法上差得不是那么多而已。具体实际工作的基础资料的完备程度、细节和总体落实程度、实际研究水平,差得不是一点。只能是当一种理论论文还凑合,实际研究项目的水平差距相当大。无论是计算机水平、基础资料、团队知识结构、各方面的专业程度都差得比较多。这个恐怕都一样。只有搞实际研究工作的人,才知道自己的工作实际水平总体情况如何。

我不懂别的学科,我博士论文这一块方向上的工作,明确讲,有些国内现在正在做的东西如绿道规划研究,除去理论上的东西说法一样,实际上最好的恐怕不见得不是美国八、九十年代的水平(绝大部分甚至要更加落后、相当于美国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时期的水平,只是运用了GIS分析手段表演一下信息技术支持而已,大部分甚至都不见得有比较好的生态规划研究基础,只是空间上画一画而已。反规划途径的研究工作本身理论化一些,但研究水平过去这么多年,作为一个案例,在国内仍然不见得不是高水平的。)。

我们算接轨比较好的,但依然如故,这个差距,对照一下《反规划途径》跟卡尔九十年代完成的佩德尔顿营规划的就知道了(实际上GIS支持、各种研究如生物视觉等的一些工作不如佩德尔顿营规划的水平,跟基本同一时期的《变化景观的多解规划》更是有一定差距,国内其他的生态规划其他工作我的印象也基本类似,有的甚至观念上都较为落后),只是理论方法上有独特性就是了。

我的博士论文尽管显然根本不是里贝罗论文的重复工作,但实际工作上有些可以比较的地方,如视觉、生态等研究,我不认为一定就比人家高。当然,具体如何,因为论文本身只是理论上的工作为主,不如实际项目的出版记录好比,并不好讲。我只能说,尽管是7、8年后的工作,很可能有不少还在里贝罗博士的研究工作之下。换句话夸张点说,如果把里贝罗博士1998年的论文稍微结合一下国内认为的优秀理工科论文的数学口味放在2005年的清华和北林,不见得不能是优秀百篇的水平。当然,前提是里贝罗同志不惹上网的烂事、党员、导师受到学校党委的全面支持且在学术界有较高辈分且人缘不错(相比较而言,哈佛的生态规划在GIS等计算机软件支持上要较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好一些,这个众所周知)。

中国城市规划在物质空间规划上生态的整合方面,根据我在政府工作的经验,恐怕不算夸张的说,政府、以及国内工科院校和市立省立规划院主导的城市规划学术共同体内部大部分人、一些高水平专家当然除外,总体实际观念上的实际情况(喊口号喊得当然不见得不先进、生态保护的姿态也不见得不高),大约跟美国1930年代区域规划协会时期的观念水平恐怕差不太多,物质空间上生态规划与实际城市规划的整合,在规划实际工作上,只是启蒙时期而已(看一看同济王云才老师翻译的恩杜比斯的《生态规划历史比较与分析》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因为还到不了整合同步发展这个阶段,换句话说,地学的一些研究,本身不见得就不落后,还跟城市规划是各说各话的,我们这一块,又是如此之弱,实际情况可想而知。至于城市规划学术研究本身烂的程度,根本都用不着我说,实际规划和管理工作,就更烂了。至于建筑学,自己要相对全面掌握情况的话,就只能是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实际研究水平放在国际比较范围是怎么回事了。不能看什么张永和王澍马青运的地位来讲话)。

实际研究上,比政府观念上能好一些,但差距之大,基础之弱,不是北大景观这一块的一些工作所不能说明的。俞本人当然在美国也算不错的教授,但主要是微观的可持续景观设计项目和宏观的生态规划工作总体而言,但仅就生态规划而言,我不能不认为,美国学术界实际上不见得不是在学术上对北大抱着一种对新生力量扶持的态度。中国的其他研究机构,即景观和城市规划的这一块,很多实际上这一块还远远不如北大呢。这一块的落后程度,我们自己应该有自知之明。

这些地方政府主导的宣传为主的烂事,对于一个相对弱势的新生方向的伤害,自己也应该知道。有些方面的无知,恐怕不言自明。

本身有些事情明显跟学术问题无关,但中国人喜欢整体论和系统思想,爱把一切搅合到一块儿,貌似我因为学术水平很低,所以个人素质很低,故而必须予以谋杀,这些东西讲清楚了就会知道我本人在某种脱离实际的要求下,不仅学术水平不见得不低,个人素质也不见得不低,但确实是不见得必须予以谋杀。目前的情况不是别的问题,是西安市和陕西省、乃至国家层面的党务和公安在纠缠一个本来可大可小的事情向一种学术要价的问题。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1 04:0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8 13:4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Post is deleted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8 14:3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8 14:3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licore wrote:
"国内相关研究、尤其是专家方法的研究开展情况,可以参见一些文献。这里就不提了。
除了这一部分的工作,其他部分有些方面发动了一些专家幕后操作找的一些问题,明确说,我可以不予理睬。因为很简单,你觉得不好,你可以自己来做啊。过去多年了,它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工作,你觉得不好,你也就只能觉得而已。更何况你觉得也未必就对,关键是我很可能认为你应该谦虚一点。"



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历史文化评价方面有些根本就是外专业的人有这样那样的议论,我不能不说你还是应该多读文献,了解清楚国内历史文化资源评价的一些情况。数学方法不见得必须是问题。数学方法好,在这些领域当然好,数学方法不好在这些领域也不见得就不好,北大校友们的问题是这些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外专业和外专业方向的人在看问题(校内的一些理学、即比较讲数学的党员专家也基本如此,可惜这些老师并未进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相关研究领域,这好比顾颉刚、陈寅恪、杨联升或者周一良没有搞中国园林史一样,所以不能说他们对于高水平数学方法的爱好完全不对,但恐怕是不见得是很有必要的事情,也不是很实用。这样说并不是贬低北大,北大的历史文化名城领域的基础性研究是全国的领头羊众所周知)。有些非从事学术工作而单纯讲数学的人的看法要说完全可以认为不值一哂。我的这一部分工作(等于是一种涉及到山水格局和文化景观的评价研究),看起来数学上不够花哨,但类似的问题研究,在中国同领域很重要的居于领先地位专家的研究涉及到和研究工作发表,还要晚上几年。

至于这一部分,即视觉研究的工作,我的看法前边讲过了,这种方法本身我是有些考虑的,一向准备等稍微有些案例积累、并系统化一些(即在我国风景区实际工作中实质上只是中观和微观尺度的一些传统工作基础上的宏观、中观、微观结合,结合GIS数据库,本文涉及的仅仅是宏观尺度的工作。我国的视觉景观管理和研究本身主要是风景区的传统工作较多,一般的区域和城乡视觉景观管理和研究实际上除了一些很少的单纯的论文性质的学术研究外基本空白),可以形成一种相对简单和实用的视觉景观研究和管理框架(较之心理物理的常规做法更适合工程学科性质的日常管理,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是专家方法基础上的基本上。我国至今并未完全形成一套比较有普适性、可以日常操作的风景视觉资源管理框架)。这个方法有意见的不见得不包括风景园林界的一些老师,但根本可能只是背靠背、没有当面讨论导致的问题。

至于有些外专业的领导顾问的看法,导致一种远远超乎常规的误导性认识和错误决策,我不认为有多说的必要。

当然,这个方法因为是专家方法为主基础上的工作,作为单列的视觉研究不如心理物理方法容易出学术论文,也不易显得“科学”,也是正常的。至于根本就是偏好后者,不喜此法,那你可以不引用就是了。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8 17:5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08 14:4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如果有些方面认为可以专门就学术说学术的话,可以是不是麻烦要求删除一些与学术无关的、比方说皇家网络轶闻、互联网管理军队、吃大便治性病、政治投机、违反纪律、组织人事啊什么的帖子。没有人喜欢纠缠这些事情,除了一些爱纠缠这些烂事的先生们。这样可以相对单纯。我绝对不反对一些喜欢探讨学术问题的领导让其顾问在此帖下对本人进行正常的教育,如温前总理嘉宝先生鼓励的“学术自由讨论”,以便帮助本人尽快进一步提高学术水平、达到西冶或类似学府教授博导的正常要求(非正常要求就免了,因为正常要求我感觉好像相当接近甚至不见得达不到,教育提高一下有利于尽快完成评审程序),以便可以早日带带学生、形成自己的研究团队,好进一步深入一些我这边正在形成的一点学术上的东西。

奉劝一些先生早日从实际出发结束目前的无聊、混乱而滑稽的场面。公安上的事情本身压根就不是我的,组织、纪律上的事众所周知,恐怕也很难说是我的,因为我在高校工作已经数年,时过境迁,从任何角度都不可能再行奉陪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方面的党务问题。***中央如果带头还要和军方一些垃圾人物带头插手坚持目前这个事实上服务于所谓组织、纪律、公安实质上主要服务于垃圾至极的烂到极点的组织人事工作的烂事,我只好寻途径出国躲避。出国了能怎么样?我们这样的土鳖,外无个人的学术联系,内无政治和学术上的靠山,确实怎么样不了。自己的外语本来就谈不上好,在党务和公安的奴役之下蹉跎数年,干扰之下,忘掉了大半,本人近年一直命运多舜,加之面相丑恶,搞不好落到人贩子手里,未必不是倒卖巴西黑农场黑奴、非洲黑砖窑黑奴的干活。

所以实在对不起很多经常上纲逼迫的领导先生,本人有时候想来想去,还是不得不暂时赖在你们家和你们的中国(目前来说还包括你们家的西安)。从这个角度讲,除了俞孔坚令人不断佩服的一些人缘啊、认同啊、政治成分啊之类,我也不能不佩服“北京大学博士”这个一股骚味、动不动非得跟党务、公安局乃至军方某种机构重点监控纠缠不休的烂慫头衔。

