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S 论坛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纯粹建筑论坛 » 评论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驳——园林界关于俞孔坚的《联名信》
略风


发贴: 48



2017-07-25 21: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驳园林界关于俞孔坚的《联名信》
——我们需要开拓的精神,更需要包容的胸怀!
作者:倪巴天

最近关于弹劾俞孔坚的联名信事件在园林景观圈里闹的沸沸扬扬,无疑于平淡无奇的圈里丢了一个重型炸弹,事情的起因在于俞孔坚出现在2017年工程院增选名单里。
文章通篇骂一个在职的未犯法的学校教授为“文化汉奸”、“奸商”,抨击其学说是“宣扬历史虚无主义”、“歪理学说”、是“伪科学”,揭露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是我还保持清醒的头脑,我还以为我又回到了那充满战斗热情的文革十年!这是什么年代了,几十年前别人都在“我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们还在搞这些叽叽歪歪的东西。搞学术搞工程技术的人,写出来的东西完全不经过头脑,或者本身就没头脑。反右期间,你们被这样的话语整的不够惨吗,哦,我想起来呢,你们可能是整人的那批,刚好利用这次机会把快遗忘的话语重新演练一遍。

话题说远了,言归正卷。中国古典园林(我们通常说的古典园林主要指江南园林)取得了多大的成就,都是那个历史下的产物,稍微熟悉的人都知道,所有古典园林都是封闭的(寺庙园林好像是开放的),都是小尺度的,面对小众的文人或者官宦,从来都不是面对大众市民的,都是自我欣赏的,是君主帝国下,文人的哲学和美学体验观。这些古典园林从来不会去面对和思考今天我们必须面对的江河治理和国土安全问题,如果说古典园林更多的是艺术,那么当今园林更多的是共享工程,特别是公众市政项目,风花雪月的庭院和社区那是景观的调味品罢了。
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及科学技术的推动,人对环境的影响、破坏尤其剧烈,特别是中国这种高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多少山河破碎、地下水被污染、市民公共空间缺乏、汽车机器对人空间上的压迫等等这些都是传统园林无法去面对和解决的,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特长于造景手法和意境体验的古典园林只能整体失语,无法解决公众共享空间的心理和行为需求。当各地广场成风、胜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我看见俞孔坚在呐喊:不要那样;当各地绿化植物堆砌、魔纹成妖的时候,我看见俞孔坚在呐喊:不要那样;当各地修堤筑坝的时候,我看见俞孔坚在呐喊:不要那样。我看见的是俞孔坚一个人坚定的、大声的呼喊,几乎没有帮手,请问这些专家、学者,你们在哪里?
俞孔坚教授的“野草美学”、“大脚文化”刚好是一种对过于追求视觉效果和美学体验而无法适应当今国土、城市、民众基本需求的一种反叛或矫枉过正,我个人认为是必须的。这个世界,有吃荤,就有吃素的,有小家碧玉、就得包容大家闺秀。俞孔坚说古典园林可以休已,不要理解为去把古典园林炸掉或者否定古典园林本身的时代成就,如果真这样理解,我就会怀疑你高考语文成绩是不是剽窃同桌的。

历史的归属于历史,历史不是用来复制未来,而是借鉴于未来,如果历史的包袱太重,我们解下这个包袱,甚至于大胆的暂时丢下这个包袱,着眼于当下,才能思路不受羁绊,眼界更为开阔。人类几千年的历史,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那个时代本身的成就,每个时代都有隶属于其本身的艺术。唐诗宋词元曲清小说,五四运动破文言文,推白话文。把历史的包袱背在身上,自己的心很累,却又无益于当下。当今无数青年景观设计师的景观的格局和眼界有着重要影响的人,如果是个单选题,我看只有俞孔坚。就因为他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上,不是抄现饭,不是装古董,是针对现状问题提出解决方法。你可以不认可他的方法,但不能抹杀他的“赤诚之心”和勇气。看看俞孔坚自己写或者翻译的国外景观方面的书籍吧?谁可以做到!夸张的说,俞孔坚是中国当代景观学推动的第一人,是搅动和事佬局的第一人。大家想一想,如果没有俞孔坚,中国的景观现状会是怎样,俞孔坚是敢于燃起大火的人,虽然火有点热烈,火可能灼伤了你的皮肤,但火却照亮了混沌的四周,给了无数青年梦想和热情,让你找到自己的方向。

