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上寒山 >>> ABBS在线创作《妖精女儿》已经出版,点击在线优惠购买   
首页动态热帖杂志招聘帮助搜索注册登录Blog  积分 简历 品房  

» ABBS 论坛 » 远上寒山 » 散文随笔  

动态热帖招聘杂志 
   
reply to topic
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窗边、Stan和碎片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4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Stan和碎片

Ben


My tea's gone cold I'm wonder why I..
got out of bed at all
The morning rain clouds up my window..
and I can't see at all
And even if I could it'd all be gray,
but your picture on my wall
It reminds me, that it's not so bad,
it's not so bad..


-Stan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49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一)

我坐在窗边,看见窗外的天气渐渐的平静。其实本也无所谓喧嚣,只不过是吹了一会儿风,将秋天枯黄的叶子卷到空中满天飞舞罢了。我住在一座三层楼房子的第二层,窗外就是一条马路,我每天都坐在窗前看书。

这样的天气在这座城市每年秋天都会有,当天气渐渐转凉,菊花渐渐开的时候,就会刮几天这样的风,好像要帮忙把还在树上的叶子都收割下来。作为一个典型的城市里的孩子,我对于农村里是不是在忙着秋收毫无概念,所以我不知道在那里是不是人们会高兴。我只知道在这里,在这座城里,像我这么年纪的人看见秋天总是有一点点伤感的。窗外的那些叶子都拼命堆在路边,满地的枝丫碎片,这种场景对我的心情一点儿也没有正面地鼓励作用。

有一句词,叫“少年不知愁滋味”,其实少年的愁不尽有,而且多。只不过在大人的眼睛里,我们的愁未免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情罢了。比如说我们现在,面对着每年四次的考试,每次考试后家长会上暗中的较量和家长会后鸡毛掸子的害怕也能够让我们愁上一愁吧?幸运的是,我明年就不用愁了,明年我就离开那所我呆了六年之久的学校,再也不用来了。

傍晚到了,对面那座六层楼的房子上的窗户一盏一盏开始亮起了灯。不知到有几扇窗户里面有着和我一样的苦命人。我知道那些房间里的光闪烁不定的一定都是在看电视,所以里面一定没有。而那些亮着白色或者黄色灯光的,估计都是在和我一样做功课的。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二)

风停了之后我打开了窗,好让自己呼吸一点新鲜空气。而街上仿佛传来丁丁当当的声音,我知道那是炒菜时锅勺与炒锅发出的声音。我以前非常喜欢这种声音,它给我一种莫名的温暖的感觉。它好像告诉我,有些人回到家,就可以看见桌子上摆着饭菜,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父母,往往是母亲,让孩子赶紧放下书包,洗洗手就可以开饭了。

这,也许就是家给我最早的感觉。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1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一)

世上的事儿不是一个面的,很多人都这样说。

我记得每天放学,我总是沿着一条路回家,路边种着悬铃木,树皮是青色和奶黄色的。放学的时光,太阳差不多要落下去。那个时候的光色是很美的,阳光是金黄色的,略带一些红,将树影投在路边的房子上。房子不高,都是三层楼的。那些房子都有些年纪,墙是石灰抹成的花,凹凹凸凸的不平,由于年数多了,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于是在我的记忆中它们总是黄的,略带一些红,暖暖的。也因为不高,所以显得很亲切。走在这样的道路上,心情毕竟是愉快的,能暂时忘记学校中的一切,也暂时不用想回到家后的功课。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Stan(一)

雨下得一点也不像哭得样子。雨就是那么一个劲儿的下。

雨拼命打在窗上。

有时候人们说雨水打在窗上,窗上留下了一道道水痕,就像泪痕一样。

这些人一定没见过大雨。现在雨水扑满了整个窗,连小小的窗台都能积上一层水。窗一点也不像哭得样子。窗外什么也看不见,整个天都是黑的,整个世界都是灰的。

房间里只有哗哗的雨声。

太闷了,太吵了,太静了……我要疯了。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二)