我初到西安市规划局的时候,可能因为老有些公安上纠缠不休而我事实上根本一无所知的传闻,一位同事因为不了解我的背景,一听我是学习景观(警官)的,还以为是中国公安大学一类院校学习“警官”专业毕业下派来工作的。所以说无法不佩服西安市的领导和袁纯清博士后学长。切莫说我的水平不高,任何秀才遇见兵,或者一类类似兵的监管人物,哪里还有理讲得清。我对这个烂慫头衔的佩服,哪里是始于今天,好几年前一度佩服得都不想要了。搞干扰的先生反复提醒,我在国内不可能有什么出版发表机会和学术前途,我对这个说法的佩服就更高了(我去年的几篇论文,全部都是在干扰状态下撰写的,且撰写时全部都已经事先提醒绝无可能发表,号称因为要“严格控制此人的学术影响”,其实我他妈有狗屁的了不得的学术影响,我啥时候还认为自己有什么学术影响来着,控制的大概是看起来似乎比较瓜、可能有潜在的一点可怜巴巴离了资料寸步难行的烂慫学术能力罢了,这种垃圾至极的控制爱好令人佩服之至。我试验了一下,发现你们家的这些不准出版发表的说法确实不见得不灵验)。尽管如此,因为智商和能力所限,目前还暂时不能不赖在你们家的烂慫学术界的一个烂慫位置上。说到这一点,有些根本就不认得、无冤无仇的书记和组织部长、处长一类官员莫名其妙的控制爱好、以及一种看见人教书写文章做项目就像挖他家祖坟一样的仇恨劲,使人觉得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

我个人深信,在北大景观出来的博士里,我个人还算比较能从事学术和教学科研工作者之一,不知为何,非得要纠缠不休,反复折腾。这个科学发嗲观的长年好事至极的贯彻,令人确实无法理解。没见过这么被什么人隔空非得热爱不休的。我个人绝对吃不了硬行逼迫、胡搅蛮缠这一套(不是因为我牛逼而不吃,是因为智商低水平低素质低吃不了,所以你再胡搅蛮缠没有任何意义,也就是说如何依靠不知在哪里的烂慫组织,我绝对是多年前已经不懂,有人长年以组织自居,确实属于自降身价的幻想,我哪儿够得上是跟你这种事有关的啊。不是今天,而是多年以前,这个事显然不再可能有组织人事问题了。我发现一点,就是越是本人越是根本没管过人而听命于管人的人忽悠着管人的,就跟叫三岁小孩看场一样,给一罐糖就绝对认真)。

所以,当下公安上的纠缠实际上是主要的,上边说过了,公安上的事本身压根就不是我的事,无论如何,非要纠缠不休,有些官僚非得吃定这个挂职锻炼和政府工作遗留问题的烂事,也只能是同样办法了。

就我个人对学术上一些情况的掌握以及在政府工作的经验,中央和陕西省委市委一些领导与其长年抓住一些问题不放、并且有时还根据需要看有可能的话抓住“学术”搅合和忽悠一下、甚至准备长年忽悠,还不如正儿八经在中央集体学习时将这些方向上的学术放进去,领导们好有一些基本知识,观念上能改善改善。现在一提这些东西,全国各地都知道“哦,就是这儿哪儿不让建设”,这跟我们找我们规划局规划院找个会CAD的把建设用地边界线OFFSET一下,画上五公里宽主要用于宣传的非建设区域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把猫叫了个咪吗?中央和陕西省委市委的人估计也就这个认识。国内好像是唐子来和周一星讲过,一个是城市规划基本理论的,一个是城市地理学即经济地理的。景观生态学和景观规划方向上(地理学和风景园林两个学科),实际上需要的情况,恐怕不在前两者之下。当然,俞本人不见得就合适,因为其人经常把一些东西讲得娱乐化了,这方面专家另外也还有的是。


licore edited on 2014-04-09 15:5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0 16:1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因为没人愿意就此事组织研究所谓视觉质量评价研究争议的小型专家研讨会解决问题,鉴于业界在公安乃至党务需要传播下已经有的一种看法和印象,我的意见不妨写在这里(毕竟我还要教书搞专业,你整天认为我如何如何怎么搞?)。

之所以说这个研究属于可接受范围,一些工作不见得没有发展必要(我当时做的时候只是判断了一下认为这样做应该没有大问题,进一步的想法是最近几年、尤其是11年后才有的,至于一些在此基础上的设想,我讲课讲好几年了,你认为不对,也许是你水平确实高,高也就高了),对于一些人(不见得不包括比较重要的专家)的意见,我首先的要求是:

第一,希望仔细阅读论文视觉质量评价研究综述部分;
第二,希望仔细看清有关研究工作方法、以及有关打分取值的表述;
第三,想一想数据校验是不是有必要。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以及你对于这样做很有意见如何,我的意见是:
第一,了解一下中国这一块的学术发展史,都有些什么方法,怎么来的,大致了解美国的发展、学术争论和思潮发展状况,以及我们边翻译学习边发展的关系,思考是怎么学习怎么发展的;
第二,仔细想想专家方法在中国已经有的国内学术上下文以及国外经验借鉴的基础上应该如何并已经如何发展;
第三,搞清楚我们算老几,也就是说我们国家这一块的研究、尤其是地理学的研究在国内的实际规划工作、规划管理工作圈、在国内外算老几,工科院校原本就烂得近几年才学习的麻烦搞清楚自己在相关领域的知识掌握状况算老几(本人的知识掌握自我感觉确实不算老几,关键是一些先生恐怕还远远不如本人而自我感觉良好),这一块的实际工作如何,研究应该如何促进实际规划、管理工作,以及下一步应该如何进展的问题;
第四,搞清楚我国除清华、同济等名校的风景园林专业一些老师之外的工科院校城乡规划、风景园林专业学者及其培养的非常主流的官员和规划及规划管理工作人员是如何根本对这些问题所知无多的土鳖状况(本人是其中之一,只是这一块主动和被动学了学而已,实际上现在还不见得不烂),想一想人们能不能跟美国加拿大完全一样的问题;
第五,搞清楚我国的视觉质量研究和管理框架的发展成熟程度及其在风景区中的应用情况;
第六,你们不是讲美丽中国吗?所以在搞清楚我国的视觉质量研究和管理框架的发展成熟程度及其在风景区中的应用情况以后,麻烦然后想一想我国的城乡景观视觉质量管理框架应该如何发展、如何形成;

把这些东西仔细想想清楚以后,然后稍微迁就或尊重一下我的研究思路,你就会发现,你可能在发现一个相对实用、简便、并非常有推广潜力的类似比亚迪、吉利等国产家用汽车或者某类不以价格高昂见长但很实用的手机、英语学习机器之类的国产电子产品这样的景观质量评价研究工作。它不仅不高明,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而是比较简单、实用而已(风景园林的区域规划方向国外的研究乃至所有的城乡规划的研究向来都是一大堆大路货集成解决实际问题的,哪个还能很酷),只要有一点工科院校的“匠气”,只要有一点经验积累,在结合中观、微观尺度研究的落实之后,就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和应用前景。

美国已经出版的相关研究工作的视觉部分,也不是什么前沿领域,只是在规划管理学术共同体内部发展成熟的工作方法结合专家自己研究偏好的一种设计。

因为这个东西起争论,不管什么起因,都非常丢人,为什么?因为相关问题只是美国八十年代的研究工作热点(近几年国内视觉质量评价相关问题研究的几篇博士论文如南京大学、复旦大学的博士论文不见得和美国八十年代的一些工作不一个水平,甚至还不及,我压根就不认识哪里还想贬低这些本无关系的学者,具体做研究工作的自己知道好了,至于自我感觉良好但压根各方面都差很多的就先读书去吧)。如果不是倾向于发表论文一类的偏向理论或纯理论研究的话,这一块的研究工作还是偏实用方向上较好(国外的发展其实是一直主要是从实用出发的,理论研究主要是为了发论文的),因为我们国家这一块偏实用的管理和规划工作中的视觉质量评价研究应用都还在发展成熟之中。

至于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性病、莫名其妙无理取闹的需要压根就不想结束一些垃圾到极点的措施,就不在这个问题之列了。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3 15:08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0 20:5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基于有关方面令人佩服的政治敏感性,以及美利坚等敌对政府及其在华人民农民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深入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发展监控事业的现实状况,国家、省市党务公安国安及解放军等方面本着严谨求实、兼容并包、不择手段、多学科垃圾技术结合的吃屎主义学术精神,在中国噩梦伟大理论的指导下,而开展了公开与秘密相结合、高度前瞻与高度保守相结合、整人与引蛇出洞相结合、表面轻松自由与暗地里的极左凶狠相结合的”四结合”茉莉花革命生态潜能评估(capacity,capability,或承载力,属于生态规划的专用词)课题研究,和茉莉花革命生态适宜性分析(suitability analysis,属于生态规划的专用词)课题研究,此一研究课题的学术结论和防范对策体系建设是革命性的、高水平的,远超奥巴马等人的哈佛水准,其成果已得到国际公认、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可以直接评院士了。其研究结论大概如下:

