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纯粹建筑论坛 » 评论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建筑界的特朗普
雪柔儿


发贴: 1993



2018-09-22 13:4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奥利弗-温赖特

扎哈-哈迪德的继任者主张:废弃艺术学校,使城市私有化和废除社会住房

“建筑界的特朗普”

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的这个极端观点,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怒。他的观点是,让市场规律来决定,并且,不要把平等放在利润之前。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的创立者扎哈-哈迪德去世之后,帕特里克-舒马赫接管了这家公司。



帕特里克-舒马赫认为,应当废除社会住房,废除指令性的规划条例,并且让我们的街道、广场和公园完全私有化。

这是最近在柏林的一个会议上,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负责人发出的一个信息,震惊了在场的建筑师和开发商。

帕特里克-舒马赫的观点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反对者和支持者的热烈反响,他们把帕特里克-舒马赫称为“建筑界的特朗普”。

已故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工作一直是人们长期的惊讶的源泉,其特色是科幻的形式和反重力结构的技艺。但现在她离开了世界,她的事务所以不同的原因而引发人们的怀疑。



“曲线女王”扎哈-哈迪德的位子,由“自由市场的自由主义之王”取代。并且,帕特里克-舒马赫继续在标新立异。

1988年以来,帕特里克-舒马赫随扎哈-哈迪德工作,现在,他领导了扎哈-哈迪德的事务所。

他反对国家资助的艺术学校的一切(“一个漏洞百出的时代错误”);反对建筑业的“个人电脑接管”(PC takeove,试图用不道德的东西麻痹我们)。

帕特里克-舒马赫是小组讨论的积极分子,他如果不是在舞台上,就是坐在前排,并且向发言者提出自己的意见。他曾在一个会议上打断发言者,宣称此番言论是一场左派自由主义的阴谋。



但他在柏林世界建筑节上长达一小时的主题演讲,比以前更加大胆地进一步阐述了他的激进世界观。

帕特里克-舒马赫激烈反对住房设计引导的“社会工程”和土地利用计划的“智力破产”的观点,他提出了他的城市政策宣言(Urban Policy Manifesto),其中谈到了取消住房面积标准,废除一切形式的租金控制和租赁规则。

他欢迎伦敦的海外投资者涌入,并且为“购买出租”(buy to leave)文化辩护,认为“即使这些全球企业家只在这里几个星期,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他对社会住房不动产的不妥协立场激起了特别的反感.。

他说:“当社会租住户被要求搬迁,并且在其他地方提供一个新的住处,他们是免费得到这些新的房子。”

他说:“这对他们是一个悲剧。”

帕特里克-舒马赫说,城市中心位置应该被用来安置“最有经济效益和最有生产力的用户。他们能高效地为我们服务,”最后提出我们应该在海德公园建立一个新的城市的建议。

他问伦敦的观众:“海德公园的真实使用率有多高?我们必须知道,维护这样一个公园会浪费我们大量的资金!”




雪柔儿


发贴: 1993
2018-09-22 13:4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扩展私有化——创业的机会

几天后,帕特里克-舒马赫坐在公司的克勒肯维尔(Clerkenwell)画廊的透明塑料桌旁(周围陈列着实验性的家具和大胆的餐具),这位55岁的德国建筑师似乎比他在讲台上大胆发言时显得更羞怯。



帕特里克-舒马赫说:“我一点也不后悔,”

他说:“但我没有意识到演讲会现场直播。我必须强调的是,这些评论都给我戴上了知识分子,理论家和评论家的帽子。这些需要与公司所做的工作区分开来。我不想用同样的刷子来涂抹公司。”

对于一个“政治鼓动者”来说,领导一个400多人的全球性建筑公司,是一个新的领域。并且,让人感觉到,这个事务所对一个自封的“反叛者”的越来越多的直言不讳可能不喜欢。

他只是由于扎哈-哈迪德过早地去世,才发出他被压抑的潜力。扎哈-哈迪德经常取笑他对创造难懂的理论的癖好和他的政治热情。

扎哈-哈迪德于2016年3月去世。她曾打趣地驳斥过帕特里克-舒马赫的理论——有两册《圣经》那样厚的建筑书籍集结成了两卷本大部头的著作《建筑自生系统论》(Autopoiesis of Architecture)以及数篇论文,例如题为《通过基于主体的参数符号学强化社会功能性》(Advancing Social Functionality via Agent-Based Parametric Semiology)的文章),被扎哈-哈迪德称之为“帕特里克玄学” “Patrik-metaphysics”.(Autopoiesis of Architecture)。

扎哈-哈迪德从不坦率地表明自己的政治观点,愿意为不同色彩的政权工作。

但她赞成帕特里克-舒马赫的激进表现和观点吗?舒马赫笑着说:“不赞同。她是一直是《卫报》的读者——甚至该报的有些关于我们事务所的文章有时让她大喊起来。”

当舒马赫在80年代加入扎哈-哈迪德的公司时,这两人在政治观点上是比较接近的.。像许多其他右翼的自由主义者同事一样,他以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幻想破灭。



到2008的金融危机的时候,帕特里克-舒马赫终于走出了他的“主流政治的睡眠”,当时,他发现了新自由主义的教父路德维希-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著作,以及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的无政府***思想。

他说:“就是要放松对经济的控制,停止福利国家的做法。我们必须鼓励企业家的创造力和个体授权,以为所有的人带来更大的繁荣和完全的自由。”

由于他最近的觉醒,他吞噬了一些作家的醉人的“鸡尾酒”——来自奥地利学派的经济思想(基于个人主义和限制国家干预市场),包括《崩溃》(Meltdown)的作者托马斯-伍兹(Thomas Woods),共和主义者股票经纪人彼得-希夫(Peter Schiff)和前里根政府的预算主任戴维-斯托克曼(David Stockman)。

舒马赫拒绝标签,但他的想法是建立在一种基本的信念之上的——纯粹的不受约束的市场力量去解决一切事情。

从住房供应到就业监管,他想象一个世界——将私有化扩展到街道、城市管理,甚至可能扩大到法律体系。

他说:“不再要求政府解决每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认为这是一个创业的机会?”