记忆和幻想有时候仅仅是有一线之隔。

记忆模糊些,幻想清晰些,如此而已。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三)

夏天。

我坐在窗边,看着书。书名很模糊,我记不得了,但是我又很清晰的记得书是竖版的,蓝皮,线装的,纸是那种微黄的。我还清晰的记得书上的一个个字,可是那些字怎么也凑不成句子,我只知道书上的字很漂亮,可是父亲说那些字很匠气。说到字总是让我感到万分羞愧,我虽然看书习字那么多年,一笔字总是那么差,上了一个月的娃娃都比我写的好。

唉,也许就是这样了。父亲拿出无可奈何的神情看我的字。

我面前摊着一张纸,纸的左右两边都压着镇纸,青色,石质,摸上去光滑异常。桌上还放着一盂水,一方砚,一个笔架和一盏烛台。盂是青白瓷器,上面画着一些乱石和竹,还有一些题诗和章,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那些诗,也不知道那些章是什么。砚略显红色,看上去就像花梨木的那个颜色,是一方椭圆形的砚。笔架就是普通的木架,我分不出是什么木,在我看来那个木和账房先生用的算盘的木没什么两样,都是略带一些红的木。那盏烛台是铜的,黄铜色,每天被人擦得闪亮。

听说家里装上灯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四)

这一行是一个古老的行当。
  
我从小就是一个要做艺伎的,说服了父母,找到了妈妈桑肯教我,提水,打扫,干杂活,服侍人,学仪态,学说话,学表演。

我不知道这样难。

但是所有的苦都值得。

那天我妆扮好,接着妈妈桑让我看了镜子,看到的不是我,看到的是一种完美。我看到一个完美身材的人,哦不,完美形状的人偶,纯洁完美的白色的脸,穿着漂亮完美的和服,一把扇子,一把折起的纸伞。窗外的阳光打在格子窗上,再把影子打在我身上,纹丝不动。

我就是完美。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Stan(二)

我挺喜欢隔壁那个小姑娘,她不像别人那样,具体哪里不像我又说不上来,可是就是让我喜欢。
  
昨天和她出去在街上闲逛了好一阵子。我嘴笨手笨的。她没有笑话我,最后还告诉我她很开心的。

真可爱。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三)

四季·秋

手持蒲苇银如羽
南瓜圃中醉醺醺
喝清酒 吃团子 兴高采烈
沟中浮萍如茵
夜已深 招来雨
月下村中 遥遥传乐声

——江户时代诗歌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0 08:5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五)

白天多好啊,写字写累得时候,看看窗外的院子。书房在西厢,上午的时候很明亮。院子里条石地显得那么干净,早上泼的水只有东厢墙根底下还有一点痕迹,院子里也没有杂草,那是因为小牛子每天都要打扫得缘故。

院子里有一棵大树,听说打父亲记事起就很到了,好像叫椿树吧,一人抱不过来。

晚上院子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我也不愿在晚上写字,晚上我就看书,看书的时候,我不会想看院子里的。

听说周家装了电灯后,他们家周福走路都神气得不得了。


remora


发贴: 1289
2006-11-21 00:0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有的人在思维发散逻辑未明,稍稍有点抑郁又有很多幻想的时候通常会采用这种方式开始叙述。然而,如何收场会是个麻烦。

ps挺有意思的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1 15:5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四)

浴室大约有十二尺宽,九尺进深,正中间摆着一具老式的浴缸,搪瓷的。它的式样在当年一定很流行,有四只流线型的脚站在地上。浴缸的壁斜斜的,到了最上面便向外面卷出去,形成一条边。边的宽度和曲线刚好符合手掌的尺寸,手握在上面非常舒服。浴缸原来是白色的,日子久了,自来水把它里面染成黄色,以一半深的地方有条模模糊糊的界线,上面是深黄,下面是淡黄。浴缸外面已经完全锈蚀,一片一片的锈突起,看上去就像是某种神秘的图案。