第一,对于单体网民采取了茉莉花革命潜能危险指数评价,分为投机分子、茉莉花革命潜在分子两个类型;
第二,只要上网,就有可能进入潜在的茉莉花革命分子的预备层次,即投机分子。只要日中央领导和省市领导他妈,就进入茉莉花革命潜在分子层次;
第三,北京大学全部是潜在的茉莉花革命分子,在茉莉花革命潜能指标和适宜性指标两个指标均位居全国和全世界第一,这一指标,充分体现了北京大学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崇高学术地位;
第四,对于投机分子和茉莉花革命潜在分子的单体评价采取了监控摸顶法,该方法突破性的实践了一些国外属于禁区的垃圾技术,如脑电波检测技术和窃X听、网络行为监控技术,该方法论认为,网络是一种密宗邪教,可以用于大喇嘛如江胡温等人作为网民或ID纠缠任何一个网民,摸顶捣乱什么的,对方一定要虔诚至极,否则其茉莉花危险指标将大幅度提高。近乎全员性的展开日常窃X听、网络行为监控,近乎全员性的对留学回国人员展开日常窃X听、网络行为监控和脑电波检测,以及重点人物的网络跟踪,对于清华北大乃至全国重要高校的科研,一定是非常有利的;
第五,为了防范茉莉花革命,必须禁止议论任何哪怕是跟自己有关的政治问题,尤其是尤其是江X民这样的家族人物对你自己纠缠不休的投机分子有关问题;

鉴于上述问题,以及本单位、西安市规划局等相关单位组织纪律等党务农民避讳的现实需要,我建议全国网民、建民(建筑学术农民)、风民(现在不是风景园林学术农民的问题,而是疯景园林学术农民了)将“江”字改为“大溪”,以利于自己与政治无关。大溪家族开头的一些烂事,至今还在以组织、公安、军方甚至此外根本就更八竿子打不着的名义和措施纠缠我。

这样,你一搜索百度,寻找已经亡故的著名书法家、学者大溪正坤,就不会与大溪泽民、以及其他大溪同志有关问题有关了。建议中文互联网最好早日实现这个字的修改,即将“江”改为“大溪“。

根据我的观察,美利坚等敌对政府的在华人民我不了解,在华农民的茉莉花革命生态承载力、潜能、适宜性目前已经挖掘殆尽、业已充分分析、评估和防控其风险,基本上属于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在华建筑学术农民那就更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茉莉花革命capacity,capability,以及suitability。我国诸大学学术农民、北京大学人文社科及理学学术农民、土人景观这样的建筑和景观农民及以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为代表的诸建筑学术农民、风景园林学术农民更是根本不可能有这个问题。自慰党大溪锦涛前主席、大溪嘉宝前首相等领导,以及若干各级大溪家族公安及解放军系统领导等领导,可以不再夙夜忧叹,尤其是大溪泽民、大溪岚清等老同志可以早日安息为宜。抓住我本人不放,反复纠缠互联网,这个伟大事业本来就是吃饱了撑得慌、现在更是已经到了全国设计农民人人厌弃至极的地步(人人忙着找活挣钱,碰见闲得慌、硬拽着别人胡搅蛮缠的没一个人不觉得厌烦)。

你自己想想,你自己坚持多年的这些垃圾做法,丢人不丢人?自己很烂,面对互联网和以刘*晓*波*等人为代表的文学农民中的自由民主向往者,面对以许X志X永为代表的维权分子、以王怡余杰等为代表的言论自由分子,自己揽镜自照,觉得自己要是不折腾压根就保不了这片穷山恶水、到处都缺水、污染遍地的烂怂江山的话,干脆就不要了送给他们算了。跟我们这些到处讨饭吃大多数时候还讨不着的农民工莫名其妙就穷折腾、多少年了还好事不休有什么意思?我们在哪儿都是打短工伺候人的,只要能碰见有钱人赏饭、有活干就行,不论谁来管,我们都还不一样?

就这有人整天还追着组织个没完,滚你妈的去吧!

“滚你妈的去吧”的意思,就是赶快不要再跟我和我们家人整天一副组织嘴脸政治思想个没完了,滚你妈的去吧!滚得越远越好。

军方和武警方面的一些管理互联网的蠢猪,以及其上层与此无关被拉来或自己当狗当急了扑着从01年或06年开始就纠缠多年的蠢的跟猪一样的垃圾,自己本身是吃大便的主力,你还威胁个屁啊!你恐怕是拔你妈的比的钉子户啊!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1 13:44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1 04:1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关于学术方面的一些评论及有关情况,系统整理一下,贴在下面:

之所以把这个东西贴出来,也有一个考虑,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本身是网上查不到、受到我个人处境影响,无法正常修改出版。05年以后,尤其是09还是10年以后,尤其是12年以后,国内绿道规划、城市景观规划等迎来了一个发展高峰期,作为国内城市规划、风景园林方面较早完成的先驱性研究,至少应该做到文献查阅可以查得到、可以供同行参考。

另外一本业已出版的《反规划途径》一直是本国绿道规划、城市景观生态规划常见比较重要的参考书,自从07年正式出版以来,已经印刷了八版。近年来国内城市规划、风景园林方面被委托做绿道规划、城市景观规划的专业人员,有不少是从这本书研究着学起的(尽管费用成本模型等国内研究并不常用)。一个怪现状是,有些方面一方面学着参考着这些工作,一方面还在贬低北大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尤其是我的论文。更为可笑的是,有的被安排给我找问题的单位压根就是边学边找问题,一边找茬,一边是自己还要了解一些研究方法、学习如何完成这一类型的研究工作等。我的这个研究,由于较偏向人文景观,事实上从分析方法、针对问题的综合性上要在《反规划途径》的相关工作之上,只是时间短一点,综述和撰写有不少需要填充和完善的方面,这个只要了解实际情况的,都知道的。

我不是不厌烦俞孔坚本人的名头及土人的宣传部门被强压着拽着参与甚至背地里主导长年贬低我的研究工作,以突出西安市和无锡市政界的学术水平(一般来讲,无锡市政界的水平恐怕得借助南京和上海的研究机构来突出了,因为无锡市似乎没有相关工作较前沿的研究机构),西安市的学术界不见得没水平,可以支撑一点政界好事之徒的脸面,但从景观规划设计或者风景园林专业来说,恐怕要如今天这样大肆折腾,你得是全球顶尖的哈佛宾大景观规划设计最高水平的教授这个层次才行,你的单位得是全球顶尖的哈佛宾大景观系的水准甚至更高才够。为什么要是这个水平?因为中国大陆、台湾甚至亚洲或相关方面跟中国水平差不多的LA学术界恐怕不见得不尊重一些已经完成的东西。为什么甚至要更高?因为即便哈佛宾大的景观系,他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明显属于出版修改范围的事儿,动用整个互联网和城市的监控系统穷折腾。所以可以想象,你一定更高了!

陕西省的工科院校如西冶的教授05年06年时对这种类型的工作整体应该如何开展,以及其中各个组成部分中的一些研究如生态、视觉、游憩分析等到底具体应该如何做,还根本不懂呢。历史文化方面当然懂,但并没做过区域性工作。理科院校和研究机构懂,但并没有做过相关类型的工作。地理类专业景观生态规划和区域规划工作是不少,但同类型的工作据我掌握的信息,当时我们的东西是最早完成的,涉及人文景观的,我的工作恐怕是国内最早的。林业类的研究机构一般来说属于边参考整体边打击局部了只能。所以,政界人物强求的这个面子,确实让人哭笑不得。

况且地理学的区域规划和风景园林的区域规划本身不是一个学科,不是一个概念,不是一回事,前者搞了多年,以往偏重经济发展。近二十年来生态规划才起步,北大景观方面的05年的几个研究工作本身至少和国内地理学方面的景观生态规划是同步的,同类型的工作则相对更早,其研究方法也更纯正(没有一个景观生态规划学术研究不是更偏重理论方法的,纯宏观的东西,如果不下沉到更细的尺度落实为具体的分区规划和设计,哪里可能马上跟城市总体规划一样直接落实?)。偏重人文景观的工作,地理学方面我的恐怕仍然是国内最早的工作。这个北大党务上的人要找事,自己查清楚文献、搞清楚学术上下文再来说话。

至于风景园林学科的区域规划方向,众所周知,当时基本上接近一张白纸。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不上网、不出版对风景园林学术发展有影响的根本原因。

无论对方如何之高,这个事也就这样(比方动不动哈佛如何如何说之类,哈佛恐怕没太多功夫必须理睬这个事)。因为我在国内做工作,不一定得非得跟你一样高。对于视觉问题来讲更是这样,你高,也就高了,在国外为政府的党务一和公安服务,打和贬别人的学术工作,要搞清楚国内的学术脉络、源流和上下文。我不是不知道国内外、尤其是大陆跟美国在区域景观规划方面的学术差距,但即便海外留学人员或留学回国的幕后主导,你亲手做过区域景观规划研究没有?要仅仅只是学过类似的设计课,会,而实际没有亲手实际做过这样的研究,或者压根就只是使了老鼻子劲钻研了半天视觉景观问题,哪里来的资格大肆贬低别人的工作?

这样,我们也就知道,陕西省和西安市幕后主导其事的党务、教育管理和专业管理方面的领导脸皮有多厚,跟党务方面靠的比较近、参与其事较深半懂不懂的一些本地学术人物和专业管理方面的人物脸皮有多厚,北大党务方面及外专业的一些好事之徒、长年对外主导一些说法的人脸皮有多厚。

有些党务方面的领导、尤其是中央领导给人的印象,似乎更在乎的是怎么说成怎么样,更在乎怎么把舆论抓在手里,更在乎怎么把好事至极的“无所遁形”长年延续下去,以服务于自己莫名其妙的整人需要,哪里还对真正的学术问题感兴趣?