俞孔坚被诟病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拥有自己的公司,这个公司在实践他的理论。我最看好的就是这点,我常对我的团队说的景观不是书法,也不是绘画,别人越看不懂你就越高深。景观是要解决实际问题,解决大众的基本需求,解决场地的基本需求。一个搞景观的人,只有理论没有实践,那只能是空头炮(当然除非你是职业的评论家或者批评家),景观就是实践科学,只有通过实践项目验证或者检验你的学说,这才是最重要的意义。中国学者或者历来羞于谈钱,其实是一种虚伪,我看中国学者目前好像没有一位修炼成辟谷的,都需要钱购买日常和非日常的商品,参加专家会,拿起红包不用交税,出入高档宾馆酒店喝着美酒,被恭维为大师、专家、不用自己掏一分钱确实很美。俞孔坚开了公司,套用一句我都腻烦的话就是“科学技术应用于生产力”,别人解决了不少就业人口,纳税不少。你有什么眼红的,搏击俞孔坚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写文章,开个公司去实践自己的理论,让园林景观界的人都来学习学习,让市场和观众来选择,而不是集体挟制让有官方背景机构去裁决!决斗,要坦坦荡荡!
每一个设计师,在其设计手法和思想成熟后,都会形成一种好听就叫风格,不好听就叫单一。那安藤忠雄的混凝土大家见的不多吗?哈迪德的建筑不就是扭曲吗?一个再好的设计,也不可能让所有人接受,更何况本身就没有十全十美的设计。贝聿铭的苏州博物馆有地方整个就是对古典风格的一种破坏,房顶上立的盒子和线条犹如机器怪兽,空间气场紧张凌乱。对于处于开拓之中的俞孔坚之下的土人景观,作品不被理解甚至失误很正常,我对几个作品中的犹如螃蟹一样的构架也确实无法理解。但不能因为这些无法理解就去攻击别人,甚至缺乏学者操守一样的谩骂。湿地上的高架桥,方案估算1万每平方米也拿来说事,这真有点泼皮的感觉呢。一个设计的好坏是用造价来说事的吗?怎么不去说说裤衩大楼?高架景观的优点在于观众有着更广阔的的景观视野,同时不影响地表层动植物,对于洪水区更是如此。每一个成熟的设计团队都会形成自己的风格,甚至反复使用的设计手法、元素、材料等等,这恰好是成熟的表现。就好像有的搏击手喜欢上踢腿,有的喜欢左勾拳。安腾喜欢混凝土,日本庭院总喜欢玩小孩子用的砂石,我总喜欢用苹果拐角。“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谈到这,我顺便也说说联名信里提及的设计费。多少年过去了,园林景观的设计难度、高度都在不断提高,业主几乎变态苛刻要求,设计方案几乎无节制无节操的反复修改,而设计费无底线的打折,收费标准多少年过去了未见调整或强化,设计师的工作价值在哪里?你们何曾呼吁过?多少设计师猝亡在电脑桌前?你们何曾呼吁过?俞孔坚好不容易赚了点钱,让设计界看到做设计师还有赚钱的希望,你们就迫不及待的的开始攻击了,怨别人设计费拿多了?你们的价值关怀在哪里?是正真的具有独立精神的学者还是某机构的幕僚?
上古,中华大地洪水泛滥,帝派鲧治水,鲧与洪水为敌,采用堵截的方法,结果水患更加严重,帝治鲧死罪。鲧之子禹与洪水为友,采用疏导引流的方法,治好了水患。世界每一个文明的发祥地都是在大水之滨或者洪水泛滥之地。水造就了文明,洪水只是水偶尔表现的暴烈的一面,没有水人类无法生存。当今的洪水是自然因素多还是人为因素多呢,我们是以洪水为敌干掉它,还是以它为友顺服利用它?由此,境界的高低瞬间明朗。
俞孔坚提出了解决洪水的一套理论、或者想法,勉强算是开创性吧。说明别人有这个精神,在思考这个问题,在建设的现实困境中寻求突破。每一个新的方法在没有足够实践前很难确认利弊,何况针对于现有大成本非生态的城市建设提出的生态性思路。如果我们总是沉溺于已有的方法,反感排斥一些新的思路、哪怕是失败,我们能进步吗?历史还有发展的需要吗?
俞孔坚的的意义在于打破了风景园林的桎梏,推动这个学科向当代性和开放性发展。
学术要有包容,批评不要越界!
另,不要再写这些文革风格的大字报了!很丑,真的很丑!中国的羞辱!

历史碎片,真伪不可靠,但对应本次事件,回嚼一下很有意义:
抗战初期,日本飞机经常轰炸昆明,昆明的防空力量较弱,每当飞机来袭,昆明就会拉响防空警报,警报一响起,西南联大的师生们就都往郊外跑,有一次警报响起,刘文典与众人一起跑出校园,突然他想起陈寅恪还在后边,于是赶紧回头,找到视力不佳的陈寅恪,扶起他就向外跑,快跑到郊外时,刘文典看到沈从文也在人群里,便上前说道:“陈先生跑是为了保存国粹,我跑是为了保存《庄子》,学生跑是为了保留下一代的希望,可是你什么用都没有,跑什么跑啊!”

2017年5月15日下午 于武汉YM广场




LLLLHHHH


发贴: 102
2017-07-26 22:0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转发:两院院士评选公示回应——警惕俞教授“大脚革命”之骗术

2017-07-21 水博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作者:水博
最近,有一种"大脚革命"的说法非常时髦。必须承认其发明人北京大学俞孔坚教授的经商的能力确实不一般。一般的商人都是靠广告来宣传兜售产品的,然而,为了防止商家欺骗消费者,我们国家的广告法有严格的规定,不容许商业广告进行虚假宣传,不容许商人们在广告中贬低他人、抬高自己。但是,我发现俞教授经商,真是绝顶的聪明,他经商的广告总是利用北大教授的身份优势采用学术炒作的方式,不仅省了广告费,而且完全可以避开广告法对商人基本商业道德的规范约束。

例如,我们看看俞教授在宣扬自己搞的一些项目中靠自然的植被、水流动来恢复污染水体水质的时候,是如何贬低污水治理的同行的。某某年俞教授在一场著名"大脚革命"的演讲中,声称"我们发明了非常精密的仪器,叫做膜技术,你看我们喝的水都是几十道工序的过滤净化,试图把水给弄干净了。但是您发现我们的水,却是越来越脏。中国的75%地表水都是污染的。"(参见: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E5NTg5NTky.html)