浴缸的龙头是黄铜的,常常被人摸得地方黄的闪亮,棱角也磨成圆角。在接口以及摸不到的地方,铜绿已经斑驳。龙头微微有点漏,先是龙头口开始湿润,然后在一处慢慢形成一个水滴,滴下去,发出“嗒”一声微响,龙头上残留的水就会颤抖一下。

浴室地面是黑白色马赛克拼花铺成的。沿着墙边的马赛克是正方的,中间的都是六角形的。这种在当年是最流行的做法。现在有几块马赛克破了,露出黑灰色的水泥。墙面下半截贴着瓷砖,白色光滑,每一块的边都倒了角,一块和另一块之间用白水泥嵌缝,而如今白水泥略带了一些黄,原本光洁的瓷砖也黯淡了些。在人胸口高度的地方有一圈厚而窄长的瓷砖,在之上便是墙面。原本涂的颜色应该是淡奶黄或者是白的,现在已经变成黄色,并且很多地方已经一块块剥落,露出浅绿色的底漆。

墙的顶端有一条墙角线,大约有半尺高,一共有三阶,和天花一样天花板是白色的。天花正中间是一盏灯。原来是什么样子的灯只能想象了,现在是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灯泡在那里。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2 02:0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Stan(三)

下午去书店逛,名义上是去买些辅导书,其实只是为了去闲逛。

没有事情可做的夏天还真是有些无聊。晚上总是要到十二点过了才睡觉,白天一觉醒来总是已经十点,爬起来,把铺在地上的竹席收好,从冰箱里拿出饭,用开水泡一下,再吃一些咸菜就是早中饭。

今年隔壁小女孩家里新买了一台游戏机,还有几盘游戏卡,有一盘还是一百合一的,而且里面的游戏没有重复的。我很想去,可是自从上个月我打松鼠大作战连着扔她六次以后她大发脾气不许我去玩了,连一起玩她最拿手的坦克大战也不行。这下连娱乐也没有了。白天电视里那些节目只能骗骗小孩子,最近两年连小学生都骗不掉了,所以一点看得兴趣也没有。于是就出门乘公交车去书店里看书。朋友们不少正在看金庸的书,可是我一点也看不起武侠书。

下午书店里人很少,在吊扇下找个地方坐,翻一本有意思的书,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然后乘着太阳不那么晒,下班高峰之前回家,洗个凉水澡,晚上可以看电视,看书,吃西瓜,等到十二点过了,热气完全消散了,就睡觉。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1-29 01:5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六)

现在到了这个叫做株洲的城市。小时候玩的铁路棋中学来的知识告诉我,株洲是一个主要的枢纽站。在硬座上坐了一夜的我迷迷糊糊地醒来,把头靠在窗上想着心事。

离开了我生活了十四年的城市,我就要去一个新的地方。我不能说前途未卜,但是我很明白前途是未知的。尽管我很快就又将回去继续我的学业,但是有些事情总是会变了。有时候,即使同一件东西,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会变得不同,而且不可挽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也许世间的事情本就无法说出是好是坏的。

车厢里的人逐渐醒来,火车上的睡眠总是浅的,即使昨天半夜鼾声一片……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又开始打牌、吹牛、泡面,独自上路又不喜找人说话的我趴在窗上向外看着火车逐渐进站,目光中未免有一丝忧郁。我注意到远处蹲在墙边的两个民工模样的人站起,其中一个挥动了一下手。

砰!