国内的情况,有些方面不知何故,一方面又要“美丽中国”、“生态安全格局”、“绿道”,一方面又对相关北大博士论文采取封存冷藏的态度,连上网都不让,以至于根本查不到。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论文,实际上是国内风景园林学术界最早的两个工作,不能正常查询和及时出版,对国内此专业方向的发展是有影响的(因为压根就没人知道还有人此前完成过相关工作,以及具体做法如何,只知道俞出版的《反规划途径》)。

当然,由于国内风景园林学科景观生态规划和区域规划方向近年来才开始有所发展,作为较早完成的国内先驱性工作,略微粗糙和偏重理论方法一点,都很正常。如果从支持风景园林学科正常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就这一点而言,无论《反规划途径》,以及此文之外的另外一篇博士论文,都应该予以理解和支持,而不是吹毛求疵,不管三七二十一莫名其妙予以打击。至于在不清楚学术上下文、不了解各个学科背景及发展情况的条件下,把一种某一学科新兴的重要方向上具有前沿性质的学术上的工作,搞成一种互联网治理的载体,当权者的思路恐怕只能是无知到不值一哂。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国家的科研评价,向来相对功利,认为要注重应用。有些方面认为地理学、生态学乃至林学已经有貌似差不多的类似研究,又有城市规划方面的工作,要这个“洋塑料”方向上多么好干什么?这个只能说无知至极。因为地学的景观生态规划往深入发展和LA方面的工作根本不是一回事,后者更趋向物质空间规划,因而也更为实用。一些研究看起来较之地学不够理论和数量化,较之城市规划则不够实际,那是因为没有在更细微的尺度上落实下去所致。这一点,看看北大已经出版的一些工作和地学相关工作的对比就会有这个印象。但根本的情况是我们国家地学方面的研究和城市规划这方面的工作很多是各说各话,中间并没有对接的桥梁。导致一些研究,地学研究的偏空洞,城市规划的研究则不够科学。谁来完成这个对接?只有风景园林的区域规划上的发展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这就是这个方向存在的根本理由。

看一看美国的哈佛、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宾大等全球顶尖机构的景观规划工作就知道,他们的工作虽然更为成熟,但基本就是如此,即看起来较之地学不够理论和数量化,较之城市规划则不够实际。但一旦落实到绿道规划等实际工作,景观方面的这个方向就很有用了。因为更偏重物质空间规划,这一方向的工作向来要较之地学简略和不够“科学”。

我们国家的高层近年来因为“人才”政策产生的一系列垃圾问题,在基层政府的一些政治操作、我个人被挟持以及将对北大博士论文打击做为反政治谣言载体这三个情况下,加上对俞孔坚本人长期因为媒体宣传留下的一种不良印象之下(俞本人的公众形象更类似一种景观赵本山,把学术发展喜剧化了,其人的一种赵本山式的景观商业偶像特质也不见得不使人哭笑不得),事实上被本学科以及城市规划学科方面一些似懂非懂的国内专家严重误导了,导致他们是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洋塑料”,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空洞无物,压根甚至就不认为这些东西不是不值得支持的东西。他们只知道工科院校以及各路市立规划设计院所构成的规划学术共同体的那种领导意图描图奴仆式的只服务于卖地的规划学术,从而甚至认为风景园林的城市和区域规划方向是可以由地学方面的规划前期研究替代、因而是根本不必要加以支持和发展的。

对于一个区域景观规划这样的工作来说,视觉评价研究不必要弄得跟独立的专门发表论文的视觉研究工作一样。这个即便是美国非常重要的已出版的研究工作也不这样的。搞类似工作的都知道,具体文献我就不提了。

关于一些方面认为的粗制滥造(北大的一些外专业的老师可能不见得没有这样的看法),我只能说你的专业跟我们不一样。相对于地理学类的一些工作而言,LA的区域规划方面的工作因为更加偏工科一些,数学方法偏简单,有时候是显得不够“科学”。国外也这样。粗制滥造,那是你的看法。你可以保留你的看法。

正如我上边说过的,LA学科的区域规划方向的工作,本身由于这一类工作的研究方法相对更为理性和科学,又在更加宏观的区域层面,涉及的数据和实际调查的量要远远超过一般工科类城市规划研究的需要,时间、精力所限,不可能完全做到跟实际较小尺度的城市规划工作一样(比方有些研究结论认为应作为绿地保护的地方实际上是不可能拆除的,有些地方政府另有发展需要出让土地则难以完全落实,以及因为偏于宏观,一些前期调查根本不可能做到绝对精细准确,这些实际上是所有宏观尺度研究工作都难以避免的正常情况)。所以无论是《反规划途径》中的研究,还是我的这个工作,都可能显得更偏重理论方法一些。实际上懂得相关研究工作的人都知道,较之费用成本模型(cost-distance)的分析,我的结合感知、第二代适宜性分析方法、历史人文景观评价的综合性工作反而不那么理论化,因而可能更接近实际一些。李文华院士在《反规划途径》的序言中的一些看法也说明了这一点。当然,前者因为有预景方法和可辩护规划模型的介入,在时间层面的动态性上要更有优势。

至于国内一些风景园林和城市规划专家关于我2005年的论文是否创新性不强,涉嫌照搬美国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世界景观规划资深权威学者之一的法布士先生指导的里贝罗博士1998年的论文有关研究的问题(美国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是景观规划领域全球顶尖研究机构之一,众所周知在景观规划方面不输斯坦尼兹的哈佛,绿道方面更是全世界的领头羊),这个问题现在两篇论文都摆在全世界面前,是不是一个照搬或有较大范围借鉴的工作,应该非常清楚。我的研究框架设计时是读过里贝罗博士的论文,但实际工作方法设计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懂专业、搞过相关工作的人一看就懂,根本不是一回事。对任何一个学者来讲,参考或在其他学者基础上设计一些新的研究工作方法都非常正常。更何况我的引用注明也基本上是到位的,研究框架也完全不同。

凡有参考和引用国外文献、包括里贝罗博士论文的我在文献中有引用的地方都基本注明了,只要不是吹毛求疵,相信没什么太大问题(当然也不排除因为时间相对较紧有些转引上、校对不严谨上、改写不够上的常见问题)。

我们05年的两篇博士论文之前,根据我在UMI上查到的印象,美国区域性绿道规划方面的博士论文工作选题有5篇,里贝罗算最早的之一(里贝罗一篇、LAUP主编杰克阿亨92还是93年的博士论文是不是也是绿道的算一篇?还有其他名校两篇左右,另有一篇印象是小学校遗产廊道建设管理的,不大能算绿道景观规划方面的,这个情况基本如此,当然过去多年,记不清了,也不见得没有遗漏)。当然这个情况可能也不够准确,过去多年我也记不清了,我不了解UMI是不是及时和全面收录,说不定会晚两三年,一些院校也未必都上网,那就会更多一些。国内的北林有一篇关于城市线性公园的,区域性的没有,地理学绿道方面记不清了,但针对城市区域的没有,大概如此。

国内的论文,重点在区域性绿道规划的博士论文,根据刚才查CNKI的情况,我2005年的工作似乎是国内最早的研究。

对于绿道规划方面的研究工作而言,里贝罗博士的工作是全世界最早的博士论文研究之一。但我的工作并不是照样学样的情况。至于为什么,看一看就非常清楚。

首先是基本理论不一样,这个不用说了。如果你认为理论不成立、或理论水平不高之类,那麻烦你去问问俞孔坚本人和1995年的哈佛设计学博士论文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负一部分责任。

其次说研究框架,任何一个景观规划研究都是生态文化视觉三分,我的工作另有近一千份问卷调查支持的感知研究和游憩适宜性分析研究等(这个过去多年,我记不清里贝罗博士的叠加方法具体怎么做的,因为他的论文我也没有完全读,印象中他的研究好像没有感知工作的部分,游憩适宜性分析用于绿道规划建设等2005年时算国际上比较前沿的东西,他的研究通过时本领域还不多见,我的做法这一部分当时算国际上比较早的?),这个框架压根就是两个工作,到2005年时间过去了七年,也有不少进展;

再次是单个的研究方法不一样。生态、视觉、历史文化的研究做法都不一样。因为我的工作偏重俞孔坚本人的一种理论说法,不可能一样。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方法我的工作本身是在国内东南大学朱光亚教授早年的一些研究工作和国内历史文化名城方面一些研究基础上拓展形成的。

最后,当然还有研究针对样地不一样,等等。国内的一些获奖优秀博士论文如人居环境学的一些论文经常都是同一种理论框架、同一种研究方法换个地方,就算优秀论文了。不要说我的论文和里贝罗博士的论文不但基本理论、总体框架、具体各部分研究方法都根本不是一回事,仅凭研究样地不同这一点,在国内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认为是什么照搬和“引进吸收再创新”之类。就是在国际上恐怕可攻击之处恐怕都不是很多。

所以,攻击本人的论文如何如何“拿来主义”之类,恐怕只能是一些老师们在有些方面误导之下,道听途说、根本连论文都没看过就下结论了。

由于这个论文本身2005年的时候,是国内区域性绿道规划、城市所在自然区域景观生态规划、以及风景园林区域规划方向博士论文最早的工作之一,所以要说它有这样那样还可以更好的地方,当然肯定有,如感知调查部分还可以针对不同人群背景搞一些数学方法上的花活儿、生态方面也可以更复杂一些、视觉质量评价方面也可以更国际化和偏向心理物理方法、视觉敏感度分析也可以更复杂和全面准确一些,但时间精力所限未能达到。

如果这个工作当年能做到这个程度的话,以我所在学科的实际情况,换两个人,即换一个导师,换一个学生,论文按照上述方案深化一下,要是在清华、北林就应该是优秀百篇的水平了,因为他们的学科在本校以及国内更主流一些,当然名词不能叫景观安全格局,比方叫什么人居环境学视野下的城市山水遗产特色景观模式研究、或遗产绿脉园林规划研究之类,院士和专家评审就不会纠缠专业名词问题了。我的论文五份匿名评审意见印象中没有什么实际意见,前辈们大多是鼓励和赞扬的话,有意见的主要提的都是名词问题。有两份意见比较突出,一份院士意见认为关键词景观安全格局不成立,故而否决;一份认为关键词景观安全格局英译汉不对,应该是“景观安全模式”;还有一份也对另外一个关键词的组成部分颇有微词,是“uniqueness”的使用,认为是不是应该换个特色的英文词,认为uniqueness是独一无二的,而我研究的地方实在算不上独一无二。这个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应该跟专家本身学术背景、以及对景观规划研究文献涉猎程度有关,“unigueness”其实用得很多,也是比较常见的,跟character等词相比更强调空间特性,并不是彻底独一无二的意思。实质性的修改要求,应该是没有的。