这是一种极其高明的贬低同行的欺骗性炒作。从字面上看,俞教授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但是,连起来看,通过巧妙的颠倒逻辑关系,却传达给公众一个完全颠倒黑白的信息。似乎是污水净化的膜技术,造成中国严重的水污染。然而,事实上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出现了极其严重的水污染,在这种情况下,膜过滤技术的发明几乎可以说是我们目前最有效的处理污水的科学方式之一,是现代科学技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重大贡献和保障。其作用和使用范围,要比俞教授所鼓吹的处理污水方式,不知要高出几万倍。

接下来,俞教授用同样的办法,也成功地贬低了各种污水处理厂。他在同一篇演讲中还说"这些水在20、30年前都是宝贵的肥料,而今天我们都把它当成污水、排掉,或者修建昂贵的污水处理厂,似乎要把它处理干净,但结果污水却越来越多。"

"今天的污水在以前可以是肥料"这的确不假。但是,这可以当作肥料的污水到底怎么来的?除了我们城市里没有处理过的生活污水排放之外,最主要还是来自广大农村的农药化肥等面源污染。那么我们为什么非要大量用农药化肥,以至于都造成了江河的严重污染呢?因为今天的世界人口和可耕地的比例,已经到了不用农药化肥就养活不了这么多人的地步。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要想不饿死人,就必须广泛地使用农药、化肥。这里俞教授又是巧妙颠倒了污水和农业灌溉逻辑关系,从而成功地否定了污水处理厂的重要作用。既然膜过滤技术、污水处理厂,不仅都没有能解决污水,反而都是造成了更严重污染的元凶,那么我们怎么办呢?当然,只剩下一条,去找俞教授,让他用他发明的(其实是自然早就存在的)办法净化水体。大家看,俞教授这广告,做的多精明?既没有违反广告法,又贬低了所有的同行;既不会明目张胆的违背客观现实,但是却通过巧妙的颠倒逻辑关系,来达到诬蔑所有竞争对手的目的。

总之,我觉得俞教授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商人。因此,俞教授的经商,绝对会是名利双收的。当然,用天然的办法,治理污水并不是不行,而是在今天的社会很多情况下,我们已经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了。在个别还具备条件的地点、局部,俞教授肯定是能够获得成功的。但是,同时我猜想被俞教授的高明广告所欺骗,本不具备自然治理条件,找俞教授花了冤枉钱的客户,估计也不会太少。(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俞教授在任何场合,强调他的"发明"的局限性)。不过,精明绝顶的俞教授,已经把自己在全世界进行了成功的炒作,各种荣誉、光环加身,那些被骗的失败客户,恐拍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为了炒作,俞教授不仅攻击同行,也攻击所有不利于自己欺骗炒作的人类文明。例如,俞教授是这样评价防洪水利工程的。他在讲演中说"我们对待土地,对待江河也是畸形的。五百年一遇的防洪堤,一千年一遇的防洪堤,把大江大河全部裹上水泥。无度的水利工程,试图来防范水患,但是你却发现我国的水患,却越来越严重。每年都泛滥洪水,因为裹掉了大自然的那双脚。我们的大江大河自己都不能调节雨洪,没有一条河是完整的。"

因此,俞教授的建议是全部炸掉。他解释说根据他的计算"所有的防洪堤、所有的大坝,即使全部炸掉,洪水能够淹掉的国土面积才0.8%。极端情况下,也就是6.2%。也就是中国防洪防了几千年了,抗洪抗了几千年了,实际上只为了0.8%的国土,我就问一下,这不是犯傻吗?"

不了解的人,一看这数据,谁都会佩服俞教授聪明。那么,我们要问,全世界上下几千年为什么居然没有出来一个国家出现像俞教授这样聪明的"天才"?为什么世界各国都非要去"犯傻"呢?这个原因,其实俞教授自己也很清楚,不过,他就是要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骗人。因为,在同一场的演讲中,俞教授自己也提到了"中国过去30年,侵占了10%的良田。我们耕地是十分珍贵的,我们只有十分之一是可以耕种的。"。

根据俞教授所提供的这些土地信息,我们知道:在中国只有十分之一的国土适合耕种。而其中的十分之一用于了人类的居住、活动。也就是说是我们十几亿中国人都生活居住在1%的国土上。而这这些适合居住的1%国土,恰恰都是各种河流的冲积平原。而所有的河流洪涝灾害,决不会发生在珠穆朗玛峰,不会发生在塔里木沙漠,而一定是发生在某个流域的冲积平原上。也就是说,每年发生洪涝灾害的0.8%国土,必然是与人类可居住的1%高度重合。如果按照俞教授的建议,炸掉所有的堤坝防洪设施,那么,即使在平常年份,我国将有80%人口,处于洪水的围困中。遭遇极端年份,也就是当洪水淹没6.2%国土时,不仅所有的国人都要在洪水中挣扎,而且,还将有60%左右的粮食绝产。这其实就是,为什么几千年来古今中外的统治者,都无一例外选择要"犯傻"的原因。因为,任何统治者维持统治的前提,就是要保障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基本生存、安全。就连中国古代家族世袭的皇帝,都不敢怠慢治理河流的水利工程,更何况我们今天的现代社会?