我只觉得脑后剧痛,天旋地转,身边坐着的一对父子“啊唷”一下,小桌子上“哗”一下子洒满了一堆白色的东西,而我痛的几乎晕过去。
  
我永远记得,那年在株洲有一个早晨,两个吃饱饭没事做的民工,将一个香瓜扔向一辆进站的火车,砸在了一个忧郁少年的后脑上。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2-05 13:4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五)

关公一生上战场着三战盔甲——他不着盔甲,总归青巾、绿袍——第一战,斩颜良,白马坡,顶盔贯甲;第二战,战长沙,遇黄忠,顶盔贯甲;第三战,威震华夏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得庞德打,着盔甲。啥道理?红面孔的骄!……

——评书·三国·战樊城

徐元宰跪了地上:今朝喊我哪能讲?上首,继娘金张氏,下首,徐家二老夫妻,须须雪白七十多岁,假使说我今朝姓徐,继娘说得出做得出格,一张名片,拿我亲娘三师太送官纠办;格么我说姓金,徐氏二老夫妻从小拿我领大,重生父母,再造爹娘,这样一把年纪勿要挪离多活活气杀?做人做到今朝么我实头难,唉~:
含~悲~忍~泪~
看~双~亲~

孩~儿是~
话~~到~~口~边~
我难~出声

我是左右~~为~难
难~出口~~
今~朝~我~是第一个大难~人~~

——弹词·玉蜻蜓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6-12-31 17:0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窗边(七)

这个桌子是我的老桌子,靠窗。

台面是整块木板的,约三尺见方。没有什么雕花,很平实,就像这座酒馆一样。日子久了,台面磨得很亮。

很喜欢这张桌子,第一次来这里就坐的是这张桌子。在这里听评书是每天必做的事情。这张桌子在窗边,听一些过场评弹之类的时候,还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窗外是一条河,各家商贾的运货船每天来来往往,河水深色,两岸用条石砌成。赤脚的船家走在粗木刨成的船板上,船后常常点一个炉子。太阳刚起的时分,河水上往往还笼罩着似有似无的烟霞。

一部《英烈传》听了两年有余,才听到鄱阳湖水战硝烟刚刚消散。老艺人身体不好,匆匆结了个尾便告老了。今天换了新的说《钗头凤》,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听完。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7-01-03 23:14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Stan(四)

怒!

当这个月第四次被怀疑讲功课的电话是在谈论一些其他的东西时,怒气不可遏制地爆发出来。你儿子理工科那么好,有人打电话来问怎么做难道有错么?难道我还要规定只能够是男同学打电话给我么?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我希望成为福尔摩斯式的人物,尖刻,嘲讽,睿智,冷静而理性,不仅不招女孩子喜欢的,也不打算招她们喜欢。


stavon


发贴: 3294
2007-01-18 00:17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发送email给 stavon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写的好,赞一个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7-01-21 19:32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碎片(六)

烟雾缭绕,充满整个房间的上半部。已经分不清楚是什么烟了,从我趴着的位置看来,烟雾色彩斑斓而绚烂,基调则是玫瑰红与草绿交杂。房间里每个人都在将烟吸进去,再迫不及待地喷出来。大家仿佛在一起用这些烟编制一匹布,好包裹一些难以名状而又精彩的东西。每个人都时不时将飘在空中的那匹布拉近自己,将自己喜爱的色彩、形状和图案变成布的一部分,然后扔回空中,等待其他的人补充和赞赏。很快这块布便将房间盖满。

突然一阵黑暗,各人都紧张起来,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法宝,想照亮自己的周围。然后房间就亮了,各人都安逸下来,发现烟雾变得极淡,而先前的布则完全走了样,方的变成了圆的,鲜红变成了淡黄。于是大家继续开始努力的呼吸……

趴在窗外看着这一切,不知是一种侥幸还是一种不幸。我也曾编制这样的布,可是两个淡淡的“另”字,就将我和他们分开。


ben_gx
Moderator

发贴: 10375
2007-01-21 20:20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突然决定这个帖算写完了。

其实少年时代的我还有很多,但是恐怕想说的已经说完。游戏曾是我生命中很大的一块,但是值得一书的却可算没有;少年的我不曾追求过爱情,爱情也不曾眷顾于我——至少我这么认为;运动让我的脚踝再也无法正常使用,可是身体上的东西又何曾那么重要?若是坚持什么都写下去,很快我便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那还不如去睡觉。