北大的匿名评审,送的毫无疑问绝对是国内顶尖的专家。这样的一组前辈专家评审给出的意见,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即当时国内LA的区域规划方向上综合性问题、城市所在自然区域景观规划、尤其是区域性遗产绿道规划问题的研究,应该算比较少见的工作。一些前辈专家不见得很熟悉这些工作。

我的同学早一届的也因为“生态基础设施”的学术名词给邹德慈院士否掉了。名词之争,有一些本身跟学术无关,也有一些是学术观念跟不上、不大理解风景园林区域规划方向的情况所致。

类似景观安全格局这样的名词认同问题,不能说邹院士这样的专家的看法从他的角度就完全不对(邹院士的情况恐怕主要还是对于景观设计学和风景园林学名词之争的学界老先生积累的北大好提新名词的普遍意见和印象所致,加之也不一定没有一些个人知识结构、学术背景、学术偏好方面的问题)。景观生态学领域的知名海外华人学者如邬建国也对景观安全这样的说法似乎也有些明显的看法。国内也有地理学界的学者认为可以从数学模型推演方面来支持景观安全格局这样的一种理论假说,这个实际上是没有从城市与区域规划的角度理解所致,所以实际上不见得有必要(我倾向于认为一些东西主要还是观念性的)。地理学方面的一些先生可能喜欢“科学”,甚至都觉得安全这样的说法应该有如何如何的严谨程度,应该如何如何数学,加上党务方面长年有意催化一些问题的炒作所致(与我无关、与什么有关我不太懂),故而从一种枪打出头鸟的角度觉得好像一个COST-DISTANCE的分析研究方法似乎没有太多内容(COST-DISTANCE只是GIS分析方法而已,俞本人的论文中的谈论、以及其个人的想法本来并不止于此,关于这个下边再说)。

但是一种学术,在这种学术的上下文中自有其脉络,学术名词的出台自有其背景,这个东西首先恐怕还是要从这种学术本身出发看待问题才行。对于中国的这一块,尤其是景观生态规划稍微偏于工科的一个方向,偏于物质空间规划的工作方面,景观安全格局的一些说法是有价值和内涵的。作为一个学术概念,是很有些可以探讨的内容的,对于中国的城市化现实也是有比较大的价值和意义的,这种意义,不光在生态方面、也包括地方文化特色等。但它在非生物保护的空间规划上主要是一种观念,不必要一定很数学。

俞本人的说法里面,有不少东西相对偏于大众交流,浅一点的如大脚美学,深一点的如反规划(或负规划)等,前者对大众通俗易懂,后者有理论上的可以探讨的东西,但国内一些规划界乃至风景园林界的专家往往认为不这样说也不见得不可以(吴良镛先生认为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反规划本身是针对一种城市化现实从景观规划角度提的,自有其价值),但景观安全格局和生态基础设施是相对更加严肃的学术概念。生态基础设施概念来自国外,近年来在国内认同度相对很高,无论理学、工学都有不少研究用这个词。

景观安全格局的一些最原初的东西应该是来自哈佛的课堂讨论、或福尔曼教授在景观生态学上的一些观念的进一步发展(见土地马赛克等书),俞将其更加系统化并变成一种可以用之于城市与区域景观规划的观念和说法,在生物保护方面相对完整,或许可以比较数学,在文化等方面,主要还是一种观念(景观生态学本身有很多东西也就是观念性的,以至于有人压根就不认为景观生态学是一种科学,至于城市规划方面的理论概念多数都是观念性的,观念性的东西哪里还能不个个数学。我们一般认为说怎么做较大尺度规划是生态的,你定量测算过吗?那你说它是怎么“科学”的?)。但它作为一种学术概念,本身是严肃的,是有学术上下文的。这样的在北大一些老师那里本来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这个都知道),近年来反而搞得俞那里提的都少了一些(当然学术界也有不少论文用这个词,查一查文献就知道)。了解了解上边这些情况,也就知道了景观安全格局名词之争,本身是可以不争的。

之所以说优秀百篇(我哪里够得上,自己根本想也未想),是因为一些人给我的印象长年追着折腾、基本上是要按优百甚至更上采取一些标准要求所致。因为我国的优百,在世界上未必一定比某一学科世界顶尖研究机构某一优势方向论文的水平更高,有的也不见得不落后数年。我这么说不是讲我的这个工作就要跟人家顶尖研究机构最新成果、或者是优秀百篇比,只是觉得在国内我们专业当时似乎还过得去,比国外的论文烂一点,也就烂了。

不过就即便那样、做到上文所说的那个深度,我也根本不可能得什么优秀百篇,因为北大天生不具备这个能力,一方面学科本身在本校和国内比较边缘,俞本人令人极为佩服的人缘和学术界认同也是一个实际问题,所以即便再好估计也还得给当做“洋塑料”反面典型找问题(其实哪里洋,土的掉渣),所以没这个必要。既然已经完成,只好也就这样了。

关键的问题是我的烂,实际上不见得不明显,为什么?只能说明国内当时的烂法就是这样。我们当时的一些研究,国内在本领域算领先,一些学科方向上甚至优势还不见得没有。但跟美国的差距,作工作的人自己知道。大概也就理论方法上差得不是那么多而已。具体实际工作的基础资料的完备程度、细节和总体落实程度、实际研究水平,差得不是一点。只能是当一种理论论文还凑合,实际研究项目的水平差距相当大。无论是计算机水平、基础资料、团队知识结构、各方面的专业程度都差得比较多。这个恐怕都一样。只有搞实际研究工作的人,才知道自己的工作实际水平总体情况如何。

我不懂别的学科,我博士论文这一块方向上的工作,明确讲,有些国内现在正在做的东西如绿道规划研究,除去理论上的东西说法一样,实际上最好的恐怕不见得不是美国八、九十年代的水平(绝大部分甚至要更加落后、相当于美国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时期的水平,只是运用了GIS分析手段表演一下信息技术支持而已,大部分甚至都不见得有比较好的生态规划研究基础,只是空间上画一画而已。反规划途径的研究工作本身理论化一些,但研究水平过去这么多年,作为一个案例,在国内仍然不见得不是高水平的。)。

我们算接轨比较好的,但依然如故,这个差距,对照一下《反规划途径》跟卡尔九十年代完成的佩德尔顿营规划的就知道了(实际上GIS支持、各种研究如生物视觉等的一些工作不如佩德尔顿营规划的水平,跟基本同一时期的《变化景观的多解规划》更是有一定差距,国内其他的生态规划其他工作我的印象也基本类似,有的甚至观念上都较为落后),只是理论方法上有独特性就是了。

我的博士论文尽管显然根本不是里贝罗论文的重复工作,但实际工作上有些可以比较的地方,如视觉、生态等研究,我不认为一定就比人家高。当然,具体如何,因为论文本身只是理论上的工作为主,不如实际项目的出版记录好比,并不好讲。我只能说,尽管是7、8年后的工作,很可能有不少还在里贝罗博士的研究工作之下。换句话夸张点说,如果把里贝罗博士1998年的论文稍微结合一下国内认为的优秀理工科论文的数学口味放在2005年的清华和北林,不见得不能是优秀百篇的水平。当然,前提是里贝罗同志不惹上网的烂事、党员、导师受到学校党委的全面支持且在学术界有较高辈分且人缘不错(相比较而言,哈佛的生态规划在GIS等计算机软件支持上要较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好一些,这个众所周知)。

中国城市规划在物质空间规划上生态的整合方面,根据我在政府工作的经验,恐怕不算夸张的说,政府、以及国内工科院校和市立省立规划院主导的城市规划学术共同体内部大部分人、一些高水平专家当然除外,总体实际观念上的实际情况(喊口号喊得当然不见得不先进、生态保护的姿态也不见得不高),大约跟美国1930年代区域规划协会时期的观念水平恐怕差不太多,物质空间上生态规划与实际城市规划的整合,在规划实际工作上,只是启蒙时期而已(看一看同济王云才老师翻译的恩杜比斯的《生态规划历史比较与分析》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因为还到不了整合同步发展这个阶段,换句话说,地学的一些研究,本身不见得就不落后,还跟城市规划是各说各话的,我们这一块,又是如此之弱,实际情况可想而知。至于城市规划学术研究本身烂的程度,根本都用不着我说,实际规划和管理工作,就更烂了。至于建筑学,自己要相对全面掌握情况的话,就只能是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实际研究水平放在国际比较范围是怎么回事了。不能看什么张永和王澍马青运的地位来讲话)。

实际研究上,比政府观念上能好一些,但差距之大,基础之弱,不是北大景观这一块的一些工作所不能说明的。俞本人当然在美国也算不错的教授,但主要是微观的可持续景观设计项目和宏观的生态规划工作总体而言,但仅就生态规划而言,我不能不认为,美国学术界实际上不见得不是在学术上对北大抱着一种对新生力量扶持的态度。中国的其他研究机构,即景观和城市规划的这一块,很多实际上这一块还远远不如北大呢。这一块的落后程度,我们自己应该有自知之明。

这些地方政府主导的宣传为主的烂事,对于一个相对弱势的新生方向的伤害,自己也应该知道。有些方面的无知,恐怕不言自明。

本身有些事情明显跟学术问题无关,但中国人喜欢整体论和系统思想,爱把一切搅合到一块儿,貌似我因为学术水平很低,所以个人素质很低,故而必须予以谋杀,这些东西讲清楚了就会知道我本人在某种脱离实际的要求下,不仅学术水平不见得不低,个人素质也不见得不低,但确实是不见得必须予以谋杀。