其实,现代社会对河道进行亲水性的改造,也并不是俞教授个人的发明,而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一个新阶段、新高度。早在俞教授还在读书的时候,欧洲的莱茵河治理,就实践了河道亲水性的改造。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清华大学著名的黄万里教授曾经建议,长江的大堤应该采用欧洲的钢板桩防渗。这说明当年欧洲的河道硬化治理,比我们当前的混凝土固化,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当河道行洪时,任何一点微小的渗流都有可能演变成巨大的管涌,而最终导致整个大堤的溃决。所以,河道的硬化、防渗,在一定的历史时期,绝对是必要的、必须的。那么,到了上世纪末,为什么欧洲的莱茵河治理,就可以对原有固化的河道,进行亲水性的改造了呢?因为,当时的欧洲已经系统地完成了防洪规划,大多数的洪水都已经被储存在各级水库中,河道已经没有太大的行洪压力。因此,可以说,是时代的发展、进步,让欧洲具备了对河道进行亲水性(恢复自然)改造的客观条件。

从河道的自然状态,到堤坝固化,再到亲水性改造,这是历史发展、人类治水文明进步的一个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演变过程。而绝不是自称发明了河道亲水性的俞教授最聪明,而其他人都喜欢犯傻。这就好像,一个人分明要吃三个馒头才能吃饱,但是,聪明的俞教授,却公开告诉大家,他已经发明了只需要吃第三个馒头就能饱的"捷径",而同时还要指责吃前两个馒头的人,都是在犯傻。

俞教授的这种炫耀自己发明的欺骗性的炒作,如果是在当今的欧洲、美国,顶多是否认历史的不道德,似乎已经没有太大的社会危害性。因为,根据我国王浩院士披露,目前欧洲的库容系数已经达到了0.9以上,美国的库容系数也高达0.66。所谓库容系数就是指河流年径流量与水库库容之比。而我们中国还不到0.3。也就是说欧洲、美国都已经比较成功地解决了水资源时空的矛盾,绝大部分的洪水都可以被存储在水库中,河道行洪的压力都已经不大。而我们中国目前的水库调蓄能力还严重不足,在洪水期,我们还必须要通过河道大量的行洪,必须想办法把洪水尽快排到海里去。例如,我国的长江大堤,目前就还必须要强调硬化,强调不能出现任何渗流,更不能进行亲水性改造。当然,我相信将来当我国的水利水电规划完全实现之后,当我们也有了足够的水库调蓄能力之后,我们的河道也都可以进行亲水性的改造。但是,目前,鼓吹砸掉长江大堤的恶意炒作,不仅不道德,而且还有巨大的社会危害性。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

当然,全国各地的情况是不完全一样。例如,北京的永定河,现在别说什么防洪压力了,而且几乎常年都没有水了。对类似这样的河段,进行亲水性的改造,自然是可行的。所以,俞教授说的宣传炒作,也并不是说完全是错误的。不过,客观的说,当解决了水资源调控的主要矛盾之后,河道从硬化向亲水性的改造,并不是俞教授的发明,而是,人类文明、科技进步的一种必然趋势。即使没有俞教授,中国、世界上的河流治理,最终也很可能都会走向这样一条道路。尽管俞教授在这方面,曾做出了一些成功的尝试,起到了较好的推动和促进作用,但是,我们认为俞教授诬蔑人类文明的欺骗性宣传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似乎更大一些,必须予以澄清。

例如,俞教授诬蔑南水北调的说法"北京每年排掉11亿立方雨水,结果现在北京搞南水北调,实际上这排掉的11亿立方雨水,就相当于南水北调调到北京的那部分水。"就极具欺骗性。谁说"北京每年排掉11亿立方雨水"?要知道,北京的排水主要是路面的排水、居住区的排水,而决不是从河道向外排水。北京的河道里几乎一直是极度的缺水。仅仅北京的密云、官厅两大水库,各自都有几十亿的库容,北京建有大量的水库,每年10亿的降雨量,远远还装不满现有北京水库的十几分之一,为什么还要排走?而北京二千多万居住人口的年用水量,每年大约要40亿,除了上游和邻近省份的支援之外,要想维持北京人正常的用水需要,只能靠超采地下水。长期这样下去,地下水总有供不上的那一天。所以,南水北调既是没办法的办法,也是解决北京水资源短缺所必须的,而绝不是用瞎扯城市路面还需要防涝,就可以轻易否定的。

另外,关于俞教授要"与洪水为友"的说教,也很不科学。一些幼稚的极端环保人士从来都摆不正人与自然的关系,似乎以为人是可以支配一切的。上世纪30年代一场长江大水,曾夺去了十几万人的生命,这决不是因为这些人的觉悟都不高,不肯与洪水为友,而洪水就是那么无情。即使你主观上想与它为友,可它却不领情,偏偏要与你为敌。因此,要想与洪水为友,前提是您能控制它、驾驭它。也就是说,先要有俞教授所贬低、诬蔑和看不起的"犯傻"在前。美国现在已经在提倡洪水资源化了,因为他们基本上已经解决了水资源调控的矛盾,一般不会再出现洪水淹死人的情况。所以,从经济角度,他们完全可以计算一下"建设、维护防洪堤与让洪水淹没之后进行保险赔偿"哪个方式最经济的问题。在我国一些水利设施基本完善的地区(洪水不会再危及人的生命),也正在开展洪水资源化的尝试。但这绝不是靠什么主观上提倡"与洪水为友"那么简单。总之,控制不了的洪水就是水患,而能够控制的洪水一定是宝贵的资源。因此,洪水资源化是科学、是进步(是需要先"犯傻"的),而否定治水工程的"与洪水为友",不过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异想天开"的骗人炒作。