在他看来,只有企业家可以发现和发明城市的“有限区域协同”(co-locational synergies),而城市的活力,不能由“冷酷的官僚”在规划办公室确定。

帕特里克-舒马赫在商业冒险中看到了一些希望。像“口袋生活”(PocketLiving)——由一个前投资银行家经营的一家伦敦的开发公司的例子。这位银行家成功地游说前市长鲍里斯-约翰森(Boris Johnson),让他为“一床公寓”采用了一种更低的空间标准。

帕特里克-舒马赫也是一个“集体空间”(Collective)的粉丝,一个“共同生活”的开发者,向客户提供有大的公共生活空间的小卧室(10平方米)。



这都证明是有可购性的,而且它们还被认是为建设更小的寓所铺平了道路,在欧洲已经有更小尺寸的住房。

舒马赫说:“它们是对市场需求的回应,是对探索多种解决方案的欢迎。”漏洞允许发明新产品。如果我们取消空间标准,我们可以让一千朵鲜花盛开。”

他高度赞扬“空中食宿网站”(Airbnb)——谷歌的“生产力引擎”和互联网“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的潜力,支持自由奔放的硅谷精神——“后嬉皮士的环境”,他认为建筑的流动的、网络的概念是真正有代表性的风格。

令人遗憾的是,谷歌公司没有同意他的构想,反而把新的园区的设计工作交给了比贾克-英格尔斯集团(BIG)和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



雪柔儿


发贴: 1993
2018-09-22 13:4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仅仅是“思想实验”

舒马赫的立场,可能是对普遍的中央偏左的建筑界的诅咒,但他不是一个孤独的声音。

他在一个名叫“思想研究所”(Institute of Ideas)的机构发现了很多盟友。

“思想研究所”是“生活马克思主义”(Living Marxism)前出版者克莱尔-福克斯(Claire Fox)经营的一个智库。它形成了一个政治变革鼓动者的网络——例如《卫报》专栏作家乔治-蒙比特(George Monbiot)称之为,从“最‘左’跑到了自由主义的最‘右’。”

他们早已被嵌入建筑领域,从未来的城市项目(Future Cities Project),到英国议会(British Council) ,到前蓝图 (Blueprint)杂志的化身。

通过这些循环,帕特里克-舒马赫已经参与了实验性的自由国家(Liberland),帮助运行和评判(未实现)在多瑙河西岸一片土地的建筑竞争,并且他目前受到“免费私人城市”(free private cities)的想法的激励。

摩纳哥的企业家提图斯-格贝尔(Titus Gebel)提出一个计划,它设想由私人企业经营一个微型国家,公民支付钱给公司服务提供商,对方提供一个“保证安全,无限创新,没有更多的社会冲突”的乌托邦世界。

舒马赫说:“我认为管理由企业来提供,是一个有趣的想法和追求。”

他引用私人经营的印度城市古尔冈作为一个有前途的例子。那里,居民的环境遭到破坏,,他们的污水倒入河流,地下水由私人钻孔耗尽,平民和精英群体隔离居住。

舒马赫说:“平等是一种愿望,但它不能比经济发展优先。”

我们的整个谈话,以及他的各种形式的讲座我都参加了,经常很难辨别舒马赫是否真的相信他说的事情,或者他只是扮演一个煽动者的角色。

舒马赫偶尔有一丝谦卑,好像他能看到他的一些言论的荒谬,他有时暗示仅仅是“思想实验”。



帕特里克-舒马赫的另一个脸书(Facebook)邮件出现我们谈话之后的早晨,安抚他的追随者: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将不会拒绝社会住房项目;他接受目前的政治框架,他们的项目必须运作;他的评论并不反映公司的态度。

但这两个不能如此截然分离。

舒马赫积极寻求途径与志同道合的客户,利用自己的在一个全球知名的公司的地位来宣传自己的个人观点,在高谈阔论的话题中,他经常显得很有把握。

舒马赫说:“我处在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上,我不确定我在说什么,但我认为这些论点值得一提。”

舒马赫说得很恳切,但他的很多言论近乎“后事实”(post-truth)的领域。

挑战在于细节,他不管怎么说,没有回答为什么英国的建筑商们坐拥600000块获得规划许可的土地,他们的利润飙升,土地并没有升值,房地产市场不会简单地按照供给和需求的纯逻辑简单地反应。

让舒马赫的想法受到研究和质问,但我倾向于同意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对无政府***的看法:“一个病态的玩笑,也许某些时刻值得在学术研讨会上讨论…,但在其他场合毫无必要。”

乔姆斯基总结说,这种学说,“如果实施,就会导致人类历史上少有的类似的***和压迫”。

附图片7幅

1、帕特里克-舒马赫说:“我不想用沥青涂抹这家公司。”

2、帕特里克-舒马赫穿他自己设计的服装。

3、帕特里克-舒马赫:“海德公园——在它上面建设了一座城市。”

4、扎哈-哈迪德和帕特里克-舒马赫(2011年)

5、阿塞拜疆巴库的“阿利耶夫中心”(Heydar Aliyev Centre ),为帕特里克-舒马赫和扎哈-哈迪德赢得了“设计博物馆”的奖项。

6、印度一个私人管理的城市——古尔冈(Gurgaon)
7、
8、舒马赫谈话中的550床“集体空间”(Collective)计划的一部分。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9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