目前的情况不是别的问题,是西安市和陕西省的一些贪官污吏、乃至国家层面的党务、公安甚至军方在一些政治老人的莫名其妙的烂事的需要下(当然也包括被陕西省的这个垃圾至极的烂事指挥的北大党务部门,北大党务上一些承命中央的人本身恐怕也是一些干部组织纪律之类问题的根源之一,另外的则来自本地的所谓组织,以及公安系统的所谓谣言问题,我在学校已经工作多年,长年莫名其妙被纠缠不休,不知这些方面在跟谁谈莫名其妙的组织纪律与公安问题),在纠缠一个本来可大可小、甚至可有可无的事情反复伤害普通百姓一家、并借一种学术本来可以不借的名义兴起本来可有可无的烂事向一种学术要价、进而通过这个向全世界关注者反复要价的问题。

关键是你要了半天价,人家爱理你好像,要半天价,结果无非是让外界知道中国学术界水平比较低,好的往往都是些落后数年的二流货,像西安市这样的自我感觉超好的城市,到处都是落后二三十年、甚至几十年的三流货而已,学术界的情况本来就基本上众所周知(目前纠缠我的这些垃圾电磁波技术,不过是欧美70年代左右的技术略有改进而已,就这不知你们这些服务于党务的垃圾有什么可以炫耀和矜夸于知识分子的)。至于我们无知无畏、牛逼至极的官员们乃至一些重要人物、官场、乃至警方军方的烂和垃圾程度,你不要这个价,自己不出自己的丑,别人好像不知道一样,自己丑的一塌糊涂而不自知。

关键是关注者还是共X党自己拉来的,谁家里愿意自己不好好过日子,被莫名其妙一个也不认识的这些人关注呢?所谓的组织纪律及公安上的谣言问题,跟我有屁的关系。有些电磁波之类的垃圾手段,你自己不撤销,还不准别人说,一说还是谣言,你自己是什么东西啊?你自己不是有病是怎么回事?

关于视觉部分的情况,上边说的很清楚,故不再整理了。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3 15:23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2 03:2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的水平,本身应该在本校是教授的情况了。这个不用多说,因为从一般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现在的问题是所谓起于江苏的垃圾人才问题、始于本省的垃圾和谐问题、始于不知什么地方的互联网管理问题长年影响这个问题。***先生和北大一些党务领导喜欢抓教育,抓也就抓了,这个情况恐怕得要回归本真、纠正这些年胡折腾带来的影响才行。这个不是跟你要的问题,是你跟在后边影响一些问题、且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的本科同学,在本校常年工作的,现在是教授的好几位,不要说我在另外一个专业,就建筑学专业,他们不见得综合水平能比我高多少,他们自己也未必不承认。专业上的问题靠吹牛不行,因为并不复杂。
至于风景园林这一块,我本身实际上就是本校学术带头人之一的水平。这个本校没几个人,建筑系的学术带头人XX老师比我资历和水平高一些。本校的两摊,我们这一摊,情况要能正常起来,没有政府工作里问题的干扰,我应该是绝对的学术主力,实际上众所周知是怎么回事。学校要办好本专业,两摊、包括城市规划专业要合作,恐怕除了XX老师(不想给人家惹麻烦所以叫XX),本校自己、包括整个国内学术界恐怕都得承认下来就应该是我了。
这些东西,不是组织和公安应该长年追着的事情,不是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爱追着胡搅蛮缠的大人物的应该纠缠的问题,也不是说你缠来缠去谁就会奉陪你回规划局搞什么烂组织纪律问题的事情。
所以,这个,请你搞清楚,不是组织部里非追着爱纠缠其事的垃圾官员长年碰见的一种干部任用纪律问题,不是跟你要官、要晋升职务的问题,是你跟在后边长年影响本人学术上发展的问题。有些领导思路让人不解,好像教师都得万金油干部一样,不论怎么回事,看是不是有什么“老实人”“投机分子”的问题,一个穷教师,哪里还有必要谈这个问题。

有人号称江苏的人才政策把摔倒的我扶起来了,我不懂是如何扶起来的;
有人号称袁纯清的一个批示把摔倒的我扶起来了,我不知是如何扶起来的。
没有这些东西,我现在恐怕早应该是教授好几年了。

我无法理解北大清华出身的一些中央领导对这个压制发表论文、不允许晋升职称、不准搞学术、不准教书、只准走公务员一条路的问题缠来缠去是要干什么。

之所以把这个论文贴在这里,希望有些先生号称好抓学术、好争一些莫名其妙的面子的,希望博士论文应该达到如何如何完美的,顺便找点茬找个台阶下(关键是11年网上就纠缠半天、本人当时就希望你愿意搞就可以搞,搞过一次,希望您能直接认为本人水平极低、宣判为不合格的烂货甚至干脆是假货,好不再纠缠党务问题,但好像您总是不愿意下这个台阶,可以很有脸而不要脸,非要多方面长年纠缠不休,弄得我本来就被折腾得未必不丑、而你折腾来折腾去好像也漂亮不起来,您下了这个台阶不就可以漂亮点吗?您好个面子,希望怎么样臣服如唐太宗放了而又乖乖回归的犯人,这个学术台阶只要要求到极其严厉、死板和僵化的程度是可以下一下的,所以我就不懂所谓的组织纪律为什么不下,非要追着我缠来缠去。我多年被反复贬辱,还什么时候爱争什么面子?只是你要求的无理取闹的、什么依靠什么不知哪里的组织这类东西,不是可以商量的问题),结束这个胡搅蛮缠为莫名其妙的目标服务的事情。为什么说找个台阶下?因为您们有不少和奥巴马平起平坐,您们的博士和教授是哈佛的水平(我没读过哈佛,不懂得博士论文这种东西,居然可以今天行、明天不行,教授自己不仅引用、号称评价很高,组织部和公安上认为有问题,要不是否领导来教书搞专业算了),可以贬一贬,我这儿低了也就低了,我够我这个学校的教授水平就够了。

这个不是什么世界名校的问题(北大虽然世界不名,但可能确实比较牛,我哪里能懂。我这样的农民工,到北大读书之前可能无知至极,现在终于不无知了,是不是麻烦教育可以常规一点,便于早日达到教育目标,早日完成教授评审程序),我们这里只是一般高校而已,我本身的水平够也就行了。

前几年的监控追踪影响,搞得我长年一天只能读书工作2小时左右。像现在搞干扰的人天天追在后边胡搅蛮缠,搞得我经常是一周才能读书工作两三个小时,又耗自己又耗别人,还影响学校里的正常教学和科研工作秩序,你说你图什么呢?

这个事情,不是再入樊笼到政府的什么组织接受什么处理、满足一下什么人物的所谓组织意图的事情,多少年了,稍微有点理性就应该结束的问题。中央和省委有人跋扈的程度令人无法理解,别人调离多年,现在为了你莫名其妙的不知什么事情,还得回去,不回去就职称不能评审、论文不能发表、千方百计搞压制,这个怎么行?你认为这样搞很好,那你就这样搞。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3 15:2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3 15:4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目前的电磁波干扰这类垃圾措施,上边说过了,实际上只是欧美几十年前的垃圾技术(70年代的),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炫耀和宣传、以恐吓一些知识分子的。这个措施,跟早前的监控一样,本身是导致很多问题的渊薮。我不知道像党务和公安方面组织起来的这些破烂技术措施舍本逐末的长年胡闹,是为了什么,你根本目标就不对,设定的什么让人自己调离多年、回基层政府接受所谓组织处理可以显得下贱到极限、好让不知什么人很有面子这一点本身目标就不对,本人哪里还怕什么下贱,哪里还觉得求一求规划局就下贱了,只是你这个要求是根本没必要的问题。

我就是在学校做科研还不得跟规划局打交道,我们这个专业什么时候还不求政府来着,本身就是服务行政的,哪里还有什么下贱不下贱的,只是再折腾一遍压根没必要的问题,要愿意回去我调走干什么?这种纯粹无理取闹的东西,只能是觉得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脑子有病要看医生,追着赶来赶去到处限制别人、只会让你更加病入膏盲。没事搞这种政治运动式的事情干什么?

始于无锡、兴于西安、悬在中央的这个党务问题,动不动就是所谓新技术,新办法,号称创新,抓了我几句话做题目,一会组织人事,一会虚拟和现实社会管理,一会纪律检查,蠢的跟猪一样,长年无事生非,自己纠缠出来一大堆乌烟瘴气的烂事,不知道为了什么,自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人都调到学校了,还反复纠缠不休。这个政绩工程,多年了不肯结束,一些老人、高层反复出来涎着脸支持,挨骂都在所不惜(江个人的事情当然是最早暗藏的的源头,但这个源头我这个层面不见得非得这么快爆发),整天神神叨叨的一大堆垃圾电子、医学和互联网技术(电子技术一般落后三四十年,医学一般落后二三十年,互联网技术的落后程度估计充其量跟我们差不多,落后十年以上),加上一点烂的掉渣的心理学,不知道试验来试验去、能是什么了不得的治世之利器。

长年让互联网纠缠和劫持住我,能怎么地?你该稳定了,他也就稳定了,你不该稳定了,他谁也吓不住。我压根就不愿意成为被关注对象,我不知道你这么忽悠来忽悠去,能有什么好处?党务系统的政策似乎希望长年这么消耗下去,耗死为止,标杆一立,可以开万世太平,我只能说祝你好运、祝你成功。

说清楚了,有些好这一口、喜欢操纵技术纠缠别人的邪魔一般的上层领导,不过是土猪之一种而已。你这么穷折腾,美国人还不知怎么折腾你呢。监控技术,在我理解,应该是美国3.0版本、日本2.0版本、台湾1.5版本,大陆才1.0版本,咱们这一块的技术本身就牛不起来,不知你们纠缠不休的炫耀什么。军方的电气工程和电子技术的有些方面尚且落后三四十年,你民用的能算老几?所以有点自知之明的,就不要欺负我们老百姓这些手无寸铁压根也没有可能和必要跟你有什么关系的外行了,自己都不怕丢人。

你们要不觉得丢人就这么动不动抓些口水、狗记千年事下去(榕树下的事本身就是狗记千年事)。我只是觉得这样搞绝对搞不好,不管是现实社会管理,还是干部人事问题,更不要说虚拟社会管理。网上网下长年到处都是口水,你爱拽住当高级干部一样上纲和纠缠不休,那只能由你,关键是你这个号称创新的拉了一群人、结合了一些垃圾电子技术的破玩意儿,它实际上没用、实际上从管理上来说无效、压根是管制失灵的问题,只是上骗一些领导、下讹一些官员、号称解决舆论问题的垃圾至极的烂事。

为什么?任何管理,不能做到教化的程度,即告失效。你这个搞法,除了我这样比较敏感的(其实我敏感个屁,被折腾多少年经验积累而已),一般网民、干部被后边纠缠着的人根本连知都不知道(以现在手机电脑的普及程度,谁能免于监控,能够有所遁形),也不可能改变任何行为习惯,到最后就是屁管理问题都没解决,只是把领导磨得失去耐心了,然后一应急一通乱杀。你说你不像个傻X一般在毫无必要的耗电是干什么?