最后,我们回到俞教授引以为自豪的"大脚革命"。裹小脚是中国封建社会对妇女的一种歧视的结果。把女子当成附庸、三妻六妾,为了让女子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笑不露齿、行不快步,发明裹小脚绝对是一个把女子当玩物的"好办法"。这绝不可能是什么人类文明,不仅中国的男人从来不裹脚,大多数少数民族、大多数的农村妇女,也都不裹小脚。因为,他们要劳动。所以,把治理江河的人类文明----水利工程比作裹小脚,非常不合适。治理江河、水利工程是全世界都要采用的文明,而绝不是少数人的选择。如果非要比喻,那么水利工程的这种人类共有的文明,倒可以比作人类的穿鞋子。所以,相应的俞教授的"大脚革命"的比喻也并不合适。如果非要这样的比喻,倒可以说成是一种俞氏的"光脚倒退"。当然,有时候光脚,也并非完全不如穿鞋好,例如在海滩上休闲时。不过就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来说,穿鞋的文明,总是不容否认的。

据了解,由于炒作水平高,我们俞教授获得的各种奖励不计其数。听说前几年俞教授已经当选了什么美国艺术科学院的院士了。也许,因为中国没有艺术科学院,所以,俞教授正在申请当中国工程院的院士(目前正在公示)。既然中国工程院公示,我们就不能不响应一下号召,出来说几句实话了。我觉得,既然俞教授能当美国艺术科学院的院士,"水平"自然还是可以的。迄今为止,俞教授骗到的各种奖励也不算少了,(毕竟我们国家的平均公民科学素养还不太高,骗子吃香、作假成名的事情,也是层出不穷的)。如果中国也有个什么广告"骗人"科学院的话,俞教授最适合当选院士。但是,如果让一个利用各种场合、编造各种谎言、诬蔑中国工程建设的大学教授,当选中国工程院的院士,那绝对是对中国工程院和我们广大中国工程建设者的羞辱和讽刺。

要知道举世瞩目的上海浦东新区的建设,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工程建设的典范,而在我们俞教授眼里,那不仅是"裹小脚"的象征,而且还是像"牙科医师的工具箱"一样的愚蠢。既然如此,俞教授为何还要非要与现代工程的建设者们为伍,申请当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呢?莫非,俞教授当院士,只为了更有资本的污蔑和诋毁中国的现代工程建设?



LLLLHHHH


发贴: 102
2017-07-26 22:1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平论 | 二十专家联名反对这名哈佛博士入选中国院士,学者高呼救救中国工程,究竟咋了?

原创 2017-07-25 平说 今日平说
平论 | 眼观世界,平心而论 点名关注
百万国人订阅的深度解析号;全国时评原创前五。揭示***,解读内幕,值得关注~
今日平说 | 独家原创

严正声明:“本文对新增院士公示名单的反对联名公开信内容,来自全国二十名顶尖专家学者的实名公开呼吁信,官方认证的“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对两院院士公示内容的回应。学术观点来自“国际水库大坝研讨会”全球水利以及生态园林专家的公开发言内容。

最近,今日平说连续两次收到园林绿化领域二十名专家联名公开发表的呼吁信,更收到了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对两院院士评选的公开回应信,深感此次入选名单,有必要进行一番全民大讨论。——据悉,这次风波的缘起是来自中国园林生态领域20名顶级专家的联名反对俞博士入选中国院士,但随后加入反对阵营的则是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随着工程学会的加入,使得俞博士是否入选中国院士这件事变得尤为重要起来。

1:专家及工程学会,发声反对
这一次,被二十名顶级专家联名反对以及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公开指出其学术存在问题的院士候选人,就是那名试图用自己的“大脚观点”说服中国政府拆除和停建水利工程的哈佛海归俞教授。

中国水利发电工程学会自己的官方微信推文表示:“如果此人入选工程院士,将是对中国工程事业最大的讽刺和羞辱!”更有水利工程专家表示,如果俞某的观点被中国政府采纳的话,那么中国水利将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国人自大禹治水、李冰父子修都江堰、成功修建小浪底、三峡工程以来的千年治水精神和工程,将面临被彻底质疑的可怕后果。甚至中国人有可能将从此恢复到解放前那种江河自然流淌,但每逢洪水却必然死伤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悲惨境地。

(中国工程团队,官方微信实名反对!)

那么,我们还是一起来仔细分析一下俞博士的观点为什么会引起如此剧烈的反对声浪吧。据悉这名原哈佛俞博士来华后主推的理念就是“不建议再搞人工水利工程”。他在文章《自然大脚》中认为:“自然就好像是一双大脚,所以河流自然流淌是最好的。而人工修建的防洪提和水库,就如同是“裹脚布”一样。这种裹脚式的工程,不仅不能治水,反而还会导致更严重的水患。”同时,他还举例试图证明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计划规模性拆除水库,水库拆除后,美国如今的江河内鱼儿多到数不胜数,自然生态恢复惊人,且也没有什么洪水发生,而这一切就是因为美国拆除水库和防洪堤的结果。

然而,经在西安召开的《国际水库大坝研讨会》上中国以及世界各国,也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的水利顶级专家学者提供的信息揭露显示,这名俞教授提出的观点和举出的美国例子是典型的以点概面,有严重的误导和作假嫌疑。因为事实上美国政府并没有成规模拆除水坝的计划,反而美国目前的水利工程开发建设程度是中国的三倍。而环境生态较好的欧洲,有些国家水利资源开发建设程度则接近100%!