这是回忆么?我不知道。正如我所说,回忆和幻觉仅仅一步之遥。究竟哪个更为真实?别问我,我的心不愿我知道。Stan不是我的名字,窗边的位置每个人都曾经见到。所以没有人见过我在哪里,我自己也不曾知道。

那么再见了,我的少年时代,我写了一篇文字来向你告别,在你离我远去10年之后。


fishcanfly


发贴: 2531
2007-01-21 20:36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ben_gx wrote:
Stan(四)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我希望成为福尔摩斯式的人物,尖刻,嘲讽,睿智,冷静而理性,不仅不招女孩子喜欢的,也不打算招她们喜欢。

嘿嘿,我个人比较八卦,通篇看下来觉得这个最好玩.嘿嘿.真心不打诳语???嘿嘿.嗯,福尔摩斯貌似确实不喜欢女性...嘻嘻,貌似通个系列只找到一篇夸女角聪明连他都奈何不了吧..


fishcanfly


发贴: 2531
2007-02-01 13:13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ben兄.中午闲了..重新看你的这篇....

突然想起我的少年时代..只是突然有些感叹.蓦然发现回不去了,人就是这样,很难满于现状.或想回到过去,或想跨越现在直接冲到未来.若干年后回想到今天会不会还是后悔.后悔现在该着手的事情却丢弃在哪..只是这些后悔,能怪谁呢?算是自作自受吧,自作自受?报应?唉怕终是如此吧....

好象有点偏题了....杂想了...


remora


发贴: 1289
2007-02-02 06:35 查看他的注册信息   查看他的Blog 给他发送悄悄话 引用并回帖 搜索他发表的帖子 复制到剪贴板. 
不过只适用于IE 收藏这篇帖子
看到ben blog里<窗边、stan和碎片>的链接,下面注着几个黑色小字:已完成。突然的就觉得落寞。文字是这样奇怪的东西,写出来了,就不完全属于自己。它游离在虚空里,也许会撞击到一些什么,发出些细碎的声响。我不知道,风筝线的那一头,这些声响,对于那个仰头张望的持线者,究竟会意味着些什么。

无从得知ben为什么开始写这个东西。前面的叙述始终是支离破碎的,在看到<结>以前,我确实是看得半懂不懂。但对于那些细节的描述下所隐藏的波澜不惊的情绪,对于红木桌前的少年,嗅到雨打芭蕉后窗外扑面而来的泥土芬芳,那样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我始终是带着点儿好奇观望的。没有什么比这个结对这个文章更好的诠释了。也许当时ben正在看一些日本诗歌俳句小说什么的,又或者那样清新怅惘平淡的句子,恰恰符合我们对于少年时代的记忆,所以这些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场景就莫名其妙而又顺理成章的纠结在一起。

看到最后一段文字的刹那,我想我看懂了。

曾经很不客气的批判过ben这个文章的不成功,就好比我嘲笑过他拿来用作签名档引以为傲的这首诗一样。现在也还是这么想。清新,真挚之外,断续的线索太多而作者根本就没有耐心去解释,蒙太奇的场景倏忽转换,而每一个场景也都不够丰满,ben觉得表达完他想说的了,就彻底打住,没有前因,没有后续的交代,估计大部分看到这些文字的人读起来不是毫无头绪就是头痛得很。不知道ben有没有看过追忆似水年华,普鲁斯特那样的人,讲起故事来,也比你更照顾读者感受得多 : )

然而毕竟不是讲故事,毕竟经历过类似的少年时代,毕竟这些文字承载过一些文字所不能表达的记忆。那么许多年以后,就让我作为一个不曾相识的旧友,在一万里之外,为你鼓一鼓掌。

这样矫情又偏偏真实的碎片。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帖子

reply to topic
Jump to the top of page

返回ABBS首页 | 设计 | 室内 | 景观 | 建材 | 设备 | 卫浴 | 展览 | 照明

广告服务 | 招聘服务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违法、有害信息举报:QQ 1764506 电话 0571-89121697,028-88077643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 Version Jute 1.5.5 Ent
Copyright © 1998-2020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