有些军方的人,也就是在这些烂事上、动用一点烂到落后几十年的烂技术跟老百姓耀武扬威上比较擅长,一到跟国外比,自己矮的要命,内战内行(你那里还有内战对象,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哪里还跟你有矛盾,你不蠢的跟猪一样非要认为我和我们家人不知哪里都妨碍你忠君爱党,非要脑子有病的跟在后边胡搅蛮缠),外战外行,靠立正敬礼、忠君爱党、滥杀无辜和胡搅蛮缠能保家卫国吗?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4 22:31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15 11:08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关于学术上的一些问题,想来想去,恐怕还得再科普一番?因为什么?因为不科普,有些好事之极的政治人物和爱上纲的北大校方专家出身的党务干部不知道自己的蠢,也包括一些西冶的领导和不大懂的老师,这一块的科普不见得没必要让国内工科院校的老师们了解了解,因为专业上的误解实际上不见得不是大面积存在。
这个问题要说的话只能说俞孔坚本人的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甚至不见得不令人鄙视的言论作风和习惯导致了一些专业界的大面积误解。本身从美国传承过来的la区域规划方向上的学问,北大这一块,在工科规划方向上的优势,比风景园林专业小一点,后者因为北大是最早开展,在学术观念和实际硏究上有一定的优势地位。前者则本身规划专业己有一定发展。但这一块的实际硏究工作,北大实际上还是有些领先的地方。换句话说,这一块的工作,实际上更适合填补一些工科院校城乡规划专业的弱项。结果俞老师大嘴一张,一个反规划的名词,把所有的人都弄蒙了。不要说一般专家,院士里面因为专业背景,对反规划有误解的都不少。前面说的吳良镛先生,因为实际上有一小半的学术工作在景观上,故而只是认为说过头了而已。郑时龄院士搞建筑学的,我读过他的一篇文章,竟然认为反规划是反建筑一类的概念,属于不讲理性的东西( 文章见于规划汇刊),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词容易让人误解。郑先生不可能不理解这一块的学术,但你的名词听起来本身就容易让人误解。此外什么说给官员听的大脚美学,本身不是什么严肃的东西,不提也罢。
本身这一块实际上是城市规划的专业课,明确讲,不要看工科院校规划专业gis支持硏究本身有相当的发展,这个方向上的理论和科硏北大仍然有不少优势。我在学校带生态规划方面的课,环艺和风景园林的学生没有城市规划背景,讲半天他根本听不明白。所以应付应付也就完了。明确讲,这个课应该是城乡规划风景园林专业的通选课才对。在现狀一般工科院校专业发展实际情况下,在风景园林(刚起歩且学生一般不具备城市规划基础知识)和环艺专业本身只能是普及概念理论,真正可以当专业课开的,实际上是城乡规划专业的硕士课程。而且不见得不是重要的主干课程。
这个话题现在讲有些过时了,现在专业上误解的情况比过去能好一点,但说一说你也就明白了你跟着的蠢,或者说可以理解为什么我认为一些观念跟1930年代美国区域规划协会时期差不多。一些政治人物从财政出发看问题,压根就覚得没有用,而且从保财政出发,对观念性的东西都实际上认为应该予以打击。规划领导象和红星这样的,实际其外行的程度跟温胡等压根认为没有用只有宣传价值的人有屁的区别。和本人个人行为的卑劣不再提也罢,其在业界长年给人的历史文化名城专家乃至近年忽然的风景园林专家的印象基本上是官而好名近而致之有术的情况,这样的专家招摇于学术界恐怕脸皮不是很薄。
我并不髙明,只是说说实际情况而已。


licore edited on 2014-04-15 14:25
licore


发贴: 437
2014-04-26 12:4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请注意,我关于论文视覚硏究部分在可以接受范围的意思是说硏究落实中组织讨论的情况不够严格而已,方法本身不是可以接受的问题。讨论过程比较严格的应该是固定人员五个人以上,有记录,根据情况重复数次这么个办法。硏究可重复和检验的问题是讨论要有记录,以防止作伪自行决定估计。我的工作过程是先期硏究有大量的长期组织非常松散的讨论,后期工作主要是两三个人的讨论,故而说不够严格。由于只是第一次这么作,故而认为属于可接受范围。
因子选择和权重赋值这些问题,有些本身发展到现在己经可以是文献研究基础上的经验性的,不一定非得是直接感受的神秘性多样性等,与专家方法的传统理论矛盾现在应该不再是问题,有看法的还是多读读文献想一想为什么方法没问题。


licore edited on 2014-04-26 13:16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1 17:2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考虑一下,这个东西不用理睬什么重要人物的关注,根本问题是让LA专业界、地学界和视觉环境研究方面的一些有意见的同行闭嘴。至于数学较好的业余爱好者,是另外一回事。首先请你自己看懂看明白,然后再发表意见。看懂后就会发现照片打分统计这些问题是相对次要的。是取平均值、压根就不用管满不满足什么数据校验,还是循一般的统计渠道做工作的问题只是一种小问题上的自由而已。

这个方法的问题的质疑可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家的意见在讨论时可能不统一,再一个就是学术传统问题。

关于专家意见在讨论时不统一的问题,我做这个工作之前,读过一些心理物理方法照片调查景观感知的严格统计计算的文献,有一个印象,就是在针对同一样地进行景观感知研究时,作为群体的专家意见相对趋同,作为公众的不同群体,则根据性别、年龄、文化背景等不同群体之间有较大差异。具体文献我记不得了,你自己可以去查,大概可能包括卡尔、丹尼尔这样的世界性权威,也包括俞孔坚的文章,以及LAU杂志上的一些文献,里面的综述我印象中有这个说法。

这样的话,讨论时专家意见的所谓不同就问题很小了,再加上研究过程中一些有效的控制方法,如固定的团队带头人所领导和主持的的专家团队小型研讨会,常年合作背景下的看法合作易于集成不同意见,多次讨论的互相补充,针对某一类型景观区域的较多的经验性模型收集研究基础等等,在多次小型景观美学质量评价研讨会基础上,可以形成有效的专家集体判断意见集成;

关于学术传统问题,就是这个工作实际上是一种类型的景观批评。照片只是一种在实地踏勘基础上的讨论和分析研究材料,实际的评判工作是通过小型研讨进行的。这样可以避免一部分另外一种学术、即景观美学关于数量化方法发展过程中长年的一些攻击,当然只是避免一部分。通过GIS来做工作,涉及到景观因子的分解和赋值,不可能完全避免“用电脑计算莎士比亚”,但至少有一种思维方式上的整体性。

关于景观美学方面的攻击,参看卡尔森、博萨、博林特等重要学者的著作,这个是70年代末期从shafer开始发表数量化研究最早的论文时期就开始有的,博萨的书在九十年代出版,博林特更晚的著作里还有一些意见。这样搞景观美学质量评价,算是一种从弥合景观美学和景观规划设计之间的观念上裂痕角度出发的设想。

为什么说这个工作有发展的需要?因为我们国家本来就有一种经验性、或者说带有场所性方法特点的整体论美学传统,即山水美学,这种美学传统本身不是一种数理化的理性系统,而是非常含混的一种多尺度三维拼图概念系统,建立在整体论基础上做工作,可以从传统的山水美学认识论基础上的景观总体、景区、景点三个尺度和层次上构筑一个基于整体论的视觉质量评价研究和管理框架。这个东西要跟历史文化方面的东西结合起来,无论是针对城乡景观,还是针对名山名湖这样的传统风景区,还是有些发展前景的。我的论文和近年来讲课讲的大概就这么个思路。

我们国家的美学评价相关研究亦步亦趋的受到一些对美国有关研究翻译的影响,如果景观美学方面的有关工作早点翻译过来(大部分是2005年以后翻译过来的,这一块国内研究发展比较晚,大概是2005年以后生态美学、景观美学翻译比较热点了,出现了一批翻译著作),以我们国家很多风景园林和景观规划设计专家的情况,我讲的这些想法可能会更早实践、发表和出现。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照片调查的问题就是研究范围越大,地形越复杂,工作量越大,一般工作量都很大,这个就不说了。

最后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东西它和景观数字化、或者说风景数字化研究大趋势和发展并不矛盾,而是可以补充进来一种思维方式的东西。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说清楚是因为同行中有不少人不了解情况,或者干脆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干脆就是压根可能还没弄懂很多问题。

当然这个东西它不是太花哨,具体深入需要的是工科的匠气,落实而已。至于常见的可视度分析、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视觉影响评价那些东西跟这个压根不是一回事。


licore edited on 2014-05-01 17:58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3 01: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02年进北大的时候,考试前两夜干扰的睡不着觉,每天就两三个小时,后来成绩本身没问题,后来02年下半年我进校后网上出现这个上海交大招生黑幕的东西,几乎同期出现江个人的“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否认“什么董建华是我钦点的?”视频,我05年毕业后因为在陈琦建议下给袁纯清写信出现了一些争议,06年上海交大即出现陈进号称汉芯是到农贸市场买了芯片磨去了标志造假,同年韩国黄禹锡也造假。中国园林杂志、新建筑杂志、建筑史论文集,乃至elsivier 里的LAU杂志都有标题党式的论文发表,配合一种心理虐待性质的措施,具体目录我就不提了。现在这个问题摊开在这里,是不是麻烦你们找个机会,找专家面对面讨论解决解决看看能不能算造假和照搬?不要再纠缠吃大便治性病这一路问题好不好?