2:俞博士学说无不实之处?
为了说服中国政府放弃甚至逐步拆毁水利工程,俞博士表示美国就在拆除水库大坝等设施,并举例了两处河流拆除之后的现状照片。但实际上,这是偷换概念。因为他列举美国拆除的两处水利工程,是规模较小且建筑年代久远的落后水利工程,并且此后美国政府还推出了更大更先进的水利工程来代替,而并非从此不管江河,让其自然流淌。

同时,美国的河水鱼儿很多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一,美国五大湖区当年工业化的后遗症仍在,淡水鱼重金属超标,一般美国家庭也不食用淡水鱼。第二,美国地广人稀,并且美国的海岸线也十分丰富,所以大多数美国人更愿意选择食用海鱼。而中国和美国面积差不多,人口却是美国的四倍,中国的海岸线比美国少太多,且中国的几条大江重金属污染较少,所以国人更愿意食用淡水鱼。

为了证实俞博士的观点数据不符合事实,水利工程的国家级顶级专家拿出了严谨的数据。从下图目前世界各国修建水库大坝对河流的利用率数据来看,欧美水利工程建设率明显高于中国。下图数据为:卢森堡100%, 挪威99%,瑞士98%,意大利93%,法国92%,日本90%,英国90%,美国82%,德国73%,中国34%。(作者 | 周 小 平 微信公号:zg5201949 独家原创)

(国际水库大坝研讨会数据揭穿俞某)

实际上欧美如今的所谓“自然化改造”,是在已经通过水利大坝彻底利用了江河的动能,实现了大量的清洁能源供应之后,是在已经通过水利大坝和防洪堤已经基本解决了江河的洪涝问题和优化了蓄水抗旱功能之后,才开始对库区或水利工程设施进行“装饰性生态改造”。比如增加库区两岸植被,比如在防洪提上填土、铺设鹅卵石、进行灌木种植等等方式,在保持现有水利工程设施的前提下,进行人造河滩的景观升级和改造,而绝非是通过拆掉水库大坝或拆毁防洪堤来让江河恢复成自然的河滩。

3:历史数据是否支持俞观点?
俞博士还在其《大脚》文章中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夏天洪涝多,是因为修建了水利工程。如果不修建水利工程,则自然河流会发挥生态吸收,和毛细血管吸收功能。自然的河水是巧夺天工的,可以自然解决洪涝问题,比人工修建的水利工程更科学。因此,如果拆除人工设施,让河水自然流淌,就可以减少洪涝灾害。

他还在自己的公开文章当中认为:水利工程是对自然大脚的束缚,所以应该放开裹脚布,让河流自然生长。——但现实情况真的如此吗?我们来看一组历史数据。根据上文可知,目前中国的水利工程开发利用率仍远远低于西方国家。尤其是低于欧美国家。所以中国的水患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今天中国的水利工程对河流开发利用率才34%,而解放前对河流进行人工干预的开发率还不足2%,可以说是相当原始,相当自然,相当没有人工“裹脚布”,是十分地自然大脚了。那么,如此自然大脚的河流,是否解决过洪涝或干旱问题呢?

当然没有。比如仅仅1942一次旱灾就造成近三百万国人死亡,三千万国人逃难,灾区出现了易子而食,到处都是吞食尸体的可怕场景。 在“自然大脚”的践踏下,旱灾是如此可怕,洪涝则更可怕了。我们还是再来看一组数据吧。

1911年长江大洪水,淹死10万人,造成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1931年长江再发大洪水,武汉也是重灾区。当时南京政府发表声明,全国16个省内8000万人受灾!仅汉口城区有八千人被淹死!!尸体满地漂浮,其他城区淹死人数不可考,粗略估算在40-400万人左右!其中14万5000多人死于泄洪!!而1931年这样的大洪水,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每一次都会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

1935年,长江再发水患,死亡人数14.5万人之多,数百万户受灾。

1954年,长江再发大洪水,死亡人数3.3万,受灾人数1880万人。

1998年,长江大洪水。死亡3004人,受灾人口近亿人。

2016年,长江再发大洪水,但受灾死亡人数却减少到了百余人。

中国20顶级园林工程专家,联名反对

因此无论是历史还是数据,都无法支撑这名哈佛俞博士的学术观点。也就是说,从科学论证的角度来看,俞博士的说法明显是缺乏科学数据支撑的。我们都知道,人类的发展历史始终都伴随着人力对自然的开发和较量。无论是大禹治水,还是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都不是简单的堵或疏,而是系统性的工程建设。大禹治水不是只疏不堵,李冰父子也不是只堵不疏,现在水利工程更不是什么对自然的束缚,而是很好的调节系统工程。无论是大禹还是李冰还是三峡工程,理念都是完全一致的,都是堵疏并举的智慧结晶。

实际上,水库大坝既包括了蓄水抗旱的功能,也包含了调节洪峰的功能,还包含了对清洁能源的最大化利用和开发,减少了雾霾和污染。但是,由于伪学术伪专家的横行与肆虐,导致中国的水利工程开发程度被卡死在34%,远远落后于美国,导致了雾霾的不断发生,以及水患的持续泛滥。

从2015年开始,部分市县在同类观点的影响和误导下,对水利大坝开发建设进行了限制,对河道防洪堤进行了拆毁。比如把堤坝改成河滩,把直排河道改成“自然弯弯曲曲”河道。结果,夏季洪水一来,什么“毛细血管”什么“自然防洪”统统不管用了。弯弯曲曲的河道导致洪峰通过缓慢,毫无抗涝能力的河滩瞬间被淹没,洪水倒灌进入市区,导致受灾群众成几何数量上升。

4:伪学术致中国浪费清洁能源
目前,仅三峡工程一年就可以提供给中国1.2亿户家庭的用电,并且还没有一丝污染。如果中国的水利开发也能达到美国或者欧洲那样90%的利用率的话,那么将有4亿家庭可以使用上清洁能源。而这将极大改善中国的自然环境,解决雾霾问题。

比如美国的华盛顿等行政区,水利供电占到了66%以上,欧洲有些国家的城市水利供电百分比甚至有超过了70%的!水电不仅是可再生资源,而且还没有污染排放,这样的资源不用,就白白浪费了。可以说,比起欧美来说,中国的水利工程对河流治理和利用率,还十分少,浪费十分严重。

我们中国现阶段因为人口多所以用电量根本下不来,所有人都要开空调,取暖,用电脑,甚至开电动车。由于水利开发跟不上,所以政府只好烧煤来发电。而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用一点就少一点。同时,煤炭是有污染排放的,虽然中国火电技术在进步,但依然无法和水电相比。我国冬季用电当中,煤炭的发电比率达到了70%!这是何等可怕又可悲的数据啊。

而如果中国能达到西方水电的那种利用率的话,那么中国只需要30~40%的火电作为补充就可以了。届时,中国的空气质量将得到本质性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都用上了水电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把金贵的、不可再生的煤炭资源作为战略资源储备起来。留给子孙后代,留给未来的更新高科技技术对煤炭进行清洁化、无害化处理之后,再行使用。

但是目前受到西方传来的类似反水电、反水利工程、反水坝思想影响,我国的水利开发却被锁死卡死在了极低的水平。大量清洁能源无法开发利用,每年白白浪费巨大的清洁能源,然后不得不进行巨量的燃煤补充发电,这是何等的可悲啊!

俞博士的园林项目,遭众专家抵制

以上就是这一次网络风波大震荡的来龙去脉。是支持俞博士?还是支持中国水利工程学会,响应20名园林生态工程专家的呼吁?今日平说不做任何主观判断,只是陈列各方面专家和工程学会的观点和数据,相信网友能根据这些事实和科学数据,作出自己的理性判断。让我们共同见证历史,共同捍卫***与正义!每夜点灯原创不易,各位读者认同的话,就打个赏吧。



混合口味


发贴: 46
2017-07-30 21:5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长知识。

ArchRen
Moderator

发贴: 26119
2017-08-12 11:3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ArchRen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长见识!

苹果a


发贴: 650
2017-09-04 11:1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支持一下哦

mic2


发贴: 365
2017-09-14 09:4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mic2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主流学术界故步自封,外人动了他们的利益便泼污水,一帮子土鳖都以为自己是龙种吗?

傻子Logic


发贴: 3985
2017-09-14 15:5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种酸文,我看不了几句。大笑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7-09-19 10:5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http://www.abbs.com.cn/bbs/post/view?bid=1&id=341060186&sty=1&tpg=1&age=0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可持续发展



袁自强 edited on 2017-09-19 11:13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7-09-21 14:1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The discussion on matter and cycles may have appeared as an unnecessary excursion into biophysical science. Was it really necessary? Consider. The arguments that are normally mobilized in plaintive bleeding-heartism are clearly inadequate to arrest the spread of mindless destruction. Better arguments are necessary. The accumulation of some evidence of the ways of the working world produces an effective starting point. In the remarkably unsuccessful early years of my battles against the philistines I found that proffering my palpitating heart accomplished little remedy but that the diagnostic and prescriptive powers of a rudimentary ecology carried more weight, and had more value.
Ian L. McHarg Design with Nature

关于事物和周期的讨论可能已经似乎成为生物物理科学不必要的考察。 真的有必要吗? 考虑。 通常的论点在悲伤的心中流血显然不足以遏制盲目的破坏的蔓延。更好的论点是必要的。 积累了一些世上工作方式的证据,产生了有效的起点。在我早期对抗者的战争,我发现,我的心脏提供了很少的补救措施,但基本生态学的诊断和规定权力更加重要,更有价值。Ian L. McHarg Design with Nature


粗腰大大


发贴: 7627
2017-09-22 09:5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俞孔坚的破玩意儿我看过一眼就够了,第二眼就想吐。
他要么理论为主,要么实践为主。但是他偏偏不这么做,结果就是理论方面费了很多口舌在实践上,实践上又费了很多功夫在理论上。
最后结果是两者无法互圆其说,实践很难看且与理论无关联,理论很别扭且与实践有些关联。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7-09-22 15:1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From Design with Nature by Ian McHarg

Surface Water 地表水
In principle, only land uses that are inseparable from waterfront locations should occupy them; and even these should be limited to those which do not diminish the present or those which do not diminish the present or prospective value of surface water for supply, recreation or amenity. Demands for industrial waterfront locations in the region are extravagantly predicted as 50 linear miles. Thus, even satisfying the demand, five thousand miles could remain in a natural condition.