给人的印象,就一个烂怂上网的问题,千方百计纠缠看是否能把此人拦在北大外面,进去了千方百计说成是靠什么人的宽大和暗中帮助,然后毕业了,又千方百计看能不能把此人的工作搞成造假。前边没拦住,就传谣言说是江钦点的(江恐怕是手下整人整半天没拦住吧?以江在中国的名声之臭,硬把我和江拉在一块,不等于硬给人身上泼脏水是干什么?),后边又千方百计说别人不合格,靠组织或无锡的引进人才需要之类过的答辩(长年号称江苏无锡把摔倒的我扶起来了,06年至今多少个碰瓷扶起老太太的故事啊)。

你天天纠缠不休,想想我该多爱你啊。

有些搞宣传、党务和校园网站管理乃至中国互联网管理这一块北大的毕业生,以及校外一些纠缠住北大的学术声誉给自己贴金搞宣传的,整天追来追去号称北大如何牛逼,北大的牛逼还不靠的搞研究的人,跟你这种垃圾有什么关系?你们有何种资格在我们面前摆北大的谱?北大的博士毕业生,是北大里外这种整天屁都不懂、然后到处摆谱号称如何如何牛逼专吃北大声誉饭、纠缠北大的声誉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幼儿的托管户,好一点的则根本就是北大的父母亲,因为北大的科研发展靠的就是全职博士生,不像好多学校,博硕士不少是学校的儿子。你很优秀,为什么不呆在国内读博、或全职帮北大做科研啊?我这个当年的烂硕士,北大还真不见得是唯一的选择,俞孔坚老师自己当年的态度我前边都说的很清楚,我们自己几年的师生关系也未必不众所周知,包括李迪华老师,我们师生之间本身并没有太多问题,我不知道你们搞知识分子监控的、搞网络监控的、搞中国互联网网络管理的网军里面的下级、甚至专门帮领导的闲的,就是巴结江,在后边搞这些动作干什么?有什么意义?

再说北大在我们这个边缘至极、而又没几年发展的专业上,不是我们的几位老师,以及我们这些毕业较早的博硕士,其他人有屁的资格动不动北大如何如何。

01年以来,我常年是网军一些人的重点防控对象,包括ABBS在内,一开始仅仅两全其美、天涯、榕树下等等,后来新浪、网易、搜狐和凤凰网各大门户网站,一些电视台,报纸媒体的网站,高峰时期央视及南方周末等大媒体的纸版都在里面,甚至连CNKI 、LAU和北大、哈佛、MIT、UNSW、DOAKS的网站都在里面。处心积虑十多年,给人搞成目前这种状况,你自己想想,你这么穷折腾,你丢人不丢人?

上海交大02年的招生黑幕,关系户名单,网上当年曝过的。有些网络混混地痞的办法,我懒得一一列举了。江及其亲友下属里自己不觉得丢人爱自作多情自己不要脸爱缠人的,要不怕骂,别人还能拿你怎么样。


licore edited on 2014-05-03 03:09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3 03:2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记得当年有作家骂一些官僚政客老年,一回忆什么好事都是因为他的威望他的影响他的大名大牌子所致,孰不知别人绝大多数日你妈都没功夫,有些老官僚政客看来也差不多,不仅自己自作多情感觉好像是否谁没事干好像在骂他,然后缠在后面有好一点的事就贴点金在自己脸上,是不是怎么都借助了他的什么威风,得空就狠狠整,踩死,什么农民靠江关心北大混入又混出去了(好像北大谁没去过,就是神秘、高贵、牛啊,没北大就没学术了好像),缠着硬行制造关注点,真是不信青春唤不回,不服青史己成灰啊。

不光是因为有作家原先骂过,近年来我的经验这样的大官人确实不少。大老爷自己被人伺候恭维着威风凛凛习惯了,都有错觉了,总觉得无论什么抬出我的大名来无往而不胜。尤其是江胡温和李岚清,和现在的最高层里的个别人,自己追着别人常年纠缠不休,还老觉得是不是怎么好像都占了他纠缠你纠缠出来的什么便宜。袁纯清最明显,好像什么都跟他哪一点名义有点关系。温更是这样。好像谁提了一下谁,就怎么占了这个大人物的便宜了。嗷呦,您真是高处不胜寒,不知人间有羞耻事啊,您自己分派的事,自己不跟着盯着,最多也就辐射到省部级稍下一点,您的最底层的人不理睬的都一大堆,就是跟您有关系的,提一下您的名字,不拉关系,底下的处长局长尿你算老几啊,他不仅不理你,还给你使坏,更何况我这种明显没有什么瓜葛的,您以为您是谁啊,还整天好像你的名字是个什么玩意儿。袁是西安的书记,他的关系户里的找一些人办事自己不拉关系试试看怎么样,自己还以为都是他的名义如何如何。

像李克强李源潮手下的人,好像不知怎么弄得只要我们这些根本就毫无瓜葛的破博士还活着,只要还有些响动,都不知怎么好像影响了领导多年小心谨慎的敏感脆弱的神经,令人不能理解。

所以放心不下自个儿的清誉担心我怎么沾便宜的,您就放心走吧,或者您就放心闭眼吧。没人想跟您有关。这个事至今坚持的人在中央,变着法的忽悠个没完,能怎么样呢?我不懂,您要角力,或者清理门户,或者抓权力,或者伺机怎么收拾谁,找我都对象不对啊,因为我都够不上,您要解决问题,现在哪里还是解决问题啊?您要立威,讲一个自己无所不能的面子,这个恐怕只能适得其反了,像您这样地位的,纠缠我多没劲,应该对内纠缠跟自个儿差不多的,对外您好像远远不是无所不能,比较明显好像。您要费多余的电,那多浪费啊。

至于您要治理互联网,那我就把您的能力佩服到极点了,您的丢人和无能程度,远在我们老家老农民的计算机能力之上。


licore edited on 2014-05-03 10:43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3 11:2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我们这个专业,跟建筑学的匠学,城市规划的官学都不一样,历史上的从业者大多是作家,诗人,画家,博物学家,相对比较雅,因此到现在,当官的爱追着附庸风雅。附庸也就附庸,但附庸风雅最起码有一些善意在,没有基本的善意,只是想显得自己如何凶恶或无所不能,其实饶了学术也罢。
中国的官向来不认为自己无知,官大学问大,个个金正恩,可惜天下第一的身手去作了案牍劳神丝竹乱耳礼乐冗繁觥筹交错的行政工作,第一流的脑袋干的是美国第三流的脑袋才愿意干的活。威风大,理性差,人人都是万金油的全能型选手,没一个能深入一亩三分地上作事的,无知无畏乱发指示的小丑,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袁宏道所谓迎来送往如妓,催钱谷如匪,再加上一个好监控如贼,动辄咬人如犬只,这个就是中国的官僚的写照。古典小说称中国的官是一种怪兽,大概如此。
黄金时代有王官之学,秦汉以降官逐渐成为一种与民丶与吏不一样的事情,吏还有些实际的经验,官只会中国特色主义的理论训人。所以官就万金油,慢慢的连吏都万金油和螺丝钉,全能型的官吏,党学高于一切,书记可以使学术答辩程序虚设,以北大的地位,竟然形同一种高干子弟里的巿委书记爱如何便如何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三天两头一副学术热爱者无知无畏的就又来了的学术窑子。令人佩服。


licore edited on 2014-05-03 12:07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3 12:0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看了四川高校年轻老师和领导写信的报道,想这个老师也许不见得不好过从此,当官的因为一封信吃定知识分子的事,中国多,这个老师搞思想政治工作的大概,油条一些,也就无所谓了,只是奉劝当心一点,吃人吃信是中国党务官员的一种光荣传统,没有足够的耐心周旋,一封信带来的后果就是你不知得被怎样吃。进入互联网时代宣传贴近老百姓以降,当官的就更能吃定知识分子和百姓了。不只吃信了,现在吃话,吃痰吃大便了。中国的官就是这样一种连这些东西都能吃个没完吃得香喷喷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

licore edited on 2014-05-03 12:10
licore


发贴: 437
2014-05-03 12:4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些高官,自己丢人现眼弄虚作假为晋升搞学位明摆着的事,还要在自己压根就屁都不懂的专业问题上视学术程序如无物而好做本来就无需任何人作的裁判,自己封建思想重整天要求怎么不要脱离组织,反复纠缠他人,象这样的观念和心理,不是你父母把你没教育好不是丢你父母的人是干什么?

西进


发贴: 18
2014-05-03 15:0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楼主是个高手,我是个景观专业爱好者,能得到您的指导该是一件快乐的事,请问,能否得到您的论文图片,谢谢,要求过了呵呵,顺写上我的邮箱77675420@qq.com,希望得到您的指导,感谢!

go to first page go to previous page  1   2   3   4  go to next page go to last page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7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