Land uses consonant with this principle would include port and harbor facilities, marinas, water and sewage treatment plants, water-related and, in certain cases, water-using industries. In the category of land uses that would not damage these water resources fall agriculture, forestry, recreation, institutional and residential open space.

Marshes 沼泽
In principle, land-use policy for marshes should reflect the roles of flood and water storage, wildlife habitat and fish spawning grounds. Land uses that do not diminish the operation of the primary roles include recreation, certain types of agriculture (notably cranberry bogs) and isolated urban development.

Floodplains 泛滥平原
Increasingly, the 50-year, or 2%, probability floodplain is being accepted as that area from which all development should be excluded save for flooding or for uses that are inseparable from floodplains.

In the former category fall agriculture, forestry, recreation, institutional open space and open space for housing. In the category of land uses inseparable from floodplains are ports and harbors, marinas, water-related industry and-under certain circumstances-water-using industry.

Aquifers 含水层
An aquifer is a water-bearing stratum of rock, gravel or sand, a definition so general as to encompass enormous areas of land. In the region under study, the great deposits of porous material in the Coastal Plain are immediately distinguishable from the other aquifers in the region because of their extent and capacity. This may will be the single most important unexploited resource in the region. The aquifer parallel to Philadelphia in New Jersey has an estimated yield of one billion gallons per day. Clearly this valuable resource should not only be protected, but managed. Development that includes the disposal of toxic wastes, biological discharges or sewage should be prohibited. The use of injection wells, by which pollutants are disposed into aquifers, should be discontinued.

Development using sewers is clearly more satisfactory than septic tanks where aquifers can be contaminated, but it is well to recognize that eve sewers leak significant quantity of material and are thus a hazard.

Land-use prescription is more difficult for aquifers than for any other category as these vary with respect to yield and quality., yet it is clear that agriculture, forestry, recreation and low-density development pose no danger to this resource while industry and urbanization in general do.

All perspective land uses should simply be examined against the degree to which they imperil the aquifer; those which do should be prohibited. It is important to recognize that aquifers may be managed effectively by the impoundment of rivers and streams that transect them.

Like many other cities, Philadelphia derives its water supply from major rivers which are foul. The water is elaborately disinfected and is potable. In contrast to the prevailing view that one should select dirty water for human consumption and make it safe by superchlorination. It seems preferable to select pure water in the first place. Such water is abundant in the existing aquifers; it must be protected from the fate of the rivers.

Aquifer Recharge Areas 含水层补给区
As the name implies, such areas are the points of interchange between surface water and aquifers. In any system there are likely to be critical interchanges. It is the movement of ground to surface water that contributes water to rivers and streams in period of low flow. Obviously the point of interchange is also a location where the normally polluted rivers may contaminate the relatively clean-and in many cases, pure-water resources in aquifers. These points of interchange are then critical for the management and protection of groundwater resources.

In the Philadelphia region the interchange between the Delaware River and its tributaries with the adjacent aquifers is the location of greatest importance. The Delaware is foul-frequently it has been observed to lack any dissolved oxygen and was then septic. However a thick layer of silt, almost thirty feet deep, acts as a gasket and reduces the passage of the polluted river to the adjacent aquifer. It is where an aquifer is overlaid with porous material that percolation from the ground surface will recharge it.

These two considerations, then, should regulate management of these areas. By the careful separation of polluted rivers from the aquifer and by the impoundment of clean streams that transect it, the aquifers can be managed and recharged. By regulating land uses on those permeable surfaces that contribute to aquifer recharge, normal percolation will be allowed to continue.



袁自强 edited on 2017-09-23 00:11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7-09-28 16:1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袁自强 edited on 2017-09-29 06:06
wentianhai


发贴: 2
2017-09-29 14:5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sjzbzk.weebly.com
sjzbzi.weebly.com
sjzbzh.weebly.com
sjzbzg.weebly.com
sjzbzf.weebly.com
sjzbze.weebly.com
sjzbzd.weebly.com
sjzbzc.weebly.com
sjzbzb.weebly.com
sjzbz111.weebly.com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7-09-30 06:0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ironball


发贴: 3525
2018-04-04 13:5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设计结合自然》有哪几个成功的案例?我总觉得这些多半是纸上谈兵。

袁自强


发贴: 175
2018-05-02 06:1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ironball wrote:
《设计结合自然》有哪几个成功的案例?我总觉得这些多半是纸上谈兵。


It is like blaming a society for lack of evidence of crime that it has no law. An argument of the absurd.
它像是指责社会缺乏犯罪证据,认为它没有法律。 荒谬的论据。


合欢树2


发贴: 2
2018-05-10 07:2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看看。

ironball


发贴: 3525
2018-06-29 17:5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这种恶名昭彰的货色,被干掉挺好,景观界其实对它都很不屑,只是不明就里的领导在力推,这下好了,被干掉了,领导的面子也有了。嚯嚯

莫问前程有愧


发贴: 620
2018-08-20 09:5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终于看看完了。。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18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